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

  眼前一身大红锦袍,银发银须,身姿微偻的小老头颠覆了缪束小朋友以往对于神仙的所有印象。

  神仙不都是傲慢冷漠的么?不是喜欢动不动就踩着七彩祥云要多装-逼便有多装-逼的么?

  那眼前这位随时都笑得春风和煦的小老头又是怎生回事呢?

  可他全身那股子不可忽视的仙气绝不是假,他肯定是位仙人,而且仙资不低。

  这仙人是缪束小朋友钻在云堆里小憩时发现的。她发现他仙气不俗、气质温暖却行为小心翼翼,鬼祟得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她决定她要光明正大地跟踪于他,看看他到底是哪路神仙。

  于是,历经九转十八拐,她跟着他来到一片土地辽阔,屋舍俨然的土地。一直都是在人多的地界里混,乍然看见这宁静优美的陌上平原,小缪束的心情是既兴奋又畅快。可小老头的步伐却是一刻也不停。

  美景不移,仙人可是会跑的。小缪束决定还是先跟踪小老头更为要紧。终于,她们在一大片仿是望不到边结了结界的梨树林前停了下来。小老头双手握于胸前,有些紧张地捏了捏,又不放心地四处望了望,这才扬了扬左袖打开结界的一角,大模大样地走了进去。

  结界并不高明,甚至非常简易,大概只是用来阻隔凡人的。对此小缪束都不用倒腾,大刺拉拉地便能进去。

  那时,正是三月细雨纷飞之季,梨林里有些清冷。但是梨花繁盛,开得正是如火如荼。时不时的还有一丝不劲不柔的春风从南面而来,卷起满地上的落英,飞扬缤纷开去……小缪束觉得,她突然有一种想做诗人的感觉,很想负手于身后,下颚微扬,装模作样地吟上几句。无奈,多年来的不学无术,脑子比肚子还空的她实在掏不出几滴墨水来,纠结了老半天,纠结得肠子都快打起了结,也终是没能吟出半个字儿来。

  唉,像是刚刚败北的斗牛,小缪束低垂着头,很是受伤地向前走了去。

  梨林无路,却又四处可通。一不留神便跟丢了神仙的小缪束很快便发现她迷路了。在别人的地盘上又不好用法术追踪,暴露了自己可不是好事。记得,她的母妃曾说过,她们狐族可是不大受神仙待见的,即便是不期遇上了,也最好是能躲便躲,躲不过就跑,跑不过就跪地求饶……于此,小缪束很是不以为然,好歹她们也是狐族之尊九尾银狐好不好,有这么卑贱自损的么?可又不敢当面反驳母妃的教导,不然可得又被叨叨个好几日,那可是生不如死,撞墙而不得呀。但是,基于在人间鸡飞狗跳波澜壮阔的几月闯荡经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低调点,把持点,总是不会错的。

  轻手轻脚地走着,突然,缪束小狐狸尖尖的小耳朵不禁颤了颤,她好似听见了有什么东西极速划过空气的声音。

  “嘶……呼……”缪束甚至能听出风刃的刚劲和急促。

  提气,双足离地,向着声音的来处小缪束无声无息地滑空而去。

  蓝,流动又绚丽的蓝。

  梨林深处,有偌大的一块空地。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白梨花瓣,如玉如雪。就连空中也是残瓣密集,纷扬而凌乱。细雨霏霏,阳光穿过层层的云帘柔柔地挥洒下来。长发如醉,身姿翩然。蓝衣蓝袍,蓝刀蓝冠,甚至划过的空气都仿佛沾染了淡淡的蓝。

  劈刀如电,挥而胜风,退而翩若流云,迫而如山倒海……

  被此般景象惊呆了的小缪束一时不禁的腹诽‘原来哥哥舞剑不过是个不伦不类的花架子。’

  眼前这挥刀如雨的灼灼公子,瞬间便粉碎了桃花公子白习羽几百年在缪束小朋友面前建立起来的至极形象。

  小缪束记得哥哥总说:‘美人如玉,总能让人惊之,喜之,思之,疯狂求之,苦苦勾搭之。’

  那时那刻,小缪束突然好想破喉大喊:“美人呀美人,我好想勾搭勾搭你呀!”转瞬她又有些黯然无措:“怎么认识?怎么勾搭?”

  于是,缪束小朋友成功地陷入了各种思想汇集又冲突的漩涡里。她忘了,她还是个未成年的小狐狸,忘了什么叫少儿不宜,更忘了她已不知不觉地向着她的美人公子滑了过去。

  那边舞刀正舞得如痴如狂、如疯如魔的云华突然感觉到有异族气息的临近。但奇怪的是,完全听不出有一丝一毫的声响,哪怕是走路带起的风声,哪怕是微弱的呼吸吐纳之声。

  非神非仙、非鬼魅之气,那便是妖了。六界之中,何时曾出了个这般修为高深的妖,就连他都差点察觉不出来。果真林中百余日,世上已千年。不过,甭管对方是个什么东西,或者什么来历,不请而闯入他的梨林,还这般鬼祟,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于是,须臾眨眼之间,云华蓝光一闪便向着来者霹雳竖刀而下。

  罡风迫近,小缪束依旧愣神痴痴地望着她的蓝袍白梨公子。

  妖气很弱,修为甚微。这是云华迫近闯入者时的瞬间突然感觉到的。强男不欺弱女,大人不欺幼儿,人亦这般,仙更如是。于是,云华力道一转,苍合便从小缪束的身旁刺地而入。刀身尽没于土里,唯留短短的一节刀柄在外面震抖个不停。大地撼动,连着十里的梨树像被劲手摇拽过一般,树枝抖动,梨花尽落。细雨霏霏,花雨缠绵,真真美到了极致。可是,对于不知浪漫为何物的缪束和云华来说,再美也是白瞎。缪束小朋友甚至心烦气躁,恨透了这没完没了的白色小花。挡着了她看美人的视线了好不好。

  原来美人迫而察之时更美。

  寒剑入鬓眉,蓝眸凤眼,鼻如山根,薄唇微呡。不同于桃花公子白习羽一般的莹白俊秀,他的皮肤呈现出亮亮的蜜色,就像阳光下的成熟麦粒,另有一番清俊之感。

  这厢小缪束还在早熟地欣赏她的蓝袍美人。那厢的云华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罔他还揣测惊讶了一番,原来就是个十来岁的女娃娃。包包头,银白裙,瞪得圆溜溜的眼睛,粉粉的唇……傻乖傻乖的。

  她乖不乖的跟他有啥关系?半响,云华戏谑地勾了一下唇角,俯身拔刀,转身就走。想了想,又淡淡地飘出了一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眼看,美人即走。小缪束也顾不得原先腹拟的那些勾搭步骤了,赶紧慌乱地跟了上去。

  “那个,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她想了想又道:“我是缪束,白缪束。哥哥说我在六界之中很有名的。”

  可是对方没有理她,依旧自顾自地走着。

  “美人呀,我可不可以勾搭你呀?我勾搭你好不好?”

  小缪束已经急得鼻头上都冒出毛毛汗了,终于美人停了下来,转身不可思议地盯着她,“美人?勾搭?”

  被美人凝视,小缪束瞬间就气弱了,甚至有些小小的羞涩。她抓抓包包头,弱弱地说:

  “哥哥说遇到自己喜欢的美人,就要不惜脸面努力勾之,缠之。”

  “你哥哥是谁?”

  “桃花公子白习羽呀!好多好多的女妖精、女鬼、女人甚至仙娥们都喜欢他,都争着抢着要嫁给他呢……”

  8酷h)匠s网永+久l免s费看P小说U

  小缪束一说起自己的哥哥就心情澎湃那满满的自豪感压都压不住。可是她的美人就明显没了丝毫的兴致,冷冷地回了句“不认识!”又转过身躯,走了起来。

  眼看美人又要走,小缪束又赶忙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美人,美人不要走嘛!”

  云华扶额望天,半响隐忍地从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滚!”

  谁知小缪束,鼻头一缩,小嘴一瘪,委屈的眼泪花花都泛了出来:“不要凶嘛,你不知道你刚刚微微一笑有多美,比哥哥都美。”

  突然,云华觉着上万年来所受的所有挫折和磨难和眼前这个小魔鬼比起来那都不算个事儿,这丫头简直就是比魑魅魍魉还要邪恶的存在呀。

  他忍不住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最后说一遍,滚!不然我一刀劈碎了你。”

  此话方罢,小缪束还没来得及做出半分反应,消失了的被小缪束跟丢了的红衣小老头恰时出现了,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蓝鸟儿,蓝鸟儿……出大事儿啦!”

  “咦?”突然,小胡子翘呀翘的小老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地发现了云华身后的小缪束,又是惊讶又是震惊地接着嘀咕道:

  “我刚算出了你有姻缘,可没想到你这姻缘竟是般娇小,蓝鸟儿,这草也忒嫩了些吧,好恶趣味哦你!”

  “原来美人你叫蓝鸟儿呀,嗯……好奇怪的名字!”好吧,缪束小狐狸听话永远是抓不住重点的。

  云华再次扶额,好吧,他快疯了,不,已然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