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的神色有些严肃,却并不怎么慌张,说到底,那个人类修士与她的境界相差不多,再则,或许那个人类会有仙器,但你有便不代表着我就没有,大家都是半斤与八两的存在,谁又能吓唬谁能?不过是比之前要更认真一点罢了。

  “需要老子帮忙么?”王小萌看都未看,便晓得自己身后的是一面镜子,毕竟除了这种奇葩,貌似不会有人……咳咳,不会有东西总是习惯性的一口一个自称为老子。

  要晓得老子并不是这么好当的,王小萌还记得那还是上辈子很小很小的事情,那时候自己不乖啊,也与现今的镜子一样,总喜欢一口一个老子,总以为那样很威风,事实上,在某一天自己被人从老子打成孙子的那一秒起,王小萌就开始拼命的反思,然后痛改了前非……

  天地间一片萧杀,双方都是为了更好的活着,为此,他们不得不拿自己的生命去拼。

  在这里最无辜的就属王小萌,本是置身事外的人,可他傻啊,到底有多傻呢?这般说吧,本来是没有他任何事的,结果他还是傻乎乎的跑了回来。

  要问为什么?呵呵……让自己良心好受一点,或者是,老了以后,不在后悔中度过。

  王小萌点了点头,也未有推辞,沉思了一会,道:“若我打累了,你便帮我拖她一会。”

  三个臭皮匠还顶一个诸葛亮呢,再说了,两个个打一个,一个累了一个接着再打,王小萌就不信了,这都累不死她。

  “谁先来?”镜子问道,

  “我吧!我先来,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受了伤,先休息一会。”王小萌道,

  镜子也没有客气,毕竟如今乃是生死关头,哪儿会有诸多的些谦虚?再说,一人一镜子大概都不是什么君子,于是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谦虚。

  天穹之上,只见王小萌用力将手里的那根棍子抛了出去,随后棍子遇风便长,还不等天妖回神,刹那间已是膨胀成了几十丈高,十多丈粗的金属山峰,这擎天之柱的棍子悬挂空中,对着天妖直接便是凌空一扫,好似横扫千军。

  若是被这一棍子扫中,王小萌敢断定,即便是自己去过的黄山派峰顶,丝毫不客气的说,恐怕当场都要诶扫平了,也幸亏这水榭百花的禁地之处乃是一望无际的开阔平原,这凌空一棍横扫过去,居然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没有受到任何的一点阻碍。

  “砰!”

  一声巨响,仿佛仙器哭泣,那用来抵挡的棍子的四品仙器冥珠剑,此时竟是硬生生的有了一道裂痕,再然后这裂痕越来越多,一道、两道、三道……密密麻麻。

  九二眼中浮现一丝痛苦,最终还是因为不舍,把那千万年来的相思之物收了回去,以自己身为妖怪的强悍肉身相抗。

  “啊……”一声惨叫,却是因为没有仙器的阻碍,那巨大的棍子丝毫不留情的打在了九二身上,再然后,九二好像一只蝼蚁,在棍子的横扫下,与曾经被她打落在地的王小萌无异,带着团团火焰,好似死亡以后的流星,飞了出去。

  “噗”的一声怪响,除了王小萌,恐怕也只有身为仙器的镜子能够看的清清楚楚,那天妖的身体便仿佛是一个极有弹性的球,在这惊天的一棍下,已不是不知被打的有多惨,飞的有多远。

  从天而落,王小萌再也坚持不住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此时的他只觉得浑身上下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镜子问道:“搞……搞定了?”

  跑过来的蓝田玉犹豫了一会,却是开门见山道:“死了么?”

  王小萌:“……”

  镜子:“……”

  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最毒妇人心!

  现在看来,当真是没错,并且王小萌感觉,若是让蓝田玉来代言这句话,肯定是再好不过。

  r;最.新《章节#上Y}酷匠UR网

  “不……不知道,总之被我一棍子打飞了。”王小萌喘着粗气,现在若是说一点不累,肯定是假的不要不要的。

  闻言蓝田玉脸色顿时有些煞白:“血……血都没有流。”

  王小萌一愣,被蓝田玉一说,好像还真这么一回事,再怎么说,哪怕一棍子直接把人家砸成了肉泥,可血……或多或少总会留下一点吧?

  蓝田玉三弟子中,排行老二的凝虹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想起天穹上,那根忽然堪比一座大山的棍子,道:“门主,你那根棍子,到底是何仙家宝贝,威力居然如此之大。”

  王小萌嘿嘿一笑,也不做任何解释,只是道:“我神玄门的机密,说不得啊,见谅。”

  毕竟自己也是当代六大门派之一的掌门弟子,有些规矩,凝虹也是知道,于是失落的点了点头以后,便不再说话。

  蓝田玉也不由感慨丛生,方才王小萌祭出的那件宝贝,无论从哪方面来看,也绝不在‘仙器扑克’与自己门派的青铜古镜之下,可叹自己的见识浅陋,这样的宝贝,不但以前没有看过,便是听,甚至都未曾听过。

  也便在这时,蓝田玉忽然想起了昔日在黄山派时,峨眉派掌门古清风偷偷与自己说过王小萌‘棍打鬼仙’一事,起初先是不信,后来忤逆苍天之时,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信了,至于今日以后……已经是全都信了。

  瞧着水虹因疼痛而发白的小脸,三女中,身为老大的白虹有些于心不忍了,道:“师傅,既然天妖已灭,那我们是否可以回去,我看小师妹她……”

  蓝田玉这才想起了自己门派中唯一可以掌控仙器的弟子,那个假以时日必定成为仙人或至高无上的存在。

  随着众人的眼光袭来,水虹或许因为腼腆的关系,顿时低下了头,哪怕因疼痛而发白的小脸此刻也不免多了一抹羞红,讪讪道:“我……我没事。”

  或许当真没事,或许不过是强忍着身体上的痛不让心里喜欢的人担心,总之,除了水虹自己,谁也不是很清楚。

  坐在地上休息了片刻的王小萌,又等了一会,直至天妖没有出现,然后方才对着蓝田玉打趣道:“我说蓝大掌门,你们水榭百花的风景虽然不错,但……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吧!”

  王小萌话一出口,尽管晓得也是打趣,可蓝田玉还是颇为尴尬,讪讪道:“咳咳……是……是田玉的不是,在这儿,田玉先行向门主赔个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