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报贴出后的当天中午,装修一新的醉花楼紧锣密鼓的开张了。

  这次的开张颇富创意,门口铺着鲜红的地毯。从台阶一直延伸到街边,地毯上撒满了万紫千红的鲜艳花瓣,一水儿的美貌姑娘穿着统一的比襟扣甲长裙,胸前斜披着一条红色的绶带,上面写着“欢迎光临醉花楼”的字样,排成整齐的两列,笑颜如花的站在醉花楼大门口,长长的炮仗放个没停,一旁锣鼓喧天,热闹得跟成亲似的。

  黄寺人老使者果然淫威甚重,一句话没说,整个黄山镇竟无一人敢惹他不痛快,醉花楼的开业摆明了是要跟对面的金鱼楼打擂台,试问谁敢轻捋黄寺人老使者虎须?

  陈红星作为醉花楼的大老板,当然也在迎宾之列,他神情沮丧,脸色苍白,明明是开业典礼,他的表情却像在出席某个葬礼,沉痛得如丧考妣。

  王小萌实在看不下去了,慢慢走到陈红星身边,不着痕迹的低声道:“岳父使者,笑一笑嘛,这是开业,不是出殡……”

  陈红星抬眼,非常愤怒的瞪了他一眼,眼睛一瞟,看见对面金鱼楼的黄掌柜正阴沉着脸,如同看杀父仇人一般看着他,陈红星不自觉瑟缩了一下,心虚的低下了头。

  “贤婿啊,你……唉!你把事情闹成这样,打算如何收拾?”陈红星根本没有一丝开业大展鸿图的喜悦,反而愁眉苦脸的重重叹气。

  “岳父何意?小婿不是很明白……”王小萌堆着笑装糊涂。

  “你知不知道由于你的胡闹,咱们陈家已经彻底的得罪了黄寺人老使者?一个处置不当,也许会致陈家灭门之祸!你看看,你把场面搞得这么热闹,有一个人敢上门吗?”

  虽说王小萌出面拉拢了黄莫使者,可谁知道黄寺人老使者收拾陈家的时候,黄莫使者会不会出手相助?修士吃拿索要不办事的德性,陈红星见得太多了,自己只是一介商人,想来黄莫使者也不会为了一个低贱的商人,而跟黄寺人老使者翻脸吧?

  陈红星越想心里越没谱儿,眼中渐渐布满绝望之色,看着满目的美女迎宾,红地毯,鲜艳花瓣和锣鼓乐手,不由颓然叹了口气,哭丧着脸道:“罢了,罢了,我就当出席自己的葬礼吧……还真的挺热闹的。”

  王小萌乐了:“岳父使者如此开朗豁达,实在是陈家之幸,有位老道士说过,苦心中,常得悦心之趣,今日如此热闹,就算是葬礼,也算是喜丧了……”

  王小萌侃侃而谈,陈红星抓狂了,脸色愈发难看,暴跳道:“你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岳父使者冷静,这么多人看着你呢……”

  陈红星怒哼一声,然后面向围观的百姓强自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岳父使者笑得真迷人……”

  陈红星的脸开始抽搐……

  王小萌看了看天色,忽然意味深长的笑道:“岳父使者莫急,小婿这样做自然是有用意的,且放宽心,很快就会有位贵客登门庆贺了……”

  “啪!”

  一个耳光狠狠甩在金鱼楼王掌柜脸上,王掌柜白净的脸庞顿时印上一个鲜红的五指印。

  “使者恕罪!”王掌柜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颤声求饶。

  “老夫把金鱼楼交给你打理,你就是这样打理的?”黄寺人脸色铁青,浑身不自觉的轻颤,平素看来温文儒雅的脸,此刻布满了狰狞,像一头受了伤来回游走的野兽,作为修士的体面和仪态统统都抛到了脑后。

  “使者容禀,那王小萌行事委实太过卑鄙,而且毫无章法规矩,小人不察,这才着了他的道,他先是故意在金鱼楼寻衅,破坏咱们的生意,又满城张贴谣言,败坏金鱼楼的名声,他……他如此作为,分明是没将使者您看在眼里,其手段之阴险无耻,令人防不胜防……”

  “一个如草芥般低贱的贱民,有何本事,敢把这黄山镇的天捅个窟窿?”黄寺人的脸已经开始扭曲,身为一镇使者,被一个贱民如此挑衅,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王掌柜嗫嚅着嘴唇,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小人还听说……”

  “还听说了什么?”

  “……黄公子被人打昏的当天,曾与那王小萌起过争执,后来因忌惮王小萌背后的黄莫,于是只砸了店,并未伤人,结果当天晚上公子就被人打昏在街角……”

  黄寺人眼皮跳了一下,竟奇异的平静下来,缓缓道:“你想说什么?”

  ◎最新L章)节上zF酷&匠$网

  王掌柜小心的看了他一眼,期期艾艾道:“使者……黄公子被人打昏,会不会……跟这王小萌有牵连?”

  黄寺人面容抽搐了几下,道:“老六大索全城,未有寸进,不管是不是与王小萌有关,此人绝不可留!”

  王掌柜低头道:“使者英明。”

  “你去跟老六说一声,吩咐他即刻去将王小萌,不得延误!”

  “是!可是……使者,咱们找不到王小萌打伤公子的证据呀……”

  黄寺人冷笑,眼中厉色闪动:“证据?老夫的话就是证据!在这黄山镇,老夫要谁死,谁就得死!拿下王小萌以后,还有,陈家也别想好过,马上命人查抄陈府,陈家所有人等,全部拿下!”

  “是!”

  王掌柜惶惶退下,黄寺人看着厅外被寒风吹得摇摆不定的枯叶,眼中杀机愈盛。

  王小萌若非仗着黄莫撑腰,怎敢如此大胆,挑衅一镇使者?黄莫,老夫今日便断你一臂,让你知道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醉花楼门前仍是一片喧嚣,门外远远的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百姓,却没一个人敢主动登门,两列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俏脸渐渐僵硬,再也笑不出来了。

  王小萌仍挂着满脸笑容站在最前面,潇洒的模样好象T台上站桩子的男模特,或手托腮,或手叉腰,或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每种姿势维持四分之一柱香时间,吸引了不少少女少妇们爱慕的眼神。

  陈红星看不下去了,他实在没料到这个貌似老实忠厚的女婿居然有如此风骚的一面。

  “贤婿,贤婿!”

  “啊!岳父使者,小婿在……”

  “你动来动去的,身子不舒服吗?”

  “不是啊岳父,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小婿认为应该把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大家面前,这样才能得到大家的好感……”

  “你……你这是什么歪理?”

  王小萌耐心的解释道:“一个企业必须要有自己的企业文化,小婿认为咱们陈家的企业文化应该是‘阳光,健康,向上,奋发’……”

  陈四六两眼发直:“什……什么叫企业?企业那个,文化是什么意思?”

  “这个,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反正咱们摆姿势也是企业文化的一种,而且很有必要……岳父使者如果也有兴趣的话,小婿教您一种剪刀手造型,非常的卡哇伊,岳父您试试?”

  陈红星:“…………”

  醉花楼开业的气氛渐渐陷入尴尬之境时,突然发生了变故。

  西边街角处,王掌柜领着使者馆的老六,和十几执法修士气势汹汹朝醉花楼走来,他们手里拿着抓人时必备法宝铁链、钩子,王掌柜嘴角噙着冷笑,一双眼睛如毒蛇般阴恶的盯着王小萌。

  王小萌和陈红星互视一眼,两人心头一沉,该来的还是来了,黄寺人终于要出手了。

  老六三十多岁,是个矮小但精悍的汉子,由于常年抓捕犯罪修士,所以面孔显得非常冷硬,永远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眼睛小而有神,看人时非常锐利,直透人心。

  王小萌表情一肃,深呼吸一口气,迎上老六,微笑道:“王小萌见过修士大人。”

  老六在王小萌面前站定,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声道:“你就是王小萌?”

  “小人正是。”

  “王小萌,本修士奉使者之令,即刻擒拿你和陈红星面见老使者,来人,给他们带上枷具,带回使者馆!”

  老六身后的执法修士轰应一声,其中二人走上前来,便欲锁拿王小萌和陈红星。

  陈红星脸色苍白得像个死人,豆大的汗珠顺着臃肿的脸庞缓缓流下,肥短的双腿一软,情不自禁便往地上瘫去。

  “且慢!”王小萌伸手大喝,制止了上前拿人的执法修士。

  “敢问修士大人,小人和我岳父所犯何罪?”

  老六眼神复杂的瞟了一眼身旁不停冷笑的王掌柜,冷冷道:“本修士奉命拿人,其他的一概不知,你若有冤屈,可着人去去了使者馆与老使者当面说。”

  一旁的王掌柜站出来哼道:“王小萌,金鱼楼是那么好得罪的吗?枉你活到这么大,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没人教过你?你区区一介贱民,有什么资格跟金鱼楼叫板,可笑又复可怜!”

  王小萌斜眼瞟着王掌柜,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

  王掌柜一楞:“没听过。”

  王小萌喃喃道:“没文化真可怕,我估计你跟我岳父可能比较有共同语言……”

  随即王小萌对老六道:“修士,你奉命拿人,草民自是不敢不从,不过草民有个不情之请,能否请老六再多等片刻?”

  老六眼中光芒一闪,仿佛听出王小萌话里的意思,于是低下头,沉吟不语,身后的执法修士们见头儿没发话,自是不便上前,场面一时陷入僵局。

  王掌柜觉察出气氛不对,转过头盯着老六道:“老六,他说要你等你就等吗?别忘了你可是奉使者之命来拿人的,你们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把王小萌和陈红星拿下!若再迟疑不前,当心使者怪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