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白沚丘的桃花公子白习羽前脚出了家门,后脚便去了人间笙歌繁华场。六界广袤无边,可翩翩风流的桃花公子却是独爱人间。

  桃花公子写得一手好书法,其字如人,飘逸隽永无二。诗词歌赋、剑酒茶更是无一不精,无一不晓。

  就连他的妹妹小缪束每每见着他也崇拜艳羡得两眼直冒星星。

  她喜欢看他一边舞剑,一边念念有诗的潇洒模样,喜欢喝他泡制的各种复杂又清冽的茶。

  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揪着他讲凡尘的大好山河如何的瑰丽缤纷,如何壮美辽阔;凡尘的人类如何生命苦短却又情深意重,如何的爱别离怨憎会;以及凡尘的美人最是羸弱娇媚、善良多情,是那些扭捏做作的妖女仙女们万万比之不上的……

  大凡妖精大多粗鄙蛮狠,剩下的也多是狡诈滑腻之辈。神仙倒是谦谦有礼,但却淡漠疏远的紧。

  于是,小缪束觉得,她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的温柔哥哥是这世间最棒的妖精,是她狐生的风向标,是她终身学习奋斗的榜样。直到有一天,她才发现她了不得的哥哥根本就是的花架子,就是个不装不能活的二货。当然这是后来的事儿。

  总之,于是,狐族的未来,狐族的明日之星——白沚缪束华丽丽地就被她的哥哥给带歪了。

  那年,桃花公子走后的白沚丘虽然表面上渐渐恢复了往常的平静,可平静的表皮之下却仿似隐匿着什么,有波涛汹涌之势。

  九尾银狐本为狐族之最,哪怕较之六界种种部族类群也是灵性异禀的一族,可是白沚丘上竟无一狐可曾觉察到什么。

  狐君白乜整日沉溺于温柔乡,仿似又回到了几千岁时的愣头青模样,放纵不知节制;儿不管,夫不问的蓼薿狐妃本也是性子温婉持重的绝妙佳狐,也不知怎的,竟是越发的自怨自艾,垂泪黯然起来;放眼望去,水美草丰的白沚丘随处可见上千上万岁的老狐狸在路边、在树干上打盹,几百岁的小狐狸满地的打滚嘻戏……

  这时的小缪束自然也未觉察出什么,只感觉这日子混得越发浑浑噩噩起来,仿是梦境一般,辨不出个真切。可是,明明是平静如水的日子,心里却老是毛毛躁躁的,像丢失了什么,又像恐惧担忧着什么。而这恐惧没有边际,没有尽头,也没有深浅……

  一天小缪束突然福至心灵,她觉着一定是自己最喜爱崇拜的哥哥离开了,一时不免有些思念之情,所以日子才变得这般的纠葛又怅然若失。

  于是,月黑风高夜,小缪束怀揣着哥哥留给她的素绢桃花扇(桃花扇以素绢为扇面,以百年桃木作扇骨,更在绢面右下角绘着一支活灵活现的桃夭,因此而得名。)忐忑又兴奋地溜出了白沚丘,开始了她一片混乱、人仰马翻的寻哥哥之旅。

  于是,人间人潮喧哗处,因为一盘香香软软的芙蓉糕,缪束小朋友成功地被人牙子卖到了捻香醉月楼,好吃好喝一个月,搅黄了楼里生意无数,打伤了达官显贵众多,最后以一只烤鸡的代价终于被请了出去。

  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小狐狸缪束实在是耳力非凡,一到晚上总是能听见美人们隐忍羸弱的哭噎呻吟之声。好吧,她认为定是那些温柔有趣的姐姐们受到了坏蛋们的非人欺负,好吧,一场美人救美人的戏码日日上演。

  她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明明好心搭救了她们,她们却老是说她多管闲事,总给她甩脸子。可她又不能不搭救她们呀,因为哥哥说人类最是脆弱无助的,作为法力无边的狐狸总该助人为乐的。所以,她怎能放任她那些姹紫嫣红的姐姐们被白白欺辱了去?

  而且那些男人们总是一脸怪怪的笑,每每看得她浑身起鸡皮疙瘩,心肝儿也颤抖个不停,又是恶心又是恼怒的。更甚者,还有几个不怕死的竟敢上前来牵她的小手,结果对方手还离着一尺远,转眼已被她一扇子从城中扇到了城郊,昏睡不醒,待一月醒来后,便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于是,又因为一个一群人挤在一起推着、抢着用脚踢一个皮革包着米糠的小球的蹴鞠游戏,缪束小朋友被一位声音尖细唇红齿白的老爷爷领到了另一位身着绛紫龙袍的白胡子老爷爷身边,白胡子老爷爷瞅着她愣了好半天的神,直嘀咕着“真真小仙人啊……”。

  好吧,瞅便瞅吧,谁见了她不使劲儿地瞅?可她却不是什么仙人儿,她是地地道道的小狐狸呀!唉,误会太多,都懒得解释。

  好吧,白胡子老爷爷说他叫皇帝,是这天下的最有权势的人。他还赐给了她一个倾城郡主的封号。

  好吧,郡主就郡主,只要每天都有烤鸡烤鸭吃就成。

  但是,很快她发现白胡子老爷爷的宫殿里一点也不好玩,虽然那里亭楼玉宇、雕梁画栋比之九尾狐族的未晞宫不知巍峨辉煌了多少倍;而且那里的美人儿比她父君的后院更是环肥燕瘦、娇柔飒爽样样不缺……可是,那里的气氛实在是严肃诡异到不行,明明前一秒大家还在谈笑晏晏,后一秒便有人人头落地,血流成河。

  那里的每一个人都好生奇怪,明明愤怒到极点,表面却是春风和煦。明明彼此憎恨仇视,却又言语关心动作亲昵到不行。小缪束想,人类的相互欺骗是不对的,她是只助人为乐得狐狸,她应该责无旁贷地帮助和拯救她们。

  于是,她揭发了贵妃娘娘往皇后的百鸟朝凤斗篷的丝线上涂了一种叫做“怜欢”的慢性剧毒却一脸真诚谦顺地祝贺皇后‘容颜欲青葱,一生百千宠’的事件,贵妃殁;还有太子夜探柳巷,日戏宫闱却每每在太傅的帮助下让白胡子皇帝觉得其克勤克俭、深感欣慰的事件,太傅殁,一帮太监宫女殁……

  然后,小缪束成功地被吓傻了,她发现她拯救帮助谁,谁就死。帮一个,死一双。帮一双,死一堆。然后,月黑风高夜,小缪束带着无比忏悔的心思迫不及待的逃跑了。这些人都是变态呀,要不你弄死我,要不我弄死你,或者大家一起死……不跑才怪!

  于是,还有地下赌坊……

  还有热闹市井……

  于是,小缪束悲催地发现,她走到哪儿,哪儿就是一片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哪儿的人就怨念她,仇恨她……她明明就没做什么好不好,她是只助人为乐得好狐狸好不好,她又没有错。

  唉,人间不好混呀!

  n酷匠g√网首86发fM

  于是,又一个月黑风高夜,小缪束无奈仰头望天,泪流满面:“哥哥呀,你这个骗子!你究竟死哪去了?呜呜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