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池,就是那个传说中以混沌天神最后的一滴眼泪幻化而成,洗尽各代天君七情六欲的水池。”云茀的声音依然淡淡的,不见一丝波澜。狭长的眼虚看在池中一朵亭亭玉立的血莲上,眸子黑如点漆,更显深沉。

  “这净池真能洗净七情六欲?兄长可也曾泡过这池水?”云华侧脸静静地望着云茀,这是除云茀被玄远神尊呵斥外,另一样让云华深感同情的事。唯有此时他才感觉到他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也许并不那么虚无遥远。

  云茀表面看着温和柔软,但云华知道这世间怕是没有比他更根深强大的了。云茀的脸上永远衔着淡淡的笑,从未见他动怒失态过。他不会哭,不会痛,不会喜,不会悲,不会恨,也不会爱……他就不像是有血有肉的活着的。所谓无欲则刚,说的大概就是云茀这般情况。

  “当然泡过,就在承天君之位的前一日。”云茀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无奈。他也曾坚信着这净池真能洗却神仙的七情六欲,纵然万般不舍,为了与生俱来的责任和使命,他也曾毫不犹豫地跳进这池水。原以为从此便能了断以往、前尘如梦,哪知净身出池后,该忘的人依旧没有忘,该断的情还是日日绕身不得解脱。明知是错,明知不会有结果,却终是放不下。有时,他甚至希望这净池的传说是真的,真能洗却一切爱、恨、贪、痴、欲……无奈传言常虚,这净池清水洗新君,竟是形式大于了意义。

  黄杨木-------皇家专用的木材,色泽为淡淡的明黄色,明亮而不突兀。纹理细腻,弧线优美。硬度堪比十年才长一寸的铁木,价格远超名声在外的小叶紫檀。

  云茀记得,当年的小缪儿为了云华而万般讨好于他。无奈他是三十三重天上的君主,这天下有什么是他所稀缺稀罕的?

  也不知道那小家伙究竟是怎样想的,后来竟然跑到人间司马皇帝的马车上掰了一块黄杨木下来,以气为刀,雕刻成三寸长的古琴木佩,再缀上淡青色的穗子,真真低调的奢华,高贵的简朴,与云茀的气质竟是不谋而合。

  从此,云茀无论是九龙在身的龙章礼服,还是私下里月白金丝的素服皆以缪束所送的古琴木佩饰之,从未解下来更换过。

  天上的众神仙只知此木佩深得君上欢心,却不知此物从何而来,且藏有怎样一个苦涩缠绵的故事。

  此时,云茀手握着木佩,一边一寸一毫地细细抚摸着,一边面向着净池温润如风地接着说道:

  “上古时代,炎帝与黄帝曾一起携手共战兵魔神蚩尤。蚩尤率八十一兄弟部族举兵与黄帝争天下,在逐鹿展开激战。最后,蚩尤被黄帝所杀,帝斩其首葬之,首级化为血枫林。

  然,冰魔神虽逝,其自身以及兄弟八十一部族的杀戮怨念却在血枫林中慢慢凝聚转化成一块通体如血,炙如烈火,非铁非石的东西。后来,昆仑虚中有一凡仙剑痴误入血枫林而得之,借三味真火焚烧三百零三日,偷偷锻造出能与华弟手里的修罗王刀相媲美,一剑可动天下的神剑血魄。

  然而,修罗王刀虽有不破不立以杀止杀的气性,却是遵循持刀之人的意念,安于一柄刀器的本分。相反,血魄由杀戮怨念而来,剑本身即具有生命灵性,邪气冲天。当年的那位凡仙在其铸造的过程中,逐步被那股怨念邪气吞噬了心神,血魄铸成之日便是那凡仙道毁入魔之时。所以血魄最是喜欢控制影响靠近之人的心神,越是杀伐决断之人越是容易受到它的蛊惑。

  所以,在见到血魄之前,孤要华弟答应为兄的几点嘱托。”

  “君上请讲,臣弟应之便是。”云华转身面向着云茀,弯腰,双手抱拳。

  “一:见着血魄时,务必离之三丈之远,坚定心性。二:今日所见,藏于心中,不得告知六界中任何一人,包括小缪束。三:血魄曾为历届狐王鲜血祭祀,与曾经的白缪束更是运命相连,孤要华弟保证此生都要阻止缪束重获血魄。四:华弟与小缪束从此陌路,再不续前缘,只可保其平安康泰。”说完,云茀望着前方慢慢地闭上狭长的眼,呈现出一派无奈悲痛之色。

  “……”云华不明白,当年缪儿还是妖王时,他们的情缘自然为天宫所不容。而今,缪儿已逆天改命,此生再也不是什么命笺天书里所预言的那个会霍乱天下的九尾银狐,缪儿已经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一个对任何人都毫无威胁的弱小生灵,为什么天君兄长还是容不下她,容不下他们的相依相守。云华再次俯身,单膝跪地,坚定决绝地说到:

  “天君的前三点,臣弟必遵之。唯有最后一条,让臣弟与缪儿情绝,从此陌路。请天君恕云华实难从命。”

  “实难从命?”云茀陡然睁开狭长的眼,薄唇一勾,露出一丝嘲讽:“当年你们便是这般不顾一切的要相爱相守,可结果呢?结果便是小缪儿被灭族身死。难道华弟不明白,华弟作为天君之弟,拥有半身修罗血统的天宫战神本身便是这六界其他族群一个莫大的威胁和恐惧,而小缪儿却是那个天定的要颠覆天下的霸主,你说你们若是走到一起,六界之众何以不恐慌,何以不畏惧?又怎会容之、任之?而今,虽说小缪儿已不再是曾经的狐王白缪束,但就凭六界那份猜忌不安之心,孤想妖族、魔族乃至鬼域都更愿意斩草除根。再说,天下第一公子的战神云华之妻,无论天涯海角都必遭万众瞩目,瞒又能瞒上几日?”

  云茀字字珠玑,针针见血,云华的头低了又低,神色黯了再黯,但却仍然不见半分犹豫放弃之色。

  云茀侧转身来,静静地看着跪地俯首的云华,半响,平心静气地再次说道:

  “对于小缪儿,平庸、平凡、平淡才能让她好好活着,能活着便是不易。唯有割舍,方能成全。若是华弟不允,又何以还要冒着被血魄蛊惑的危险,去探知如今的缪儿身在何处,是死是活?反正迟早都得死,又何以要救之?此刻,华弟便回去罢。”

  “……”

  云茀在静静地等。

  云华双肩颤粟,神情悲痛不已。从缪儿被劫,到他回天宫接受刑罚,再到云茀将他带到此处,说了这般一大通的话,一切都像云茀的一个局,可这局他不得不入,因为缪儿危在旦夕,因为云茀说的对,比起相爱相守,他更想要缪儿能好好活着。终于,云华一握拳,抬头望着云茀墨如点漆的眼说到:

  “好!依天君所言,云华莫敢不从。只愿天君能重守君子承诺,允许臣弟护缪儿平安周全,并对缪儿改命重生之事守口如瓶。”

  “诺!”云茀终于松了口气,即刻浮现出轻松欣慰之色,弯腰扶起云华,这心终于是着了地。

  紧接着,云茀便扯下手里的木佩往净池水中一抛,木佩浮于水面急速转了几圈,池水便迅速旋转汹涌了起来,不多时,池面便随即裂开,逐渐形成一条两米宽的向下延伸的水路。

  “走吧。”说完,云茀便阔袖一甩,双手负于身后,先走了下去。

  “是。”云华起身,也身姿卓然地跟了去。

  顺着水阶而下,一直走到池底,直到光线暗淡,昏昏朦朦的好似黎明时分,一个偌大的仿似气囊一般的空间便出现在池底。待到云茀和云华走进那个水下隔离世界,身后刚刚走过的那条水路便自己慢慢缝合,消失无痕。

  然后,地面上的光线被彻底的阻挡隔绝。气囊里的世界不仅不见黑暗却霎时更为明亮开阔起来。无数的小小火焰四散飘零在这无边的虚无里,稀稀拉拉的,像银河里的星星,像夏夜草原上一闪一闪的萤火虫……

  “滋滋……毕毕剥剥……”越往这虚空深处走去,空气中的小火焰便越是密密麻麻,四周的温度也越发炙热难耐。直到走到虚空最深处,一个井口大的火球便慢慢出现在云华的视线里。火球熊熊燃烧,赤焰腾腾,好似一个缩小版的太阳堪堪悬在半空中,不动弹,也不坠落。

  突然,云茀止步,指着前方的火球说道:“就到这里吧,神剑血魄便在这赤炎烈火之中了。”

  云华定眼一看,果真见那烈焰之中一柄通体血红的宝剑锋刃朝上,剑柄于下,如人一般不住地颤粟并发出隐隐的幽咽之声。

  “月余前,净池中的红莲突然一夜尽放,荷香满园。孤便想着定是这池底血魄起了什么变化,便下来看看。没想到果真是这暗淡安静了几百年的神剑突然震动嘶鸣起来。血魄不同于其他神器,它有剑灵,又与小缪儿运命相连。孤便估摸着定是小缪儿改命重生,血魄这才有了感应。”越是靠近血魄,周遭的空气越是炽热难耐,此时云茀那白皙如瓷的额上也不免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毛毛汗。

  最$新ef章m节,上酷,/匠Xf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