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一条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路,只是时间对于她来说,是无所谓的,所以,她选择了一直走下去;一个人走,从来都是孤独的,没有人可说话,没有人可倾述,除了害怕,也别无其它,只是好久以后,那害怕似乎成了一种习惯,于是乎也就真的习惯。

  记得万年前曾经走过,依稀还记得那会有一个小拇指大小的光点,只是随着岁月流逝,逐渐的,那个光点变成了拳头大小,直至如今,已经是快有一个脑袋大了;光点中是一道金符,也便是这道金符,把她变得孤独。

  九二没有说话,亦或者再也没有人可以说话,她似乎走了好久,真的好久,久的就像一个轮回那么多,然后是沧海桑田,时代变迁,但是她知道,这一切的一切无非是孤独感在作祟,从前还好,至少还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而如今呢?却是最后一个抵御孤独的人也消失了。

  只是她不悔,因为她晓得,再过不久自己便可以离开,只要出离开这里,那么肯定不会再如现在一样孤独。

  女子的青春最是蹉跎不得,在这里,无论是妖怪还是人类,只要是女子,那便是了;九二一想到自己白白浪费了万年时光,忽然间竟是有些害怕起来,如今的自己不知怎样,而如今的他……可还会喜欢?

  他平常最爱的是笑,但若是有人惹他不高兴,板起来的脸也是吓人极了!至少……至少自己被吓得不轻吧!

  一想到这,她忽然“噗!”的一声笑出声来,好笑道:“还是笑起来好看,不笑的话,又不说话,还鼓气呢,当真像头猪妖。”

  哪一年,蜀山脚下溪边大雪;哪一年,有一只刚修成人形的小狐狸;哪一年,小狐狸年幼无知,然后哪一年自己遇上了他……那个有着连狐族男子都没有那般俊朗的他,而哪一年……自己着实是吓坏了。

  轻叹了口长气,回忆中不知不觉竟又走到了这里,九二伸出手轻轻触摸了那道白光,森冷的黑暗世界里,这白光奢侈的给予了她淡淡的温暖。

  “你可知我对你的思念一点都不曾搁浅,你呢?走在蜀山脚下的溪边,日落下的花海,有没有偶尔的想起过我?”随后九二的脸上多了一丝可怜,悲伤道:“回忆如墓,淡薄如素,我们是否应该相忘于当初?”

  好多时候,我们选择去忘记,不是因为喜欢,而是无奈……那么多的无奈,汇聚到了最后,终于从刚开始的无比坚定,变成了动摇。

  ……

  禁地内,除去蓝田玉与三女之外,还有数十位金丹境界的长老,其中甚至还有两位当今六大门派中,境界最高的“还神”大修士。

  数十位金丹长老结成法阵,更有两位还神境界的大修士护法,按理说,此阵势已是无懈可击了,但是不知为何,蓝田玉心中还有一种隐隐不安,仿佛,今日的水榭百花会有大事发生。

  瞧见这般大的阵势,三女中年纪最小辈分最小的水虹开口问道:“师傅,六大门派不是同气连枝的么?我们为何不邀请余下的五大门派来我水榭百花共同镇压天妖?若是以六大门派之力,总能镇压住吧?”

  蓝田玉闻言却是幽幽一叹:“水虹,你不懂修真界内的事情,好些时候……不是那般简单啊!”

  “师傅,我懂得,”水虹柔声道:“虽然我不知六大门派之间有何矛盾,但我知道,若是天妖一但出世,恐怕整个修真界都不得安宁,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先同心协力镇压这次危机再说?”

  蓝田玉微微苦笑道:“你只知天妖之事事关生死,却未曾想过,有些人宁愿一死,也不愿助我水榭百花,更何况,一但天下都知晓了天妖出世,恐怕还没等六大门派联合起来,天下的妖魔鬼怪已是抢先联合起来迎接天妖的出世,到那个时候,我们便不是仅仅对付天妖一个,还有天下所有的妖魔。”

  水虹哑口无言,蓝田玉见此又道:“更何况,以这只天妖的实力,放在数万年前,已是快要飞升仙界成就仙人尊位,而在如今这个‘末法时代’,即便我们所有人联手,你觉得当真能够镇压它片刻么?只怕到时候它一怒之下,整个修真界将无一人幸免。”

  水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小声道:“那……那喊他来作甚?莫不是他能打过天妖?”

  “或许吧……他的师父乃是九百年前的四大高手之一,其修为深不可测,可我觉得,相比唐前辈,他的修为……”

  “怎样?”

  蓝田玉摇了摇头,嘴里发出一声苦笑,道:“峨眉派古师兄曾与我说过,当初在黄山崖底,他一人手持着一根棍子,几下便把冥府的鬼仙埋进了土里,只剩下一个脑袋……”

  水虹目瞪口呆,似乎自己师父的话太毁人三观了。

  “若是……若是他能够帮忙便好了,你没有见过他在黄山派大发神威的样子,那时候的他……差点捅破了苍穹,唉……”

  “轰隆!“好猛烈的一声巨响,众人都纷纷觉得自己的脚底晃动了几下,随着这阵晃动,那雪白的光圈顿时又暗淡了几分。

  “它终于开始冲击封印了。”不光天妖,似乎蓝田玉在等这一天,也等了好久。

  另一处,水榭百花的一间小屋子内,丙真人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惊呼道:“小友快跑,那天妖将要出世了。”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静止下来,而王小萌的心情却乱成了一团麻。

  “一群傻子!”王小萌咬着牙,重重地骂道。

  丙真人一愣,然后识趣的闭嘴没有接话。

  王小萌语气加重道:“你说,你说她们那群人是不是傻子?明知道守在水榭百花是死,还非要死守在这,根本是无所谓或不值得的牺牲,性命就那般不值钱么?”

  “人活一生多么不易啊,亘古未有的机缘我都遇上了,我有神器,更有你们,它日一定是注定好飞升仙界的仙人,我的命比谁都值钱,怎会陪那群傻子做蠢事?”

  王小萌开启了疯子模式,他的神情似乎更加疯狂了,忽然他用手指指向窗外的天穹,大声道:“我心里还有喜欢的人,前世曾经丢过,今生好不容易找回,怎么舍得?不帮忙就不晓得跑么?叫我来这作甚?莫不是帮你们收尸?哈哈……你们要是死了,我埋都不会埋,修什么真?我看脑子都坏了,打不过还打,不知道会送命么?蠢,真他妈的蠢,老子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会陪她们这群傻子做这等蠢事……”

  王小萌一直骂骂咧咧,而丙真人,他则是一直保持沉默,任由王小萌歇斯底里的发泄情绪。

  不安的走动着,来回的走动着,心开始烦躁了。

  闭上了眼睛,王小萌长长叹出了一口浊气,骂道:“该死……一群该死的东西,脑袋都进水了么?”

  骂过以后,王小萌忽然又安静下来,苦笑道:“妈的,看来聪明人就是不能和傻子呆在一起,哪怕只是一会的功夫,也是会被传染的。”

  古书内,丙真人知道,王小萌做了一个决定,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并且,这个无比艰难的决定很有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我……我决定去帮她们,你呢?”王小萌一脸的阴沉与不情愿。

  丙真人咧开嘴笑道:“当然与你一样。”

  或许,这才是最真的他!

  ●酷匠*网●首发m)

  “会没命的。”

  “那便没命吧,反正我都活了这么久,到是你……为何忽然改了主意?”

  王小萌叹道:“人啊!一辈子活得太聪明也不好,会遭天谴的,总要做那么一两件蠢事,显得自己平凡一点,这样老天才不会看你不顺眼。”

  “能……能守得住么?”哪怕贵为仙人的丙真人,此时也开始怀疑了。

  “或许吧……一个人,若是连命都不要了,或许会出现奇迹吧……”

  沉默半响,丙真人忽然问道:“她们守在这里,乃是身为水榭百花弟子的本分,你呢,你又是为何?”

  这个问题很深邃,王小萌垂下头沉思了许久,缓缓地道:“我……人活一世不易,我见不得有人死,况且……会有很多人死,我怕自己老了以后会在后悔中度过,人家明明都求了我,而我……若是还眼睁睁的不救……心会不安啊!”

  “为了让自己心安一点?”

  “我王小萌从来没有佩服过一个人,可是在黄山崖下,我却佩服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或者说,一个死去了好久的人,只因他的一句话,无愧于心!王小萌境界暂时还达不到这么高,但是……自少也得让自己良心上过的去吧。”

  “怕么?”

  “怕呀!怕的都快尿裤子了……”

  在这个世上,或多或少,总有那么一群傻子,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独善其中,可偏偏要去做什么英雄,然后说什么拯救世界。

  在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眼前倒映出的风景当真好美,或许……或许自己又找到了一个心甘情愿做傻子的理由。

  “你看,风景多美啊!”王小萌微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志雄说:

  心一痛,忽然就咬着牙多写了一千字,毕竟……每天总是4000也不像个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