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心情有些不佳了,什么叫大人物,自己怀中古书内的四个老头就叫大人物,“虚丹!”嘞,这要是放在黄山镇都能称王称霸的存在,落在了他们几个的眼里,“充其量就是只小妖”。

   王小萌觉得自己好可怜,人家小妖最少都有虚丹的修为,可自己呢?好渣有木有?

  “别说话,听我说,那妖怪忽然朝着你这个方向来了!”古书中,已真人忽然道。

  也便是乙真人话音方落,好险的是,竟有一道带着冷意的剑光从天而降,光芒消散后,却是一位约莫双华的女子,女子最为奇特的便是她一脸的冰霜,仿若亘古不变。

  枫雪收剑归于后鞘时,不由皱眉轻声道:“奇怪,方才还感觉有人,怎么一眨的功夫又没了?”

  甲真人道:“便是这女娃娃了。”

  ^酷匠网f+永M久免=费w~看$小说

  “是她?”王小萌小声道,

  “没错!怎么?”丙真人道,

  呼出一口浊气,只见王小萌一脸苦笑道:“话不瞒诸位,说实话,小子甚是不喜欢与她打交道,若是可以……还是旁观的好。”

  王小萌不傻,从第一次见到枫雪时,枫雪便没有与自己好脸色看,直至后来无意中的几次接触,每每都是一副轻蔑与不屑一顾的神情;王小萌不犯贱,更不喜欢主动用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哪怕这冷屁股的主人是个绝世美女。

  甲真人八卦道:“怎么?你与这女娃娃有仇?”

  王小萌摇了摇头:“也不算,只是不知为何她甚是不喜欢我。”

  乙真人调笑道:“你还当真铁石心肠啊,如此妙龄女子,若是被妖怪害了,你想想多么可怜?”

  “可怜?”王小萌闻言顿时大惊起来,道:“真人你当真是说笑了,若是说到可怜,那么可怜的也应当是妖怪才是。”

  “何解?”极少说话的丁真人意外的开口问道。

  “这女子贵为峨眉派的大师姐,先不说修为境界如何,便单单说死在她手上的妖怪,我敢断定,没有几千,少说也得几百。”王小萌苦着脸回答道,

  “那……那我等还是静观其变吧!”乙真人道,

  王小萌道:“唉,静什么观,其什么变?你们大可放心,等会凶多吉少的肯定是后面那跟踪与她的妖怪。”

  “她似乎在等什么人?”丙真人道。

  躲藏在一颗大树身后的王小萌放眼望去,果不然,只见御剑落地后的枫雪,收剑归鞘后,并未有立马走开,而是找了一个较为干净的地方,直接盘腿打坐起来。

  时间如流水,一点一滴中,不知觉便已是天色有所暗淡。

  王小萌不耐烦了,道:“四位真人,你们是否是觉得小子我吃饱了撑的慌?”

  “何解?”丁真人道,

  “若不是有人吃的太饱没有什么事可做,那个会无聊的像我一样,傻傻的陪着这种女人一天?”王小萌没好气的转过身去,又道:“不等了,我怕这妖怪没等出来,我就先饿死了。”

  王小萌估计这四个老头整天呆在古书内闲的发慌,于是今日凑巧之下,忽然就想让自己与他们找些乐子,比如说……除妖!再比如说……看美女!

  看美女可以,毕竟爱美之心人人有之,但是……万事情它都得有个度,看美女也一样,你看个一眼两眼,很好,人家姑娘发现你偷看她或许还会冲你害羞一笑,但若是你什么事也不做,就一整天直直盯盯得看着人家……

  不知怎么的,王小萌脑袋中忽然就想到了前世地铁里的那些变态,然后,然后那些变态全都变成了古书内四个为老不尊的老头

  至于除妖?王小萌觉得,除妖这种非人类参与的事情,自己偶尔想想还是不错,实践?呵呵……再过一万年以后,若是那妖怪没死再说吧!

  “等等!你莫要急嘛,又有人来了!”甲真人像个雷达,很快又扫到了一架“飞机”。

  又是一道剑光划过,短暂的照亮了这片树林后,从剑身上跳下了一位约有二十左右的少年,少年眉目俊朗,一席白衣下更显翩翩君子模样。

  王小萌嫉妒了,躲在大树后的他见少年笑吟吟的走向枫雪旁,不由怒道:“好一个衣冠禽兽,这天才一黑,便勾搭女子勾搭到这儿来了!”

  “小友这话是何意?”古书中,乙真人一脸愕然道。

  “何意?”王小萌一脸悲愤的望向正与枫雪有说有笑的少年,无比痛心道:“还看不出来么?那小白脸定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趁着‘夜色已深好办事’的想法,偷偷把枫雪约了出来,然后……然后行那种修修之事。”

  “额……何为‘那种羞羞之事’?”甲真人不耻下问道。

  王小萌咬了咬牙:“房事,做爱,交配,双修……”

  四位真人:“……”

  眼见于此,王小萌只得是咬着牙,心有不甘道:“天苍苍,野茫茫;良家少女爱流氓,流氓不可怕,只怕傻姑娘。”

  “小友,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甲真人小心翼翼道,

  王小萌一愣,这类似的话……貌似好熟悉啊!

  也还没等王小萌回答,甲真人便直接开口道:“其实吧……我们都觉得方才那小伙子比你长的俊朗。”

  闻言王小萌顿时大惊道:“四位真人啊!”

  “嗯?”四位真人齐声道,

  王小萌:“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瞎的?”

  四位真人:“……”

  通俗来讲,英雄惜英雄很正常,若是帅哥惜帅哥的话……那么两人中,肯定有一个丑到了极点却不敢照镜子的家伙,若不然……惺惺相惜肯定要变成大打出手。

  事实上每一位帅哥在遇见另一位帅哥时,心里第一件想的事情无非都是什么时候用硫酸泼他脸,要不然就是用刀子划他脸,再不济就是用斧头劈他脸……

  沉默了半响之后,王小萌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一脸萧然道:“其实我不怪你们,真的,你们信不信,若是我身上也穿了他那么一件白衣,肯定要比他还帅,真的,你们信不信,属于帅到掉渣的那种。”

  闻言,古书内的四位真人脸部表情顿时僵硬,一个人,自恋……不对,应当是无耻,怎能无耻到这般地步?

  极少说话的丁真人叹了长气,无奈道:“小友啊!你师父可还在世?”

  王小萌点了点头,疑惑道:“在啊,怎么?”

  “那便好,否者他知晓自己徒弟竟这般厚颜无耻,一定是死不瞑目啊!”丁真人一脸悲痛道。

  王小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