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对于人来说,是无比珍贵的,毕竟不是一条鱼,只有短短的七秒。只是珍贵的同时,有人也希望把这份珍贵忘掉,或许是因为太过悲伤,亦或者不愿意记起曾经的好。

  王小萌羡慕铃铛,羡慕他可以忘记以前的全部事情,甚至是名字。

  唐生看向王小萌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一个人妄想失去记忆,不是疯子又是什么?

  大堂内,所有厨师、伙计,都已经休假,休假的同时,工钱照发。

  醉花楼也在重新开业以后,有史以来第一次不营业。

  门口挂了一个牌子,牌子说写道拒绝所有人来访!

  王小萌叹了口气,道:“师父,你看我的眼神,徒儿很不喜欢,就好像是在看疯子一样。”

  不喜欢也是有原因的,毕竟不是谁都喜欢当疯子,尤其是在自身还是正常人的情况下。

  唐生一脸深沉,望了望令自己吃亏的铃铛,又望了望……疯子一般的王小萌,沉默片刻,不忍道:“可你这副模样……不是疯子是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竟然羡慕人家失忆?是否是欠抽。”

  “或许……或许是前世的事情记得太多了,头痛!”

  一屁股坐在桌子上的铃铛急道:“你还记得前世的事情?”

  一脸苦笑,许久之后,王小萌摇了摇头:“不记得,只是感悟一番罢了。”

  纠结前世,就好比纠结回忆,那段只能回想的记忆,其实早就晓得无用,只是……还是好不舍啊!

  王小萌感觉自己像一井里的一只蛤蟆,忽然有一天自己这只蛤蟆跳出了井里,然后看见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当初井里的无数倍,只是当这新鲜劲过去了,又开始怀念了,怀念那带着井里看白云的日子。

  只是,这只蛤蟆迷路了,自它跳出井的那天起,便再也回不去了。仿佛是上天和它开了个玩笑,无论那只蛤蟆愿不愿意,下雨了,涨水了,于是那只蛤蟆被浮出了井里。

  没有记忆对于铃铛来说很苦恼,他记不起自己是谁,到底要做什么,唯一的便是……他知晓自己是一件神器,一件人形神器,除此之外,别无其它。

  “要是有记忆便好了,神器之威可不是你们这等凡人能够想象的。”

  铃铛很是怀念当初威风的日子,只是这当初到底是多少年前,他肯定是记不得了。

  人有时就是这样,想记住的事情,往往记不住,不想记住的,偏偏记不住了,神器也是如此。

  手轻轻的在铃铛脸上捏了一下,王小萌笑道:“七情六欲你都有了,做人多好,何苦做一件物器?”

  铃铛拍了拍王小萌的手,示意王小萌把手拿开,不要捏他的脸,道:“你识得上古神文,你能帮我对不对?”

  王小萌一窒,沉默。

  上古时代的事情太高级了,高级的就连凌驾万物之上的诸神都出现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凡人,大人物的事情还是莫要过多插手。

  在他们面前,自己恐怕连蝼蚁也算不上。

  王小萌是个俗人,俗人就应该做俗人该做的事情,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才是自己要做的事情。

  沉默中的尴尬,便连唐生也不说话了。

  他似乎也知道,神器之间的事情,必不可免的少不了与诸神有联系,虽然自上古已然过去了六个轮回,诸神也在这轮回中消失殆尽,可谁又能确保?那些曾经消失的诸神便一定死光了?

  赌不起,赌注太大了,莫说没什么好处,便是有好处……也答应不得。

  天真无邪的眼神望向王小萌,铃铛道:“我知道你,你说你叫王小萌,我已经记住你了。”

  王小萌苦笑:“记住我,你并没有什么好处。”

  “可是,是你把我唤醒的,我在封印里睡了好久,无穷的黑暗,无尽的寂寞,是你……让我再度看见了光明,你是否是因为……因为我没有神器的威力,便不打算帮我?”

  沮丧的脸映在了王小萌的双眼,王小萌一愣,虽然这个占一部分,可……那也只是一小部分,于是就当不得真了。

  “当然不是。”王小萌否认道,

  “那是为什么?”铃铛可怜追问。

  一语不发的唐生,这时忍不住开口,道:“神器大人,我徒儿只不过是个凡人,他丝毫没有修为,怎么帮?您存在与上古时代,定与诸神有一定得联系,一个凡人……他如何能找寻上古时代的记忆?”

  “他识得神文,并且还把我从封印中唤醒,冥冥之中,肯定是天意。”

  “噗”!的一声,王小萌再也忍不住的笑了,捂着肚子道:“你这话当真是笑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话与我师父说的几乎一样,难不成你以前的职业也是算命占卜忽悠人?”

  唐生脸红了,并且一把年纪,被自己徒弟在旁人面前揭了短还是会害羞的。

  “逆徒……”

  王小萌思量片刻,道:“其实你也不用太着急,这样吧,你且先跟着我,怎么说你都是个神器,饭菜我肯定管你饱,至于记忆嘛?如今离上古已经过去了六个轮回之久,若是要找,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寻到的,我们慢慢来。”

  “你答应了?”铃铛笑眯了眼,犹如两个弯弯的月亮。

  一声叹气声从王小萌嘴里发出:“还能怎样?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我先说好,我只得答应帮你找,至于找不找得回,我可不敢保证。”

  唐生面目狰狞,一番想把王小萌生吞活剥的模样,道:“你便这么答应了?经过为师允许了么?”

  王小萌一脸痛心,三百六十度的望着房梁:“好不容易做一次亏本买卖,倘若不咬咬牙,还真下不去这么狠的心……所以对不住啊师父,着急了一点。”

  “你……你这哪里是着急?你这完全是作死啊,修真界的事,贫道尚且还能管一管,帮一帮,可与诸神有关联……你可知便是九天之上的仙人也不敢随意触碰。”

  一旁正高兴着的铃铛不乐意了,大怒道:“哎呀,你这老道好生无礼,连我这小娃娃都知晓助人为乐乃善良之本,难不成你一大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

  “你……哼!”唐生衣袖一甩,也是一脸怒意,道:“莫要以为你乃上古神器老道便会怕你,说到底,你只是一个劲地吹嘘自己是神器罢了,我们可不知晓,若是你只是打着神器的幌子骗吃骗喝怎么办?毕竟这世界像老道这么纯洁如纸的人已经很少了。”

  闻言,王小萌一脸黑线,自己家的师父当真是不要脸了,还纯洁如纸?骗子骗喝就数他最积极了。

  只是外人在,王小萌也不好点破,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师父不是?

  这外人都在,多多少少还是要给师父留些面子的,于是在这个时候,王小萌选择了沉默,毕竟……偶尔看人斗嘴也是蛮不错的。

  铃铛双手抱胸,一副极度嚣张的模样,道:“怎样,难不成你想试试?”

  唐生仰天长笑,至于笑什么,王小萌是不知了,反正古人便这么个性子,貌似打架的时候都很喜欢笑,冷笑、微笑、大笑、狠狠的笑……

  并且关于笑还有个特点,那就是辈分越长的,身份越高的,他笑的时间就越长。

  王小萌表示怀疑,上古时代诸神的消失很可能就跟这笑有关,你看诸神凌驾于万物之上,每每打架,那得笑多长时间?

  久而久之,慢慢就笑死了……

  当然这只是王小萌个人的猜测,至于真实历史,还是有待考察。

  笑过之后,唐生捋了捋仙风道骨的胡须,道:“试试便试试,难不成老道还怕你这毛都还未长齐的小娃娃不成?”

  攻击,刺裸裸的人身攻击。

  现在唐生与铃铛的现状很像前世的两个东北汉子。

  铃铛就是率先开口说那句你瞅瞅试试的汉子,

  至于唐生,他是属于后者,那个试试就试试的汉子。

  醉花楼内,大堂桌前,修士与神器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桌上铃铛暴涨金光,仿若不要银子一般,道:“莫要以为本神器没有了记忆,便没有当初那份惊天地泣鬼神的威……嗯……纵然没有,也不是你区区‘渡劫’蝼蚁可以欺辱的……”

  /M酷BB匠。p网首发

  “等等……”

  唐生打断了铃铛的自吹自擂,忽然皱眉问道:“你怎知晓贫道修为‘渡劫’?”

  王小萌深感无聊,一触即发的战役便这么被自己这个无良的师父给制止了,于是王小萌不乐意了,道:“师父你可拉倒吧,到底打不打啊?不打我回去睡……咳咳,闭关去了。”

  唐生用一副惊讶的目光看向铃铛,再则是王小萌,道:“你方才说出了我的‘渡劫’修为。”

  王小萌打了个哈欠,随意道:“我也能说啊,不就是‘渡劫’么?您老已经说了好几百遍了,甚至是逢人便说,谁人不知啊!”

  唐生一脸黑线,污蔑,刺裸裸的污蔑,这逆徒……实在不行还是清理门户算了……

  唐生又道:“可你与铃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王小萌翻了白眼。

  “你说只可能是说说而已,他说我却是当真了。”

  “为何?”王小萌疑惑了。

  “神器,神器啊,他说的能有错么?”

  王小萌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道:“可方才你还不信呢。”

  “那不是他没有一口道破我的境界修为嘛。”唐生理所当然的捋了捋胡须。

  “我也能啊!”

  “可你不是他!”

  “你方才还不信。”

  “那是因为他没有道出我的修为……”

  ……

  王小萌忽然觉得好累,不想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