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一种什么感觉?被忘记又是一种什么感觉,虽然说不出来,但是……总归是不好的,至于不好在哪里?不都是说已经忘记了么?可笑的又怎么会记得……

  黄小花觉得自己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那个梦,大约很美、很伤,但真的是……不记得了,于是黄小花很苦恼,她想找回梦中的一切,至少……至少应该找回他!

  那个自己大约喜欢的他!

  只是……黄小花也不敢肯定啊!

  “师父,你说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隐约间,小花仿佛脑袋中总少了些什么东西。”黄小花道,

  站在一旁的黄不同脸露微笑,道:“没有的事,我不是说了,梦,都是梦,自修仙大会以后或许是因为顿悟的干系,你一直睡到了现在。”

  有时候忘记说不得也是一件好事,若是记起了,谁知道会不会又是悲伤?所以好长的一段时间里,总有一些人在拼命寻找着一种名曰:“忘情水”的东西。

  黄小花沉默了,可半响过后,她仿佛不死心道:“我当真感觉少了些什么,只是……只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可恶……”

  “师父,我是不是下过山?”黄小花又道,

  黄不同点了点头:“你下山是为了修行,你莫不是忘了?”

  “我只记得我下山……然后……余下的都不记得了。”黄小花沮丧道,

  “那只是一个梦,你何必纠结至此?”黄不同安慰道,

  “或许吧!或许当真只是个梦吧!”听自己师父这般说,黄小花只得是安慰自己道。

  “咚咚咚!”

  一声敲门声后,紧随其后的便是“吱呀!”的一声推门,黄小花朝着门口望去,却是望见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从床上坐起的黄小花对着那张脸的主人道:“你是……谁?”

  王小萌强忍着心里的颤动,强笑道:“我……我是……我叫王小凡,凡人的凡,你……你叫我小凡就行。”

  “……我……认识你么?”

  黄小花的话不由让王小萌低下了头看着地面,道:“不……我只是在你下山修行的时候被你救了一命,如今……如今是来感谢的。”

  黄小花点点头,自语道:“似乎……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你别误会,我不是故意不记得你的,只是……只是好些事情我都记不得了。你好,我是黄小花,以后注定飞升仙界成为仙人的黄山派弟子。”

  王小萌忽然抬起了头,露出了他两排甚是洁白的牙齿,笑道:“黄小花?一听便让人觉得笨笨的名字。”

  “有嘛?”

  “有……”

  “黄小花,答应我一件事好么?”

  黄小花一笑,道:“那可不成,你得先说,若不然我什么都答应与你,多吃亏。”

  Cz酷4匠_:网…永久\免m费$看小`}说yC

  王小萌脸上的笑容更胜了,道:“如今的你,倒是……变聪明了,其实也不是一什么大事,若是可以,你能否学会喝酒?”

  “为什么?”黄小花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有酒啊!”王小萌说了一段很令人费解的话。

  话虽然令人费解,但是……但是黄小花却觉得好熟悉,这句话……自己似乎在哪儿听过,于是她想也未想便脱口道:“可是我没有故事啊!”

  闻言王小萌的心跳动的更快了,或许……或许自己应当告诉她忘记的一切,但是……自己能给予她未来么?不能啊!毕竟……毕竟自己心里已经是有了一个人,怎能……怎能让她再受委屈?

  王小萌摇了摇头:“不!下次我请你喝酒不要你的故事,故事我有了,很美,只可惜……”

  “可惜什么?”

  “结局有些凄凉罢了……”

  在王小萌转身离去的刹那,黄小花忽然开口道:“等等……”

  便是因为这句等等,王小萌硬生生止住了脚步,总归有些不忍的他……却未有再转身看她。

  “王小凡,你……你认不认得一个叫王小萌的人?”

  背对着黄小花的王小萌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认得,或许……或许这世上就没有王小萌。”

  “或许吧!”

  “或许吧!”

  黄小花呆呆的看向门口:“师父,为何……为何我看到王小凡那张脸觉得好熟悉?”

  “他方才不是说了么,是你救了他!”黄不同道,

  “可是……可是在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我……我好想哭啊!师父,你知道这是为何么?”

  ……

  黄山派的那条小路上,王小萌再次与枫雪擦肩而过时,二人都停下了脚步。

  枫雪:“多谢!”

  王小萌沉默片刻:“不客气……”

  二人都知道指的是什么,却都未有说破,或许这当真是最好的选择,她还是她,再没有遇见自己时,还是那个一心向往着早日飞升仙界成为仙人,亦或者更可能的光大黄山派的小姑娘。

  王小萌看了看黄山派的天空,今日的天气并不佳,天空上没有太阳,心中苦笑一声后,方才觉得怪不得有些凉意。

  “那丫头很笨,若是可以,以后在修真界还望你多照顾照顾她。”

  枫雪冰霜一般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嘲讽,笑道:“照顾?你呢?我师父说现今修真界修为最深不可测的修士便是你……”

  虽然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但是王小萌这一刻还是打断了枫雪的话,道:“我只是个凡人,凡人就应该趁早回到他的世界,你……懂么?”

  见枫雪不说话,王小萌又道:“话说……你到底为何修真?这般大好的年华用来修真当真合适么?”

  沉默半响过后,枫雪率先离去,离去时道:“我到底为何修真……关你何事?”

  向往修真的人很多,可大多数到了最后无非全都犹如飞蛾扑火,幻灭了!

  王小萌揉了揉鼻子,刚才一幕似乎有点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样,不过话又说话来,自己呢?自己当时为何修真呢?王小萌在想,究竟是从何时开始,自己才有了这个不良的想法,以至于现在走了这条不归路。

  ……

  王小萌走后,屋内的黄小花忽然想起了什么,对着一旁沉默中的黄不同大声道:“师父,为何……为何我们黄山派内竟然会出现凡人?要知道,哪怕是徒儿救了他,可是……可是也绝无可能把他带回黄山派。”

  黄不同苦笑了,凡人,若是他当真是个凡人的话,那么,他便是第一个以凡人身躯胆敢忤逆上苍意志的凡人。

  “他的未婚妻是峨眉派古掌门的关门弟子,看在古掌门的情面上,为师这才容他在黄山派呆了些时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