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寺人彻底废了,地上遗落着一只烧焦了的手臂,正是从他的身上落下的。

  围观人群很幸运的目睹了今日仙迹,原来……一直被人们口口相传的陈家姑爷并不是个窝囊废,相反,人家是一位仙人,倘若不是仙人,大好的天气为何平白无故为降下一道天雷?至于天雷为何会落在黄寺人老使者身上?

  那更好解释了,因为黄寺人老使者对陈家姑……不对,确切的来说,对王仙人动了杀心,你没看到那巴掌都贴近王仙人胸前了么?

  这叫什么?报应啊!你一小小的使者,在黄山镇作威作福惯了,居然动起手来妄杀仙人,这不,仙人动也未动便召唤天雷劈断了他的手臂,略施惩罚。

  王小萌很庆幸,他庆幸带着自己门派的镇派之宝,虽然这镇派之宝的名字不怎么好听,并且还很容带坏孩子。

  可至宝便是至宝,不会因为名字的好坏,就侮辱了它的威名。

  他人不知道,作为当事人的王小萌又怎会不清楚?方才黄寺人那一掌确实拍在了自己的心口上,若不出什么意外,自己此时已然走到奈何桥向孟婆讨要孟婆汤。

  只是,最终王小萌还是没有见到孟婆,既然没有见到孟婆,那么便没有资格品尝孟婆汤了,毕竟……这也不是谁就有资格喝的。

  王小萌的意外便是心口处放了一本书,一本当年从唐生手中得来的《黄书》,也正是这本其貌不扬的书,救了王小萌一命。

  巴掌落下之余,王小萌很明显感知到了古书变热,随后那一掌之威也变得犹如清风拂过,至于最后那一道天雷,王小萌不敢保准是否和古书有关。

  “王……王兄!”

  见识到王小萌施展召唤天雷的手段,黄莫不由的把王小萌放在了与自己相同的境界,甚至更高,虽说王小萌是个凡人,可数千年以来,有那个凡人能够召唤出天雷助战?于是,黄莫觉得换个称呼了。

  侧过身子,王小萌对黄莫一笑,道:“黄莫兄,你痴长我几岁,你喊我一声‘贤弟’,我当得起,除非你认为我不‘贤’了,变甜了!”

  黄莫:“……”

  关系,不由自主的变得更加亲近了,论亲近的程度,堪比一个娘肚子里的两个娃。

  黄莫走到半死不活的黄寺人身边,一脸厌恶的从胸口掏啊掏,王小萌一见,顿时恶心的不要不要。

  许久,皇天不负有心人,黄莫终于掏到了一块刻有“黄”字的金牌:“贤弟,这使者令,你且收好,今日之事为兄自会向内门师兄详情述说。”

  接过使者令的王小萌一脸发愣,使者令?什么东东?能吃么?烤着吃还是沾着吃?好纠结啊!

  身旁的陈红星却是贪婪的连吞了几口口水,一脸的巴结道:“贤婿啊!莫不如把这使者令卖与我?价钱好商量!”

  王小萌眼泛金光:“当真?”

  却还不等陈红星多说,便被黄莫一个冷哼给打住了,道:“哼!陈红星,你虽是王小萌的岳父,可终归还是个凡人,这使者令乃是我黄山派使者才可拥有,难不成你想以下犯上?”

  陈红星灿灿道:“这……小人哪敢,只是与贤婿开个玩笑,解解闷罢了。”

  “最好如此!”黄莫画风一转,一脸萧然望向围观群众,大声道:“今我黄莫宣旨,封陈家女婿王小萌为黄山镇内门使者,特发使者令以资证明!”

  最D新Gd章¤B节上*/酷+u匠1)网wY

  人生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这让王小萌有种想尿尿的冲动。

  方才还一个劲担心店被封,人被抓,现在倒好,一会的功夫,就不知不觉的荣升为黄山镇的使者,这要是搁在前世,那可就是名副其实的一市之长啊!

  王小萌偷偷瞄了一眼身旁不远处的陈红星,巴结之意犹在,并且不减反涨,如大浪淘沙。

  既然身为一市之长,一镇使者,王小萌觉得自己有必要说几句话,于是,他咳了咳嗓子,大声道:“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可是……好安静啊!

  王小萌像个傻瓜一样被凉在哪里,幻想的“首长好!首长辛苦了!”类似的话没有听到,并且不光如此,这让所有人看王小萌的眼神,就好像看一个……傻子。

  王小萌忽然觉得自己好委屈,自己好不容易才从一根疯子的身份中挣脱出来,一下只又跌进了傻子这个身份,心好累,瞬间木有爱了。

  也还好,黄莫的话让王小萌顿时消除了这份尴尬:“这醉花楼今日重新开业,本使者可得进入好好瞧瞧,怎么?贤弟不打算请为兄进去观摩观摩?”

  王小萌一拍巴掌,好一场及时雨,道:“黄兄里面请,岳父大人,小婿招呼黄兄与一众的修士,您便招呼这黄山镇的乡亲。”

  陈红星笑的褶子都起来了,巴结道:“没事,没事,这儿有我呢,你去把使者大人,与诸多修士大人照顾好,剩下的交与我便行。”

  王小萌不经意间回头,见金鱼楼的黄掌柜仍傻傻的躺在醉花楼门口捂着猪头一样的脸,神情呆滞,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王小萌皱了皱眉,走上前去,当着众人的面,先朝着黄掌柜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微笑,然后忽然神情一变,抬手狠狠一记耳光,重重的打在了黄掌柜的脸上。

  “啪!”

  清脆的响亮的耳光声再一次令围观的人群驻足,频频张望。

  黄掌柜被王小萌这记耳光打的脑袋嗡嗡作响,终于回过神来,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王小萌,半响才吃惊道:“你……你打我?”

  王小萌耸了耸肩:“打你不是很正常么?”

  “你为什么打我?方才不是已经打过了么?”

  王小萌愣了,对啊,为什么打他?自己方才已经打了一遍,又打,这样多显没有礼貌……

  看着黄掌柜悲愤的眼神,王小萌有点不好意思,仰着头思量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于是王小萌蹲下身,很诚恳的对黄掌柜道:“不好意思,你实在长的太让人讨厌了,让人一看便忍不住抽的那种。所以……你懂的!”

  话还没有说完,王小萌便住嘴了,很同情的看了黄掌柜一眼,然后站起身,轻轻拂了拂衣袖,转身进了醉花楼,丢下一脸愤恨却不敢开口的黄掌柜。

  至于那半死不活的黄寺人,早已经被人忽略的不能再忽略了……

  仇人就像是野草,斩草倘若不处根,那么肯定春风吹又生,这一点,王小萌做得很不好。

  于是在一个夜里,黄寺人这根被人遗弃的野草飞了,他的飞与传说中的御剑飞行很不同,他没有剑,只是像凡世间的武林高手一般,从那个屋檐,蹦到这个屋檐,然后越蹦越远。

  黄山派!

  一个与蜀山、峨眉、青城、昆仑、水榭百花共称六大派的一个古老门派,其现任掌机乃是有着元婴境界的,黄不同,黄掌人如其名,果然不同,在他战战兢兢的经营下,黄山派从原本三名元婴,经营到了一位……这是一段很不错的“佳话”,于是在修真界传了十多年之久。

  今夜,黄山派来了一人,一人面容怪异,且浑身发黑冒烟的怪异。

  看守山门的黄山弟子不淡定了,这是那只妖怪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夜闯黄山派?难不成他母亲或师父没有告诉他,这黄山派不是他这样的小妖能够惹得起的。

  “大胆,区区小妖也敢夜闯我黄山派,来人,快,叫人!”

  一名炼气境界的弟子,想手捏剑诀,可是一想到自己才不过炼气,还未有基础,便咬了咬牙,右手用力的一挥,手上的剑无规律的朝着那“妖怪”飞去。

  黄寺人这个气啊,还来不及开口答辩,那名炼气弟子手中的剑便飞了过来,若是搁在从前,像这样的小喽罗,黄寺人看都不用看,自己袖子一挥,人都给吹走了。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且不说还有没有袖子,黄寺人本身便是憋着一口气蹦跶来了,如今为了躲避朝着自己飞来的长剑,这口消了……

  于是,半空中一道长相诡异的人影一个轻巧的身影闪过了长剑,还不等那名炼气弟子口中道出一个“好”字,直接就摔了下来。

  摔下之余,黄寺人深怕黄山弟子不分青红皂白便齐齐放出飞剑,到时候先不说大仇还没得报,便是自己也会死的不瞑目。

  “慢着,自己人!”

  一声惊呼,打扰了诸多人的睡意,也让捡回长剑的炼气弟子发觉,貌似自己手中的剑……飞错了人。

  “敢……敢问是黄山派哪位师兄?”

  “咳咳……黄山派使者,黄寺人,求见外门大师兄,黄米。”

  今日,或许是外门大师兄诸事不宜,其中尤为明显的便是不宜修行、修炼,若是黄米懂得占卜、算命的话,恐怕也就不会吐血了。

  黄米修炼紧要关头,一名外门弟子便在门外禀告,说黄山镇的使者黄寺人要见自己,一般来说,大家都是外门弟子,并且自己的关系与黄寺人更是属于鲜为人知的那种,见见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多亲近亲近感情嘛。

  可不巧的是,黄米正在闭关修炼,紧要关头哇!这个不能断,一但断了,说不定运气不好就走火入魔,喷血而亡呢?多冤!

  于是,黄米便吩咐师弟,让黄山镇那个使者等等。

  黄米能等,黄寺人可等不了,怎么等?自己儿子根基被废了,自己也变得半死不活!怎么等?

  几个呼吸后,黄寺人感觉自己经历了沧海桑田那么久,等不了,于是……黄寺人打着去见黄米了。

  这句话绝对不是夸大,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打进来”,单枪匹马,手无寸铁,顶着一张妖怪的脸,怒气冲冲的闯进了黄米闭关之处。

  然后……见人就抽,见人就抽。

  谁敢拦他,抽!

  谁上前小心翼翼说句话,抽!

  从客堂,一路抽到闭关之处,黄山弟子们拦都拦不住,黄寺人一路是人见杀人佛见杀佛,掌影漫天,一路走一路抽,闹得黄米闭关之处鸡飞狗跳。

  众所周知,闭关!闭关!图的就是一个安静,深怕别人打扰,可是鸡都飞了,狗都跳了,这么大的声音,黄米还能闭关么?

  “噗!”

  黄米感到喉咙一甜,随后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像利剑一样飞了出去。事后,黄米想骂娘,可是一想到与黄寺人是同父同母,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