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当初,在那灿陀寺外的初次再见,小缪儿习惯性地把小脑袋贴在云华的心口,轻轻蹭了再蹭。直蹭得云华的心又酥又疼,好似有千万只蚂蚁正在慢慢啃噬。

  “缪儿刚刚好似瞥见了一缕蓝光,并不真切,却模糊着有些熟悉的感觉……”

  “缪儿熟悉?”

  “嗯。”

  “那是云华曾经送给缪儿的一件旧物,等缪儿身子好了,等缪儿再长大些,云华再重新交给缪儿可好?”

  “好吧。”

  “只是缪儿要答应云华这一次再不能弄丢了去,可好?”

  “我曾经弄丢过吗?”

  “是呀,我的缪儿曾经最是顽皮淘气••••……”

  夜,万籁俱寂月明星稀。常年烟雾缭绕的蓬莱仙山能有这般风轻干爽的月夜实属难得。

  “长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在天宫俯首观月和在地上仰头望月果真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唯一相同的便是那孤月吧,高高在上,清华霜冷,却永远也逃不了一个“孤”字。纵有漫天闪烁的星星相伴又如何?星星永远都只是星星,它们走不进月的心,更不会懂月的孤。

  山颠处,负手而立的公子绝世高华岳峙亭渊。唯见那月白色的缂丝长袍,仅在胸前绣着金丝龙衮,九片晶玉凝脂,嵌在腰带上,只有玉片上浅浅的龙纹隐隐彰显着‘九龙在天,天下至尊’的恢弘气势。用黄杨木雕刻成古琴模样的吊佩随风轻扬,仿似还在悄然述说着那年那金秋那狡黠灵动的小女子持佩赠与,万般讨好的过往。幸福也辛酸。

  他是云茀,是俾睨天下的赤爪金龙,是蓝羽凤凰云华的兄长,是三十三重天的君主,也是那年金秋爱而不得,隐忍独伤的失意男子。

  在他身后,挽着飞仙髻鬟的碧色身影已跪地俯首多时,惶恐不安。别看这天君平常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俊秀公子模样,唯有青鸟知道这天君绝非表面上的温柔无害,他深沉善谋,果敢狠戾却是比之已禅位的玄远神尊有过之而无不及。

  “瑶旋仙子怕是有五百年未见着华弟了,你们姻缘已定又兼竹马之情这么多年真是难为仙子了。”清华的欣长身影微动,白瓷般修长的玉指轻轻抚摸着腰下的木佩,声音低缓,语气平和,似暖更似无情。

  “战神神品贵重,卓然天下,是瑶旋高攀了,瑶旋不苦,不敢苦。”说完,碧色的身子伏得更低了,更加谦卑柔顺。

  “神尊御赐的姻缘自是再美满合适不过,仙子又何来的高攀惶恐?是佳偶便该天成,孤说的可对?”

  话说到这儿,碧色的身子一颤,俯低的清丽娇颜有些错愕,有些隐隐的释然、心喜。自从狐帝白缪束魂飞破散以后,煞神云华便从此身隐迹销,六界皆不可寻。五百年漫漫时光,如今作为云华兄长的天君云茀忽至蓬莱仙山,瑶旋本以为天君此番定是来替自己的弟弟解除蓬莱与天家这场姻缘的,谁知恰好相反,听天君的意思不仅不会解除婚约,还将促成。

  瑶旋知道战神云华对她有朋友之义有竹马之情,有敬重,有爱护,唯独没有男女之爱。但与仙界的其他仙娥们相比她仍然是最特殊的。煞神是谁?是文可过目不忘,武可争霸天下,让六界闻之胆丧的天家贵胄。四千岁平鬼族之乱,五千岁单枪匹马闯穷极修罗报生母血仇,抢修罗王刀苍合,七千岁司战神之职威震六界,一万岁时以一幅《烈日山河》的硬笔丹青尽显恢弘壮烈之势,惊艳天界……就这么一位文武双绝的贵胄公子却还身姿如竹,俊美无涛,灼灼其华。最关键的是其品行端正,不闻半分风流韵事。他是天下女子的春闺梦中人,却又高山不可仰止。

  酷Q+匠网j永*l久K免费{.看N小'o说

  唯一缺点嘛,便是性子太过冷漠无情,因为常年纵横沙场更是练就了一颗血腥狠戾的铁石心肠。战神自有战神的骄傲,更有独孤求败的寂寞和孤冷。一般的小妖怪小仙娥们自是不敢跑到他面前去自讨没趣,偶尔遇到个家势尊荣胆大心细的,像九天玄女那样的也不过是盛兴而至败兴而归,然后一脸不甘的嘟哝到:“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块漂亮的木头,坚硬的臭石头……”

  可云华对瑶旋却是不一样的,他会问她好,会偶尔与她闲聊几句,她有事他定鼎力助之……她以为他们会顺其自然,直至共结连理白头偕老。直到白缪束出现,那个年龄尚幼,除了吃喝嫖赌一无所长,却被推至妖族尊位的九尾银狐。瑶旋虽是仙族,更是蓬山老祖的独女,地位尊荣,但她教养良好并无半分骄纵高傲之心,对六界的其他族类也无低视作践。但她却真真厌极了狐狸。那年幼的小雌狐怎可那般的无羞无耻,对着一个大了他一万多岁的男神仙竟然能像人间的二世主调戏良家少女一般对其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她那些演技拙劣的调笑勾引手段是那么的不入流不入眼,瑶旋以为高傲如战神云华更是会对其所不屑所不耻的。可瑶旋错了,他们不仅暗渡成仓打得水深火热,云华甚至为了那小骚狐狸还要解除玄远神尊为他们定下的亲事,还要卸了肩上的战神之职,搬到九尾银狐的老巢白沚丘去。他对得起他们的青梅竹马之情吗?对得起蓬山老祖的授业教导之恩吗?对得起他天家贵胄的尊贵身份吗?他是要搬到白沚丘与那小骚狐狸后宫里的伺夫宠妾们争宠吗?瑶旋能原谅他的背叛无情,却怎么也不能原谅他的自毁前程自甘堕落。

  幸运的是,那无能无为却无尽风光的小骚狐狸最终被她所爱的云华一刀毙命,魂飞魄散。不幸的是,云华也从此销声匿迹,不闻天职。

  而今,天君云茀突降蓬山,并且入夜密宣,说的竟是这番要她和云华再续前缘的话,她枯死已久的心突然又活了,而且明亮青葱起来。天君能说出这番话来,想必云华必是已经放下前情往事,已然归来。那么从此她便可以好好爱他,比以前更爱他。他不爱她又如何?哪怕仅仅是顶着一个他的未婚妻子的名分,她也甘之幸之。并且,白缪束已死,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去感化那颗铁石之心。一百年不行就一千年,一千年不行就一万年,一万年不行就十万年……不死不休。

  “过去是我们天宫对不住瑶旋仙子,但往事已矣,孤只有华弟这么一个同父至亲,且又这般天资卓然,孤自是希望他能更好的。瑶旋仙子可愿助孤达成此愿,以慰兄弟手足之情?”

  “能与战神结缘是我们蓬莱仙山更是小仙瑶旋的天大尊荣,瑶旋自是竭心尽力肝脑涂地。”

  天上最尊贵的两位公子真如天君所说的这般兄友弟恭吗?瑶旋是不太信的。云华五百岁认祖归宗之前,云茀是天君最重视珍爱的孙子,更是谦和有礼温文尔雅的天宫太子。自从云华这支流落在外的天家血脉归来后,鲜衣怒马,屡立战功,灼灼其华,霎时便盖过了中庸守拙的云茀太子的所有芳华。加之原天君玄远神尊的重视偏宠,一度,仙家们无不猜测天宫怕是会换了将来统御六界的大位人选。可就在云华囚困陌上十里梨林时,玄远神尊却突然禅位让贤,辅助太子云茀迅速坐上了天君之位,其迅雷之势一时不知惊掉了多少仙家的下巴。既然原天君从未有过更换继承者的想法,为何又要那般的培养鞭笞云华,甚至给其的宠爱关注远远要甚于太子云茀呢?所以各路神仙们又纷纷猜想,定是云茀使了什么了不得的法子一时不仅击败了有着莫大威胁的战神云华,更逼得玄远神尊无奈禅位。可谓一石二鸟,一举成定。不可谓不高明,不可谓不果断利落。原来太子云茀远非表面上所看见的那般谦和无害,甚至比起手染血腥的云华恐怕更加隐忍深沉,更加果敢决绝。你说他们的同根至亲之情能有多深厚纯净?皇室血脉,无论地下或者天上从来都是互相猜忌陷害同室操戈的,哪有例外?

  “华弟身为天家血脉自当兼济天下,担负苍生,当然也享无尚尊荣。如今这下界的各族乌烟瘴气蠢蠢欲动,此时正是华弟平定六界,重司战神之职的大好时机。孤虽为兄长却也是这天下的君主,有时也不能太过偏私护短,云华五百年擅离职守,弃三军将士而不顾,唯有此次戴罪立功方能堵住这悠悠众仙家之口。”

  “……”听这意思天君是要云华重司战神之职,做他的左膀右臂,助他统御天下?瑶旋有些迷惑了,正常情况下天君对云华这个曾经的对手而今的威胁难道不该打压摧折的吗?为何还要让其重揽军政大权,重得仙心?难道六界的平定果真就独独缺不得这一个云华?还是天君自信到云华永远都在他的算计掌握之中?

  “孤知瑶旋仙子对华弟情深厚意,定是如孤这般盼着华弟能重返天宫,复往日尊贵,而今孤得密报华弟在西天梵境以南的一座海上孤岛之上,故来告知仙子,以解仙子的相思之苦。”

  “小仙叩谢君上的体恤、提点之恩。”说完,青鸟瑶旋以额触地,对云茀行了一个仙家大礼。

  “尔将此物交与华弟,华弟定知孤的心意。”转眼,一块刻着凤凰于飞的蓝色玉符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瑶旋的手掌上。此玉符虽叫玉符,看起来却无半分玉的通透莹润。它的质地比之乌金更为沉重,表面蓝光氤氲缭绕,更像一个小小的蓝色漩涡,要把观赏者的目光深深汲吸了进去。据说,这是原天君玄远神尊在云华七千岁正式司战神之职时,专门为其量身打造的天界军符,可见当时的恩宠有多浓多盛。

  “孤欲祝瑶旋仙子此去定能达成所愿。同时,也希望仙子明白往事已矣,白沚丘缪束早已不复存焉。更望仙子能放下前尘,替孤向那个稚嫩洁白的小女子伸一把援助之手,此恩孤定当谨记。”

  “瑶旋谨遵圣谕。”瑶旋再一俯首,一抬头,眼前那素净欣长的威严身影早已雁过无痕,唯剩满山颠的夜风轻悠悠吹着,安静的异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