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黑衣人是谁

  明月夜,烟波浩海,白沙堤岸,美人倚怀……要是再有一壶好酒定是美妙销魂的夜晚。当然,除了怀里的佳人太幼小,除了一直没找到地方的急躁和烦恼……

  说白了,除了那张好面相云华本质里就是个耍大刀的,他哪里懂得什么浪漫风流,不过若是以前的白缪束,她一定不会辜负这如梦佳期,云华如是想着。

  怀里的小人儿太软,太娇,仿是稍稍一使力便能碎了般……看着那海棠花一样的睡颜,小嘴儿微张,嘴角甚至挂着一滴某种透明的液体,云华不知不觉地就笑了,满足又无奈。

  “真是个没心的小东西!”即使是在黑甜的睡梦里,那柔弱无骨的小胖手依然紧紧地拽着云华的前襟。那乖巧依赖的模样是几百年前的云华从不曾见过的。那时候的她古灵精怪吧却又事事懵懂,单纯简单吧却又狡黠聪慧非常。她对他会痴迷,会勾引,会小小的算计……唯独不会的就是依赖。试想想,一位狐族的首领妖界的王者,即使是再年幼,又怎会有来自灵魂上的示弱,又怎会对别人有发自内心的依赖之情?。

  可是现在的她却是连在睡梦中也要抓紧了他,生怕他跑了,丢了她……

  记忆的空白,身体的羸弱,未来的渺茫……她大概就像眼前那渺渺浩海中的一叶孤岛,随浪而逐,命不由衷!

  等等……孤岛?

  还记得几日以前那装模作样的枯僧曾说过,能治好缪儿的圣物便在这西天南面海域里的一座孤岛上。可当云华和缪儿来到这里时,辗转搜寻了几日,除了一日比一日暴虐的骄阳,除了汪洋的水,除了稀稀落落的几只聒噪海鸥,别说孤岛了,就是连个人,连个鬼都没有遇到过。

  可是此刻,月上中天,那烟波浩渺中分明就漂浮着一座蓝宝石般的孤岛嘛!

  “月中,子时?”云华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孤岛便是要满月当空,子时之时方才显形。

  佛家最是不可说,最是云山雾里,就连这圣物也要藏到这遮面隐身似是而非的地方,果真是万事不离其宗啊。

  “缪儿,我们找到了。”再低头,再看一眼怀里恬静柔美的小脸儿,云华拼命地压制着内心的激动,轻声柔和的说着,不知是对着熟睡中的缪儿,还是对着自己。

  古林巨木,上遮天蔽日,下盘根错节。粗干虬(qiu)枝底下,厚厚的枯叶像是铺在地上的旧被子,潮湿中又添着腐朽。

  难怪这孤岛远远望着像是一块深蓝色的纯净宝石,原来是草木葱郁遮盖的结果。倒是别有一番壮美之感,只是这湿热中带着腐臭,腐臭里飘着腥气,着实能让神仙也将隔夜的隔夜的隔夜饭给通通吐了出来,不然对不起这无比销魂的滋味儿。

  还好云华早早便将小丫头藏在胸前的披风里,还好仙家出产的布料也绝非凡品,不然这万般销魂的味儿还不得将那小丫头的美梦变成恶梦,甜蜜变成恐惧呀!

  大凡宝物都有个守护神兽什么的,而且越是品级高的宝物其守护兽的修为攻击能力便越是强大,有的宝物甚至是派遣已经得道的仙人来看护的。所以云华想,按照佛家那高逼格的性子,要拿到这补魂强魄的佛家圣物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个折腾磨折一番呢?

  于是乎,保险起见,云华搂紧了怀里的小身子,敛了气息,微风一般轻幽地滑行在树冠之上。

  活物的气息?很多很多活物的气息。

  像一片轻飘飘的树叶,云华毫无声息地俯身贴在叶子稀疏的树冠上,屏气凝神极力张开视线探究。

  呼……饶是活了两万多岁,没有知识也有常识,没有常识也算有点见识的云华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呼吸一滞。

  只见叶冠之下无论是树丫间,枝干上,还是盘根错节的地表根茎上,皆是密密麻麻地或挂着,或堆砌着灰不溜就的长满羽毛的东西,不,不是东西,大概是什么怪物。已是深夜,沉睡中的怪物们大都蜷成一团,脑袋夹藏在腋下,没有翅膀,却有着人一般的四肢。偶尔一两个把脑袋摊在外面的,能清楚地看见它们有着鹰一般尖锐的喙,脑袋顶上却是光秃的,脸上也覆满了灰溜溜的绒毛……

  看上面像鸟,看下面像人,这大概就是凡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鸟人吧!

  很明显,隔着老远,云华也能感觉到这些鸟人们吐纳粗重,气息浑浊,想是必然没有什么修为,当然也就没有太大的武力值。但云华依旧不敢大意,为何?单独的个体当然不足为惧,但架不住人家数量大呀,这就是凡人所谓的‘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淹死你’的人海战术。何况怀里还有个甜蜜的小拖油瓶呢,真要惊动了这些怪物,还不知道会引来怎样的麻烦。

  “叮叮……咚咚……哗啦啦……”

  突然,有流水瀑布的声音从岛屿的西面由弱到强,由断断续续到连绵不绝地传过来。

  “西境以南,

  海上浮岛。

  三千危崖处,

  夜月下银川。”

  酷Q匠\网74正版首=j发

  月夜?此时正是月之当空。海上浮岛?准确无误。三千危崖处?还没找到。夜月下银川?说的不就是瀑布吗。

  果真,待到云华顺着水流的声音而去,远远地便能看见,一条瀑布如练,挂在黑黝黝的仿佛望不到颠的崖壁上。等到再靠近,空气陡然间便变得寒凉清冽起来,如陈酿,比之鸟人们呆的树林子好闻到不止一星半点。连之神仙也不免心生感慨:“洗肺呀,幸哉!爽哉!”再再近些,一座百来尺的观自在菩萨石像便像凌空突显似得呈现在云华眼前,宝相庄严,巍峨,壮观。

  云华这才看清楚,原来这瀑布并非是从悬崖上流落下来的,而是从石像菩萨的左手心里倾流直下,银白色的水线,一缕一缕的,像是天公飘逸的白胡子。

  “月明则现,月隐则断。哈哈哈……这菩萨手心里的月爱珠果然如传言中所言满月一照便能源源不断地流出甘汁凝露来,也不枉我等了这好几日。”

  不知何时,一位标准打家劫舍装扮的黑衣身影立在了佛像头顶的正中间,用那双全身上下唯一漏出来的眼睛正老神在在地盯着怀抱缪儿的云华,像是看着一场好戏一般。

  该死!对着这神秘莫测的黑衣身影,先前竟是没有丝毫的察觉,云华何曾这般大意无感过。

  缪儿改命重生,除了佛家,六界皆不可知,即使是天宫里的兄长,云华也还按着秘密没有告知。何况来寻这补魂强魄的佛家瑞物,更是这秘辛中的秘辛。那这守着月爱珠的黑衣来者又是怎生回事?听其语言,他也不是这宝物本来的守护者,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是针对缪儿吗?他究竟是哪一族哪一派?

  云华仰头与那黑衣对视,两道目光在半空中对接、探究、厮杀……并不因为位置上的高低悬殊而有半分的气弱,甚是比那黑衣更加强悍威严。有时候顶级的高手间不用明刀真枪的干,便能从对方的内息气势上分出个强弱高下来。终于,那黑衣视线一缩,在这场无声的对决中败下阵来。但黑衣仍不放弃,坚持地说道:

  “我们并非要与九天的战神为敌,只是奉主上之命,为了这天下众生,这九尾狐王白缪束绝不能活,即使是逆天改命也不行。”

  “吾若非要取这月爱珠不可,你又如何能阻止?回去告诉你家主上,九尾狐王已逝,世间再没有什么白缪束。现在这女子是吾心之所系,谁要再没事找事,吾云华立天起誓必诛之。”云华不急不缓的语调,每一个字都仿是从胸腔的深处震荡而出,浑厚,低沉,在这三千米危崖处气势如虹。这,便是九天战神的姿态。

  “那在下便只能得罪了。”

  “哼……”

  云华嘴角一勾,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他的左臂再次搂紧怀里的小身子,如一只鹰隼般幽然凌空而上,转眼便轻轻地落在了石像菩萨几平米大的左手上。黑衣也不弱,使得一招移形换影,黑影一闪,也稳稳当当地站在菩萨石手的另一边。

  仿似根本没有看见对方一般,云华自顾自地直接向着石手心处正不断往外冒着水的那颗小珠子而去。原来这月爱珠比起传言中的神秘,现实中看起着却是普通接地气的多。约莫只有一个婴儿的小拳头大,圆圆润润的像颗天宫里随处可见的夜明珠。只是从那珠子中不断冒出来的水,竟是腾着白烟袅袅,寒凉清冽无比。

  “嘶……”

  正当云华离那月爱珠还有最后的两三步远时,一柄青铜戟已向着他怀里的小身子而来,转眼便要刺身而入。

  “不知死活!”

  旋身,腾起,一抬腿,蓝袍飞舞……一气呵成,转瞬间,那青铜戟便掉头向着那黑衣而去。黑衣一退,转眼又腾空踏戟而来,右臂从后一捞,那青铜戟又向着怀里的缪儿刺去。

  再不可忍,云华右臂张开,一柄蓝光冷冷的大刀便从手心而出,刀刃嘶鸣不已。这是修罗王刀————苍合嗜血前的兴奋欢呼。苍合出窍,见血乃止。

  黑衣招招皆是向着怀里的缪儿而来,这是云华的唯一软肋,也是他的逆鳞。此刻的云华已被愤怒激红了眼,本来并未将对方放进眼里,此刻却是不得不除之而后快。当然,他也就看不见黑衣对着他手里的苍合时那转瞬一逝的恐惧和臣服。

  黑衣究竟是谁?

  先前的云华虽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之感,但此时却也无心再顾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