霎时蓝光乍起,刀戟相交,火花迸裂,罡风肆虐……

  云华怀抱着缪儿,一边躲闪,一边兼顾攻击,但仍然姿态潇洒,锋不可当。

  黑衣身形如电,一招一式皆是狠辣精准,诡异般的强悍。

  鲜少能遇到如此刚劲的对手,又有所顾忌,云华从最初的完全不放在心上变成此刻的面色凝重起来。攻退间更是不再存半分的保留侥幸。

  云华本是具有半身修罗血统的蓝羽凤凰,六界之中修罗善战,最是剽悍无匹。又因为受了蓬山老祖几百年的倾囊相授,这天地之间能在云华手里过上十招的屈指可数。可这黑衣却是比那屈指可数的几个更加迅捷狠辣,威猛强势,而且毫不拘泥于招式,不花拳绣腿,一刺一挑直奔目的而去,果断决绝。

  这样的武功修为,这般诡异强大的气场,他的身份绝不简单,那他背后的主人……

  “当!”

  “铿……锵……”

  云华气海澎湃,汹涌着冲向右臂,传于苍合,霎时人刀合一。蓝光爆裂间,火树银花不夜天。突然,青铜戟一坠,锋刺朝上,从云华身后,直向他的左臂而去。

  “卑鄙!”

  +更._新%最◇H快上}@酷☆匠1z网%

  黑衣仿佛很是熟悉云华的招式路数,每一次都能堪堪避过云华当头正面的攻击,专挑其所顾不及之处,不可谓不狡猾刁钻。

  突然,云华薄唇一勾,大氅高扬,怀里的缪儿便轻轻落在了下方的石像菩萨的左手心里,正好便在月爱珠侧,伸手即得。他将手里的苍合抛出,苍合挥动如雨,如一张电网护在缪儿的周边。再赤拳空手将直奔缪儿而去的黑衣堪堪逼退了回来。此时的云华已是两手空空,若是黑衣回转身来对着他所顾不及的胸口全力一击,云华不死即伤。可黑衣却偏偏避过他的要害之处,反而被云华招招逼得左闪右躲不及。看来他赌对了,黑衣畏惧苍合,更不敢伤他。他将自己送上去,黑衣便只能步步退让,陷于劣势之中。

  “缪儿,摘下你身边的珠子!”云华一边极力应付着黑衣,一边大声喊着。

  无奈缪儿早已羸弱非常,刚刚又经历了那样一番折腾,此时早已死昏死过去。

  “缪儿……”

  云华呼喝更甚,黑衣身影似电。

  突然,一片祥云瑞雾从天空幽然而下。来者仙姿窈窕翩然,头顶飞仙髻,螓首蛾眉,美目盼兮。尤其是那延颈秀项,更是如玉凝脂,秀美无方。美人身着碧色无袖长裙,两条白玉新藕般的手臂上套着蛇形黄金臂钏,清秀中更添神秘之感。无他,来者正是蓬山青鸟瑶旋仙子。

  仿似压根儿便没看见石像手中那瘫倒的白色小身影,瑶旋仙子想也未想,即刻便揉身而上加入了云华与黑衣之间的缠战中。

  因为瑶旋的加入,战势更甚。云华这才看清楚身边的碧色身影,知道是师傅的独女瑶旋来了。云华知道,因为自己的缘故,瑶旋并不喜那古灵精怪的小狐狸精缪束,但她却是真真是向着他的,而且品行端正大方。所以,云华愿意赌一把,赌他与瑶旋之间的情分,赌瑶旋的品性善良。

  “师妹,你去护着缪儿,将她身旁的月爱珠打入其体内,我这边大可无需担忧。”

  “对方非仙非妖,也不是鬼怪恶魔,却为何这般诡异难缠?师兄刺手空拳,一时还行,时间长了又当何以抗之?”作为蓬山老祖的独女,瑶旋仙子动作飘逸,招式利落漂亮。

  “师妹去护着缪儿,我便能召回苍合,无后顾之忧,眼前这黑衣还有何惧?”

  “……瑶旋听从师兄便是。”

  语毕,云华便护着瑶旋,让其抽身而去。

  此时的缪儿已然气息渐无,软塌塌地趴在石面上,一头青丝如藻盖住了小脸,狼狈非常。瑶旋不知道师兄拼力要救的小姑娘到底是谁,还有天君最后说的那句不清不楚的话,但可肯定的是这小姑娘绝非寻常人物。

  小姑娘一身银白长裙浸在月爱珠周遭的浅水里。湿透了的白纱紧紧贴在身上,更显纤细柔弱,裸露在外的手臂白皙通透如冰,是,如冰,不仅纯净没有半丝杂质,而且冰凉苍白毫无血色温暖之气,真真像个冰晶做的人儿。连之同样身为女性的瑶旋仙子也不免一时生出怜惜恻隐之心。她蹲下身来,轻柔地将小姑娘翻过身子来,搂进怀里。小姑娘比想象中更加轻盈,仿似一阵风便能被吹走了般。满头发丝却是黑亮浓密,一如水瀑倾泻至地,随风微扬间正好与那晶莹剔透的小脸形成鲜艳的对比,美得惊心动魄。

  等等……这脸?

  “这?这……”

  待看清那张小脸,瑶旋如遭雷劈,感觉整个世界都突然崩塌了一般,木然,混沌,不甘。

  她早该想到的不是吗?能让云华舍命相护的还能有谁呢?可她不是被云华的苍合一刀毙命了吗?魂飞魄散都死不了,难道九尾银狐果真是有九条命不成?

  天君入夜密宣,说到最后,尽是为了这霍乱苍生的狐狸精,还口口声声的嘱咐,说什么‘往事已矣’说什么‘白沚缪束早已不复存焉’,原来都不过是逼迫她帮着他们欺骗众生,于天下安危而不顾吗?

  “真是红颜祸水……原来再高贵的男神仙在情爱之上也是这般的好色肤浅,低俗不堪……”瑶旋苦笑神伤,芊芊玉指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那张苍白的绝色小脸,恨不得要将其摸碎了一般,“怎么还越变越是幼小呢?这般也能迷惑男人果真是媚术了得……你说你已经是气息渐无,命如枯灯,姐姐我是救还是不救呢?”

  救?瑶旋当然不想救,不仅不想救,甚至恨不得将这眼前的小丫头挫骨扬灰,撕魂散魄。可是,来时天君已然交代要保全她,云华正在为她厮杀战斗,他们都要护着这小狐狸精,她又怎能在他们的眼皮子低下有所动作?

  天下皆知,蓬山的瑶旋仙子最是端庄大方,温良娴雅,她又怎能做出这般残忍妒恨之事?况且,这天君也是被这狐狸精蒙住了心,还说要促成她与云华的婚事,不正是说明了天君要将这小狐狸据为己有的决心?云华又如何能争得过这权势滔天的天君?

  既然不能杀,便唯有顺势而为,再徐徐图之了。

  待打定了主意,瑶旋这才俯身准备拾起石像菩萨手心里的月爱珠。可是手指才刚刚触到珠子的边沿,珠子却突然血光乍现,如万千尖锐的针刺一般齐齐扎进她的手心里,并将她弹离开去。

  “师兄,瑶旋取不了这珠子!”瑶旋内心雀跃却面色带忧地向着还在半空与黑衣缠斗的云华嚷到。

  “当!”

  云华一个俯冲,劈刀而下,正好将黑衣的青铜戟一斩为二。此时的黑衣已经身中好几处刀伤,血液润湿了黑衣紧贴在身上,使那黑色变得更为凝重鬼怪。

  “月爱珠是佛家圣品,不能沾染丝毫的血腥之气,瑶旋自是可以扶着缪儿的手去取。”云华一面传音入密,一面旋身而上,一招‘迫日凌云’更是将黑衣逼得退无可退。但终究还是留了些余地,不为别的只为对方宁可舍身舍命,却无半分伤他之心。更何况这份武功修为,这份对主上的忠诚之心,皆是值得云华对其网开一面。

  那边瑶旋一手抬起缪儿的手臂,感觉手里那丰肌痩骨的柔腻之感,若是对着男人又不知将是怎样的一番的心神荡漾魂魄皆失,“也是,你这小狐狸除了骄奢淫逸勾搭魅惑男人,怕是别的都不会。狐族的命定君主,那些杀戮血腥之事怕是更加轮也都轮不到你,当然也就小手不沾血腥之气了……”

  终究还是要救了这个万般想要除之而后快的妖精,瑶旋内心苦涩无奈,不知不觉中面色上笑得竟比哭还要痛苦、狰狞。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流星般划过她的脑际,瞬间活络璀璨了她的心海。若是将她手上的血气渡一半到这小狐狸的手上会如何呢?虽说以前的九尾狐王最是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但谁又能保证她的手上从未沾染过血腥之气呢?此时此地,只有黑衣、云华、瑶旋以及小狐狸精在此,若是都不能取下这月爱珠,命悬一线的小狐狸可还有半分扭转乾坤的机会?

  若是果真如此,这小狐狸精便是绝了最后的生机,而且还万万怪罪不到瑶旋的头上,时兮,运兮,只能怪她命不好,再怨不得旁人。

  于是,瑶旋回头望了一眼远处还处在刀光戟芒中的云华,然后尽量遮住缪儿的整个身子,与缪儿手心合十,将血气渡与缪儿。

  突然,一个霜色身影如离弦之箭,须臾眨眼间便向着瑶旋而来。风声刚近,瑶旋的头还未来得及抬起,一条无色长鞭便已迫近身来,却不是向着瑶旋,而是裹起她怀里的缪儿而去。转眼,缪儿便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来者的怀中。

  “是谁?”又一个英雄救美得么?刚刚还板上钉钉的事转眼便功亏一篑,瑶旋有些怒不可及。

  对方却是只对着瑶旋传音入密:“你无权知晓我是谁,我认识你即可。我知你内心所想,能帮你达成所愿。”来者霜色冷衣,身姿欣长清瘦。声音更是清润如水,即使是带着狰狞鬼面具也依然能够感觉到他的气质定是幽静如兰。

  “我所想我即刻便能达成所愿,又何以要借你之手,多此一举。”

  “真能达成所愿吗?你难道没看出来白缪束已非九尾银狐之身吗?既然已经逆天改命,那便犹如转世重生,她的身上带没带血腥之气你说煞神云华清不清楚呢?你将血气渡于白缪束之手除了自欺欺人,又瞒得了谁呢?”

  来者一通厉声喝问直击得瑶旋句句惊心。差一点,差一点她便犯了这不可逆转不能辩解的致命错误。

  “我又如何信你你与我目的相同,而不是演一出英雄救美呢?”

  “你不得不信我,若不信我,白缪束便必须即刻被你所救,然后跟着你的未婚夫婿再续前缘。”

  “你……”

  “那黑衣怕是抵抗不了多久,你最好快些决定,并将爱月珠让于我。”

  “即不是英雄救美之人为何还要这月爱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