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王小萌并不怪唐生,不是一个练武之人,他永远不知《降龙十八掌》的宝贵,不是一个修真的人,他永远不知成仙对于修士来说,有多么向往。

   修真界为了成仙抛妻弃子的修士比比皆是。

  唐生说过,王小萌也骂过……

  近日,黄山镇又有了新的传闻,那便是陈家的姑爷……如今的内门使者王小萌,王仙人……又疯了!

  至于为何要在疯了前面加上一个“又”字,那是因为陈家姑爷有前科。

  作为黄山镇现任唯一的使者,在闻听留言后,第一个跑出看王小萌的就是他。

  很贴切,自从被黄米抽过一阵之后,整个人的仿若开窍一般,得到了升华,在看的同时,黄莫使者终于懂得带礼了。

  王小萌现在状况很不好,时哭时笑,只是在边哭边笑的同时,还不忘让黄莫把礼留下,至于茶水?倒是让他喝了一口。

  现在的王小萌让黄莫感到奇怪,并且是很奇怪的那种。

  这种感觉,黄莫以前只在唐生面前有过,可今天……

  黄莫喝了一口茶后,以尿遁之术借故离开,王小萌也不点破,而是忙着数着黄莫带来的礼。

  好多白花花的银子啊,与此相比,唐生离走后的伤感顿时减少了许多。

  王小萌伤感是少了,黄莫的烦恼却多了,他纠结起王小萌奇怪的修为,刚开始第一次见面,不过与凡人无异,之后醉花楼内唤出天雷,可那时候……修为也几近凡人而已,只是这短短数天不见,这修为已然深的令他看不透也猜不透了。

  另一处,作为外门弟子来说的黄寺人,仿佛是得到了天大的荣幸,竟然在有生之年,被黄山派掌门黄不同召见了。

  当然,这份荣幸也得之不易,在儿子废了、一条臂膀没了、亲兄弟死了的前提下,又得罪了传闻可以一己灭掉黄山派前辈的同时,被召见了。

  可想而知,黄寺人在深感荣幸的同时,心里更多的是恐惧。

  要命啊!一个不小心,差不多全死光了,不光如此,死的同时,顺带还拉上了……黄山派。

  黄山派掌门黄不同那个气呀,你作死就作死吧,有没有人拦住你,你好好的把我们带上怎么回事?这不是坑人么?

  黄山派正殿大堂,身为黄山派掌门的黄寺人一席黄色道袍,飘然而然的坐在主事位上,余下的几大长老纷纷坐与下坐。

  至于黄寺人?开什么玩笑,闯下如此弥天大祸,竟然还想坐着?您老还是老老实实的跪着吧!

  一般来说,外门弟子求见掌门难如登天,黄寺人做到了内、外门弟子一生都难以做到的事情,不光如此,他顺带把黄山派的几大长老都给整出来了,这脸面……可所谓说是自黄山派建派以来,第一人。

  有人说打天下难,殊不知守天下更难。

  旁人不知,黄不同肯定知晓,并且在知晓得同时还亲身尝试过,只是这代价……尤为严重,三名元婴大修士,守的只剩下了他这一位。

  有了前次的教训,如今的黄不同是有多低调便多低调,有多谦虚便多谦虚,反正……黄山派是不能再出啥子事,再出……六大门派恐怕就没有黄山派这个名字了。

  脸色并不好的黄不同,率先开口,打破了大堂之内的沉默,道:“说吧!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自己到底惹下什么大祸,竟要惊动本掌门不可……”

  掌门都发话了,黄寺人还能不说与否?再说,他求见掌门便没打算瞒着噎着,黄山镇醉花楼一幕,他当真是吓的心碎了。

  黄寺人如实的说了,在座众人都认真了听了。

  只是听完就后悔了,好怕怕!泥人都有三把火呢,竟敢说以一己之力屠灭自己黄山派?当自己‘练虚’不成?

  黄不同也没有多想,再黄寺人口中,那就是一个老道,而且还是属于脏兮兮的那种,虽然一招结果了虚丹境界的黄米,可黄米终究只是个外门弟子,境界是有了,但法术……

  或许只是仗着法术高明罢了。

  黄不同是这么想的,其实人都一样,凡事都希望有好的一面,至于坏的?能不想就不想吧!自欺自然也都认了。

  只是后来在座中一名长老多嘴了,他摆出杞人忧天的嘴脸,看的黄不同脸直抽抽。

  那名长老也是好意,至于黄不同当作不怀好意来看,纯属是个人心态问题,看了一会,还是那副嘴脸,又看了一会,还是……又是……

  最终,黄不同受不了了,指明点姓道:“黄三长老,可有话说?”

  “掌门,老夫认为,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黄三直言道。

  没有这么简单,难不成很复杂?亦或者来说,你张三希望很复杂?黄不同小心眼了。

  “嗯?黄三长老还请明说。”表面之上,黄不同却笑了,那笑的,就跟旁人不知道他跟黄三关系有多好似的。

  “那道士叫唐生……”

  “唐生……”黄不同满不在乎,方想委婉的嘲讽下黄三,可不知为何,到最后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紧随着这口凉气,除黄寺人以外,在座的都开始吸了……吸的那叫一个爽歪歪。

  “黄三长老,你说的莫不是……那个唐生?”

  黄三点点头:“老夫口中所指的便是那个……”

  很好,二人都在猜着哑谜,只是这哑谜在座的几乎都知道,唯有黄寺人例外。

  这就是境界低的悲哀!

  “不……不大可能吧,那可是近千年的人物啊!说不定……早死了。”黄不同话说的很直白,

  ,r酷9:匠$网首=发)

  大家都这么熟了,直白点没事,毕竟是自己人惹到了人家,若是可以,倒希望真如掌门说的一样……早死了。

  在仙朝大陆,名字叫唐生的人很多,可那传说当中的唐生……只有他一个。

  说来,他最初也并不怎么出名,要是搁在他那个时代,你喊出唐生这个名字,十有八九,人们是不知的。

  只是这家伙,貌似属王八,与他一同出生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被他熬死了,于是……他出头了!

  便比如仙朝大陆九百年前四大高手之首的陈玉峰,你提这名字,好家伙,只要是修真界的人,大多都记得,家喻户晓的大修士,四大高手排名第二的王白开,或多或少……记得的人也有很多。

  唯独这第三、第四,因为有了前面两位的光芒,被盖住了。

  是谁都不清楚。

  可后来……发生了一件,再然后修真界人都清楚了,明白滴很。

  岁月流逝,沧海桑田,四大高手排名第一的陈玉峰大修士因为到了瓶颈……羽化了,这儿羽化不是说他成仙,而是指他死了,好了,第一高手都死了,大家那个痛心啊!一顿痛哭。

  哭完后的一百年,排名第二的王白开也跟着陈玉峰一样羽化,于是,众人又是一阵哭哇,哭得不要不要。

  之后的第二百年,排名第三的苦于也不甘示弱,跟着前面两位老大哥一起羽化了,众人不变,那顿哭啊!惨不忍睹。

  又过了一百,

  又过了一百年……

  之后又是几百年……

  四大高手中排名第四的高手怎么没消息了?这情况不对啊!第一第二第三都死了,你怎么不死?

  我们还等着哭呢!

  于是,闲暇无事的众人这一通找啊!嘿!还别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当真是被找到了,找到之后,随着第一、第二、第三都死了,

  第四终于熬出头了,没错,那第四不是别人,正是唐生。

  直到今天,新的旧的,老的少的,修真界人才死了一波又一波,掌门换了一代又一代,唯独他,没有传出什么羽化啊、道消啊之类的消息。

  黄不同脸色终于变了,是属于那种大变:“不……不大可能吧,我们黄山运气难不成这么背?偏偏就遇上了他老人家?”

  黄不同这个玻璃心一下只就碎了,拼都拼不完整,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一下只冒出个九百年前的人物,并且这人物还是当年的四大高手之一,虽然排名仅仅是第四……可那也是高手哇!放在现在,逆天了好不好。

  黄三沉思了一会后道:“老夫只是猜测,只是老夫这直觉告诉……我。”

  “直觉的话,我们尚且再论,”抱着一丝希望,黄不同赫然对着跪在地上的黄寺人大怒道:“是否还有丝毫泄漏?”

  黄寺人摇了摇头,道:“弟子……弟子知晓得就这么多了……”

  闻言,大堂之内,所有人都松了一个气,其中尤为是黄三与黄不同二人。

  只是人生的大起大落,委实让人太刺激了。

  松了口气的同时,黄寺人又开始刺激起黄不同了,道:“等等……弟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黄莫曾与弟子说过,那名老道好像是一个门派的门主……对了,是神玄门。”

  诸多表情在黄不同脸上闪现,在这种情况下,黄不同忽然在想,要不要自己把黄寺人就地活活掐死。

  “黄三长老……你的直觉当真准得很。”苦涩的表情定格在了黄不同的脸上。

  黄三长老不忍的直叹息,摇头道:“老夫倒希望,这次……不准了。”

  无人晓得招惹一名几百年前的老怪物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总归不会是开心。

  “黄寺人啊……”

  “弟子在!”

  “你说本掌门活活把你掐死可好?”

  黄寺人:“……”

  好残忍的掌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