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以命相赌

  鹿鸣宫-------------魔王轩辕闳琅赐给次子轩辕蕳执事安寝的地方,此时正是红绸环绕,一派喜气洋洋。

  鹿鸣宫兰生殿,九丈红毯从院中一直铺到入门。殿内,两位身着暗紫色短袄,下配黑色襦裙,头挽抛家髻的老嬷嬷各捧着一个描金漆盒,恭恭敬敬地跪在霜色冷衣的轩辕蕳面前。

  殿内安安静静,甚至安静得有些凝重,就连空气都仿佛被冻结起来。

  终于,轩辕蕳身侧,身着靛蓝色过膝长袄,一直微微弯腰颔首的鹿鸣宫掌事嬷嬷韫(wen)嬷嬷温言谦和地说道:“主子还是试一试这喜服吧,这喜服可是绣娘们花了小半年时间才堪堪绣制出来的。主子试一试,若有不服帖不周到处,才好让绣娘们再改改。离主子大婚还有不过十日光景,此刻若有什么不妥贴的事情发生,魔王魔后那边奴婢们怕是过不去。”

  韫嬷嬷是小丫鬟蓁蓁的娘亲也是打轩辕蕳出生起便伺候在侧的老嬷嬷,她在轩辕蕳的心中自是不比旁的下人,轩辕蕳对她多了一份尊重和全然的信赖。她此话一出,轩辕蕳即刻眉头微蹙。他本淡漠,别的下人他自是可以全不在意,若是因为他不试喜服连带着身边最亲近的韫嬷嬷也难逃刑罚他却是不愿意见到的。

  而他身前,另外跪着的两位老嬷嬷头低得甚低,虽然看不到她们的表情,但从她们刚刚还僵硬的双肩此刻却有了微微的颤抖,甚至有一丝丝的放松而不难猜出,她们也必是惶恐不安又满怀期许的吧。

  罢了,既是免不了与鬼界的联姻命运,又何必在这些小事上纠葛。终于,轩辕蕳阔袖微摆,淡淡地说到:

  “更衣吧!”

  地上两个嬷嬷以额触地,喜出望外:“是,殿下。”

  于是,红衣加身,公子俊美无涛。果真是最杰出的绣娘花费半年光景的杰作。大红色的面料表面看着无有什么特别之处,其实却是三根天蚕丝线夹着一个极细的银线用云锦的织法密织而成。这种布料,静置时看着与寻常布料无异,但一旦被做成衣衫穿在人的身上,随着人的行走动作间,衣衫便像是被拢在一片光晕中,流光至地。喜服领口上用金线绣成回字纹理,前胸后背,袍摆,腰带,臂膀上皆是各种形态的活灵活现的金龙。此喜服表面看着虽与寻常富户家的喜服无有不同,可却每一个细节,每一种用料皆是做到了极致。

  突然,惊惶无措的蓁蓁,毫无礼数地冲了进来,还没看清楚面前的人影,便“嗵”地一声直愣愣地跪趴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地嚷着:

  “殿下……殿下不好了,姑娘昨日从山崖上摔下来受了伤,现在高烧不退昏迷不醒呢?”

  一听见蓁蓁的声音,轩辕蕳捏着阔袖的手便是一抖,他闭着眼忍了又忍,然后睁开,又是一脸平常。接着,他便用淡淡的语气说道:

  “怎么会从山崖上摔下来?算了,待会儿我让医官随你去一趟静幽谷,一贴药下去很快便能退烧。接着你便还是好好照顾你家姑娘吧。”

  听了这话,蓁蓁该是喜出望外,千恩万谢的。因为不仅姑娘有救,而且公子决计不会去静幽谷中,自然也就不会发现姑娘这些天的丰功伟绩,更不会责罚她这个小丫鬟的看主不周。可是,蓁蓁的心中却莫名的有些失落之感。

  这些天,蓁蓁眼看着姑娘从折腾兰花到折腾房子,最后到折腾自己,无所不用其极。姑娘的一切折腾都不过是引公子出来,可是公子却是怎么也不愿再见姑娘一面,连姑娘生死一线时也不愿。公子果真心如冷石吗?那他当初又为何要将姑娘带回魔域,而且还安置在公子的静幽谷中?

  “谢公子,公子长乐无极!”蓁蓁再次俯首而拜,神色不明。

  轩辕蕳依然淡漠无波,手微动,示意蓁蓁起身。突然,他眉头一锁,心潮汹涌,半响,扯出一些笑容,略带喜色激动地对身边的两位身着暗紫色短袄的老嬷嬷说道:

  “此吉服精致绝伦巧夺天工,吾甚喜之,不用再改了。”说着,轩辕蕳左手臂微微抬起,右手细细抚摸在左襟上欲要腾云而去的金丝矫龙,状似无意地接着说道:“还有,告诉越镞(zu)掌事十日后迎亲所用诸物,务必要再三清点无误,魔域鬼界联姻滋事体大,切不可有任何一点疏忽。”

  U酷、匠}网w正《p版首发H

  “唯!”两嬷嬷再次俯身跪地,心里却是直犯着嘀咕‘与鬼王十三女的婚事公子一向抗拒反感,哪怕是婚期将近再无回天之力,公子也常是一副冷漠回避的态度,可今儿却不知为何不仅全然配合试穿喜衣,而且还关心起迎亲之事来,真是诡异啊……’

  门外,那银白色的小身影软哒哒地靠在门框上,额上滚烫,背后湿汗淋漓。缪儿的身上的伤,身上的病皆是真的,但她也真的留有一丝清醒,一路跟着蓁蓁来到了这鹿鸣宫。蓁蓁明明胆小怕事的软柿子一个,缪儿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的护主、固执。拿自己的性命来赌蓁蓁的惊慌失措,这是缪儿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招。

  果真,她赌赢了。

  可是,一进这下人极少,却红绸飘荡,另有一番热闹喧嚣的鹿鸣宫,缪儿的心便堵堵的,像是一口气憋着出不来,好不痛快,不痛快到她想要发飙。

  九丈红毯,红得像血,耀眼的讽刺。

  九丈红毯后,那一身红装,金冠金簪的清俊公子第一次有了不同于往常的华丽耀眼,剑眉星目,双瞳剪水,贵兰吐芳。缪儿没想到她的漂亮哥哥披上一身大红华服后,美得竟是这般倾国倾城,丝毫不逊色于那个一身蓝衣莫名抛弃了她的家伙。

  可是,漂亮哥哥不是她的,以前不是,以后更不是。一切果真如蓁蓁所说,漂亮哥哥要与别人成亲了,而且他关心迎亲事宜,必是在意和乐意这场亲事的吧。

  缪儿的头昏呼呼的,身上也是愈发虚软无力。眼前漂亮哥哥淡然的笑抽掉了她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气,她终于闭上眼,遵循本能,顺着大红色的门框慢慢滑下,跌落在地。

  “嗵……”

  屋内众人一惊,鸦雀无声。红影一闪,轩辕蕳已经来到门外,扑跪在地,颤抖着抱起地上的人儿,紧紧地搂在怀里。

  “殿下!”

  屋内的三个嬷嬷,一个小丫鬟也闻风跟了出来。

  “姑娘!姑娘怎么在这里?”大声惊呼的蓁蓁,一看见昏迷不醒的缪儿便被吓得瞪圆了眼张大了嘴,转瞬又突然意识到作为奴婢主上面前大声喧哗是为不敬,又赶忙双手重叠紧紧捂住嘴,只留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左右乱转忽闪着。

  “丫头,你这是怎样照料姑娘的?还不赶紧向殿下磕头认错!”作为轩辕蕳身边最贴身信赖的老人,韫嬷嬷一看见主子这毫无形象地跪坐在地,并亲密地将脑袋埋在那小姑娘的身上做出一副悲痛心疼的模样,她便知道,这姑娘怕是公子心中举足轻重之人。做为小丫头蓁蓁的娘亲,在这个紧要关头怎能不提点一下自己的糊涂丫头。

  “殿下,殿下饶命!奴婢出门前姑娘确实还在昏睡当中,浑身滚烫,气虚无力。奴婢实在不知姑娘是如何跟着奴婢来到这鹿鸣宫的,奴婢实在不知啊!”终于回过神来的蓁蓁赶紧趴在地上,以额触地,“嗵、嗵、嗵……”地磕头不止。

  “住嘴!”轩辕蕳的头依然埋在缪儿身上,闷声闷气的。突然,轩辕蕳抬起头,侧眼,冷冷地扫过韫嬷嬷身后两位送喜服过来的老嬷嬷,然后说到:

  “今日你们过来可都看见了些什么?”

  两位老嬷嬷顿时面面相觑,其中身子瘦小的那位眼珠子一转,埋下头,磕磕巴巴地支吾道:

  “老奴们今日送喜服到这鹿鸣宫交与殿下试穿,殿下试之,甚悦,于是便遣了老奴们回锦绣宫交差回话,其余的便再无其他了。”

  “很好。只要记住刚才所言,吾保你们平安康泰。下去吧!”说完,轩辕蕳又将脑袋重新埋进了缪儿怀里,仿佛只有缪儿身上淡淡的馨香才能平复他此刻激动的心情,才能让他保持最后一丝理智。

  “是,老奴们告退。”两位老嬷嬷这才弓着腰,倒退几步,然后转身加快步子逃跑般离开了。

  “蓁蓁,你去找医官开副最好的退烧药回来,然后煎好,送进内室的寒冰紫玉床来。若有人问你,你就说韫嬷嬷夜里当差,不小心受了风寒高烧不止。吾因感念韫嬷嬷多年精心照料之恩,故特意招了你来好好照顾嬷嬷。”轩辕蕳埋着头,声音依然闷闷的。

  “是,殿下。奴婢这就去。”说完,蓁蓁便急慌慌地小跑出去了。

  “殿下,老奴这便将鹿鸣宫里的丫鬟小厮们尽数遣了出去,为陛下守住宫门,殿下无忧!”韫嬷嬷不愧是小魔王轩辕蕳身边最亲近之人,她的所言所行处处皆是落到了小主子的心坎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