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好似情话一样的咒语落下,古老的盒子,第一次在人或妖怪的面前,打开了它的神秘。

  从盒子中飞出了一把青色的古铜圆镜,镜子由小变大,眨眼间已是比原本装着它的盒子大上了几倍;封闭了万年,孤寂的黑暗中怕是连仙器也快要疯了,于是刚从盒子中解放的它,第一件做的事情便是化作一道绿光,如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飞行。

  “好怀念那段时光啊,可惜,已是回不去了。”丙真人望着那熟悉的光影,仿佛伊人相陪就在昨天。

  “仙器?”镜子的出世让九二有了一种淡淡的危机感,毕竟……那是一件能够杀死自己的武器啊。

  天穹之上,某个空间中有一道好似水纹的波纹,然后是一道白光,犹如流星坠落,也不等众人反应,直接是落在了水榭百花弟子水虹的上方。

  武器虽然足够强大,强大的令自己产生了危机,但是……这手握兵器的主人,却弱小的与蝼蚁无异,弱者,终究是弱者,哪怕……你手上有能够弑仙的仙器,九二微微一笑,抬头望起天上的那道肉眼可见的绿光,贪婪的笑道:“好宝贝,哪怕数万年以前也是极其稀少。”

  她人看不见,这并不代表古书内丙真人看不见,白光尚在半空,便听他急道:“赶紧去救那小姑娘!”

  “得令!”一声怒吼,不理会身后缓步走来的天妖,王小萌一个扭身化作金光直接是与半空那还没来得及落下的白光撞击在了一起。

  “轰!”

  仿佛是天雷炸响,又好像是流星相撞,还不等消化这震耳欲聋的声音,便听到王小萌无比疯狂道:“呵呵,老子不怕死,你呢?”

  金光在这一刻暴涨,随之金色的海洋瞬间便把那微弱的白光淹没了,海洋中,只见一个仿若金甲战神的少年,手持着一根如龙长棍,大喝道:“给我长!”

  细小的棍子顷刻间变成了擎天之柱,还不等天妖回神,直接是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地面逐渐龟裂,好似火山爆发。

  “轰轰!”

  “轰轰!”

  “嘿嘿……还不死!”云端之上,王小萌喘着粗气笑道,

  可便在下一刻,王小萌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他的身后,一个熟悉且冰冷的声音忽然传来:“是我大意了,却是忘了你也是仙人境界的修士。”

  一人一妖靠的好近,近的都能互相嗅到对方的体味,王小萌汗毛都被吓得竖了了起来,这般近的距离,自己……自己根本不可能躲,而天妖,更根本不可能让自己躲。

  话音方落,那只不知杀戮了多少生灵的白嫩玉手,轻轻的朝着王小萌拍了过来,“咔嚓!”约莫一声玻璃的声响,却是包裹在王小萌身上的金光忽然碎了。

  “啊……”

  好疼痛的惨叫,又一次,王小萌如死亡后的流星,被天妖打落到了地上。

  好累,当真是好累,好像睡一觉啊!

  深坑中,王小萌慢慢的合上了眼睛,世界从这一刻起,也越来越暗,就像今日的时辰,要比往日过的更快。

  “小友,你听我说,现在不能睡,要不然,你便再也醒不来了。”古书内,丙真人急道。

  王小萌咧开嘴一笑,笑时,口中的鲜血再也不受控制的流出了体外,染红了衣裳。

  “真人啊……王小萌尽力了,真的是尽力了,可是……”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那握着棍子的右手,在这一刻终于无力的松开了。

  “王小萌,分手吧!我本来就比大,现在……现在都快二十六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我在你身上白白耗费了三年,三年啊!整整三年。”

  “乐乐!乐乐!乐乐……”

  还是不能握住她的手么?真的走了么?原来,原来以为全都忘记的事情……还在啊!

  只不过,被自己藏的更深,更不容易发现,以至于,自己都以为自己忘了。

  在这个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不眠不休,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拼凑出你的无奈;总会有那么一个人,牵痛着你的心,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使你无法忘怀。

  在对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是童话;

  #酷~i匠@网唯x一…正.版),*@其R他“都是盗+版|

  在错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是青春,

  爱过畅快淋漓后的失落鼻酸;

  一点一滴,都是记号,都是回不去的感伤。

  王小萌望着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孩,沉默了一会,然后万般不舍道:“对的人晚一点再遇见吧,这样等我们足够成熟了,也就不会莫名其妙的分开了。”

  “能不能不要走?”男孩红着眼睛拉着女孩的手,仿佛他也晓得,再过不久,或许就再也没有牵手的理由。

  女孩摇了摇头:“王小萌,算了吧。”

  那只手好熟悉,熟悉了已经快有三年,可三年之后,恐怕一辈子再也不能见到。

  人的一生,其实过客很多,一个、两个、三个,而有些,一不小心就走进了的心里,再不能出来。

  她终于还是走了,转身的刹那,竟是连头也不曾回过,说不得没有爱过,只是……二人的相处,随着时间,让她愈发的不值得而已。

  这一面好伤感啊!本是脑海中最深的回忆,为何在这一刻,忽然出现了?

  ……

  青铜镜照在了九二的身上,如夏日的太阳照射在冬里的白雪,还不到几个呼吸,那阵阵白光已是被融化个彻底。

  九二皱了皱眉,然后又是一笑,轻声道:“可惜当初那贱人不曾有这等宝贝,若不然,又怎会封我万年?直接杀了便是。”

  水虹等了好久,仿佛千年、万年,甚至一个轮回,但他……还是没有出现。

  咬了咬牙,一抹狠色与莫名的情愫飞快从眼中闪过,却见绿光中,水虹数十年的真元全数朝着青铜镜里传去,青铜镜也好似感觉到了主人心中怒意,顿时绿光暴涨,幻化成了一只巨掌直接朝着天妖拍去。

  “哼!”一声冷哼,九二不屑道:“凡人终究是凡人,这般好的仙器落到了你的手里着实浪费了,居然连一成的威力也没有发挥出来,不过也是幸好,若不然,我还真有可能被你伤着了。”

  巨掌落下,却是空间中忽然出现的白光与之冲撞,然后一同消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