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星终于怒了:“我跟你说正事,你跟我提母狗作甚?它怀孕又不是我干的,关我何事?”

  王小萌一愣,半响才非常诚恳的道:“小婿只是随便的一提,没想到岳父大人对母狗怀孕一事居然反应这么大,小婿敢对天发誓,母狗怀孕,小婿绝对没有怀疑过岳父大人,岳父大人的人品小婿还是信得过的……”

  这话……好生变扭啊!

  陈红星张了张嘴,半响说不出话,于是气哼哼的道:“不跟你多绕弯子了,我已决定,你跟媛儿的亲事可以操办了,我特意去询问过镇里的先生,下月初六是个好日子,宜嫁娶。你们下个月成婚吧…………”

  陈红星自顾自得宣布了决定,见王小萌呆坐无语,顿时又不免有些心虚。现在自己这位女婿不比当初,已经不是自己可以随时撒气的窝囊姑爷了。

  “你……你觉得我的决定怎样?说说你的想法吧。”陈红星小心翼翼的语气中甚至还夹带着几分哀求。

  王小萌仍在沉默。

  陈红星艰难的道:“其实……下个月十五也是个黄道吉日,要不,这两个日子你随便的选一个?”

  王小萌依旧沉默。

  陈红星开始诱之以利:“媛儿嫁给你,嫁妆可是很丰厚的哟,其中半家醉花楼亦包括其中,陈虎不争气,以后整个陈家都要靠你打理……”

  王小萌还是不说话,仿佛变成泥铸木雕一般。

  陈红星急了:“成不成的你倒是说句话呀!一动不动的装哑巴算怎么回事?”

  良久,王小萌终于叹了口气:“年轻人应该一心扑在事业上……”

  “你……你的事业都是陈家的,与媛儿成亲,耽误不了你的事业!”

  “我还处在青春期,太早成亲,对我身体发育不好……”

  陈红星彻底无语了:“……”

  ……

  l酷匠《√网%@唯Z一X正h版,P其U他都是盗版h

  ……

  成亲之事,不欢而散,王小萌离开前堂,回醉花楼去了。

  陈府前堂的山水屏风内,一道婀娜的丽影悄然出现,伴随着轻微的哭泣声,悠悠在寂静的前堂回荡。

  陈红星没回头,他脸色冰冷得似乎能刮下一层寒霜,双目阴沉的注视着王小萌的背影消失在大门。

  “媛儿,这个王小萌,我陈家怕是留不住了。”

  陈红星身后,陈媛双手紧攥得直发抖,一双美丽的眸子里满是哀怨,泪珠顺着姣好的脸庞,流落腮边,她的被齿狠狠咬着下唇,一线红颜触目的鲜血,缓缓在嘴边流下,腥而苦涩。

  王小萌走出陈府时,心情也是沉重的。

  拒婚错了么?不!没错!人生中或许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让步,去妥协,但不包括感情,那是一个人心中最软弱也是最圣洁的角落,任何让步和妥协,都是对它的亵渎。

  来到仙朝大陆几个月了,差不多也适应了仙朝大陆的生活,王小萌感觉自己完全将自己融入了这个陌生的环境。

  那么,是否是到了离开陈家的时候?

  说实话,对陈家,王小萌还是心怀感激的,毕竟陈红星养了自己四年,对王小萌来说陈家是收容自己的主人,是有着亲家名分的岳家,只可惜,陈家并不是自己真正的家。

  可是,离开陈家后该做些什么呢?跟自己所谓的师父跑江湖,玩修行?

  王小萌迷惑了,凡事谋而后行,离开陈家后,终归得找个营生才是,王小萌想得很头痛,算了,不想了暗自盘算了一下,这些月来,自己却攒下了不少银子。

  细细盘算之后,方才发现居然有六十多两。

  六十多两,看着不多,可是在这个时代,已然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中产阶级的家产了。

  手中有钱,心中不慌,不管干什么都不会饿死的。

  王小萌觉得自己不是池中物,燕雀之窝焉能呢留住鸿鹄?

  醉花楼内。

  王小萌懒懒的倚在柜台里,耸拉着眼皮,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唐唐生聊着天。

  今日醉花楼里的客人不多,天气太冷,冷得人们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于是醉花楼自然便比平常领情了些。

  唐生感到很欣慰,今日有凶兆的人不多,他也乐得清闲,反正王小萌每日好吃喝的养着他,自己也不用起早贪黑的去行骗了,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么?

  “徒儿啊,为师听说你拒绝了陈红星的提亲?有这事么?”唐生苍老的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很有些为老不尊的味道。

  王小萌愣了一下,然后苦笑道:“难怪道教中人喜欢以八卦为图腾,原来是有原因的,都前辈高人了,还如此八卦……”

  唐生笑得满脸褶子:“徒儿,你的选择是明智的,哈哈!为师早便和你说过,你以后注定要成为大修亦或者散仙的人物,前途那可是大大的无量啊,怎能做一个商人家的上门女婿?凡人……配不上你。”

  王小萌正色道:“师父你误会了,我之所以拒亲,不是因为陈家的身份地位,而是……我与陈家小姐确实产生不了感情,倘若我当真喜欢陈家小姐,莫说一户商人家,就算她是个乞丐,我也娶定了……”

  “你拒绝陈红星提亲,是因为与陈家小姐没有感情?”唐生一脸迷茫。

  唐生嘿嘿一笑,道:“好吧,无论是何缘由,反正你拒绝他便对了,拒绝陈红星,就是为你将来……

  王小萌打断了了唐生的话,叹气道:“师父,咱俩一直挺投缘的,拜托你莫要让我产生一种与你话不投机的感觉好不好?你是出家人啊,怎么比那些世俗之人更势利?“

  唐生笑了,笑的很是高深:“何谓世俗?何谓势利?道法崇尚自然,时间万物强求不来,最新富贵便是着想了,但你强自菲薄,非要做个商户女婿,何尝不也是着想呢?”

  王小萌一本正经指了指大堂内的桌子道:“师父,哪里有很多人还没享受到咱们醉花楼的免费算卦忽悠活动,你快去把他们忽悠死,咱们这么熟了,你就不用再来忽悠我了……”

  唐生气得直跺脚:“为师何时骗过你?为师跟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王小萌斜睨着唐生,哼道:“我记得与你刚认识的时候你就骗我。”

  唐生不乐意了,冷冷道:“便是几钱银子的事情,你现在可是醉花楼的掌柜,还惦记这些破事?当真是越活越过去了。”

  “那后来你又骗我说你会法术……”

  唐生怒了:“为师当真会法术,当初在使者馆的《狮子功》你又不是没见,这话我都说了无数遍了,你怎么老不信?”

  唐生抓狂了,他用力扯了扯自己的头发,苍老的面孔气得微微扭曲,涨红着老脸跺脚道:“臭小子,你不相信老子会法术是吧?老子这便给你展示展示!”

  说罢唐生原地一跺脚,嗖一声,便消失在王小萌的眼前。

  王小萌眼睛瞪得瞪圆,私下张望一番,却见醉花楼大堂上方,高达几丈的房梁上,唐生正一脸得意的捋着胡须,朝他露出高深莫测的的笑容。

  “哔!”

  大堂内吃饭的食客们顿时惊呆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众食客纷纷鼓掌,掌声热烈,众人脸上皆是一副崇敬之色。

  唐生哈哈一笑,袖袍一展,像一只飞翔的大鸟一般,以无比潇洒飘逸的姿势,慢慢飞回柜台前。

  食客们掌声依旧连绵不绝。

  飞回王小萌眼前的唐生在食客们的掌声中愈发得意,他捋了捋胡须,高昂着脑袋,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现在你相信我没骗你了吧?我这手法术如何?”

  王小萌两眼愣愣的瞧着唐生,不言不语,如同痴呆。

  此刻王小萌心中震撼无比,这貌似前世的轻功,此时亲身在自己面前表演了一番,说不震撼,那是假的……

  这老头太神奇,虽然当初在使者馆也表演过了《狮吼功》,可是那音波功当真不如这个来的震撼啊!

  “喂喂!喂!你傻啦?”唐生没有得到意想中的赞扬,很是不高兴的推了王小萌一把。

  王小萌立马回过神来,两眼顿时冒出两颗不停跳动的红星,眼神狂热的盯着唐生,结结巴巴道:“你……你当真会法术?那飞一般的法术?”

  唐生傲然点头:“你说呢?你方才不是都看见了么?”

  王小萌想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指了指房梁,道:“师父,我方才没看太清楚,你能不能用慢动作再飞一次?”

  唐生欣然笑道:“这有何难,飞一百次也不打紧。”

  话音方落,嗖的一声,唐生又飞上了房梁,然后袖袍一挥,再次飞了下来。

  “再……再飞一次如何?”王小萌激动得双眼冒星星。

  “太犀利了!”王小萌仰头望着房梁上的唐生,法子心底的赞叹。

  “哼!那你说,你愿不愿意跟为师学习法术?为师可以教你这飞行的法术。”瞧着王小萌眼中的爱心,唐生忽然觉得自己当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般找到了王小萌喜欢的法术,同时心里不由的感叹,这年头,当师父当真是不容易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