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微露,清冽如酒的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丝沁人心脾的凉。

  云华双手负于身后,望着东天大片的鱼肚白,想着缪儿此刻是否安然梦中,是否嘴角还挂着一丝俏皮甜蜜的笑,是否还流着餍足的哈喇子湿了半边脸颊……

  也许,真的是寂寞太久,昨夜竟然梦起五百年前十里梨林中那大胆逶迤的荒唐一幕。梦很美,很短,梦醒之后,那女子便从此形同陌路两不相干,梦醒之后,他云华仍是蓝袍金甲的天宫战神,从此唯有寒刀为伴,枕风云而眠……

  云华身后是高达几十米,树干修直,枝叶扶疏的白桦树林。林中安静异常,大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压抑之感。

  “消息都放出去了?”

  “放出去了,属下保证今日日落之前有关于魔王长子轩辕衮未死的流言将传遍妖、魔、鬼三域。”云华身边,微俯着身子,白衣黑甲的英武军士是当年云华从凡间历劫归来时也刚刚得道飞升的一凡仙。此凡仙还是一介凡人时,便是以骁勇善战而闻名的车骑将军。后来归于云华军中,文、武、权、谋、竟是将那些生而仙身的世家军士给通通比了下去,颇受云华器重。当年云华白沚丘上弃三军而去后,他更是砸断了自己的一条腿,躲在药神谷中躺了大半年这才堪堪躲过杀童大将的收于麾下,尔后,更是私下里笼络余下零散的二十万煞神军,直至云华归来。

  “好,吾要搅得这下界的水越浑越好,俗话说,浑水才好摸鱼。”重归战场的云华的依然从容淡定。每一个音,每一个字节都能让身边的凡仙鹄雷感到欣慰和信服。

  ‘这消息一出,这三界的水能不浑吗?’凡仙鹄雷微低着头,对云华却是越加地佩服了。

  轩辕衮是谁?是魔王轩辕闳琅的长子,自幼慧明老成,深谙君王治世御下之道。相比淡漠风轻、不问世事的轩辕蕳,更为适合做魔域的未来之王。

  此时,若轩辕衮还活着,魔王若依然让次子轩辕蕳迎娶鬼王最得意的掌上明珠十三女魅堇娘,鬼王会如何想?是否会怀疑是魔域刻意隐瞒了长子轩辕衮当年未死之事?是否会怀疑魔域与鬼界交好的诚意?

  若魅堇娘嫁与魔域却终身只能做一闲散王子之妻,就算鬼王肯,心比天高的魅堇娘本尊又如何能肯。

  魔域与鬼界赤胆忠肝的友谊是否还能一如当初?

  若魔王魔后突然听说自己最在意自豪的长子还活着,是否会惊慌怀疑,是否会自乱阵脚?

  至于妖界……不管当年轩辕衮是不是果真死于他们之手,死在他们的地盘上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他们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只“轩辕衮未死”这寥寥几字,便能让魔域与鬼界原本固若金汤的姻亲之好挑拨的摇摇欲坠。鹄雷想,谁能说这横卧沙场的战神云华只是无谋莽夫,只可惜既生瑜何生亮,天君云茀终是在血统以及长幼尊卑上胜了云华一成。

  “退下吧,半个时辰后让幻影二将来此。其次再挑选十位酷爱八卦打探,性子张扬外放的军蛋子,吾要尔三日后以天宫礼官之名率其众赴鬼域献以薄礼恭贺鬼王十三女得觅佳婿,记住一定要见到魅堇娘本人当面吉言方可算完成使命。”云华的语速极慢,任谁也听不出其中的半分情绪来。

  “真要以天宫之名恭贺鬼界与魔域之喜吗?”鹄雷不明白,以天宫之尊却去给两个下界的小辈的婚事道喜,这不自贱身份,长下界之威吗?区区魅堇娘她受得起么?

  “恭贺魔域鬼界联姻,这可是我们天君尊上对吾下达的差事,尔乃可得替吾办好了。”说话间,云华的脸上难得的现出一次揶揄之色,唇角微勾,恰如晨曦微露间,挤满枝头盛世怒放的白梨花簇,美得艳而不妖,绝世惊鸿。接着,云华又道:

  “况且吾就是要让区区鬼界猜不透天宫对其联姻的态度,让鬼王对天界此举诚惶诚恐。鹄雷当记,拜访鬼界当日不可对跟在身边的十名属下约束过甚,且给他们放会儿假,让他们自由参观参观鬼界,交交朋友什么的。”

  云华不喜多言,三十万煞神军,众将皆知。今日却是如此娓娓道来,鹄雷难免有些受宠若惊,情绪颇为激动。他知道,云华是在感激他五百年忠心不弃,自此云华是将他当成了真正的心腹臂膀。千军易得,良将难求,千里马好找,伯乐无多。能跟着一位英明正直,卓绝天下的上司,是天下军士可遇不可求的幸运。

  半响,虽然鹄雷依然没能猜透云华的所有意图,但仍然难掩激动之色,恭敬地抱拳道:“属下定当竭力而为,定不负战神重望。”

  “退下准备去吧。”云华侧身,手微抬,示意鹄雷不必过于虚礼。

  “唯!”鹄雷仍恭谨地后退几步,再转身而去。

  对此,云华只能无奈地摆摆头。几百年不曾与天上这帮神仙相处,这种礼节有度,尊卑分明的繁文缛节还真是让他有些不大习惯。不过若是天下众生皆如小狐狸精缪束那般尊卑不分,视礼度如无物,没大没小,没规没据,这天下还不得乱了套……

  朝阳初升,红着脸,慢吞吞地一步一步往天上爬。白桦林中,阳光透过菱状卵形的白桦叶投入林中,在地上映出斑驳美丽的红色光影。

  云华随手捏了个诀,一张黄花梨夹头榫大画案便现与身前,桌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

  大概有个几千年了吧,久到云华自己都快忘了自己还会作画。想当年,年少轻狂时也曾以一幅《烈日山河》的硬笔丹青震惊天界,为此自己还曾洋洋自得过。与缪儿相识近千年,却从未为她画上一笔,不想转眼却是从此陌路不相干。而今,提笔再画时却是为了这永无止境的六界纷争,想此,云华难免黯然神伤。

  狼毫飞舞,行云流水,不过堪堪几笔,一幅以晨曦中白桦林为背景,一个窈窕婀娜的少女身着银白色长裙,头上绑着银白发带,背着身子漫步走入白桦林中深处的水墨画便跃然纸上。

  再铺一张宣纸,再提笔,不多时,一副依然以白桦林为背景,主角却换成了一支堪堪斜在树杈上的蓝色寰帝凤翎的画作也惊世绝现。(每只凤鸟都有一支独一无二的寰帝凤翎,此凤翎是凤鸟赠与配偶的心爱之物。因为若将此凤翎刺入该凤鸟的额心处,该凤鸟便身灭魂销,永不超生。凤凰天生具有涅槃重生之能,极难真正杀死。因此,凤鸟若将此物相赠,便是真正性命相与。凤凰专情,因此皆有凤鸟将自己的寰帝凤翎交与心爱之人以示倾心相付,性命相随的传统。云华乃六界中独一无二的蓝羽凤凰,因此蓝色的寰帝凤翎便代表着云华倾心相与的爱恋,更代表着云华的生死性命。)

  “窸窸窣窣……”

  突然,林中枝叶微动,云华唇角微勾,修长如玉的手指微动,以白玉为笔杆,以紫毫为笔锋的画笔便堪堪落入笔洗之中。

  “属下幻,”

  “属下影,”

  “参见战神!”

  不见其行,先闻其声的“幻影”二将须臾眨眼间便已恭恭敬敬地半跪在云华身前约莫丈远之处,留一双咯嘣程亮的脑门正好对这云华向下的视线。

  “幻影”---------煞神军中以轻功拔筹的双生兄弟。其兄为“幻”即行动块如闪电,永远只能看见他一个模糊的幻像之意。其弟为“影”,极善尾随、追踪,有如影随行之意。

  云华阔袖微拂,刚刚落成的两幅画卷便分别落在了幻影二将手中:“日落之前,吾要‘幻’将手中之画交由七尾狐王之子赫煌之手,命‘影’将手中之画送到魅堇娘之处。对此吾只有一个要求,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且绝不可让对方发现尔等身上一丝一毫的仙家气息,尔等可能做到?”

  幻影二将握着画卷的手微紧,异口同声地说道:“属下定当做到。”

  )&酷,\匠fZ网永1久3免‘Y费看¤5小说

  “很好,下去吧!”

  “唯!”风乍起,林中枝叶微动,转眼“幻影”二将已身隐行销,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云华望着二将刚刚跪拜时所留在地上的浅浅印痕,淡淡地想:

  赫煌------七尾狐王赫阗的私生子,五百年前,他曾隐匿其身世在当时的狐帝缪儿身边做贴身近卫,后来九尾狐族被灭,缪儿被逼的无路而活,他赫煌与狼子野心的生父赫阗的里应外合,可是起了莫大的作用。这仇,云华上穷碧落下黄泉,誓必相报。当他看见画着缪儿背身走进白桦林中的画作时,定会心神俱乱,第一时间便匆匆寻到这白桦林中。

  鬼王的十三女魅堇娘,自命甚高的又极好男色的蛇蝎美人,一看见关乎天界战神性命的蓝羽寰帝凤翎的画作,必将根据画中所提供的信息便急性冲冲的寻到这白桦林中,然后取之,以此而到鬼王的面前邀功。

  只可以,倾国倾城的银衣缪儿不在林中,关乎云华性命的寰帝凤翎更不在这林中,这林中只会有他们皎月之下,不期而遇的浪漫邂逅。

  魅堇娘,月夜之下银发红衣,妖孽众生的狐妖赫煌,是否比罂粟花更美,更致命诱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独寤寐歌说:

  我本傻白良善,奈何老是要想这些阴谋权衡之术,累死宝宝了不木有,难为宝宝了有木有……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