• 第二十六章: 撞破“奸情”
本章由 女公子c 在 2016-05-13 12:21:39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女公子c解封者

  魔域,永夜天。

  “啊!”

  一声惊呼,尖锐又稚嫩的声音。原本静谧幽深的静幽谷,被那梳着双平髻粉粉嫩嫩的芙蓉花儿一般的小丫头惊得鸟群乱飞,花枝颤粟……

  此刻,蓁蓁有点不敢相信自己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怎么会呢?昨日还是残破不堪焦黑凌乱的静幽谷,今日一早便突然又回到了原本园林静幽,竹舍雅致俨然的模样。这……这怎么可能呢?

  此时,让蓁蓁满心疑惑的可不止这一件。

  今日一早,蓁蓁一如往常,到了卯时便收拾穿戴整齐,然后去到姑娘房里伺候姑娘更衣洗漱。因为是第一次在绝世公子轩辕蕳的鹿鸣宫里当差,蓁蓁难免又忐忑,又兴奋。谁知寻到安置姑娘的房里时,却是一副帐冷锦衾寒的光景,姑娘早已不知去向。

  这可吓坏了蓁蓁。这么些天,蓁蓁也算是彻底领教了,这了不得的姑娘可是个了不得能折腾的主。这些天在静幽谷中翻天覆地、摧花烧房的也就算了,可现在已是在鹿鸣宫中,这鹿鸣宫可是魔王赐给公子的府邸,在整个魔域那可都是个严肃高贵的地方。姑娘在这里若还是在静幽谷中一般的无法无天,这可不仅仅是自个儿不要命的作,简直就是连带着蓁蓁,连带着蓁蓁的娘韫嬷嬷,甚至连带着小魔王轩辕蕳这般株连九族的作,这可是要作上天的节奏啊……

  蓁蓁越想越是惊心,越想双腿越是发软,也顾不得向她那精明老成的娘亲请教一下,便像个无头苍蝇一般满鹿鸣宫的找。可是她越找越是心凉,因为她悲催的发现,不仅姑娘不见了,就连鹿鸣宫的主人小魔王轩辕蕳也不见了。

  是姑娘又犯事儿被公子拖出去解决了,还是有了奸情双双携手私奔了?

  好吧,要是前一种,她蓁蓁只能恭喜姑娘成功作死,然后逢年过节、清明节什么的给姑娘绕一些钱纸,纪念姑娘带给她的短暂却一地鸡毛的主仆生活。

  要是后一种,乖乖……那,那这魔域可是要翻天了,那她蓁蓁的小命可是要去往西天拜佛求经去了,或者下到地狱挨鞭子,推鬼磨去了……这要是下地狱,那里可是公子的未婚妻魅堇娘的地盘,那可是个狠戾决绝的主,那还不得把她给熬成油,裹成蜡烛啊……

  终于,万般心事压不住的蓁蓁一边一间房一间房徒劳地找,一边眼泪如溪流般潺潺流淌着。

  终于,隐在暗处的风卫实在看不下去,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传音入密了一句:

  “静幽谷。”

  蓁蓁一听,一愣,左右转了转圆乎乎的小脑袋,然后拔腿便往这静幽谷的方向跑来了。来得路上,蓁蓁的脑袋瓜里一直闪现着一个奇怪的画面:

  在一片狼藉,残垣断瓦的静幽谷中,姑娘嘟着玫红艳艳的小嘴,一脸委屈地端端跪在焦黑的土地上,公子举起传说中由龙筋制成的裂天鞭,严肃恶狠地问:“还敢不敢再这么调皮捣蛋了?”姑娘泪眼花花,怕怕地回答到:“再也不敢了,不敢了,呜呜……”

  可是,可是当蓁蓁果真走进这静幽谷中时,眼前的景象却和她脑子里的完全相反。所以她惊了,所以她叫了,而且叫的尖锐又震荡。

  竹榻上的清俊公子,闻之,眉头一皱,艰难地移出一只酸麻的手,安抚般轻轻滑过身上小人儿的头,小人的长发。可就在手即将触上那墨藻一般的发瀑时,却又突然堪堪停了下来。

  因为水木泽兰的清俊公子想着,万一要是外面的嘈杂声没有惊到缪儿,反而是自己这不由自主的安抚弄醒了缪儿可怎么办?

  轩辕蕳的情如同他这个人,有如小桥流水般的清幽纯净,更有柔风暖阳般的和煦和小心翼翼。

  可是,屋外,那个初春麻雀一般活泼的小丫鬟蓁蓁,她可没有轩辕蕳这般细腻温柔的心思。她一路慌慌张张地跑向这完全还原当初的竹屋,等到了竹屋前,只见窗扉皆闭,一副拒人千里的景象。

  是推门而入,一探究竟?还是保守起见,乖乖站在门外耐心等待呢?

  蓁蓁在屋外踌躇良久,踌躇的脚都有些发凉、发僵时,她一拍脑门儿,颇为自恼地默念道:

  “瞧我这猪脑子,不敢推门而入怕冲撞了主子,又不甘心就这般傻愣愣地干等着,那干嘛不直接偷窥呢,我又不是君子,偷窥又有何妨?”

  蓁蓁心里这般想着,行为上便悄无声息地实行了。

  像只警惕、灵巧的猫儿,蓁蓁半弓着身子,脖子拉长,悄咪咪地贴上窗子,圆圆的眼睛眨了眨,瞪了瞪,屋内仍是模糊一片。

  突然,她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因为她快被自己蠢哭了。瞧她这智商,怕是连那祸害姑娘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过,果然是什么人什么脑子,她蓁蓁天生就是个当奴才的命,因为她有个奴才脑子嘛。

  终于,她伸出食指在舌头上一舔,然后贴着窗纸一抹,最后再贴上她那圆溜溜的大眼一瞅。

  “啊!”

  又一声惊呼,而且比上一次更尖锐,更惊悚。

  这,这……只见屋内的竹榻上,一身薄薄的红色纱衣的姑娘埋着头,像只猫儿一样趴在霜色冷衣,绝世清华的公子轩辕蕳身上。公子仅一只手半搂着姑娘的纤腰,眉目如水,嘴角更是挂着餍足温柔的笑意。

  这……这场景简直就像恩爱缠绵的夫妻,一夜春风后,良宵苦短不愿醒。

  可是,可是这两人,明明昨日还是一厢冷漠避让,一厢纠缠不得、怨念深重……

  可是姑娘还是这般的幼小……

  可是公子十日后便要迎娶鬼王的十三女……

  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蓁蓁的脑子果真是不够用,她怎么也想不通,这风马牛不相及、不相般配的两人是如何一夜之间便勾搭成奸的。

  所以,她又叫了。

  所以,屋内的霜衣公子勃然大怒了。只见轩辕蕳用腾出来的那只手,狠狠一甩阔袖,一股刚烈的劲风便朝着蓁蓁直面而去,“呼”地一声,将蓁蓁呼出了几里以外去,然后传音入密,极隐忍压制地说道;

  “滚!”

  2酷y匠t网4#永q久免g费,看(+小2R说

  “嘭”的一声,蓁蓁像只坠落的风筝以自身难以承受之重俯冲撞地,地,迸裂瓦解,红尘飞扬。

  那纷乱的尘土纷乱了蓁蓁的鼻眼,更纷乱了蓁蓁的心。

  此时,她已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忧伤焦急地想‘果真有奸情呀!不然公子岂会这般的恼怒……昨夜姑娘果真是没有骂错呀,原来公子早就对姑娘居心不良,不过假装正经道貌岸然而已,不然岂会将姑娘藏在这静幽谷,不让姑娘往外涉足一步?姑娘呀,可还那般的小,还不到及笄的年龄呢,这公子怎么下得去手?公子果真变态啊!’

  纵使蓁蓁百般纠结痛心,可姑娘她救不了。纵使,轩辕蕳表面上多麽的皎月风清,尊贵淡雅,她蓁蓁从此便视他为流氓,为不耻……

  屋内,轩辕蕳正忧心地盯着怀里缪儿那红扑扑的,依然恬静美好的睡颜。

  “真是只贪睡的小猪!”见缪儿完全没有被蓁蓁两声厉鬼般的尖叫所影响,依然甜蜜酣睡着,那弯弯的嘴角甚至还挂着几滴某种透明的液体,轩辕蕳的心这才堪堪放了下来。

  就一个姿势,缪儿就这般扑在他的身上睡了整整一夜。他不能动,也舍不得动,就这般任她压着,哪怕全身僵直麻木。仅留在外面的一只手臂依然紧紧地环在缪儿身上,那暗香盈怀的美满并没有让他产生半分的逶迤心思,他只觉得满涨的幸福,幸福地好像即刻死去也是甘愿。

  “缪儿,以后别再叫我漂亮哥哥了,叫我蕳儿哥哥可好?”

  那年早春,春花烂漫满山丘时,他们少年相识,她便这般甜甜糯糯地唤他“蕳儿哥哥”。那声蕳儿哥哥,曾是滋养他成长的蜜,让他的灵魂也变得甜滋滋起来。

  可是,怀里人儿依然酣睡,半声应付的哼哼也没有。

  “既然蕳儿哥哥许了缪儿,永远只属于缪儿一人,纵使千难万阻,以命博之,蕳儿哥哥也定当办到。只是这一次,缪儿再不能忘了蕳儿哥哥,更不能负了蕳儿哥哥,缪儿可能做到?”明知道怀里的人儿不会醒,可轩辕蕳依然有一下每一下地安抚着缪儿的脊背,自言自语地说着。

  “可就是缪儿再负蕳儿哥哥一次,蕳儿哥哥又能如何呢?蕳儿哥哥依然不能半分对不住缪儿,做不到啊!”

  终于,怀里的身子微颤了下,然后又归于平静。

  是呀,他轩辕蕳纵使再难,再险,他也做不到对不起缪儿一分。可是与鬼王十三女的亲事已是板上钉钉,这钉要如何拔?而且,兄长轩辕衮早夭,他轩辕蕳便是魔后唯一的儿子,更是这魔域的未来之主。可是,只要他是魔域未来之主,他的婚事便永远不由自主,又如何为缪儿守得一份清白?

  唯有乱,才能破,不破不立。

  ……

  这个清晨,轩辕蕳就这般怀抱着缪儿,不愿起,一直静静地思索着,思索着如何破了他与魅堇娘的姻亲之好,如何不做这魔域的未来之主但又不会太过对不起养育他的魔王魔后,以及这万里魔域……

  但他一直不知道,他怀里的,那个柔顺的像只小猫,酣睡如猪的缪儿,其实早醒了,甚至在蓁蓁闯入这静幽谷之前便醒了。

  只是她贪念这温暖柔软的怀抱,贪念蕳儿哥哥无比小心翼翼又患得患失的爱恋……她总觉的,若是离了这怀抱,一切又会回到当初,回到她刚从黑暗中醒来的日子,整个世界除了冰凉,除了淡漠,便只有无边无际的荒芜……

  对,是荒芜。是没有尽头,宿命一般不可逃脱的荒芜。

  这荒芜让她感到绝望又恐慌……

  果真,不久以后,她的世界再次荒芜,没有蓝衣公子,没有蕳儿哥哥,谁也没有……

  这是她的命,是结束,更是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最爱蕳儿哥哥有木有,蕳儿哥哥最纯洁温柔了……明日,有妖孽美男要华丽丽现身哦……

  看书的亲,要点追书,挖掘机,撸一撸哦……不然,我哭给你们看……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