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时代的‘封妖咒’你都会,当真是大意了,若不然,死的一定会是你。不过话又说会来,如今的你,恐怕也是离死不远了。”

  那是一道白色的身影,身影从天而落后,正是一脸素白的九二,此时的九二便像刚出封印中出世一样,一样的从容,一样的优雅。

  她似一个仙子,只是这九天的仙子隐隐中又带了一丝不该有的狐媚。

  “你可知惹怒了我需要付出一定得代价?比如……挖出你的心?说实话,像你这般修为的人心我还当真没有尝过。”

  王小萌好像再无力气回答,于是选择了沉默。

  与此同时,伴随着九二再度出现,蓝田玉等人脸上或多或少全都露出了惊恐与不安的神色,唯有一人,那个手里紧握着长剑的小女人,她像是一只护着小鸡崽的母鸡,张开来两只手臂,大声道:“莫要怪来,我不允许你伤害他。”

  结界中,镜子道:“该死,这狐狸是只天妖,妖元虽然被封住了,但毕竟是经历过天劫的存在,体内多多少少总会残留一些仙元,真是大意了。”

  九二高傲了看了一眼青铜古镜,冷漠道:“上次不杀你,是念在你是仙器,呵呵……但这一次,莫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今日我妖元被封,心情甚是不好,若是你胆敢再管闲事,一个字……杀!”

  镜子也是个暴脾气,闻言九二的话,立马大声道:“老子这个火大,你以为老子怕你不成?”

  说是这般说,但意外的是,镜子这次却没有率先出手。

  看了一眼水虹身后的王小萌,那个唯一能与天妖大战的男人,只是可惜……已是不在了,于是蓝田玉侧过身看向天妖,咬了咬牙,冷声道:“众弟子速速结阵,今日我等誓要与水榭百花共存亡。”

  酷匠$$网C正版首发X

  言罢,蓝田玉又深深看了一眼水虹,长叹了一口气后,道:“带他走吧!曾几何时,师傅也跟你一样。”

  这一次水虹没有拒绝,只是开始犹豫,犹豫到底该不该走。

  法阵结成,无数把飞剑被水榭百花的弟子们齐齐御出,最后形成了一张锋利无比的剑网,把天妖困在其中。

  石门前,王小萌呆呆的站立了好久,不知从何是来时,自己竟然是喜欢上了发呆。

  “要不要推开这扇门”王小萌自语道:“或许这扇门后面会有另一条出路。”

  会是一条什么样的处路?王小萌开始在脑子中幻想,想着想着,最终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只好继续犹豫,继续……发呆。

  这是一个除了灰蒙蒙还很安静的世界,安静到除了心跳、呼吸,便没有其它的声音,在这里,人们可以更好的思考,更好的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净化、升华。

  手触碰到大门的那一刻,好冷,就像冬天的雪,极北的冰,还有……人死后变僵硬的身体。

  道行虽然十不存一,但天妖毕竟还是天妖,无论怎么说,那都是曾经渡过天劫,只差一步便能飞升仙界的存在,面对剑网、面对那些一个个就像蝼蚁弱小的水榭百花弟子,九二只是挥了挥衣袖,便是衣袖,然后一道白光便凭空多出,白光耀眼,昏暗的天穹下,竟是短暂的将方圆十丈照亮成了白昼……

  “咔嚓!”

  “咔嚓咔嚓……”

  伴随着白光的消失,更多的是剑网破碎的声音。

  “你们的兵器杀不了我。”九二冷声道。

  无意间散发的浓郁仙气顿时让所有人为之一颤,便在贪婪的吸食时,那些仙器居然化作了白光,更可怕的是,毁去了唯一能够与此抗衡的法阵。

  希望一次又一次的碎了,这一次,也或许是最后一次,人们终于开始死心。

  毕竟……毕竟唯一能打的人都快死了,自己这些人还能做些什么?

  众人都是有心杀妖,但怎奈修为太浅,有心无力。悲啊!伤啊!

  这时镜子也开始劝道:“丫头,听你师傅的话吧,那狐狸元气大伤,修为倒退,若是老子要走,她是铁定留不住的。”

  “走?我还能去哪?水榭百花生我养我,我还能去哪?再说……他都快死了,我活着还有何意思?”放下手中长剑,水虹一把紧紧抱住王小萌,哭泣道:“小萌哥哥,黄泉路上有我水虹相伴,想来你也必不孤独。”

  镜子大怒:“糊涂啊!”

  脚步,由远而近;死亡,由远而近。

  ……

  深夜,峨眉山的某个小房间内。

  “抱琴啊!你说……最近为何我的眼皮总是在跳,是不是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不会呀!掌门老爷都说了,说小姐你很有修真天分,这才短短几天啊,就已经步入了‘炼气’四层,已经很了不得了!”

  “你呀,我说的又不是这个,还有……都说了好几遍了,莫要喊什么掌门老爷,师父会不高兴的。”

  “哦……”

  沉默了一会。

  陈媛忽然稳道:“你说……他还好吧?”

  “姑爷么?不知道。”抱琴摇起了头,似乎,似乎自那个疯子走后,自己好像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眺望了窗外的星空好久,陈媛最终嘴里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道:“算了,不想了,明日还得修行呢,赶紧睡吧!”

  “哦……”

  纵然是百般不舍,但终究还不是就像桌子上的那盏青铜油灯,吹熄后再也回不到过去,哪怕……哪怕你明日一早重新把油与它添满。

  “小姐!”与陈媛同睡在一张床上的抱琴小声道:“这些天峨眉派的那些师兄们总是在讨论姑爷。”

  闻言陈媛顿时心烦的翻了一个身,以后背面对抱琴,沉默了半响,方才开口询问:“那些师兄们说什么?”

  “他们说姑爷是个很厉害的修士,说,若是有朝一日,能够有姑爷一半的修为便满足了,他们还说……”

  到了最后,抱琴声音越来越不可闻,直至寂寞无声。

  “还说什么?”不知为何,只要是从抱琴的口中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陈媛便觉得自己总会心烦意燥,就像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某人抢了,然后那人还一个劲地在自己面前炫耀。

  “他们还说……哪怕是掌门……哪怕是掌门也打不过姑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