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愿意啊!徒儿也想,倘若到时候打不过别人,一个筋斗云便十万八千里了!”

  “筋……筋斗云?”唐生愣了,随口道:“可是……可是我不会啊!”

  “不会?”王小萌狐疑的盯着唐生,冷冷道:“不会是不想教吧?我说师父,您老就我一个徒弟了,也好意思掖着藏着?这么大得人了,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唐生老脸发红,很好,这么大年纪的人,看来还是有一定的羞耻之心的。

  唐生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心好累,累的不要不要,筋斗云?什么鬼?自己纵横修真界好多好多栽为何没有听过?

  难不成当真是自己孤陋寡闻?若不然怎么一个区区二十年的徒儿都知道,而自己……

  “不会啊!不会啊!”唐生直摇头,心里那个苦哇,自己这挨千刀的徒弟终于想学法术了,可是……这法术自己当真是不会啊!

  王小萌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貌似《西游记》中教孙悟空筋斗云的是菩提祖师,那级别至少应当是仙人,可自己师父?嗯……鬼晓得。

  所以说人啊,有时候是不能作比较得,你看,自己这么以比较,瞬间觉得自己师父弱爆了。

  “那你会不会七十二变?”王小萌抱着侥幸的心再问了一遍。

  估计王小萌平时也不拜佛烧香,于是紧要关头,佛祖、菩萨也不愿意保佑他了。

  “七十二变?什么东西?可以吃么?”

  王小萌:“……”

  王小萌觉得自己应当要知足常乐,师父还是个好师父,只不过是自己这个徒弟要求委实太高了,仙人的级别啊!自己师父至多也就是个修士,他哪里会懂这些?

  再说了,有师父便不错了,虽说自己这师父外貌不是多么仙风道骨,可至少,他真的会飞啊!

  “其实吧!筋斗云和你这个法术差不多,都是飞,只不过人家是踩在云上,而你,嗯……你凭空的。”

  王小萌这么一说,唐生大致懂了,不就是一个类似御剑飞行得法术么?何必搞的这般神秘,竟然还整出个“筋斗云”?实在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慌。

  唐生叹气道:“你早说类似御剑飞行得法术不就好了,害的为师左猜右猜。”

  王小萌一想,点头道:“好像还真是这样,”随后又道:“那师父,您能教我么?”

  “可以啊!”唐生很是大方的挥了挥衣袖。

  王小萌高兴了,尽管不能和前世的孙悟空一样踩着七色云朵,可貌似踩在剑上也挺拉风的。

  搓着手,王小萌有些腼腆了,红着脸道:“那个,师父啊,您打算什么时候教徒儿啊?”

  “也不是很久,等你什么时候‘基础’再说吧!这法术,至少需要‘基础’以后才可修炼。”

  “那现在呢?”王小萌开始讨价还价。

  唐生捋了捋下巴上仙风道骨的胡须,道:“现在啊,现在就修炼为师方才为你展示的啊,虽说没有什么大得威力,可至少打不过还是可以跑的么,为师觉得很适合你。”

  王小萌一脸黑线,道:“有没有霸气一点的?”

  “当然了!”作为师父,唐生果然没有让徒弟失望。

  “那么,徒儿想学霸气一点的。”王小萌忽然觉得希望又来了,并且来的很快。

  只是希望就像是一张薄纸,说破就破,而且还是属于那种被人捅的稀巴烂的。

  “哦!徒儿果然雄心壮志,只是那类法术至少需要‘金丹’以后,有些深奥的甚至要等到‘元婴’。”唐生说完,脸上一对眼睛流露出可怜二字。

  可怜谁?当然是王小萌了,这么多厉害的法术,可惜因为自身条件,居然一个也不能学。

  有时候就是这样,幸福来的很突然,离开的更突然。

  突然的,让王小萌都适应不了一下天堂一下地狱的……哀伤!

  心碎了,还没来得及缝起来,又被自己的师父狠狠的捅了一刀,一边捅,一边还狰狞的嘲笑:“你级别不够,你级别不够,你级别不够……”

  伤的好严重啊!

  倘若抱琴在这里,自己一定会晕倒在地,然后就是坐等抱琴给自己人工呼吸,不然无法从晕倒中清醒过来。

  看,好严重。

  “师父,您老别玩我了,直接告诉我,我现在这个级别,到底能够学习什么法术,徒儿心好累啊!被你打击的不要不要的了。”王小萌对自己已然不报什么希望。

  果然……

  “就是为师方才给你表演的啊,我给你说啊,虽然这法术没有什么威力,可至少打不过别人的时候,你可以跑不是?飞啊,飞啊,别人肯定追不上。”

  王小萌觉得自己做徒弟很失败,失败到每次和别人打架、斗法云云的,总是打不过人家,然后飞啊、飞啊,一别飞,一别还抽空扭脸朝着那人笑道:“来啊,来啊,是不是很想抽我?可惜……抽不到。”

  王小萌觉得方才自己脑子的一幕好犯贱。

  “怎样,你到底学不学?”唐生下达了最后通知。

  思考片刻,王小萌认为虽然有些犯贱,可是与自己宝贵的小生命相比,明显后者大于前者,叹了口气,失落道:“还能怎样?学吧!”

  唐生瞧见王小萌得模样不高兴了:“哎呀,你这是何意思,自己境界不够,难不成还怪老子不成!”

  “不敢!”

  “当真?”

  “比金子还真!”

  许久,唐生终于忍不住了:“可是,老子看你一脸不爽的模样,顿时心里也不爽了。”

  王小萌转过身去,背对着唐生,有气无力道:“现在可好?”

  唐生松了一口气:“舒服多了。”

  在唐生教的时候,王小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与自己、与自己门派至宝都有关联的事情,犹豫片刻,王小萌才慢慢转过身,面对着唐生道:“师父,有件事徒儿不知当不当说。”

  “既然不清楚当不当说,那便不要说了,万一是找为师借钱呢?你也清楚,为师口袋整的都比脸还干净。”

  王小萌:“……”

  看正&版)章节R上Ql酷JG匠网

  有此师父,实属三生有幸!

  王小萌不理会唐生,直接道:“是这样的,便是前些日子,与黄寺人发生纠葛的时候,他一掌拍在了徒儿的胸前……”

  话还没有说话,便被唐生急冲冲的声音给打断了:“可有何大事?”

  唐生的一句关心,让身处陌生世界得王小萌心里暖洋洋的,好吧!决定原谅方才自己师父捅自己的那几刀了。

  王小萌摇了摇头,微笑道:“无碍!”

  唐生仿佛松了一口气:“那便好……”画风一转,唐生忽然厉色道:“若是不然的话,老子定要灭他满门,屠他一族。”

  这话说的很吓人,可偏偏王小萌却喜欢的很。

  王小萌笑道:“您老先听我把话说完。”

  唐生点点头,示意王小萌继续说下去。

  “也便是前些日,黄寺人一掌拍在了徒儿的胸前,按理说,黄寺人修为乃是基础境界,我只不过是一区区凡人,怎可受他一掌后什么事都没有?”

  “这……也倒是。”唐生不解的嘀咕着。

  王小萌又道:“可是徒儿发现了一个问题。”

  “是何问题!”看模样,唐生明显比王小萌还要急迫知晓其中缘由。

  王小萌从怀中掏出一本古书,古书仿若经历了数个轮回,随着岁月流逝,封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王小萌道:“便是它了,当日黄寺人一掌拍在徒儿的胸前,刚好被这本书挡住,随后更是忽然有天雷所降,更为巧合的是……不偏不倚,正好劈中了黄寺人那条打在徒儿胸前的胳膊。”

  王小萌得的话刚说完,唐生便陷入了深思。

  许久,或许是更久。

  直至夜幕降临,仿若木头人得唐生终于动了动身子,道:“当时可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王小萌想了想,答道:“胸口那时变得有些温热。”

  唐生点了点:“可还有别的?”

  “仅此而已。”王小萌摇头道。

  唐生从王小萌手中接过神玄门至宝……《黄书》,这本书陪伴了他几乎千年,可是直到遇见了王小萌以后方才自主褪去了平庸,让人看上去,也有了几许好的卖相。

  护住?救主?

  王小萌焉能知晓唐生心里此刻已然是波涛汹涌。

  唐生此时方才想起神玄门流传下来的一段话:若习得书中功法,莫说纵横人界,便是仙、魔二界又有何妨?

  至宝开始显灵了,多少年未成激动得唐生,今日哆嗦着双手把书送回了王小萌面前,颤声道:“小萌啊,这至宝以后莫要让太多人知晓,你性子善,根本不懂得修真界的尔虞我诈。至于法术……师父是不能教你法术了,这至宝与你有缘,只需要你平日多多翻看,以后成就肯定在师父之上。”

  王小萌接过书后郁闷了,道:“放心,倘若以后徒儿混成你这副模样,无需别人多说,我自己就把自己掐死了。”

  唐生:“……”

  自己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好不容易才说出这番煽情的话,可这逆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