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灵器小千超度后大功一件的王小萌与峨眉派掌门古清风又重新开始了新的寻宝之旅。

  事后古清风对王小萌则是愈发尊重,当然,这也是属于没办法的尊重,若是此刻有一丝办法,古清风都想回家、然后躲在被子里头对外称自己病了,并且病的尤为厉害,不久人世的那种,然后任凭王小萌怎么拉怎么扯,就是不肯出来。

  好怕怕有木有?根本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人家连鬼仙都能一棍子给埋进土里只剩下一个脑袋,这事要搁在自己身上,一棍子下来……估计连脑袋都没有了好吧!

  半响,古清风觉得有些话憋在心里实在不爽,不如口吐为快,于是为了心里爽歪歪的古清风对着一旁的王小萌讨好道:“门主,有句话在下不是当不当说?”

  王小萌沉思了一会:“不会是借钱吧?”

  古清风震惊片刻,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在下不爱这些身外之物。”

  “当真不爱?”

  古清风继续摇着头:“不爱,在下一心向往成仙得道,除了法宝与法术之外,什么都不爱。”

  王小萌点点头:“既然如此,你们峨眉一脉建派岁月悠久,值钱的东西肯定不少,反正你对此道不爱,莫不如全都送与我?”

  “咳咳……方才在下的话说到哪里了?哦……对了,这事是关于九幽使者的。”古清风顿时换了一个话题,以让惦记着峨眉派钱财的王小萌从中跳了出来。

  王小萌纳闷道:“怎个,不对么?”

  古清风脸露苦笑,道:“不是不对,而是……而是他们把自己说的未免太可怜!”

  古清风也觉得毁三观啊,万万不曾想到,竟连以往高高在上的鬼仙都在凡人面前装起了可怜,说好的宁愿站着死也不肯跪着生呢?

  “你这话是何意思?”

  “门主,在下的意思是说,方才那两位鬼仙是在我等的面前故作可怜。”

  王小萌愣了,并且是愣的不要不要的那种,脱口道:“故……故作可怜?”

  “正是!”古清风思考了一会,点头道:“方才他们说九幽使者一生只送五个魂魄超度,这一点倒是未有错。”

  “那是……”王小萌顿时发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古清风苦笑道:“我的傻门主,超度五人后便魂飞魄散,这样的鬼话你也信?”

  王小萌目瞪口呆,然后……眼睛睁着大大的,一脸无辜模样。

  古清风继续道:“鬼仙向来自私,哪怕怜悯,也断然不会为了超度别人而枉送性命。”

  h酷Pt匠I网唯51一J正*版,◎d其M他都N是"e盗$:版x

  “可……可方才那个声音明明说了,九幽使者一生之内只超度五人。”王小萌弱弱道,

  “这一点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他超度五人以后便会魂飞魄散啊!我曾在一本古籍中得知,若九幽使者超度完五个灵魂之后,最糟糕的结果也无非是重回冥府续鬼差一职。”

  “是何意思……”

  “嗯……在下跟您打个比方吧,九幽使者便像是我峨眉派守山的外门弟子,有朝一日修行够了,转为了内门,话说……在下这般解答门主懂否?”

  懂否?王小萌心里顿时不免苦笑,仙人的世界……着实是套路太深,并且还是深的不要不要的那种,说什么五人之后就要魂飞魄散、变作飘渺青烟回归虚无?卧槽,要是不是有人告诉自己,最差的结果也无非是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自己差点就天真的信了。

  这时王小萌脑子中不由的想起了黄小花,那个智力明显欠佳的姑娘,可今日自己与黄小花这么一比,王小萌觉得自己的智商还不如她呢!

  借用前世的一句话:这智商也是没谁了!

  郁闷的王小萌瞅着一脸敬畏的古清风,愤愤道:“你怎个现在才告诉我,方才做什么去了?”

  古清风小心翼翼道:“方才我不是躲后面去了嘛,鬼仙啊!甚是危险,在下不能不躲。”

  于是……王小萌被气的一脸黑线。

  鬼仙贪心么?

  当然!这世上最贪心的生灵便数鬼仙,这一点,古清风原本是想告诉天真烂漫的王小萌,只是……只是想归想,它只能算一种想法,一个念头,并没有真正去做。

  接受现实以后的王小萌长叹了一口气,道:“那么关于超度?”

  古清风忙笑道:“关于超度,这个门主大可放心,毕竟门主是与九幽使者做了交易的,所以……他们自当会帮忙。”

  王小萌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好可怕有木有,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又与那个牛头做了一笔交易……

  “没……没有吧?我怎个不记得了?”

  古清风纳闷道:“没有?门主方才贡献出十年年寿不就是交易么?”

  王小萌:“……”

  古清风继续道:“许久以前,帮助他人超度的前辈们在超度前准备好祭品,无非也是一种交易的意思,毕竟鬼仙天性自私,若是无一点好处与他们的话,他们断然也是不会帮助我们。”

  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今日自己总算是有幸见识到了,狠么?狠!那只牛头都被自己打成那份惨样,可为了……为了他妈的什么祭品,硬生生的是要吃不要命。

  一个人……不对,应当是一头牛,耍狠耍到了如此地步,当真也是没谁!

  “那我这十年年寿?”

  “没了!”

  “没了?”王小萌闻言顿时尖叫道:“就被那头牛吸了一口,就那么没了?”

  只是……悲剧远远不止如此,有那么句话是怎么说的:上帝把门给你关起来的时候,肯定不会忘记窗子。

  “或许……或许还不止如此……”

  “不止如此?”王小萌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顿时就蹦了起来。

  古清风点了点头,无奈道:“若是平常还好,可是门主你方才……方才用棍子狠狠的敲了人家几下,人家吸食您年寿的时候,免不了……免不了是要报复的。”

  “卧槽!老子不过就轻轻的敲了他几下,他就要报复?太没天理了吧!”

  古清风咽了咽口水,一头牛,你都把人家的角给打断了,结果到头来还说只是轻轻敲了几下,苍天啊!若是你重重的去打,莫不是人家整个脑袋都没了?

  “你方才说的报复指的是如何?”

  “约莫是多吸个几年年寿……”

  王小萌:“……”

  很明显,这是一个并不好的消息,毫不客气的说,甚至是差到了极点。

  “到底是几年!”

  “在下看……除了原本的十年,大概……大概还多吸了五年……”

  闻言王小萌顿时欲哭无泪:“此牛好狠,莫不过只是区区的几棍子,居然便白白多吸了我五年青春,我悔呀!”

  “门主是在后悔打了九幽使者那几棍子?”

  “额……那倒不是……”

  “那是?”

  “一棍子未有把他打死!”

  古清风:“门主你好凶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