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初吻定情
本章由 靳寥寥 在 2016-05-12 11:06:29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靳寥寥解封者

  好雨渐歇,滴滴答答的,如浅吟低唱,如柔耳情语,式微式缓式暖……

  春风十里,不及小水珠滚在梨花残瓣上,印在天边绚丽的虹霓里,朦胧又剔透的美。

  甜蜜酣睡的小人,有个带着酒香的酸涩的梦,梦外,枝头一滴水珠“啪”的一声,落在了缪儿玫红艳艳的香唇上,然后晕染……仿似感受到了那点滴淡淡的凉意,缪儿不自觉的唇微启,一声似有所无的娇哼……

  那娇哼钻入云华的耳朵里,落进灵魂深处,生了根,魔一般的疯长。云华望着那玫红艳艳的,泛着点点晶亮的唇,凤眼黯了更黯……那唇像是世间最甜蜜香郁的果实,让他忍不住地想要靠近,想要掠夺,然后疯狂的占有和蹂躏……

  “通通通……”比战场上进攻出击时的擂鼓声还要激烈震撼的心跳声告诉云华,此刻,眼前,近在咫尺的唇,比两军对峙时无数战马的马蹄踩踏在土地上的声音更让他焦躁,让他浑身狼血沸腾,兴奋不已。

  “啪!”又一滴调皮的水珠儿堪堪落进了缪儿的嘴里,缪儿的唇微颤,不由自主的咽下去……眼前的景象压断了云华的最后一根弦,他低下头,慢慢的靠近,轻轻地触碰。唇与唇那羽毛般一般的轻触,淡淡的凉,绵绵的软,像致命的情药……

  不够,远远不够,像贪心的饕鬄,云华想要更多,更好。他伸出舌尖,局促地像个孩子,尝试着微微一舔,真香,真甜……

  不够,更加不够了,他的头低得更低,渐渐地将缪儿的整个小嘴儿通通都含进了嘴里,像含着天地至宝,慢慢地舔,轻轻地允,酥酥的麻,那滋味越来越甜美,越来越百转千回……

  “恩啊……”仿似被吸的有些狠了,还在梦中的小人儿黛眉微蹙,鼻头一缩,一声似怨似嗔的娇哼。

  V酷Tx匠6r网+i唯!一m正版,其g他f_都:a是i盗◎,版$

  “妖精!”云华发了疯,着了魔,舌尖狠狠一顶,破扉而入,冲进那芬香腹地,风卷残云。直到,碰到了小小的,还在沉睡中的丁香舌,一碰,一股电流火花,顺着舌顶上脑,再俯冲而下,一路来到尾椎骨,引起一阵酥麻颤粟……

  不够,怎么也不够了,云华勾起那香舌,狠狠地纠缠,疯狂的舞蹈,要么一起生,要么起毁灭……

  心动的溪,汇成喜欢的河,再集成欲望的海,然后风起云涌,奔腾肆虐……直到昏天暗地……

  “唔……唔……”越来越稀薄的空气让缪儿的脑袋一阵一阵的炫白,那双柔荑的手无力地推拒着身上的庞然压迫,一推,一动不动,再推,岿然如山。

  终于,缪儿怒了,举起手胡乱地一甩,“啪”地一声刚刚打在了云华的脸颊上。云华的神智终于回归了些,才突然记起怀里的小人儿还太小太娇,这才留恋地松开了缪儿的唇,额头抵着缪儿的额头,眉毛弯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终于,那睡的跟猪一般的小人,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这才睁开一双迷蒙的狐狸眼。

  “咦?”迷糊糊的缪儿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不然她怎么能看见冰山美人的脸,而且还这般的近在咫尺。这要按照那家伙的性子,她只要离他两丈以内,他就会大刀一挥,一股劲风便将她挥出两千里以外的地方去……所以,这绝对是在做梦。

  “醒了,小狐狸精。”云华的声音低沉沙哑,他抬起脸,柔情蜜意地看着眼前呆萌懵懂的缪儿,薄唇微咧,笑得云开山裂,春花灿烂。

  “这梦真美……”缪儿双眼弯成了两弯月牙儿,笑得没心没肺。这两百年,冰山美人何曾给过她好脸色,饶是她再皮糙肉厚、无脸无皮,长时间漠视和无视依然让她觉得委屈。所以,还是梦好,只有梦里,这美人,才是个温柔的,活生生的美人。

  “今天,是云华放浪了,以后不会了,以后定会顾惜缪儿。”云华长着薄茧的手轻轻地抚上缪儿粉红粉红的,白玉凝脂的脸,慢慢的揉。

  “嗯……啊?”缪儿感受到云华手上的薄茧带给她的酥酥痒痒的触感,让她像只被安抚的猫儿,很是受用。

  不对!这感觉……好真实,好像不是做梦。真实的?那他那话什么意思?等等……这唇怎么这般酸麻,好像肿了,好奇怪的感觉。

  缪儿一边疑惑着,一边顺手用指腹揉了揉,嫣红的,还冒着水光的,肿胀的唇。

  看着小人儿的动作,云华的眼睛又是一黯,视线炙热。

  这般的云华,缪儿从没见过,那模样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将她吞吃入腹似的。缪儿一惊,双肩收缩,脸色讪讪,想动又不敢动,又怕又委屈。

  看着缪儿那可怜又可人的模样,云华有些埋怨自己的无奈一笑。好歹自己也是个活了万把年的老神仙了,在缪儿面前怎跟个情窦初开的愣头小伙子似得,这般不能自持。

  “你呀,真是个小狐狸精!”云华万般宠溺地勾了一下缪儿的鼻头。

  缪儿的茶色狐狸眼瞪的大大的,满眼的懵懂。谁来告诉她,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一顿酒下来,这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突然画风陡转,又温柔,又温暖,这还抱着她,还柔情蜜意地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心虚,她惶恐呀!

  “嘶……”

  突然,一束耀眼绚丽的蓝光晃得缪儿的眼生疼,抬眼一望,只见眼前的云华剑眉紧蹙,薄唇微呡,一副极力隐忍的模样。

  “怎么了?”缪儿问。

  云华咧开嘴,笑得绝世风华:

  “缪儿看,这是我的寰帝凤翎。我本天界的蓝羽凤鸟,自是有这象征着身份与爱情的寰帝凤翎。凤鸟寡情,一旦动情便是矢志不渝、性命交付。凤鸟之爱惊天动地,却不曾想云华却是被你这几百岁的小狐狸精勾得动了心,动了情。所以今日,我便的将我的寰帝风翎赠与你。”话说间,云华便将一只蓝光流盈的凤翎递到缪儿眼前。

  缪儿呆萌萌的,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原来凤翎和孔雀翎颇为相似,只是凤翎更华丽美艳些,特别是云华的凤翎,那绚丽的蓝,蓝的卓绝天下,蓝的缪儿移不开眼。果真是云华的凤翎,和他人一般,耀眼高贵无比。

  “咦,这上面怎么还有血?”缪儿突然发现这寰帝凤翎的羽杆的顶部还滴着血,这难道是云华的血吗?

  “真是个小傻瓜,刚从云华身上拔下来的,当然会有点血。”

  “疼吗?”缪儿这才发现此刻云华的额上尽是密密麻麻的毛毛汗。

  “不疼!”云华的心又软又暖。

  “实在疼就放回去吧!”

  “缪儿可见过拔下来的头发还能接回去的?寰帝凤翎也是一样,还是……缪儿压根儿就不想要云华的寰帝凤翎?”云华揶揄。

  “没有!我要……”缪儿急了,一把握上云华手中的凤翎,谁知云华一躲,堪堪避开了去。

  “你?”缪儿瘪瘪嘴,作势要哭。

  云华无奈一笑,凑上去,贴近她尖尖的狐狸耳,宠溺地说:“先把眼闭上。”

  云华举起手里的寰帝凤翎,看着殷红无比的杆顶,突然灵机一动,以羽杆做笔,就着上面的凤凰血,在缪儿的额心描了一朵妖艳无比的曼陀罗华花子。

  曼陀罗华为地狱忘川河边的引渡之花,红艳如雪,妖魅神秘,此刻被描在缪儿光洁如玉的额心处,极白与极红的碰撞和相互辉映,衬得缪儿本来就倾国倾城的小脸儿更加娇媚动人,潋滟无双。一时,看得云华竟是入了迷。

  “好了没?”缪儿娇嗔。

  “再等等。”云华赶紧敛了神,这才又伸手解了缪儿头上的男儿发髻,以手指做梳,稍稍梳理,然后拨一半,用手里的寰帝凤翎随手挽了一个随云髻。缪儿的长发,黑如墨,柔如藻,再以蓝色的寰帝凤翎饰之,果真是好看到了极致。

  看着怀里这个由自己一手装扮的小美人,云华心满意足,枉自己活了一万多岁,却从没又哪一刻如此时这般幸福美满。

  “缪儿,你真美!”

  缪儿兴奋地睁开眼,摸了摸额头,又摸了摸头顶的发髻,有点小傲娇地说道:“白沚丘的小缪束,天下第一美人,这事儿六界都知道。”

  “你就不能谦虚点?”

  “过分的谦虚是另一种骄傲。我只是实事求是的乖宝宝!”

  “是,是乖宝宝,还是个古灵精怪,胆大包天,胡作非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乖宝宝!”

  “你怎知我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缪儿跟着哥哥白习羽在人间鬼混的那些狗屁醪糟的事儿她可是从来没有向云华提过半个字,他怎会知道?云华的话,让她有点心惊。

  “天下任何事我若想知道便必然能够知道!”云华说的自信满满。

  “想知道?也就说你老早就在偷窥我了……也就是说你老早就对我怦然心动,居心不良了……也就说你一直都是死鸭子嘴硬,外强中干而已……”缪束是谁,是风月场中的老手,瞧这一星半点的,马上便能让某些人全然暴露,无处遁形。

  “我……我……我只是一时无聊而已……”云华瞬间被憋的满面通红,那差钱人意的口气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突然,云华一恼,阴深深地说道:“老实点!”

  “不又如何呀,美人?”缪儿继续搞怪。

  看着眼前不依不饶的妖艳欲滴的小嘴儿,云华眼色一黯,猛然一口便全全含在了嘴里,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云华再不小心翼翼的摸索试探,直接攻城略地,占山为王。

  被云华吻得激烈,吻得蒙圈儿的缪儿有种羊入虎口的心悸感,不对,这滋味,怎么,怎么有点熟悉?

  “你?你?”

  “还闹?”

  又一阵狂风暴雨,天雷勾地火……

  “可不比我这光说不练的假把式,这哥们实力派呀……但是,我勾搭成功了,噢耶!”缪儿身子发软,脑袋发晕,最后的清醒也就这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 说:

  一个吻,我都能用一千个字来描写,我自己都有点膜拜我自己了,有木有……

  此乃适合晚上YY章,害羞掩面遁走先……

  看书的,挖挖机,撸一撸我都要,都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