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今又将如何从这血魄身上看出缪儿此时身在何处,是好是坏?”云华是万年难得一见的蓝羽凤凰,自是与寻常的白、金、黑、赤、青等五色凤凰不同,蓝羽凤凰血脉清寒,最是怕热,更没有凤凰逆磐浴火重生之说。因此,在此刻这炙热难耐的环境下更是心燥气闷。

  “华弟莫急。孤上一次来看这血魄神剑时,当时剑锋朝西,直指西域,也是这般隐隐嘶鸣不已,因此才断定华弟与小缪儿的去向。而今,剑锋朝上,嘶鸣之声渐微渐缓,孤猜想小缪儿此刻该是安稳无恙的,至于身在何处,在哪个方向,大概只有十八层地底的鬼界或者被封印的魔界,或者远在天地之外的穷极怕是才会让这灵性非常的血魄剑灵也完全感受不到。”

  “看来这鬼界、魔域之行,臣弟不仅势在必行,而且还要提前了。”从一下到这池底开始,云茀便觉着那远去了上千年的驰骋沙场,金戈铁马的杀戮豪迈之心又隐隐活跃,沸腾了起来。他想要怒马狂奔,想要发泄……

  “还是等身上的伤大好了再出发吧!”

  “一日不见缪儿安好,云华便一日寝食难安。”云华压抑着慌乱躁动的心,再次向着云茀单膝跪地,肩背挺直地说道:“恳请君上准许臣弟三日以后率领两百前锋军前往鬼域,与魅堇娘一会。”

  “唉……华弟快起,只要不违背你我在净池岸上的约定,兄长依你便是。”看着云华的额上豌豆大一颗一颗的汗珠不断的往下掉,云茀担心云华是受了血魄的影响而心率慌乱,便赶紧扶起他,关切地说到:

  “此事已定,再徒留此地已是无益,我们上去吧。”

  云华起身,回头再看了一眼通体鲜红如血的血魄,便随着云茀往来时的方向而去,一边走着,一边内心疑惑着‘即使是这么短短的一时半刻,血魄之灵便能勾起我心中的杀戮争端之心,那九尾银狐的历代狐王以鲜血祭之,又常常相对,却为何依然能保持其自身无为不争的本性的呢?’

  “好无聊啊,好无聊……”

  缪儿最近有些苦恼。自那日醒来后,那个清雅娟秀的漂亮哥哥还没说上几句话便莫名其妙的跑掉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再也没有来过。更莫名其妙的是,她现在呆着的这个地方,竟然没有昼夜交替,整日昏昏暗暗的,了无生趣。

  不知道,前些日子那个处处照顾她的长得比女人还要华丽美艳的蓝衣袍的家伙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为什么抛弃了她。明明那么温柔的人,为什么说翻脸就翻脸。

  “唉……”

  缪儿银白裙裾,长发铺散,一手杵着脑袋,半个身子斜斜地靠在竹子做的小桌子上,发出今日第一百零一个短叹。

  对面正在斟茶的丫鬟蓁蓁,头上梳着双平髻,左右各簪上一朵粉色芙蓉花,两鬓微微挑出一缕青丝,再配上她那白里透红的圆乎乎的小脸,看起来着实脆嫩可口,娇憨动人。

  对此,缪儿微嘟着玫红色的小嘴儿,有些不满。她觉着眼前这个穿着嫩黄色小袄的粉粉嫩嫩的丫头比她更像个富裕人家的小姐,更有娇贵气息。

  蓁蓁是缪儿醒来第二日一早便被派来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的丫鬟。小丫鬟看着大概跟缪儿差不多大小,有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似机灵,却是个沉闷性子,做事也是一板一眼的,很是无趣。

  “蓁蓁,要不今儿你再给我梳一个好看的发髻吧,你看看姑娘我这样儿,是不是活脱脱一个午夜幽灵?”说完,缪儿坐直身子,双手捧着小脸儿,手臂撑在桌沿上,茶眸一眨一眨地盯着蓁蓁,做期待样。

  “午夜幽灵?”

  酷匠…J网首发

  “就是隔壁书架子上那本《洺南记事》的小册上讲的那个半夜吃人的女鬼呀!”缪儿腿前伸,双脚微微抬离地面,一甩一甩的,银白色的裙角飘摆,像云。

  “那些杂书,姑娘还是少看的好。”蓁蓁一手挽起另一只手臂的阔袖,将盛着八分满茶水的竹杯轻轻地放在缪儿面前,眉目低垂,一副不苟言笑、少年老成的模样。

  “少看,少看……你看看你又不让我出去玩儿,也不陪我聊聊天儿,我整日里不是吃就是睡,这漫漫长日的要不看看书,可要如何挨得过去?”

  “看书固然是好,像《女子戒训》《圣子警示录》这样的好书自然能修身养性。可这些书姑娘偏偏毫无问津,却对《洺南记事》这种鬼怪陆离、上不得台面的书读的津津有味。这要是让蕳公子知道了,奴婢可免不了又是一顿责罚……”蓁蓁的头越来越低,红扑扑的小脸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明明是她在老气横秋的教育人,却好像被教育的是她一样。

  “蕳公子?”慵懒的人儿突然坐直了身子,眉头微蹙,神色认真起来:“你说的蕳公子是那个像水木泽兰一般清幽脱俗的漂亮哥哥吗?”

  “水木泽兰一般的漂亮哥哥……”蓁蓁终于抬起头来,圆圆的眼睛稚气十足:“奴婢不知姑娘嘴里的漂亮哥哥是不是就是我们的蕳公子,不过蕳公子确实是我们魔域的第一美男子,奴婢长这般大,还没见过比我们蕳公子更加俊俏高贵的男子呢……”

  看着眼前一直循规蹈矩的小丫鬟双手抱拳微微撑着下巴,一副花痴向往,神游太虚的模样,缪儿的心堵堵的,不爽,很不爽。

  于是,缪儿神色一整,小手“啪”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气呼呼地嚷到:“漂亮哥哥是我的,我的!”

  蓁蓁肩膀一抖,被吓了一跳,愣了愣,小下巴一抬,毫无惧色的接着说道:

  “蕳公子才不是姑娘的呢!我们蕳公子可是跟鬼界的王女定了亲,下个月便要过大礼了。”

  “什么?你说什么?漂亮哥哥要娶亲了?”缪儿猛地站了起来,由于力道太猛没能控制到平衡,转眼便撞翻了轻巧的竹桌,一时间,茶壶,茶叶,茶杯,一地狼藉。

  “哎呀姑娘,你那么激动干嘛呀!”蓁蓁赶紧扶起桌子,蹲在地上一样一样地将东西捡起来。

  “哼!”看着地上蓁蓁忙碌的小身子,缪儿跺了一下脚,转身快步走到竹榻前,一扑,直接趴在被褥上。被褥又软又厚,缪儿的鼻子和嘴巴顿时都陷在了里面。霎时间,空气被隔绝,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可缪儿就是不起来,就那么憋着,原本苍白的小脸慢慢憋出了淡淡的绯色。

  她知道,她不该迁怒小蓁蓁的,漂亮哥哥娶亲又不是蓁蓁搭的线,做的主。蓁蓁也不过是一个卑微如蝼蚁一般的小丫鬟。更何况,缪儿不过只见过一次漂亮哥哥,他们之间连熟人都算不上,可就是那么惊鸿一瞥,那似曾相识的感觉便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好像那漂亮哥哥本来便该与她有点什么似的。她甚至不知道她有什么理由,什么立场甚至什么原因那么反对漂亮哥哥娶亲,可她就是很不爽,非常不爽,心里的堵比之此刻肺里的堵要难受一百倍,一千倍……

  “唔……唔……”

  终于,收拾完烂摊子的蓁蓁发现了缪儿的异样。看着那微微颤抖的小身子,不好的预感霎时从脑瓜子里飞过,蓁蓁一下子便慌了神。

  “哎呦姑娘……姑娘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蓁蓁箭一般冲到了竹榻面前,一把便将趴着的缪儿翻了过来,看着缪儿绯色的脸,大口大口地喘气。

  于是,两个小姑娘,两张稚嫩的、粉嘟嘟的小脸,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圆圆的眼对上迷蒙的狐狸眼……突然,都“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那个……那个……姑娘真的就这么喜欢蕳公子吗?”

  “那你呢?”缪儿脚一蹬,一双银白色的绣花鞋便被踢飞了出去。无骨的腰肢一扭,腿微曲,一副绝代娇媚的美人侧卧图便就此产生。

  水汪汪的狐狸眼,欲语还休的唇,明明懵懂稚嫩的表情,却是无意中的绝世惊鸿……明明已经对着姑娘好几日了,却还是被她时不时展露出的娇媚风情迷得晕晕乎乎的,蓁蓁觉得她的呼吸好像也不大顺畅了。

  “说你呢!”看着再次神游太虚的蓁蓁,缪儿伸脚轻轻一踢,很是不满。

  “哦!”蓁蓁一惊,这才回了神,微低着头,有些为难,有些羞涩地说到:

  “奴婢……奴婢自然是喜欢的。对于奴婢来说蕳公子就像那天上的月亮,是最美好最光辉的信仰,奴婢终其一生都只能远远地望着,远远地瞻仰。”

  “酸,真酸。”明明就是自个儿要让蓁蓁说的,可人家老老实实地说了,她又不爽,很不爽了。再次瞪了老实巴交的蓁蓁一眼,缪儿身子一松,平躺在被子上,双手放在胸前,两根食指伸出,交替地绕着圈圈,半响,懒洋洋地说到:

  “我呀,我希望漂亮哥哥只能对我一个人笑,只对我一个人好,就像我的私有物,谁也不能看了去,谁也不能想了去……除了我,他谁也不能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