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皮开肉绽,骨头颤颤

  云华大概是听命明白了,吵得正欢的,阵营分的很清楚,一派文来一派武。

  文:“煞神四千岁平鬼族之乱,五千岁单枪匹马闯穷极修罗报生母血仇,抢修罗王刀苍合,七千岁司战神之职威震六界,安平天下。曾经为这天宫,为这六界立下了那么多的不世奇功,难道就不能赦这一时之过?”

  武:“作为三军主帅,天界煞神,是芸芸众军的魂,是平衡天下的根,却偏偏任性而为,阵前弃三军而去,罔顾了军士们对其性命交付的誓死追随,又岂能是一句法中有情便能盖过的?”

  听到这儿,云华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他当然知道这次绝没有那么简单便能过去。在军士眼中,三军阵前,主帅忤逆君上,弃万千将士而不顾,该是多么不可饶恕,不能被原谅的罪过。

  “纵然当时一时情难,导致行为有失。那后来呢,后来整整五百年,还不能认清错误回来向君上请罪,重新担上自己的职责?难道一时情难,几百年还情难而不知错吗?”

  得得得,又开始了,这些个神仙呀,大概是清闲的太久了,好不容易逮着个事儿,还不一次疯狂个够?

  “咳咳……”

  终于,看戏的觉得唱戏唱的差不多了。最高明的厨师也已掌握好火候,原料和调料什么的都已准备就绪,只等下锅开炒。

  高高在上的云茀轻声一咳,即刻便四下哑然,不过那紧张的气氛依然在大殿中飘荡,飘荡。

  云茀的眼神慢悠悠地扫过下面每一位神仙,温润中透着不可一视的威严,从容中尽显坚定,强韧。云华能感觉到周边齐齐屏气敛息的声音。他神情一滞,果真,云茀是比他更适合做上这天君之位的。君者,权谋,御人也。单就攻心这一条,他云华便比云茀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终于,云茀的视线停在左侧最前方的紫薇星君身上,微笑温和的说道:“紫薇星君,此事不知爱卿如何看待?”

  紫薇星君身着深紫色鹤袍,头戴黑色翘脚幞头,长身玉立,缓步而出,拜:

  “公子云华本是天家骨肉,封号也是皇家钦赐,是赏是罚皆应由君上定夺,小仙身为天宫官员又岂能以下犯上,逾越天家内事。”

  紫薇星君不愧是紫薇星君,表面上看着清贵娴雅好相与,实则一个地地道道的老油子,滑的怕是比那水里的泥鳅还滑。瞧,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不仅把云茀的话原原本本的还了回去,还将刚刚争的面红耳赤的那帮家伙狠狠地打了一个嘴巴。

  “那不知判府真君又如何看待?”

  判府真君--------九司三省第一君,相当于人间的中书省中司令,掌管制令决策。叛府真君一脸严肃,面无表情地说道:

  “当年君上和原天君玄远神尊为阻断公子云华与九尾狐帝白缪束之孽缘而将公子云华囚困于囚仙宫中,后公子华毁囚仙宫而出,于白沚丘灭九尾狐族,手刃狐帝,此是是非非皆可算皇家家事,自然该由君上私自定夺。然,公子云华当年阵前弃三军将士而去,擅离职守,此乃军事,当以军规处置。”

  “这……”云茀的脸上有赞同,有迟疑,淡淡的。

  一句军事,即使是君上,也不能横加干预,替云华说话。

  但,军规处置,怕是再轻也轻不到哪儿去。云华的背上有些冒冷汗,作为三军主帅阵前弃军而不顾,这样的重罪怕是非死即残。若受之,短期内他又如何去找寻缪儿。若不受之,便表示云华从此甘愿做天宫一闲散公子,再不受军权战事。没有了军权,云华以何为依凭来保护缪儿,缪儿的身份又能隐瞒多久。

  缪儿重生不过一月,在南海孤岛山上便有黑衣,青鸟,鬼面寻来,这要再往后面一点又不知还会再出多少幺蛾子,又有多少族多少派要置她于死地,谁也说不准。所以这军权,云华要定了。

  于是,心一横,云华三步上前,“嗵”地一声跪在御前:“云华五百年弃三军而不顾,未留只字片语交代,云华在此恳请君上以军规处置。”

  “这……”犹豫,心疼,云茀的脸上有作为一位普通兄长对于同根兄弟的爱护之情,“那依叛府真君所言,该如何军规处置呢?”

  “点将台上,受百杖混沌焱冰棍。”判府真君还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淡定模样。他当然淡定,因为挨打的又不是他不是。

  云华突然一个激灵,背上的冷汗这一次直接裹成珠子,顺着肌理滚下去,直至腰臀。

  此时场中已是一片哗然。混沌焱冰棍呀,顾名思义,此棍由混沌天神所留,来头够大,够古典了吧!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焱冰二字,焱即大火,取冰火两重天之意。这要一棍子下去,甭管是谁保证皮开肉绽,骨头颤颤。而且一会儿热如三位真火烤,一会儿又如万年寒冰冻,冷热交替缠绵,保证销魂蚀骨滋味儿。

  当然,在这之前也不是没有倒霉蛋撞在枪口上,挨了这混沌焱冰棍的深入接触。但他们都死了,都下地狱,过奈何桥,排排队喝孟婆汤去了。

  除了叛府真君,大家的脸都变了色,或青,或黑,或白,或青白相间,总之五彩斑斓。

  “这……是不是太重了些?”云茀的脸本就白如玉,胜于雪,此时便更是白得人神共愤了。

  “正因为公子云华乃皇家贵胄,又立过汗马功劳因此只受一百混沌焱冰棍。”叛府真君依然是面色不改,说的也云淡风轻。

  ‘感情不是你挨揍,你个死人脸。’站在末位的月老圆圆的小鼻子皱成了一团,愤愤地在心里问候了叛府真君以及叛府真君的全家一百八十遍。但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反驳,一是这叛府真君从来都是个铁面无私、说一不二的倔头。而是,叛府真君一开始便是被天君云茀点名而出的,谁知天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现在的天君可不比以前的玄远上神,现在的天君那心思可深沉复杂的紧。他不能给蓝鸟儿惹事儿,害了他可不好。

  “云华甘愿受罚!”云华再次俯首,神色坚定。

  “这……好吧。”云茀的犹豫在云华的坚定中慢慢退去,转化成了另一种坚定。

  于是,点将台上,三军面前,云华趴在一方条石上,紧咬着唇,悄悄闭上双眼,内息张开护住心脉,然后静静地想‘缪儿,若我能坚持不死,若我能活着,上穷碧落下黄泉定要找到你,绝不再负!’

  “啪……啪……啪……”

  混沌天神的棍子果真名不虚传。一棍,皮开肉绽。二棍,骨头颤颤。三棍,三魂离体。四棍,七魄升烟。八棍,遨游太虚。九棍,凤舞九天。十棍,没知觉了……

  于是乎,点将台迎来了它历史光辉的一刻,天家最举世卓绝的公子,战场上的煞神———云华在此被一个屁股揍成了三个大,而且皮翻肉开,血流潺潺。

  于是乎,云华拿回了除在杀童大将手里的十万血煞军在外的其他二十煞神君,重掌战神印。

  于是乎,云华的蓝华宫从此每天迎来送往,热闹喧嚣堪比菜市场。什么固本还魂丹呀,什么烈焰血莲呀,什么北极冰蛇呀……雪花片一般哗啦啦地往里飘啊。甚至一度让云华产生怀疑,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他不应该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瞧瞧这些神仙他们多有爱,多热心啊。

  ……

  十天后。

  保和殿右暖阁。

  云茀一身白色金丝龙衮,黄杨木古琴吊佩,头发高高束在头顶,仅用一白玉龙纹冠固之。他双手负于身后,长身而立,兰枝玉树。此时正衔着人间四月天一般温风和煦的微笑,望着殿外的汉白玉台基。

  殿外,甩着硕大的圆滚滚的屁股的云华正一步一扭,一步一颤地拾阶而上。

  终于,那绚丽的蓝色身影千年等一回的转移到了怎么看怎么如沐春风的白色身影面前。

  酷(d匠,网正√~版Nj首发A

  云华稍一俯身,撩袍,单膝跪拜:“参见君上”膝盖未着地,一只指节修长白玉凝脂的手便及时扶住他的手臂。

  “今日这里只有你我兄弟二人,华弟何须讲这虚礼,见外了不是?”

  “臣弟遵旨。”

  “坐吧。”

  于是,云华抬着偌大的屁股,扶着扶手,鸭子般小心翼翼虚坐下。

  “华弟可好些?那帮老家伙们,真是顽固不化。委屈了华弟这般受罪。”

  “臣弟已然好的差不多了。”

  “府上一切可好?”

  “府上一切都好。”

  然后,静默,尴尬的静默。

  “咳……”云茀轻咳一声,随即端起手边的茶点,轻轻呡了一口,仿似闲话家常地无意说道:

  “下个月十五,天狗食月,阴极盛之日鬼王的十三女魅堇娘将与魔界的小魔王轩辕蕳结姻亲之好。现在的狐王赫阗作为魔王轩辕闳琅的拜把兄弟届时定会参加,并送上一份厚礼。你说我们天界要不要也派个神仙备些薄礼去庆贺庆贺?”

  云华宝剑一般锋利的眉毛微蹙。什么时候这天君云茀也像人间妇孺一般闲话起别人家的八卦来了?神仙去给魔鬼两界道贺,还要备上薄礼,这不是痴人说梦,滑天下之大稽吗?

  云茀可不是个会随意说笑的人,那他说这话的目的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