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令人心疼的女孩……

  抬头四顾这座山神庙,这是小女孩暂住的地方,它很破烂,不知荒芜废弃了多少年,四处结着蛛网,残根断壁的周围落满了灰尘,寒风吹进,整个庙里充满了一股冷森的寒意,它的房顶是破的,墙壁是破的,总而言之,它绝对不是个适合人住的地方。

   王小萌皱起了眉:“你晚上睡哪?”

  此时的小女孩以从王小萌的怀中挣脱出来,尽管她不想失去那天底下最安全的怀抱,可是……她还是挣脱出来,她指了指庙里供奉山神的供桌,桌上稀稀疏疏铺着几根干枯的稻草。

  王小萌眉头越皱越深,很难想象小女孩瑟缩在这破庙的供桌上度过了好些个寒冷的夜晚,哪怕……她身上当真有凡人不曾有的道行。

  “不行,你不能再住这里了,这不是你应该睡得地方。”王小萌下了结论,斩钉截铁。

  小女孩抬头,小脸不满迷惑,甚是可爱。

  王小萌朝她笑道:“跟我一起住好么?我很干净的,每天坚持洗脚,而且隔几天肯定得洗个澡,我身上不臭,不信你闻闻。”

  小女孩也笑了一下,笑容如昙花一现,随即又很亏敛住,然后摇了摇头。

  王小萌奇怪道:“为何?你不愿意么?”

  小女孩低头,紧咬着下唇,半响过后,才断断续续道:“……怕,怕给你惹麻烦,那个地方有修士,怕我与你住一起,他们……他们会说你闲话,姐姐告诉我,修士最重名声……“

  王小萌心中一酸,随即笑道:“我不怕麻烦,我也不重名声,而你,也无需怕那镇上的修士,有我在,哪怕六大门派的掌门来了,你也无需怕。”

  小女孩像个大人般皱眉思考了片刻,然后才绽出了笑容,这次的笑容维持了许久,最后她使劲的点了点头。

  “嗯……族长说了,你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修士,说你是仙人,有你在,我不怕……”

  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东西,小女孩本来便是孑然一身,王小萌与她离开了那座荒无人烟的山神庙,带着她往陈府走去。

  王小萌决定让她暂时住在陈府,没有办法,说到底自己如今不过也是寄人篱下,但好在陈府也不小,给她安排一间能够遮风避雨的屋子却非难事。

  路上,王小萌很自然的牵起了小女孩的手,小女孩很意外,下意识把手往后缩了一下,随即又顿住了,最后任由王小萌牵着,小小的脸上忽然露出羞涩且开心的甜笑,笑容如同往常一样,一闪而逝,很快便恢复了淡漠。

  路上,天色灰蒙蒙的一片,让人隐隐有种山雨欲来的压抑感……

  陈府还是如以往一样,下人们不停在府里来回忙碌,热闹中隐隐又透露着几许不为人知的冷清,见王小萌身影,好些的下人们远远的便以是弯腰行好了大礼,恭谨的模样,却是不知从何时开始,竟是比陈家家主陈红星还要高上一等。

  穿过前院的花园,再绕过侧院颇有些雅致层叠的回廊,王小萌与小女孩很快便来到了前堂。

  一路上下人们大致都对王小萌投以很好奇或惊讶的目光,这些目光更多的是落在王小萌与小女孩牵得紧紧的手上。

  按理说姑爷回府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姑爷今日竟带着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姑娘,而且他们的神态还是如此的亲密,这个小姑娘究竟是姑爷的什么人?

  当然这个疑惑下人们是没有资格去问,有资格问的只有陈家的主人,陈红星!

  今天注定是个不好的日子,至少……对于陈红星或陈家来说,是个不好的日子。

  虽然陈红星早已在王小萌刚回陈府时便听下人们禀告过,可是当看见王小萌和小女孩手牵着手走进前堂时,他的反应还是与外面的那些下人们无异……

  “这……这是何人?”陈红星瞪大了眼睛盯着小女孩。

  小女孩极为不习惯的扭过脸,悄然的退后了两步,躲到了王小萌身后,但她的手却是一直不曾与王小萌的手分开。

  王小萌彬彬有礼的笑道:“岳父大人,这个小姑娘很可怜,孤苦伶仃的独自在外头乞讨,您知道的,小婿是个善良上进而且热情的正直少年,所以……”

  王小萌未敢把小女孩真实的身份告诉陈红星,若是说了,今日自己的要求恐怕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实现,仙朝大陆,极少的人与自己一样,大多的,都是对妖怪怀着恐惧、厌恶……

  陈红星眼睛直了,傻傻的道:“……所以?”

  “所以小婿便把她带回来了,既然是一家,那便同进一家门,岳父大人宅心仁厚,陈府又空房甚多,不知可否为她安排一间小小的屋子?遮风避雨便足够……”

  陈红星看着二人紧紧牵在一起的手,怎么看怎么刺眼……

  皱了皱眉,心中冷哼道:“你王小萌拿我陈家当什么了?收容乞丐的和尚庙么?”

  想是这般想,但这种想法陈红星是死活不敢说出来的。

  “哈哈,既是贤婿大发善心,当然没有问题,我这就叫下人去安排。”

  I更y…新?…最快。D上c酷匠网

  陈红星违心的大笑。

  闻言王小萌顿时感动极了,表情诚挚的道:“岳父大人,小婿今日方才发现,原来您老是个好人……”

  陈红星的小声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似的,戛然而止,肥肿的老脸涨得通红,习惯性的捂住了胸口……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前堂后的山水屏风倩影一闪,陈媛那张满是哀怨的俏脸出现在了王小萌的眼前。

  名义上的未婚夫竟带着一个美丽的小姑娘进了陈家的们,这般大的事她怎会不知道?而她又怎能不亲自来看看?

  美眸痴痴的停留在王小萌俊脸上许久,她的目光幽怨中带着恨意,犹如春雨般缠绵。

  便是这张俊脸,让自己终夜哭湿了香枕,让自己怨恨的咬碎了牙齿,更让自己在梦中几番争扎叫喊哀求,却始终抓不住他那颗渐行渐远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