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好些时候都在“后悔”二字中渡过,苦守着折磨,无论修为几何,都挣脱不开,因为一些事情错了,那便当真回不来了,然后才发现,这个世上的如果都是假的。

  已嫁做人妇的恋人,反目成仇的朋友,以及……因为尊严而失去的生命。

  若时间可以重来,若没有这场大雨,或许……结局当真就不一样了,可是,这一切谁又能说一定呢?

  结局一定便不一样了么?当真不一样了么?

  今夜下的这场雨,愈发的冷了,冻人骨髓,寒人魂魄,那么多的不甘、不舍、包括对活着的渴望都被冲着了,毫不犹豫的的全都冲走了。

  “住手!”王小萌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迟了,终究是迟了,那根如野草一样的女孩在这场暴雨中,终于顽强不下去了。

  老三大惊,连忙转过身去,小心翼翼的防备着王小萌,道:“你是何人?”

  今日发生的奇怪事情好多,首先,便是身为黄山弟子的使者保护妖怪,再则又忽然出现了一个略微眼熟的少年,大喊着自己住手,什么时候妖怪也与人类这般亲近了?

  王小萌没有理会老三,而是一把推开老三,急冲冲的跑向小女孩的身边,喃喃道:“好妖啊!都没有做过坏事,苍天真是不公。”

  片刻,老三皱了皱眉,不确定道:“你是……你是在屋檐下躲雨的那个人?”

  闻言王小萌顿时惨笑,道:“是啊!若是没有今夜的这场雨,说不得,她便不会死了。”

  “也不定,或许是这场雨救了你,只是……你不晓得感恩,又跑回来送死了。”门外,赶来的老二嘲讽道。

  人活一世不易,妖同样也是不易,大家都应当且行且珍惜,莫说什么守望相助,但至少也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这才过去了多久,井水不犯河水的同时,井水何为又被河水杀了?

  “我发现啊!修士的心,大约都是石头做的,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你他妈到底是告诉我,这个女孩,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就这般没了,忍心么?告诉我……忍心么?”王小萌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嘶吼着,一切的一切仿若都述说着这个时代的不公。

  &酷Q匠RR网唯{w一G正-版!*,其!D他!都/6是盗~I版:

  杀戮可以,但不能毫无意义,事实上人与畜生的其别,最大的也不过是“善良”二字,甚至有些时候……畜生都懂得善良啊!

  老大不知何时走进了屋内,看了一眼略微的王小萌,再看看地上血红一片的小女孩,皱眉道:“妖怪,死了也便死了。”

  闻言王小萌笑了,是啊!妖怪,死了便死了,又能如何?她终究是个妖怪啊!便因为她是个妖怪,所以……死了也就死了,那般的随意,仿佛这不是条鲜活的生命,而是……一只只能说话且让人宰割的畜生。

  但是,哪怕是畜生,杀多了,也是有报应的……

  鲲鹏、蝼蚁,高贵、卑贱,只要存活与世,便自有它们的存在这个世上的道理,他人,又怎可因为仗着自己的修为高深,而随意的替它们做下了决定?

  王小萌轻轻合上那鲜红一片的眼睛,轻声道:“你若是化作厉鬼,定要来找我索命,我发誓,若你掐我脖子,我便一同随你去了,毕竟……是我失言与你,前不久方才说了要带你浪迹天涯,看尽人间繁华,可怎料只是数天的功夫,你我却是……阴阳相隔了。若你不愿意化作厉鬼索魂,也成,等到你去了冥府之后,若是有人敢欺负与你,便托梦与我,王小萌对你有愧,哪怕需要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帮你揍那欺负你的人。”

  话音方落,王小萌缓缓的站起身来,残忍一笑,道:“方才啊,她悄悄的与我说,这下面的路着实太孤独了,她还说……你们三个畜生不来陪她,她心有不甘啊!”

  一些人若是做错了一些事,必定是要受惩罚了,只是这代价或大或小,若是有朝一日上苍忘了,王小萌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

  今天,他不想打架,而是想……杀人!

  古书内,甲真人道:“小友,切记小心,他们三人中一人‘金丹’、二人‘虚丹’,棘手的很。”

  王小萌道:“真人,这世上好些事都棘手的很,但有时候哪怕再棘手,我们都得去解决啊,若不然,这心……它一日也不会安,而我,恐怕终其一生都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沉默片刻,古书内的四位真人中,丙真人道:“也罢!我们便帮你,只是这一次以后,恐怕我们得陷入沉睡好久。”

  “多久?”

  “这得看机缘了!”

  “懂了!”

  “以后不在的日子,小友一定要多加保重,修真界,你是唯一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我不想我们醒来的时候,却是再也见不到你。”

  “尽量!”

  修真界变化万千,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好好活着,或者活到什么时候,唯一的只有“尽量”。

  这是一条用尸体与白骨堆积成的路,反复的杀戮与被杀,而自己?或许直至死的那一天还坚持着那无用的破道理,然后……被后世的人当作白痴一样嘲笑。

  王小萌的表情变作漠然,一双血红的眼睛在这一刻也变作沧桑,仿若是活了数万年之久,经历过沧海桑田的隐士高人。

  他似一个因情而被贬下凡尘的谪仙,尽管没有一身仙人应当有的一身白衣,可自他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脱尘,却是整个修真界无人能够拥有的。

  老大心中一沉,随后更是嘴巴张开到了最大的,并且一脸恐慌,炼气、基础、虚丹、金丹、元婴、还神……然后一直上升到他从所未有见过的境界。

  老二:“跑!”

  闻言老大顿时从恐慌中清醒过来,拉着一旁傻傻的发呆的老三惜命的往着门外跑去,如风、如电……

  王小萌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然后叹出了长长的一口气,自语道:“今夜的雨,着实有些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