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生面有苦色:“可能为师今日状态不好,随便忽悠了几句,反倒得罪了顾客,想了想,还是早点收摊子回来吧,再胡说八道没准人家会砸了为师的招牌……”

  王小萌好奇道:“你是怎么忽悠的?”

  唐生不说话了,不过,看脸部表情,大致应该不会是什么好话。

  “师父,我看你脸部表情就晓得你没说什么好话,怎么样?他们没揍你?”

  唐生傲然道:“为师会法术的,你忘了?”

  王小萌赞叹不已,有法术就是牛逼,得罪人了也不怕,反正撒丫子就跑,别人追不上,实在是作奸犯科,招惹是非的良好善后工具……

  忽然王小萌又有了一个不怎么善良的主意……

  真奇怪,为什么每次看到自己师父,总能让他产生这种不善良的灵感?唐生实在应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长相了。

  “师父,肚子饿吗?徒儿做东,请你吃饭。”王小萌表现得比狼外婆还诚挚。

  唐生嗤道:“你是酒楼的掌柜,哪一顿不是你做东?别废话了,贫道今日还想吃有狗肉的菜,快叫你们厨子做……”

  “师父,老在醉花楼吃,也该换换口味了,师父若不弃,徒儿请你到别处吃饭如何?”

  “哪里?”

  王小萌嘿嘿笑着指了指对面富丽堂皇的金鱼楼,“师父,听说金鱼楼的‘鲤鱼跃龙门’乃黄山镇一绝,师父想不想尝尝?”

  唐生吞了吞口水,刚待点头,却见王小萌一脸奸诈,唐生立生警觉。

  “你有什么意图?”唐生一把年纪毕竟没全部活到狗肚子里,马上觉得其中有阴谋。

  王小萌很诚恳的道:“单纯的吃饭而已,师父多虑了,徒儿是君子,行事向来光明正大,怎会做那宵小之事?师父你要相信我的人格。”

  唐生呸了一声,道:“金鱼楼是你醉花楼的冤家,老死不相往来,你没事跑到金鱼楼吃饭,为师就不信你小子没意图,为师老早就看出来了,你小子是个貌似忠厚,实则奸诈的小人,这会儿肯定想着怎么算计金鱼楼呢……”

  王小萌咳了两声:“师父这么说就冤枉徒儿了,徒儿其实是个君子,并且还是属于很君很子的君子,纯度百分之一百……说了这么多,师父到底去不去?‘鲤鱼跃龙门’在向师父招手啊……”

  “去!怎么不去!不去是王八蛋!……你怎么算计金鱼楼为师不管,反正为师只管吃喝,绝不掺和其中恩怨,若然发现事情不对,为师会法术,撒腿就跑,嘿嘿……”

  “师父真是义薄云天……”

  于是,半柱香时辰后,王小萌和唐生二人坐在了金鱼楼的一楼大堂内,神色平静的点好了菜,等着店伙计端菜上来。

  等待上菜的过程是漫长的,因为金鱼楼的生意实在太好了,几乎可以说是座无虚席,宽敞的大堂里,每张桌子都坐着客人,他们推杯换盏,高声谈笑,店伙计端着托盘在桌子间来回穿梭,如鱼入水,一片忙碌喧嚣的景象。

  王小萌嫉妒得眼睛都红了,倘若不是金鱼楼有着深厚的背景,这么好的生意本来应该属于醉花楼的,满堂食客不知有多少都是冲着黄寺人老使者的招牌来的,这是一种含蓄的拍马屁的方式。

  咳了两声,王小萌低声对唐生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何要请你来金鱼楼吃饭?”

  唐生一派悠闲模样,好整以暇的捋着胡须,悠然道:“为师都不知活了几个甲子,若连你这点小心思都看不穿,这把年纪岂不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不过为师只管张嘴吃,不管醉花楼和金鱼楼的恩怨,你若在这里惹事,为师拔腿就跑,别忘了,为师会法术……”

  王小萌恨得牙痒痒,会法术果然是个很牛逼的本事,这一刻王小萌忽然有点想跟着唐生学法术的冲动了,前提是,这个老道没骗他,真的会法术。

  店伙计端菜上来了,黑红色的‘鲤鱼跃龙门’泛着晶莹的油光,照亮了王小萌和唐生二人的眼睛。

  两人二话不说,举筷便开吃,吃得满嘴油亮,浑然不顾经过桌边的店伙计们或鄙夷或惊奇的目光,吃相很是难看。

  据说这道菜是金鱼楼的招牌菜,味道确实不错,金鱼楼的掌柜人品不怎么样,可厨子还是有几分看家本事的。

  胡吃海塞之下,满桌子的菜很快见了底儿,王小萌和唐生瘫在椅子上,抚着涨鼓鼓的肚皮打饱嗝儿,一脸满足的表情。

  “好吃吗?”王小萌仿佛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懒洋洋的翻起眼皮问道。

  唐生点头:“不错,味道与你醉花楼比起来,各有千秋。”

  王小萌笑了,他眨了眨眼,道:“吃饱喝足,咱们是不是该走了?”

  唐生啜着牙花子道:“甚好甚好,那你就去结帐走人吧。”

  王小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坏:“有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唐生眉梢一跳,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稍不留神,不会又着了这小子的道儿吧?

  “先听好消息。”唐生小心翼翼的道。

  “好消息是:这顿饭咱们不用付钱。”

  唐生松了口气,脱口问道:“太好了……哎,为什么不用付钱?”

  王小萌赞道:“师父这个问题问得很犀利,一针见血。为什么不用付钱呢……”

  说着王小萌眼珠转了转:“……因为我没带钱。”

  “啊?”唐生大惊失色,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你……你怎么能不带钱呢?”唐生急得直冒白毛汗,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王小萌特无辜的眨巴着大眼睛:“我忘了。”

  “忘……忘了?”唐生张大了嘴,两眼发直,半晌才狠狠跺了跺桌子底下的脚,“你怎么能忘了呢?醉花楼就在对面,你速速拿银子来……”

  “醉花楼最近装修,银子都花光了……”

  唐生说不出话了,他现在才回过味儿来,果然又一次着了这小子的道儿,近千岁岁老寿星一次又一次栽在这个毛头小伙子手里,大把年纪确实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为师早就算出今日必有凶兆,果然……唉!徒儿,为师不知你来金鱼楼搞什么鬼,不过为师道刚才可是有言在先,只管吃喝,不管你和金鱼楼的恩怨,现在吃饱喝足,为师要运法术遁去了,你就留在这儿慢慢跟他们纠扯吧……”

  王小萌痛心疾首道:“师父,你怎么能这样?吃过喝过,鞋底抹油,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你太没义气了!”

  唐生面带赧色,接着回过神,又怒了:“你是有目的的!你今日必是故意来金鱼楼找茬儿了,以为为师看不出么?”

  “师父,我一直引你为人生知己……”

  唐生暴跳如雷:“闭嘴!有你这种变着法儿坑人的知己么?”

  “师父,责难的话还是等咱们脱困后再说,师父乃‘渡劫’高人,生活了不知多少年头,人生阅历想必丰富无比,可有办法助咱们脱此困境?”

  唐生怒哼一声,狠狠瞪了王小萌一眼,又心虚的看了看来回走动的店伙计,然后翻着白眼儿,开始凝神。

  王小萌等了一会儿,见唐生终于睁开眼,王小萌不由喜道:“师父有办法了?”

  唐生捋须,沉默半晌,这才掐着手指道:“……为师先算一卦,卜卜吉凶。”

  王小萌擦汗:“……师父,这样会不会太儿戏了?”

  唐生心里那个恨呐!这小子莫名其妙把自己拖下水,现在反而说他儿戏。

  “不然怎么办?”唐生怒道。

  王小萌坏笑道:“师父若无办法,徒儿倒有一个法子……”

  ,最新章*节n上2#酷pu匠e'网

  唐生白眉一挑,今日王小萌带自己来金鱼楼搞这么多名堂,现在终于点到正题了。

  “你有什么法子?”

  王小萌嘿嘿笑了两声,温文尔雅的模样顿时变得奸诈狡猾起来。

  在店伙计莫名其妙的目光下,二人交头接耳,窃窃低语了几句。

  于是,金鱼楼中,杯觥交错,宾客满座的大堂内,一名年迈苍老的老道士吃着吃着,忽然口吐白沫儿,浑身打起了摆子,接着一阵杯碟落地的碎裂声,老道士在众人愕然的目光注视下,狠狠摔到了地上,整个过程虽然时间不长,可动静闹得很大,堂内高谈笑闹的宾客们都注意到了,整个大堂顿时安静下来,大家纷纷好奇的看着这位老道士躺在地上不停打摆子吐白沫儿。

  事情还没完,店伙计还没反应过来,老道士旁边坐着的一位年轻人忽然飞快的窜到老道士身边,悲愤惊呼道:“道长!道长!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老道士一边打摆子,一边艰难的抬起手,目光愤恨的指着不知所措的店伙计,断断续续道:“你们……你们给贫道的菜里……下了什么东西?”

  金鱼楼内一名长得白白胖胖,好象是堂内主事的胖子擦着冷汗,脸色铁青的走出来,见到老道士的模样,顿时急道:“这位道长没事吧?快!快给道长叫大夫……”

  老道士颤抖的手指着胖子,恨声道:“你们……到底在菜里下了什么东西?”

  胖子急得快哭了:“咱们是正正当当的酒楼,除了做菜的作料,哪敢放别的东西呀?”

  老道士置若未闻,气若游丝的哀哀道:“解药……求你们了,给贫道解药……贫道吃了你们的菜,快死了……”

  堂内宾客闻言大哗,忙不迭的各自使劲儿抠着自己的喉咙眼儿,生怕自己也吃进了什么毒药类的东西,大堂只听得哇哇的呕吐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胖子主事急得脸都白了,还没等他叫掌柜,只听得老道士仰天长啸一声,悲声大叫道:“贫道本乃游历红的散修,没想到今日竟命丧这小小酒楼之内,想我修为已然到达‘虚丹’境界,可……唉!我……不该贪嘴啊!报应,报应!”

  言毕,老道士软软倒下,再无声息。

  “哗——”整个大堂的食客像被火星点着的火药桶,轰然炸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