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是个有本事的人,并且这些日子以来,他已越来越多的展现出他的能力,不但与黄莫成了莫逆之交,自己更是有幸成为了黄山镇内门使者。

  最近打理醉花楼的种种作为,也显露出他不凡的商业才能,明珠拂去了尘埃,渐渐绽放耀眼的光华,王小萌已在不知不觉间,将宾主易位,如今陈家竟隐隐有些依靠他的味道了。

  陈红星收获完胜的果实后,忽然才想起来,这位本是大的女婿,目前而言,好像还不完全算是自己的女婿……

  当初自己嫌弃他贫寒,一直拖着没给他和女儿成亲,这一拖便是四年,甚至一度还打算退婚悔亲,把王小萌扫地出门,现在看来,这是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飞鸟化凤,潜龙腾空,王小萌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内向懦弱的王小萌了,从他最近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注定会有一个远大得令自己无法想象的前程,这样的人,还愿意做自己的女婿么?

  倘若他不愿意,也许会离开陈家,那时候陈家该如何自处?

  陈红星感到一丝恐慌,他绝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世事当真很好笑,以前他千方百计的想退婚,将王小萌赶出府去,现在却完全颠倒过来,千方百计留下王小萌,不能让他离开。

  陈红星苦笑,难怪别人都说商人低贱,现在看来,商人果真……不假。

  “媛儿,最近……王小萌有没有找你说过话?”

  陈媛美丽的面孔顿时浮上继续幽怨,轻轻摇头道:“未有,他每日在醉花楼忙碌,几乎很少回府……”

  陈红星一愣,按说有这么个一心扑在陈家事业上,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女婿,他应当感到高兴才是,可为何……自己心中的不安却愈发强烈了呢?

  自己的女儿风姿卓越,花容月貌,他王小萌怎么变不动心?这样下去可怎么了得。

  “媛儿,要不你半夜的时候钻到……咳咳,为父失言了……”

  陈红星大声咳嗽,哪有让自己女儿主动钻男人被窝的?自己委实太过猴急了。

  陈媛年过十八,该懂的事情都懂了,她当然听出父亲话里的意思,闻言顿时红了双颊,羞的连头都深深垂下,不敢再抬。

  “爹,你……你说什么呢!女儿怎么可能做出那等轻贱之事?”陈媛粉面含羞,羞涩不已。

  陈红星擦汗干笑道:“是爹失言了,呵呵,媛儿,王小萌平日难道就没对你流露过喜爱之意么?”

  陈媛娇羞之色褪去,面容渐渐苍白,愁苦摇头道:“他……他根本一点表示都没有,见了女儿,便仿佛是伙计见了东家一般,有礼,但疏远得很……”

  “伙计见了东家?这……这可怎么了得?”陈红星急了,这种反应不是他希望看到的,自己希望看到什么?最好是王小萌某天忽然兽性大发,晚上把自己的女儿强行推倒,然后……

  陈媛幽幽道:“或许是他眼界太高,女儿蒲柳之姿入不了他的眼吧……”

  “胡说!我的女儿花容月貌,在整个黄山镇也是一等一的美人,怎么便入不了他的眼?”陈红星怒道。

  陈媛默然轻叹,神情却愈发悲苦。

  陈红星见女儿悲苦的模样,不由温声道:“媛儿,你今年都十八了,平常人家的闺女,十四五岁便嫁了人,你却一直被养在深闺,这都怪那王小萌耽误了你……”

  陈红星说这话的时候,浑然忘了正是他自己看不上那贫贱的女婿,一直拖着女儿的婚事,此刻却全都怪到了王小萌的头上,委实无耻之极。

  陈红星接着道:“那王小萌是个有本事的人,咱们陈家香火不继,你弟弟虎儿年纪小,并且是个纨绔性子,将来定是指望不上他,唯有将王小萌尽快笼络住,才能保得陈家偌大的家业不至败落,你与王小萌自小便订了亲事,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我会尽快开始筹备你们成亲之事,此事不宜再拖了,再拖没准他便跑了……咳咳,那个,平日里你不妨对他主动一些,对他和气一些,多寻他说说好话,莫端着你那小姐的架子,今时不同往日,咱们陈家现在可是倚靠着他呀……”

  陈媛满脸羞红的默默点头,父亲的话让她当然明白意思,那意思便是,胆子更大一些,思想更解放一些,哪怕你把王小萌勾引上床都成,总之一定要让这位陈家姑爷实至名归。

  于公于私陈媛都无法拒接,她与王小萌的夫妻名分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与自己的未婚夫多说些话,对她来说,并未有什么心里障碍。

  只是一想到王小萌那不解风情的木头性子,陈媛不由幽幽叹了口气,欢喜的神情渐渐又变得凄然悲苦。

  这天杀的冤家!莫不是当真要自己脱光了钻进你被窝,你才懂晓我的心事么?

  此时的王小萌浑然不知陈家父女正欲把他收为……己用,他还在为陈氏醉花楼忙活。

  这几日,虽然来酒楼吃饭的客人们人人皆带凶兆,常引得客人们勃然大怒,拍桌骂娘,不过至少说明了自己师父是在认真的给自己办事,为醉花楼的生意兴隆默默发挥他的光和热,只是发光发热的方式颇为……不值得提倡。

  高兴之下,王掌柜大发慈悲,醉花楼打烊之后要给自己师父加菜加酒。

  唐生当然也丝毫不懂的啥叫客气,捋着仙风道骨的胡须悠然道:“我要吃狗肉。”

  王小萌充耳不闻,转头问厨子道:“今日可还剩下什么菜?”

  厨子呵呵笑道:“剩下几分素菜,还有几道荤菜。”

  “去,全部放一个锅炖了,然后给我师父拿上来吃。”

  唐生很不高兴的被迫接受了。

  第二天大洋之后,王掌柜继续给唐生加菜。

  “今日和还剩下什么?”

  “半只烤鸡,一份牛肉,还有蹄子……”

  “去,全都放一个锅炖了,然后给我师父拿上来吃。”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唐生受不了了,跑来向王掌柜抗议。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为师我每天帮你给客人算卦,你可知多费修为不?你倒好,整天喂我吃剩下,还都是一锅炖,贫道差点吃得羽化成仙了……”

  王小萌愕然道:“师父何出此言?徒儿我可是每天大鱼大肉的供着你呀,你每天算卦多辛苦,我这不是奖励你么?你瞧瞧你现在油光满面的,与刚见面时,帅多了。”

  唐生跺脚道:“有你这么拿剩菜剩饭奖励人的么?为师算是看出来了,这哪儿算什么奖励啊,分明是拿为师当泔水桶,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老子肚里倒……老子……命苦哇!”

  王小萌老神在道:“师父,要惜福啊!甭管剩不剩菜的,你想想,整日大鱼大肉的,你何时过过如此逍遥的神仙日子?”

  唐生一窒,恨恨跺了跺脚,泪奔而去。

  没多久,骨灰级店伙计惊慌失措耳朵跑来。

  “掌柜的,不好了!你快躲躲,咱东家的女儿又来咋场子了?”

  王小萌一愣,砸场子?可是……为何要用“又”这个字?好奇怪啊!

  还未等王小萌开口说话,却听得门外一个苍老的声音斩钉截铁道:“这位姑娘,你有凶兆,你真的有凶兆!”

  王小萌对陈媛的到来感到颇有些意外。

  这姑娘怎么回事?隔三岔五往这醉花楼跑,她是饿了还是怕自己贪酒楼的银子?

  酷%R匠网正版首Fi发r

  不能怪王小萌总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陈家千金,初识时的不愉快经历,到后来又是一副上司对下属的冷漠神情,现在却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又是看望又是炖汤的,这态度未免转换得太生硬了,王小萌怀疑陈家父女对自己是不是有所图谋。

  王小萌不知道,他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陈家父女的图谋,充其量只是想把他绑在陈家这条船上而已,实在是很善意的图谋。

  老板的千金来了,身为掌柜的,当然要迎接,王小萌心里对陈媛感觉很平淡,丝毫没有未婚夫妻见面的那种羞怯或心动,在他心里,陈媛是上司,是主人,是陈红星的女儿……她有很多种身份,唯一令自己排斥的,便是未婚妻这个身份。

  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是王小萌不能接受的,或许古代人觉得无所谓,但……自己不能认同。

  门口光线一暗,一道婀娜的身影出现在王小萌眼前。

  今天陈媛似乎可以打扮了一番,她穿着浅绿色的厚衣长裙,头发换成高高的发髻,以前稍嫌浓粗的眉毛,仿佛也被细心的描过,故而显得又细又长,分外柔顺。

  王小萌在心底暗叹她的美丽,同时也在深刻反省,这么漂亮的女人,自己怎么就对她不动心呢?莫不是自己瞎了狗眼?

  努力酝酿了一会情绪,王小萌终于还是泄气的垮下肩膀,没办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勉强都不行。

  “王小萌见过小姐。”王小萌拱手施礼。

  陈媛俏脸一红,侧身让过这一礼,细声道:“王公子莫要如此,妾身担当不起。”

  妾身?

  王小萌愕然望着陈媛,这自称未免也太……那啥了,咱们还没熟道这份上吧?

  揉着鼻子笑了笑,王小萌的眼睛却忍不住望向陈媛背后。

  仿佛知晓王小萌心中所思,陈媛垂头低声道:“妾身今日是独自来的,没让抱琴跟来。”

  “啊?哦……”王小萌灿灿收回目光,欲盖弥彰道:“其实我只是想跟她讨论一下功夫……”

  陈媛也不说破,只是俏生生的扔给王小萌一个小小的白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志雄说:

  今天是什么520节日,反正老王是不懂了,另外要说的是,今天老王那里都不去,写几章几更几章。打赏的快来……因为老王被那些秀恩爱的情侣虐疯了!!!!!重要的事情不能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