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儿,你可知我最想画的,是你在发鬓上斜插寰帝凤翎的模样,一定艳绝天下。而今,却不得不将你们分而画之,而且还要送与旁人,你可知我的心……”

  云华万般苦涩,他是天界的战神,可他从来心不由衷。缪儿是下界的妖王,可她出生起便命不由衷……

  “缪儿,那年早春,难道我错了吗?”

  那年,是白缪束误入梨林邂逅公子云华后的第两百个年头,也是白缪束被迫结束在六界晃荡厮混,游手好闲的最后日子,因为她爹,也就是狐君白乜以老命为要挟,以亲情做武器,威逼利诱她回家当狐王。

  虽说,打落地出生起,她白缪束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可这日子果真如催命鬼一样噼里啪啦地赶来时,她的苦,她的怨,无从诉说。

  她有二十多名哥哥,十几位弟弟,(以她爹白乜强大的生子能力)将来甚至可能更多,可是他们都不能做狐王。为啥?因为她白缪束出生时天降异象,因为她落地就是个香嫩可口的狐娃娃,所以命理天定,她白缪束就是天定的狐王。对此,她很想对天大吐一口吐沫,然后叉腰怒骂一声,:“天,你丫坑我!”

  更何况跟着桃花公子白习羽在人间晃荡的这两百年,她白缪束吃喝嫖赌、怒骂嬉戏啥没学会,她比人间任何一个大族士家的二世主更二世主,这生命的美好,这游戏红尘的潇洒滋味儿,她还没有尝够呢!

  更更何况的是,她的美人,她十里梨林中的冰山公子,她还没有勾搭到手呢,作为魅惑众生的正经狐狸精,作为情人满天下的白习羽的亲妹子,她丢不起这人。再说了,她狐生第一次如此鬼迷心窍的喜欢一个人,结果铩羽而归,她将来如何带领她泱泱狐国的狐子狐孙们光大他们的魅惑大业?

  所以,就算黄河水都干了,她也不甘啊,不甘!

  所以,春来细雨纷飞夜,伊人醉酒独憔悴。

  次日,绵绵细雨依旧,阳光却从厚厚的云层里慢慢的扒拉出来,晶晶亮亮地照在十里梨林之内。

  缪儿宿醉未醒,依然一身银白色的贵公子装扮(在人间为了方便鬼混,缪儿几乎以风流倜傥的男儿装扮示人。),端着晕乎乎地小脑袋,晃晃荡荡地荡进了云华的十里梨林。

  细雨刁蛮,残风作凶,满园梨花竟是被摧折成伤,只有余香还在半空中哀婉……

  醉了酒的风流小公子,鼓着红彤彤的小脸,半眯着茶眸,踩着满地梨殇,一路走,一路叫唤:

  “美人,美人,我的美人……”

  就地打坐的云华,一听,一惊,怒目圆睁。堂堂天界的战神,区区八尺硬汉,愣是被人叫成了娇滴滴的“美人儿”,还一叫就被叫了两百年,还叫得这般销魂……这要让天界那般道貌岸然的老家伙们知道了,得不准能憋坏了他们的肚子,笑闪了他们的老腰,导致他们次日集体罢了云茀的早朝。他云华的一世英明被毁不说,以后如何带兵打仗?如何征战天下?

  所以,此刻,他云华不仅想揍人,他还想砍人。

  可是,他不能。

  因为,此刻,缪儿已经东一荡,西一晃地晃到了他的跟跟前,眼睛眯成了两道弯,呡着小嘴儿,“呵呵呵……”地傻笑个不停。

  “小酒鬼!”云华面色一沉,似埋怨,更似嗔怪。

  对此,缪儿不仅不以为然,突然,身子一飘,不偏不倚端端摔在了云华的怀里,然后恬不知耻地嘟哝到:

  “这床真硬,拖出去,砸了……”

  什么叫老虎嘴里拔牙,太岁头上动土,那些都是小儿科,她白缪束今儿连战神都招惹齐活了。

  “滚开!”云华双手握拳,指间骨节“嘎嘎”地脆响。

  “咦?这床成精了?还能说话?来,让本大爷啵一口,祝贺你新生之喜!”缪儿睁开迷蒙不堪的狐狸眼,嘴微嘟,一手环上云华的脖子,一使劲儿,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吻在云华冰冰凉凉的脸颊上。

  “轰!”云华的世界瞬间崩塌,土崩瓦解。原本铁青的脸,瞬间变成了滚烫滚烫地绯色火球。

  (穿插小剧场:作者:话说云华,你也算一没有知识也有常识,没有常识也能有点见识的大叔级别了,用得着这么纯洁么?

  云华:这种女流氓,一上来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夺了人家的初吻,谁受得了?

  作者:原来你是怪咱缪儿没有给你提前打个招呼、报个备,让你有点心情准备呀。下次,下次我提醒缪儿提前给你打个招呼。看来你心里是很期待这个吻的哦……

  云华:……‘心事被说中,掩面遁走。’)

  “嘭!”云华的双臂像是突然长满了刺,一抖,便把软趴趴的缪儿生生抖了出去,等到他大脑反应过来,一收手,却是来不及了。转眼,缪儿已经跟个小泥鳅一样囫囵打了个滚,裹上一身的春泥和残梨花瓣,软绵绵地摊在了那里。

  还是那张绯色的小脸,还是那个慵懒媚色的小人儿,落在无边白梨花海里,脸上,身上,连着银白色的发带上都沾着星星点点的泥……那微微蹙眉嘟嘴的狼狈样儿,突然让云华的脑子,“刷”的一下便梗上了。

  G酷0匠CU网d《正版#6首☆发。t

  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灵动妙极的人儿?明明单纯如斯,转眼却又狡黠精怪无比;明明自己便是上苍最精细绝艳的一笔,却偏偏天天跟在别人身后美人长、美人短的叫唤;明明是无赖无耻的放荡之举,由她做出来,却是那般的可爱和理所当然……

  “不……”云华突然摇摇头,不,他怎会这般想?他怎能如她一般无羞无耻?

  “该死的硬床!”睡不踏实的缪儿翻身又滚了两滚,闭着眼气鼓鼓的抱怨道:“欺负我,就知道欺负我,跟十里梨林里那个冷面冷心的家伙都一个破德行,就知道欺负我。呜呜……”

  云华看着滚成泥人的缪儿哭的像个没要到糖的小破孩儿,他的心有点堵,有点软,有一种他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奇怪又奇妙的感觉在慢慢升华。

  半响,哭的抽抽搭搭的小缪儿又委屈地接着哀诉道:“明儿就要回狐族当狐王去了,以后要出来就难了,可是我的冰山美人还没有勾搭上呢?……那家伙,明明喜欢我的,不然就他那暴脾气早将我一刀砍了个干净。可他砍过我没?没有!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可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说着说着,缪儿声音便越来越弱,直至偃旗息鼓。可待云华刚刚觉着今日的酒疯戏目应该已经到此落幕了,谁知缪儿身子一翻,又断断续续地说道:

  “告诉你一个秘密哦……传言我是天定的狐王,妖界的霸主,你知道吗?做王的人可都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的哦……我也不例外,狐老头白乜说,他给我已经准备了贵君一枚,伺君十二,还说等我再长大些,再加……哈哈……我就要成为女版的风流霸主了……可是,可是我不喜欢他们呀,我喜欢我的冰山美人,那蓝光流萤,那卓然之姿……可是我要回狐族了,要回去娶夫做大王了,以后我的冰山美人就更不要我了……啊啊啊……”

  说完,缪儿便嚎啕大哭起来,那伤悲感天动地的,感动的一直淅淅沥沥的初春小雨下成了仲夏的瓢泼大雨,吓得天上本来微弱羞涩的阳光再次躲在了厚厚的云帘之后,被全全挡了个干净。

  直到急促的雨线毫不留情面的打在云华的脸上,被缪儿的醉言惊得蒙圈儿的云华这才堪堪拉回了些神智。他赶忙捏了个诀,念了几句术语,将缪儿和自己置在隔雨阵中,然后将那完全已经泡成个泥水人儿的缪儿轻轻柔柔的抱起来,用净身术除去缪儿一身的污垢与潮湿。

  不多时,那小脸便又重新无暇柔媚起来。望着那如梦魇一般缠了自己了两百年的小脸,云华的心突然“嘭嘭嘭……”的跳得炙热疯狂起来。不知不觉的,手比心快轻轻的抚了上去。

  “啊!”那滑如玉,腻如脂的触感,一下便将他的手惊了回来。

  ‘这般细腻的皮肤,会不会被我这长着老茧子的手给碰坏了?’云华表面上虽是是这般想着,可却压不住内心深处不断滋生的欲望,不自觉的,那握刀的手再颤颤抖抖的抚了上去,只是这一次的动作更轻,更柔,更为珍惜。

  缪儿的脸真小,云华的手只一靠上去,便大半落在了云华手中,软得云华的手无处安放。看着手中的小脸,云华的心中渐渐萦绕滋生出一种满涨的,妙不可言的幸福感。最后,云华嘴角微勾,颇似认命的无奈叹息道:

  “要走了吗?要回去娶夫吗?如果我不喜欢,不允许怎么办呢?既然你已经招惹我快两百年了,那便招惹到底吧。我是个小气的男人,我的东西便只能属于我,别人碰不得的。小狐狸精,你怕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这本小说第一卷为前世今生卷,所以会今生和前世混搭着写,希望不会让大家感到混乱……

  看书的亲,要记得点追书哦,其他打赏什么的,你随意,我接着,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