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你这些话都跟谁学的,蓁蓁?”水木泽兰一般的清俊公子终于被逼的双颊绯红,难堪得像是迎亲半道上被拦路偷窥的新媳妇般,紧咬着牙,声音隐忍而又破碎。

  “蓁蓁那个小白目,能说出如此引经据典又兼妙趣横生的好词儿来?”缪儿的回答软软的,懒懒的,俏皮中不觉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魅惑。

  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看见轩辕蕳起便觉着莫名的熟悉和信赖,缪儿想也许真如轩辕蕳所说曾经的他们也曾爱恨交织,恩怨纠葛……可不管曾今、前世如何,今生她知道眼前抱着她,飞掠在这永夜之天的漂亮哥哥是心里有她,是绝不会伤害她的。望着眼前冷衣飞扬,一脸正经的轩辕蕳,缪儿就忍不住的想要耍赖,想要使坏,想要无法无天……

  “那究竟是从何处学来的?”虽说曾经的九尾狐帝白缪束也算得上不学无术,标准的二世主一枚,可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又怎会学的如此低俗不堪的言语?轩辕蕳心中的白缪束大半是娇憨可人的,其次狡黠顽劣是有,可还不至于放任到如此狂浪不羁的地步。更何况,缪儿改命重生,前生记忆皆无,今生这短短数日,所接触之人更是寥寥无几,又何以学得这一身泼辣无赖劲儿?

  “本姑娘天生聪颖难自弃,危难之境自学成才了呼唉哉!”小缪儿不知不觉中又再次环上了漂亮哥哥的脖颈,茶眸盈动,天地黯然。

  “不说?”轩辕蕳眉头紧蹙,大有威胁之意。

  “不说,你又能奈我何呀,漂亮哥哥?”说着,缪儿又将整个小脸蛋儿埋在轩辕蕳的脖子里,脸颊贴着,似有若无的厮磨着。

  “我……我……”果真如缪儿所想,轩辕蕳再次心率不齐,语不成调起来。可就在缪儿即将为自己的行为拍掌鼓励,以喝成功时,轩辕蕳却突然将缪儿往下一抛,淡淡然然地说道:“安寝吧,缪儿!”

  “咦?”软软的,像是铺得极厚的软榻。缪儿转头一瞧,这才瞧见原来已不知不觉的回到这静幽谷中的竹屋里。可是,竹屋不是被毁了吗?那这?

  不过,此时缪儿已来不及思索这竹屋的事儿了,因为那万年不改其缩头乌龟本性的漂亮哥哥再次转身飞也般的逃离了。

  “真是!”缪儿对屋顶上的房梁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便瞬间身子蜷缩,神色萎靡,鬼厉般大叫了一声:

  “疼,好疼!”

  “唰!”那霜色冷衣的身影如期夺门而入,风一般扑在了缪儿的床前。缪儿唇角一咧,纵身而起,一个反扑,便将清俊绝世的轩辕蕳堪堪压在了身下。

  一脸焦急之色的轩辕蕳还在傻傻地问:“哪里疼?”

  缪儿一手环着漂亮哥哥的脖子,一手杵着小脸,一脸正色地委屈道:“心疼,缪儿的心好疼!”

  “缪儿!”轩辕蕳脸色一暗,仿似真的生气了。他用力半撑起身子,像是世间的任何力量也阻止不了他的离开。

  缪儿卯足了力,狠狠地又是往下一压,语气严肃隐忍地说道:

  “漂亮哥哥若离开,缪儿便再跳一次悬崖,缪儿若生无可恋一心求死,漂亮哥哥又防得了几时?救得了几时?”

  “缪儿!”轩辕蕳终于放弃,无奈地平躺下来。缪儿顺手环着漂亮哥哥的腰,那柔韧温暖的感觉让她沉迷不已。

  缪儿将脑袋放在轩辕蕳的心口上,微微蹭了蹭,舒服地眯起了那双茶色的狐狸眼,半响,缓缓道来:

  “缪儿不知道曾经或者上辈子是如何辜负了漂亮哥哥,如何狼心狗肺冷漠无情,可是那些缪儿都不记得了,缪儿只知道现在,只知道今生,缪儿喜欢漂亮哥哥,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一听到漂亮哥哥要娶鬼王的十三女,便恨不得鬼王的十三女莫名死了去;喜欢到一看见漂亮哥哥红幔喜帐的鹿鸣宫,便恨得一把火将它们都烧成了灰烬……漂亮哥哥,缪儿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每一日每一刻都想看见你狭长清俊的脸,喜欢到每一夜每一秒都能与你相拥而眠,然后在晨曦早起时,柔情蜜意地道一声‘早安’……漂亮哥哥,缪儿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你只能独我所有,永远唯我所有……”

  听着缪儿长篇大论的抒情,轩辕蕳有一种宿命不可违,三生在劫难逃的苍白无力之感。他终于弃甲投降甘心溃败,他轩辕蕳终是逃离不了一个叫做白缪束的魔障,生死不行,来生转世亦不行。

  束缚已久的心终于被释放出来,魔域还是那片魔域,还是那永无光明来临的永夜天,可冥冥中的一切却似乎都自在舒展起来,都可爱温暖起来。轩辕蕳抬起手,温柔地一下又一下地抚过得缪儿的脑袋,缪儿的长发,有些无奈,又状似调侃地说道:“妖精,小妖精!”

  “妖精,小妖精!”本来被轩辕蕳已经安抚得昏昏欲睡的缪儿,乍听到这几个字,突然有一种长针刺进血脉的,生闷的,不能喘气的疼。这几个字好熟悉,熟悉到不久前便被谁说过一般,那语气,那神情,也是如此的柔情蜜意,也是如此的无可奈何……

  是谁?

  “呼……呼……呼……”缪儿突然间的身子僵硬,喘息不止,吓了轩辕蕳一跳。他艰难地半撑起身子,双手紧紧握着缪儿痩骨丰肌的藕臂,有些急促地问:

  W酷b&匠网首,发

  “缪儿怎么了?哪里疼?”

  缪儿微眯着半是迷离半是纯净的狐狸眼,微笑的摇摇头,再次扑进了漂亮哥哥的怀抱。

  是漂亮哥哥吗?那个恍惚间赤--裸相对,宠溺地叫她“妖精,小妖精”的人,就是此刻温柔地抱着她的漂亮哥哥吗?

  “漂亮哥哥,缪儿喜欢你,你不要与鬼王的十三女成亲好不好?不要离开缪儿,不要抛弃缪儿好不好?”缪儿将整个人再次深深地嵌在了轩辕蕳的怀里,那怀抱像温暖的湖,堪堪溺毙了她。

  “好,漂亮哥哥不娶鬼王的十三女,漂亮哥哥永远都属于缪儿一人,以前是,以后是,永永远远都是……”

  “君子一诺,此生必践。”

  “女子一诺,此生也必践。”

  ***********华丽分割线**************************************************低低的喘息,隐忍的破碎,颤抖着从他的喉咙里逸出来……

  风斜雨碎,梨瓣痴缠,洋洋洒洒地洒落在那双纠缠交叠的身姿上。

  紧实细腻的凝脂在她的身下寸寸颤束,她夹着那双修长刚劲的腿,让它们瘫软无力,再动不得半分。

  凝脂冰凉,一如他的性子,如他这个人,仿似万年寒川上的冰。她半咬着唇角,坏心眼地让那凉在她的手心下,在交织中,变得温润,变得炙热,直至滚烫。

  青色烟雨,那淡淡的蜜色是皎月里的珍珠,莹润如玉,柔和了十里梨林漫天梨瓣的白。

  几百年纠缠,不怕死,不要脸,她终于扑倒了他,狠狠地,不留半分犹豫和逃避的可能。

  灵巧湿濡的小蛇,滑过那狭长锋利的眉,那漆黑迷雾的凤眼,那陡峭坚挺的鼻,直至那梨香满溢的唇。

  “……”颤抖的张合,薄薄的唇已染上绯红的色泽,羽毛般扫过她的玫红,带起一片酥痒。

  浅吟一声,那滑腻的小蛇便破扉而入,舔刮皓齿,扫荡每一寸嫩壁,直到与另一条蛇不期而遇的会面,然后轻触,试探,勾引,水深火热的交缠。

  “……等……等等……”仿是用了力拔山兮的气势,才分离了那交缠,他半弓起身子,艰难地撑着她的双臂。只见她波光潋滟的眸已迷蒙不堪,桃夭的脸颊氤氲满绯色的红,就连手心里的双臂也绵软滑腻地跳动,他大概是要溃不成军了:“再等等好么?”

  “不要!”她迷糊地摇摇头,又软了下来,扑进他的怀里,勾上他的颈项,顺着那条脉络吮噬,凌乱而激烈,等到了那凸起的喉结,任性地一咬……

  “嗯……”一个激灵,他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寸血肉都突然跳动了一番。她却小手撑在他的胸口,揉捏着那小小的一颗红梅,笑的狡黠又得意。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个挺身,他终于将那四处点火的妖精翻身压在了身下,那曾沾尽血腥的手抚着那潋滟春色的脸,小心翼翼地怕是会弄坏了一般:“妖精,小妖精!”

  舌尖一勾,天地失色,她伸直脖子,吸上他的耳肉,贴上去轻轻缓缓地低语:

  “不仅是妖精……还是只会吸食精血的狐狸精呢!”

  ………………

  一夜春梦了无痕。

  “呼,呼……”缪儿双颊通红,气息急促,半响才从半睡半醒的混沌间稍稍缓过神来。

  神呀!佛呀!来条玫瑰色的雷劈死她吧。昨夜她才刚刚收服了这言不由衷,口不对心的别扭漂亮哥哥,谁知这一睡,便是一夜的春梦啊。

  梦中的场景简直就是劲爆至极。枉她这一向自诩无脸无敌,也不免被那光天化日朗朗乾乾下的活春宫羞的是面红耳赤,掩面遁走。

  唯一可惜是她怎么也看不清那双梦中男女的脸,不知道是否如她想像中的男的俊,女的俏,不然你想,如此火辣唯美的场景,要是身子交叠的主角们突然停下来面向你,男的狰狞丑陋如厉鬼修罗,女的极品好似嫫母、离春(中国古代四大丑女之二),怕是会给观赏者留下终身阴影,从此顿悟出家再不踏足红尘了也么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