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吃痛的放开手来,小女孩得了自由,便是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一旁的老左顿时大怒:“这臭要饭的真不识好歹!掌柜的,你无事吧?”

  王小萌看着右手被小女孩抓出的三道血淋淋的爪痕,不由苦笑一声,然后没好气的瞪了老左一眼,道:“你觉得我会没事么?”

  一旁的伙计道:“掌柜的,我去帮你把那臭叫花子追回来,痛揍一顿?”

  王小萌撇了那伙计一眼,气道:“活该你这一辈子都当店伙计,当真是没有眼力劲啊,我现在最需要的是大夫或……止血的药。”

  那店伙计一愣,赶紧出去找大夫,临走又回过头,迟疑道:“掌柜的,那臭叫花子……”

  王小萌目光眺望远方,沉思了一会,最终似自嘲亦或者无奈:“每个人都不易,她们……她们活得比我们还不容易,算了吧,为了生存……与情与理,我们都不能责怪她。”

  此后的几天,小女孩陆续的又来了几次,而王小萌,他则是仿佛完全忘记了曾被小女孩抓伤的事情,每次当她站在醉花楼大门外瑟瑟缩缩探头往里看时,王小萌便叫老左将早已准备好的食物递给她。

  或许自己能做的不多,可是……哪怕不多,那也得做啊!人活一世不易,若是再丢掉了“善良”二字……

  王小萌在她面前表现得很小心,面对她时,便像是捧着一块极容易碎掉的水晶,生怕自己一个小小的唐突就把她给吓跑了。

  旁人对王小萌的态度感到很奇怪,这年头的乞丐实在太多,王掌柜发善心自然无可厚非,但王小萌对着个小乞丐女却表现出非同平常的热心,着实让人费解。

  事实上王小萌也并没有与任何人解释什么,也不想解释什么,王小萌在想,若是可以,若是能够,她们恐怕宁愿选择做乞丐,然后好好的看一看清晨的太阳,好好呼一呼地面的空气,可惜啊……

  都好累,可是……还得活着,顽强的活着。

  王小萌的好心终于得到了回报,小女孩渐渐对他不再充满戒备,每次从王小萌手中接过食物时,她总会向他投去一抹感激的目光,她的眼神再也没有泛过凶过,虽然淡漠依旧,但比起刚开始时,总算多了几分生气。

  有一天,当小女孩接过食物时,没有再像往常般掉头便跑,而是站在原地看着王小萌,就那般看着,如雨中的一颗石,纹丝不动。

  “怎么了?”王小萌温声笑道,

  许久,或许是更久,女孩终于开口道:“我是嗅着你身上的气味找来的,姐姐说……让我找你,要不然……要不然我也会死,她们让我好好活着,一定要好好活着,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着。可是……我活得好累,真的好累。”

  话音方落,无论王小萌听懂与否,小女孩不再说话,而是从单薄的衣襟中掏出一株绿色的植物,她三两下将植物的叶子拔了下来,然后塞到了王小萌的手里。

  王小萌愕然的看着她,似乎不解奇异。

  经历过一场大灾难后,小女孩仿佛不习惯与人交流,她指了指王小萌那曾被自己抓伤的手,然后结巴道:“灵草……嚼碎后……敷在上面……可以止血。”

  王小萌被小女孩抓伤的手早已结痂,而小女孩却还送他止血的药草,低头一看,药草上竟还沾着几滴清晨的露水,看模样,竟是她亲自去采来与自己道歉用的。

  王小萌笑了,心腔中有莫须的感动,迎着小女孩满是期待的目光,王小萌视如珍宝般藏进了怀中,笑道:“我过会就敷,多谢了!”

  小女孩闻言竟然也露出了笑颜,又飞快的敛住,恢复了从前一般的淡漠,小女孩又走了,捧着王小萌给她的食物,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吃了。

  寒风呼啸,不经意间吹过醉花楼的门口时,王小萌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想到小女孩单薄的衣裳,竟不由得为她担了几分心事。

  “她应当也会冷,嗅着我的气味?”一声苦笑后,王小萌轻声道:“我当真是不晓得原来狐狸的鼻子比狗还厉害,只是她在这,那胡鱼呢……”

  ……

  今日王小萌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衫,手里提着几张大饼与一只烧鸡,在黄山镇内转悠许久后,忽然出了城门,朝着黄山镇外不远处早已荒废已久的山神庙奔去。

  “你便住着?”王小萌进了山神庙,上下打量了一番,皱眉问道。

  他问的是小女孩,一个如野草一般顽强活着的小女孩。也便是这几日,小女孩与他愈发熟了,或许真实的年龄不与她相貌一样,但总归……还是个孩子,王小萌对她好,她便放下戒意,今日王小萌特意给她买了一身厚实的袍子,与一整套暖乎乎的裤子、鞋子,小女孩穿在身上极是高兴,道:“虽然我有道行,不怕冷,但是你能送我新衣裳,我还是很开心的。”

  洗清了肮脏的小脸与满是枯燥泥块的头发,换上王小萌给她买的新衣裳后,小女孩整个人都变了,变得精致脱俗,悄然生姿,虽然此时方才年幼,但不久将来,定有事一位倾城倾国的大美人。

  只是她淡漠的神情依旧没有怎般改变,眼波流转间,已然泛出令人望而生怯的冷光,仿佛一头随时可能会发动致命攻击的野兽,那是一种漠然一切生命的眼神,甚至……其中也包括她自己。

  也唯有在面对王小萌时,她才略微表现出更像此时年纪的人类女孩。

  王小萌心间微微抽痛,小女孩不爱说话,自己也无法知晓她当初受了多么大的伤害,更不知,她的家人……是否还安然无恙。

  沉默片刻,王小萌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好久便想问的话,或许会勾起心痛往事,但是……他还是问了。

  “胡鱼怎样了?”

  闻言小女孩得到新衣裳的喜悦感顿时消失了,虽然一脸漠然,但是开口说话的声音,却是带着哭腔:“死了,族长死了,小宜姐姐死了,大家都死了,族长说,让我来找你,她说你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修士,有你在,便不会有人欺负我,可是……我当真好怕啊!”

  》F最v☆新@章#节Q●上,d酷‘匠D4网

  王小萌心颤了颤,诸多个夜里,梦里的事情还是成真了,他抱着她,悲伤的笑道:“不怕,有我在,不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志雄说: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