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烦嬷嬷了,不过嬷嬷将宫里的丫鬟小厮们尽皆遣去以后,便回偏殿歇息去吧,等蓁蓁回来后,吾会让她过去伺候在侧的。至于守宫门之事自有风卫们去做,嬷嬷无需担忧。”该交代的差不多也都交代了,轩辕蕳这便抱着缪儿直起身来,转身往内室里走去。

  “是老奴思虑不周,僭越了。奴这便去办。”韫嬷嬷对着轩辕蕳逐渐远去的背影俯身鞠了个躬,便也离去了。

  寒玉,北极万年冰层下的的紫色晶玉,其玉在形成的过程中吸尽天地至极寒气,是至寒至阴之物。

  轩辕蕳将缪儿抱到这寒玉床前,却并未直接将缪儿安置于紫晶寒玉之上,而是自己先平躺于床上,再让缪儿趴在他的胸前,用自己的身体温和紫晶寒玉的至极阴寒,让缓和过后的凉意慢慢中和缪儿身上的热气。

  早春细雨,空气寒凉,满山漫野的红,红得悲切,红得惊心动魄……尸体,尸体,尸体,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堆积着尸体,无数的尸体。残肢断臂,血肉模糊,寒鸦在上空盘旋,乌油油的,像带着诅咒的厚重的魔云……深一脚,浅一脚,在尸山上匍匐,在血泊里沉浮……至天而下的蓝,艳绝天下的蓝,插心入肺的刃……疼……好疼……

  “啊!!!”一声惊呼,残梦顿破,缪儿撑起身子,半眯着眼,急急地喘息不止。满头大汗,顺着鼻翼,顺着脸颊、发丝滴下。

  “嗯?”惊魂未定的人儿发现下手下、身下都是软软的,压一压,捏一捏,像……缪儿陡然睁大双眼,却怎么也没想到印入眼帘的却是心心念念多少天,却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得那张清雅如兰的脸。

  “漂亮哥哥?”缪儿的声音软软的,颤颤的,有不确定,有掩饰不住的惊喜。不对!漂亮哥哥怎么面色纸白,唇色暗淡,怎么浑身冷得跟冰块一样?漂亮哥哥怎么了?

  “漂亮哥哥!漂亮哥哥……”缪儿紧紧拽着轩辕蕳的前襟,又害怕,又恐惧。

  “嗯……缪儿……缪儿醒了?”沉睡中的公子终于被缪儿惊天动地的呼喊给惊醒了。缪儿喜出望外,娇气地带着哭音地嚷道:

  “漂亮哥哥你怎么了呀?会不会也死掉呀?”

  “漂亮哥哥没事儿,更不会死掉,缪儿不哭。”看着眼前的缪儿神色大好,又出了这么许多的汗,想必已经是大好了。轩辕蕳终是松了口气,神色也雨过天晴起来。

  “那为何脸色如此苍白,就跟大病了一样?”缪儿瞪着半是迷离半是清澈的茶眸再接再厉地询问。

  “漂亮哥哥只是有些冷着了,缪儿先起来,让漂亮哥哥去前面喝口热茶暖和一下可好?”望着缪儿无辜单纯却又气势十足的俏模样,轩辕蕳不禁觉着愉悦好笑。

  “啊?”缪儿这才发现除了撑起的上半身,自己整个人都趴在漂亮哥哥身上。突然,那小脸便像火烧一般,唰地一下便红了个通透。她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窘迫不堪,但却就是如此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于是,她赶紧弹跳一般蹦下了床,鸵鸟样弓着身子局促不安地立在床边。

  身子一轻,骤然轻松,可轩辕蕳却没有半分自在,反而像是身体里的一根骨骼被突然抽走了般,有淡淡的失落怅然之感。半响,狭长清俊的脸上浮起一丝讪笑,轩辕蕳这才慢慢坐身起来,下床,整衣。

  缪儿发誓,她从来的都没有像现在这般乖巧听话过。漂亮哥哥让她吃饭,她就吃得干干净净一粒米也不剩;让她洗澡,她就细细洗去身上的每一点汗渍,再换上香喷喷的她并不喜欢的红色纱衣……可是,当漂亮哥哥将她领到雕龙戏凤的红木雕花大床前,让她早点休息,然后转身离开时,缪儿终于绷不住了。

  眼前,漂亮哥哥的霜色冷衣飘逸绝尘,行走间微微扬起的弧度淡漠依稀,缪儿的脑袋“嗡”地一声,像是血液逆流,瞬间冲向了顶颅,让她无法思考,无法控制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和行为。

  像浩海里的一根浮木,像悬崖一把救命的草,缪儿想也未想,便瞬间追上了漂亮哥哥,双臂一展,便死死地抱住了那想也不敢肖想的精瘦的腰,然后顺势将脸贴在漂亮哥哥的背上,磨蹭着,欲泣不泣的委屈道:

  “漂亮哥哥不要走,不要抛下缪儿……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死尸,缪儿不要死,缪儿怕……”

  “血?死尸?”轩辕蕳一惊,脊背僵硬,然后艰难地转过身来,颤抖地捧起缪儿的小脸,极其认真地问道:“缪儿想起了什么?”

  $酷~匠W网{:永久-免e,费看小√说E

  缪儿改命重生,既是改命又如何能够记起前生之事?此时,轩辕蕳的心里有疑惑,更有担忧和害怕。他担忧缪儿恢复前生记忆,知道因为自己之过而覆灭了整个九尾银狐一族,从此仇怨滔天,她又如何能苟活世间?他害怕,若是缪儿知道了所有恩怨背叛,于他从此只有恨,只有仇,那他想要像现在这般护她一个周全都不能,缪儿又如何能平安地活着?

  “想起什么?缪儿该想起什么呢?”缪儿瞪着茶色的狐狸眼,波光潋滟。

  看缪儿无知懵懂的模样不像作假,轩辕蕳提起的气这才慢慢地疏散下来。他定了定神,勉强地扯出一丝笑意,大拇指轻轻安抚着缪儿的脸颊,温和柔软地说道:

  “缪儿什么也不用想,乖乖地上床睡觉,等睡醒了漂亮哥哥再陪你玩儿好不好?”

  一听见漂亮哥哥又要让她睡觉,缪儿瞬间就炸毛了,她手一伸,再次死命地环住轩辕蕳的腰,整个人都埋在了漂亮哥哥的怀里,娇声耍赖道:

  “不要,就不要。等我醒来后,漂亮哥哥又不见了,又抛弃我了。”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就算是改命重生后,缪儿也依然不改自己的狡黠本性。怕自己的死搅蛮缠不能完全动摇漂亮哥哥对自己无情意志,接着,缪儿小鼻子一缩,两行清泪顺流而下,好不娇弱可怜地小泣道:

  “缪儿在梦中见到满山漫野的到处都是血,梦见到处都是尸体,梦见缪儿也会死,死是好疼好疼的……缪儿真的好怕,缪儿不要一个人睡,不要……漂亮哥哥不要抛弃缪儿好不好?好不好?”越说着,缪儿越发委屈伤心起来,后来干脆直接“呜呜……”地哭出声来。

  对于这个曾经辜负自己,让自己沦为六界耻辱笑话的小丫头,轩辕蕳心里的城墙终究慢慢塌陷,溃不成军。紧握的双拳也已然松开,颤抖的,小心翼翼地轻轻回抱着回怀里弱小的身子,那般珍惜,那般慎重。

  修长的玉手,爱怜地抚摸着缪儿因为激动而不断颤粟的小脑袋,轩辕蕳用清泉一般的嗓音温柔地劝解道:

  “缪儿不怕,梦都是假的,一觉醒来便什么也没有了不是?缪儿放心,漂亮哥哥再不会抛弃缪儿,缪儿乖乖去睡觉好不好?”

  “真的不会再抛弃缪儿?”小丫头终于抬起泪流纵横的脸,淡淡的喜悦浮上眉梢。

  “漂亮哥哥保证再也不会抛弃缪儿。”

  “真好,真好!”缪儿终于松开了手臂,稍稍后退一步,歪着脑袋,笑眯眯地瞅了漂亮哥哥一眼,然后纵身一蹦,攀上对方的脖子,双腿一夹,直接整个人都挂在了轩辕蕳身上。

  缪儿突然间的大胆行径吓了轩辕蕳一跳,那一跃而起的俯冲力更是让轩辕蕳微微后退半步,方能堪堪稳住身型。想也未想,轩辕蕳赶紧搂紧那只还在身上晃荡的小袋鼠,有些无奈,有些嗔怪的说道:

  “调皮捣蛋的家伙,还不快下来?”某人嘴上虽是这般说着,搂着缪儿的手臂却未松弛半分,反而有愈来愈收紧的趋势。

  “不下来,就是不下来!谁知道漂亮哥哥是不是糊弄缪儿,等缪儿一觉醒来后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了?”缪儿一边说着,一边将脸埋在轩辕蕳的脖颈处,软软的唇瓣似有若无地扫过对方的颈肉,激得轩辕蕳的脖子瞬间僵硬的像铁石一样,丝毫动惮不得。

  “缪……缪儿……下来!”轩辕蕳磕磕巴巴道。

  “不要,缪儿就要缠着漂亮哥哥,死死缠着不放、不放!”缪儿继续发挥她死缠烂打,娇憨动人的本性,无奈原本呼吸急促,浑身僵硬的漂亮哥哥却慢慢沉静冷漠下来,眉头微蹙,唇线紧绷,一如缪儿刚醒来的那个夜晚他突然离去时摆起的那副臭脸。

  “缪儿,下来。”轩辕蕳的语气淡淡的,恢复了以往的清冷意味。

  “不要,死也不要!”缪儿又是两串热泪,滴在漂亮哥哥的颈上,顺着他天鹅般修长优美的脖子滑到他的胸上,滚烫了轩辕蕳的心。

  “死也不放么?”这一次轩辕蕳的不仅淡漠,甚至还有些咄咄逼人起来。

  “死也不放!”缪儿将自己的脸往漂亮哥哥的脖颈里埋得更深了,呼吸的热热的气息像她的眼泪一样滚烫、炙热。

  “果真?”

  “当然!”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