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与黄小花第一次相遇是在醉花楼,王小萌说他有酒,只是少了一个有故事的人。

  黄小花很明显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并且她也不喜欢听人讲故事,她喜欢修行,向往成仙,就如同离开王小萌身边的唐生一样。

  他们是一类人,所以连梦想都是一样。

  醉花楼的酒平时还好,只是现在,不免有些苦涩。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一个人。”一杯酒下肚,王小萌已经醉的有些癫狂。

  黄小花摇头,表示不知,答道:“我想,应当不会是我。”

  “我在等一个老道,他拿了我的银子没还,心痛!”

  “你是了心痛才喝得酒?”

  “是……也可谓说是不是。”王小萌开口说了一番很高深莫测的话,

  若是一个醉鬼,黄小花是不想理会的,可偏偏这个醉鬼名字叫做王小萌,于是便不能不理会了。

  他是一门之主,辈分与自己师父一样,在他的面前,自己已然成了后辈。

  前辈与醉鬼不同,前者是高深莫测,后者是胡言乱语。

  “你虽然是个漂亮姑娘,可是记得,我应当不认识你,找我作甚?吃饭的话,须得过几天,厨子们都放假了……”王小萌打了一个酒嗝,前世今生,也唯有这次为一个男人肝肠寸断了,说不尽的恶心。

  “请问前辈可是神玄门二百五门主?”

  王小萌:“……”

  终究是毒害的太深,若不然也不会每一次别人一提起这个名字,自己就忍不住想撸起袖子扇他几个耳刮子。

  阿弥陀佛,当真是罪过。

  稍稍平复一下心情的王小萌正色道:“若我记得不错,应当是我。”

  自己师父还未传门主之位时,排号是二百四十九,轮到自己,那就是万恶的二百五了。

  黄小花端庄的冲王小萌行了一记晚辈礼仪,道:“奉家师之命,晚辈黄小花特意下山送上请帖一张。”

  王小萌微微叹气:“此时意境很好,我有酒,唯独少了一个有故事之人,你明白么?”

  黄小花微微一愣。

  “我想听故事了,哪怕……是童话!”

  喝了酒的男人是伤不起的,喝醉了的,明显就更过分了。

  借着酒意:“走吧!陌生的地方我呆不惯,没有安全感,什么狗屁请帖,收回去。”

  “你……”

  黄小花终究是黄山派的天之骄子,平常傲气惯了,在王小萌这儿收到如此鸟气,立马便把黄山派正殿大堂内黄不同嘱咐的话忘的一干二净了。

  挥一挥衣袖,连醉花楼大堂都没来得及进便被气走了。

  王小萌不待见她,终归是有人待见她,与王小萌有傲骨的人不多,就比如说陈家家主陈红星,他就是一个极度没有骨气的家伙,王小萌不拍的马屁,他拍了。

  黄小花住进了陈府,并且受到了祖宗一样的待遇。

  期间,陈红星也委婉的问过黄小花下山缘由,黄小花涉凡不深,哪儿是陈红星这条久经商场老狐狸的对手,大致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什么也被套出来了。

  只是这答案却让陈红星一度害怕了。

  王小萌,又是与王小萌有关……

  他已经无孔不入了,就连黄山派掌门,也都亲自下帖邀请他上山入约。

  莫大的荣幸,一瞬间陈红星的眼都红了,好似一匹饿狼,忽然被人抢走了猎物。

  陈府大堂,坐在椅子上思量许久的陈红星终于发声了,道:“速速前往醉花楼,就说老夫与他有要事相商……”

  “相商”二字,若是搁在以前,定是用不着的,只是如今早已经不同往日了,如今的陈家是在王小萌的鼻息下生存。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这毕竟已成铁一样的事实。

  黄小花作为掌门之徒,且还是属于关门弟子的那种,无论是身份与地位都不是黄山镇上的黄莫可以媲美的。

  在入住陈家的第一天晚上,得知消息的黄莫便着急忙忙赶来见礼。

  从黄莫口中,黄小花大致了解到了王小萌的为人,一个很神秘的男人,在几个月前不过是陈府的窝囊姑爷,可几个月后,便是整个黄山派也是要为之苦恼,值得一提的是,他有一位修为境界深不可测的师父,修为几何暂时不知,但绝不会低于化神境界……

  黄小花终于知晓了自己师父下山时嘱咐的话,有这么一个修为逆天的师父,自己可不得凡事能忍则忍么?哪怕忍不了了……还得忍!

  至于山上自己师父为何说遇上王小萌的师父便跑,黄小花也大致能够了解。

  只是……跑不跑得掉,黄小花自己也不清楚。

  黄莫告诉黄小花,昔日王小萌师父一巴掌拍死黄米时,黄米举止十分怪异,就好像一个人要扇他耳光,他却把脸主动伸过去一样。

  这个比喻虽然很不贴切,但从这个比喻中可以看出,王小萌师父……修为甚是恐怕,若是自己遇上,估计也得和黄米一样,主动伸脸了。

  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从这个消息中黄小花又得知了,作为天之骄子的自己,如今很有可能要拿自己这张热脸去贴王小萌的冷屁股了。

  王小萌是个什么样的人?

  答:很奇怪的人!

  他浑身上下全都被迷雾笼罩。

  完全看不透……

  三请之后,王小萌的酒也算是醒了,既然醒了,自家岳父大人相请,那便是不能不给面子。跟随下人的脚步,王小萌不自觉的想起了抱琴,似乎,已然有好久没有见到那个小丫头了,不知发育如何……

  大堂内陈红星明显等了许久,王小萌两脚跨入大堂后,他的脸上却未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是笑脸吟吟,跟个弥勒佛似的。

  若是不偶尔有几道势利的精光闪过,王小萌觉得自己家岳父都可以去普度众生了。

  “岳父大人!”王小萌行了一个晚辈礼仪,

  “哎呀!贤婿我们都是一家人子人,何必这般见外?快,快请上座。”陈红星急忙从椅子上起身,慢步跑向王小萌身边,一把把他扶起,然后请上座位。

  座与上座其实大致都一样,都是坐在椅子上,不同的是,比前者更为尊敬而已。

  显然今日的大堂内不止陈红星与王小萌岳婿二人,黄小花是个外人,再加上这外人,大堂内便有了三个人。

  抬眼向一旁座位上的黄小花瞧去,王小萌皱眉了,似乎是在哪儿见过,可是究竟是哪儿,已然是记不清了。

  “岳父大人,这位姑娘是……”

  陈红星一愣,脑袋跟不上节奏了,回答不了了。

  一旁的黄小花心里那个气呀,什么叫贵人多忘事?王小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是王小萌在黄小花眼里明显算不得贵人,至多也不过是个贱人。

  其实,这儿也怪不得王小萌,他酒量不差,只是因为悲伤过度,不免喝多了一些,喝酒误事,喝酒误事。

  误没无误事,不知道,反正肯定是得罪人了。

  “二百五门主果然是贵人多忘事,须知,我俩方才不久还见过一面。”黄小花不高兴可以看的出来,第一次见面是自称为晚辈,第二次……辈分抬高的已然与王小萌无异了。

  “额?是么?”王小萌揉了揉鼻,不由尴尬起来。

  悲催啊!一定是自己醉酒误事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雅的行为让人瞧见。

  “不知……咳咳……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黄小花一脸黑线:“二百五门主可以唤我黄小花……”

  芳名这玩意是王小萌前世无意间看某个古代电影记下的,很明显,在这儿用错了。

  喝了酒就是不好,王小萌觉得自己脑子都没有平常灵活了,难不成自己醒了,脑子还没醒?再则是自己脑子丢了?

  今天的节奏感完全不对呀!

  王小萌目光看向了一旁正喝着茶的陈红星,询问道:“岳父大人,这黄……黄姑娘怎么住进陈府了?”

  陈红星纳闷了,道:“贤婿,你这话说的,这黄……黄姑娘是特意来找你的。”

  王小萌急了,想也未想站起身便大声道:“我冤枉啊!我都不认识她,她找我干嘛?都说日久生情,我这都还没‘日’呢,我看她是想讹我,岳父大人,听小婿一句劝,这姑娘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她就是惦记我们陈府这些偌大的家业……须知,小三害人害己啊!姑娘,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噗”!的一声,陈红星忍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怒道:“孽障,你胡说什么……”

  王小萌悲伤了,什么叫变脸?这就叫变脸,方才一口一个贤婿叫的甚是亲切,可一盏茶的功夫,立马就变成孽障了,看!这就是商人,永远长着一张善变的脸。

  陈红星小心翼翼的望向脸色黑的不要不要的黄小花,咽了口口水,哀求道:“犬婿无礼,小老儿代为赔罪,望……黄姑娘大人有大量,切莫怪罪。”

  怪不怪罪的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好不要牵扯到陈家……和自己。

  虽然没听清方才话的意思,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总归不是什么好话……黄小花头顶开始飙着杀气,飙啊飙啊的,天空立马开始乌云蔽日。

  咬咬牙,黄小花刀子一样的眼神狠狠的在王小萌身上刮了一下,冷笑道:“无妨!二百五门主喜欢说笑,不碍事。”

  ‘酷匠n网唯《一正版,V其他O都是)6盗版

  王小萌、陈红星一老一少,两个大男人在这声冷笑都不由的抖了抖身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