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位同样身着银白色长袍,却在袍摆上绣了满满当当的桃花的翩翩公子,摇着这一柄折扇风流倜傥地走了过来,老神在在地说:

  “小子,她可不能嫁给你,白沚丘的白缪束你听说过没有?天定的狐王。你若喜欢她便只能是你嫁个她,知道吗?”

  “好,我嫁给她。”轩辕蕳想也未想,便对着小缪束许下了自己一生的承诺。

  可是一百多年后,当她长成及笄时,他缠着魔后硬是嫁给她时,才发现要嫁给她的男子除了他还有很多,最关键是他还不是正君,正君是狐王早年便为她定好的九尾贵族。正君,侧君的他可以不在乎,要与那么多的男子去分享她,他也可以勉强忍耐,只要能见着那张娇媚纯净的小脸,只要能听见那只有在回忆中,在午夜梦回里才能听见的软软糯糯的声音。

  他的爱真真卑微低贱到了土里。

  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去过他的宫殿,不仅是他,连同她其他的所有的夫伺皆是被她无视丢弃的摆设。因为她爱上了囚困在人间十里梨林的战神云华,那个高高在上的神仙。

  她忘了他,忘得干干净净,在他对她思念成疾的日子里。

  他果真是犯贱。

  天宫,太和殿。

  公子云华脱刀解佩,抛却一身湛蓝高华,仅着素色中衣背负荆棘地跪在大殿中央,低头谦卑。

  大殿两侧,三十二路仙家,七十四位神仙整齐划一的站在两侧,无数的目光打在那跪着的人的身子上,寸寸如刀,针针锋利。有疑惑的,有思索的,有冷笑讥讽的,有恨铁不成钢的……种种种种。

  大殿正前方,高台之上,两丈长的雕龙金漆大椅托举着这世间最高贵威严的明黄色身影。

  整个氛围安静异常,静的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不仅如此,还能分清楚到底是是针尖先着地,还是针头先着地。

  “云华参见君上,君上天地同寿!”是,是云华,即不是九天战神,亦不是天君之弟。当年,白沚丘上他弃三军而不顾时,便注定今天他只能是一个光溜溜的罪人--------云华。

  “起来,先起来说话。”云茀的声音温润如旧,春风和暖。虽是极力的隐忍克制,但论谁也能听出其中的欢喜之情。

  云华低垂的脸上闪过一丝浅笑,兄长是惦念他的,是么?

  “谢君上!”云华长身而起,潇洒利落。他抬头,静静地望着前方那面色沉静,嘴角轻呡,庄严中带着威严,威压里又藏着一丝温情柔软的兄长------------天君云茀。

  云茀没有一张像他那般耀眼逼人的华丽面容,没有他张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性子。云茀就像是那草原上的一汪清泉,柔和善意,不争不夺。在五百年前的日子里,云茀总是沉默的看书;沉默的写写画画;沉默地接受玄远神尊一次次的厉声呵斥;沉默地迎接他打了胜战归来,微笑地看他一次次建功立业;微笑地看着他鲜衣怒马,在红墙金瓦的宫殿横冲直撞……

  云茀的沉默,云茀的不争,成功地让这天下各路的神仙忘了他这个天宫太子的存在;成功将他们的目光引到了那举世卓绝的少年云华身上。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争不抢,温柔沉默的人却一步一步登上了权利的巅峰,雷厉风行地平定四方,以果断决绝的之势绝了众仙家摇摆观望看好戏的念头。

  云华努力地看着那张温和无波的脸,拼命地想要从中看出一丝半点的蛛丝马迹,无奈什么也看不到。在孤岛上,那身手了得,不愿伤他,却舍命相缠的黑衣,让他莫名的熟悉。这天底下护着他又一定要缪儿死的除了这天家还会有谁呢?还有后面从瑶旋手上劫走缪儿的昆仑鬼面又是谁,是否也与这天宫有关?

  所以,他接受了瑶旋仙子的提议,回天宫,重司战神之职,掌天下兵马,这样他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有更好的条件和途径来寻回缪儿,保护缪儿……

  其他的,至于天上那些整日吃饱了撑的没事儿要找点事儿,总喜欢摆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边批斗批斗、那边劝导劝导的闲散神仙们要对他如何处置,他都悉听尊便。

  “君上!”

  突然,大殿左侧一白发白衣的清瘦老头出列,俯首,一脸严肃地说:

  “据天宫律例,抗旨不尊者,脱仙籍;不各司其责不精心竭力者,碎仙魂。当年公子云华不尊圣旨不在囚仙宫里好好面壁思过,却凭一时意气毁囚仙宫,偷下凡尘,擅自做主干预九尾狐族之事。白沚丘上又仅凭一时好恶,三军将前弃军而不顾。此后的五百年更是隐身匿迹,明明司战神之职当保六界太平却偏偏擅离职守,不管不问。若是这天下的神仙皆以此为由仿而效之,试问这六界太平岂不毁于一旦,这天下苍生岂不乱成一团,妖魔鬼三界岂不趁此作乱祸害纲常?”

  没想到啊,没想到,五百年未见这正经八百的太上老君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瞧这排比,瞧这反问,那用的叫一个麻利,那叫一个气势逼神。不过,太君终是个护短的,明明说的是抗旨不尊毁囚仙宫,接着却又不着痕迹的带出九尾狐族之事。谁不知道当年云华忍痛割爱大义灭亲地砍了自己的心爱之人项上头颅,这算不得大功一件?明明说的是弃君不顾罔顾军纪的事儿,却又马上有意无意地提示众仙家当今妖魔鬼三界蠢蠢欲动,天下形势混乱,正是需要云华这个能让六界闻风丧胆的煞神的存在。

  云华低首,一丝暖色从脸上飞快的划过。太君的情,他记下了。

  “君上!”

  又一个闻风而动的,玄冰铠甲,玄钢长枪,枪上的穗子迎风而摆殷红胜血,果真是北极四圣中的杀童大将。

  “战神乃天家贵胄,曾经又战功彪炳,所谓法中有情,又岂可是寻常仙家可比,等同处之?更何况如今这六界七尾妖狐做乱,鬼魔两家又交好壮大,就连人间也是战火纷飞乱成一片,我们北极之将可皆是盼着战神能带领着我们平定这天下之乱呢!所谓顾全大局当取舍得当,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怎能死抓着战神曾经的一些小失误而罔顾根本呢?”

  杀童么?北极四圣中的北极第八星,人称天杀大神。曾经是天蓬元帅的心腹干将。自天蓬皈依佛门之后便与天罡大圣平分了天蓬的十二万蓬天军,自成一派,人称天杀军。

  云华记得,瑶旋在他们归来的途中曾对他提到过,这五百年他三十万的煞神军被分成了三股,其中最所向披靡的血煞军便落在了这杀童大将的手里。杀童野心勃勃,这血煞军要从他手里拿回来,不亚于虎口拔牙,怕是不太容易。

  可不,这不就拐着弯儿的告诉天君,让天君不能因为云华的血统就徇私舞弊。若是这般做了,对其他的仙家来说就是有失公允,不利于这天界的统辖和平。

  云华心头震动,脸上却是平静,一如深冬季节的死水,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话可不仅仅只能这样说哦!”

  终于,站在末位一直默默无闻的红衣小老头按捺不住了,跳脱地几步走上前来。这老头云华熟悉的很,简直就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此乃姻缘阁中天天绕红线的月老柳玉。

  “战神乃至情至性的神仙,当年心尖上的女子被全族皆灭又岂能置身事外,完全的不闻不问。更何况,战神最后为了这六界太平天下大意,不也亲手砍下了所爱之人的头颅,散尽对方的三魂六魄,永绝了这命笺天书里所记载的后患么?试问这大殿里的各位谁能比云华做得更好呢?”

  “先不说神仙与妖孽相恋本就违背纲常,更何况即便情之所至便能当场藐视圣驾,弃三军而不顾,五百年擅离职守,不闻不问吗?”

  看正3版0章节上Re酷匠o网

  “你们就不能替君上想想,原天君玄远神尊是那般的重视宠爱云华,云华又是君上唯一的同父至亲,如若此时让君上严惩战神,于祖父之情,兄弟之义,你们又让君上如何处之?”

  “凡人皆知天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作为我们天宫,难道还比不上凡尘的赏罚分明,权衡有据?”

  ……

  ……

  像是在一间密室里捅一个马蜂窝,然后成千上亿的马蜂围着你嗡嗡嗡地直叫,时不时地还一批批地涌上来抬起屁股上的刺,刺上你一刺。也许刺了你它也不见得能有多好,能捡着什么便宜,但是恐慌与畏惧却让它们疯狂地想要伤害你,以此来平慰自己那颗不安的心。最关键的是你既赶不走它们,又躲不过它们……然后,大家就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不死不休。

  从头至尾,云华皆是低着头,一副点头认错的乖宝宝模样。

  天知道,他是懒得再看,就由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吵,吵累了,口干了,不信你们不来个中场休息。真是好笑,他云华这才一脚刚踏到天上,这些家伙就紧张至斯么?怕他引起天宫动荡么?怕他念念不忘他们当年如何费心竭力地要置缪儿于死地,甚至不惜灭了整个九尾狐族。怕他一个个地找他们算账么?

  真是神仙也疯狂。瞧他们一个个,争执的那叫一个如火如荼,面红耳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