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楼门口围着一大群人,都是听到动静后来看热闹的围观百姓,其中不乏同情者,当然,也肯定少不了一些幸灾乐祸的家伙,人生百态,只需要看一眼这些围观者,便能体会出其中的五味。

  黄小天领着一众修士走后,围观的百姓也三三两两散去。

  嚣张跋扈的“修二代”怒砸醉花楼,如此狗血的桥段,却成了一场不明不白的闹剧,王小萌从心眼里感激黄公子的慷慨,这儿他不但省了一笔不菲的开支以外,同样也省了麻烦。

  这件事的起因当然是为了陈家的千金,说实话,王小萌有点想不通,陈媛到底好在哪里,值得这位“修二代”如此为她大大出手?陈媛除了长的漂亮以外,王小萌根本没看出她有什么别的优点,许是根本没看出她有什么别的优点,许是在深闺待得久了,养得性格淡漠、古怪、善变,这样的女人娶回家,不说话时还能看着养家,一开口会把人都得罪死。

  王小萌自认为自己是个注重内在的人,脾气合不来,再漂亮的姑娘也不要。

  不过王小萌也知道,经过这一次砸店之后,醉花楼,不,正确的说应当是自己,算是正式在黄山镇公开的与黄莫站在了一起,很快整个黄山镇就会知道这个消息。

  黄公子走后,醉花楼已是一片狼藉,老左和店伙计忙着将桌椅门窗的碎片收拢归置,气氛虽然沉默,可众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平静,一点也没有被人欺负后的颓废。

  m看正版章节。上◇酷_{匠It网

  王小萌摸着下巴,考虑着该如何开口向陈红星讨要些银子,醉花楼得重新装修,没银子是开不了工的。

  到了晚上,以算命忽悠为生的唐生回了醉花楼,王小萌承诺过,以后晚上可以睡在这里,拼了几张桌子的事,并不麻烦,唐生终于有了一个相对长久的栖息之地,自然是满心欢喜。

  只是这个时候等他倦鸟归巢的时候……很显然,今天不是唐生的幸运日。

  方跨进醉花楼的大门,唐生便被眼前这凄凉破碎的景象惊呆了。

  唐生当场怒了:“阿弥他娘的陀佛,那个龟儿子干的?”

  他不能不怒,他已经把醉花楼当成了家,无论是谁的家园被残害成这样,都会发怒的,出家人也不例外。

  唐生的脖子都粗了,花白的须发无风自动,布满皱纹的老脸一阵阵的抽搐,连呼吸都重了许多。

  “谁?到底是谁干得?老子肯定不一巴掌拍死他!”唐生怒发冲冠。

  王小萌愣了,看来这黄公子能耐确实不小,居然气的一向嬉皮笑脸的老道直爆粗口,仙人也!

  王小萌急忙劝道:“师父莫要生气,出家之人,可不敢犯嗔戒……”

  唐生一惊,急忙收敛神静气,长长诵了一声:“阿弥陀佛……”

  紧接着,唐生又暴跳如雷:“佛他祖宗的,老子好不容找了个睡觉的地方,容易么,这还没睡几天呢,就给拆了,出家了也是人,怎么就犯不得嗔戒了?”

  王小萌擦了擦汗,看来自己师父也是性情中人啊……

  “徒儿,你说!这到底是谁干的缺德事儿?老子这就去抽死他!”

  王小萌揉了揉鼻子,苦笑道:“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已经被砸了店,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吧……”

  有句话王小萌没忍心说,按他的计划,醉花楼本来就是要全部砸了重新装修的,人家黄公子当了活雷锋忙活一下午,若再追上去揍他一顿,未免也太不讲道理了。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谁干的!老子红尘修行,遇着不平事当然要管一管,更何况还是徒儿你的不平事,老子我更要管了!”唐生不依不饶。

  王小萌顿时肃然起敬,想不到自己师父除了喜欢忽悠人以外还是个古道热肠的侠义之辈,以前太小看他了……当然,也不能排除他是为了泄私愤,毕竟他睡觉的地方被人砸了,他又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道士,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唐生的这种情绪很符合逻辑。

  王小萌转了转眼珠,一抹熟悉的坏笑在嘴角勾出一道弧线。

  “你确定要揍他?”

  “当然!老子今日也来个替天行道!”

  “好吧,我带你去找他,那人砸了店后四处花天酒地,应该不难找的。”

  王小萌是个很随和的人,既然唐生如此热情的帮他找场子,不答应他好象说不过去,毕竟人家老道士现在雄性荷尔蒙分泌得很旺盛,不给他找个情绪的发泄口,恐怕他会发狂。

  于是一老一少在漆黑的夜幕中,鬼鬼祟祟的出了醉花楼的大门,满大街的找黄公子,准备复仇大业。

  正如王小萌所说,“修二代”并不难找。

  黄山镇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晚上的符合修士身份的娱乐场所只有那么几家,王小萌和唐生很快找到了黄小天。

  黄小天正在一家名叫“怡红阁”的青楼里喝花酒,今日大砸醉仙楼,他觉得很威风很畅快,大大满足了“修二代”横行跋扈的心理,于是他呼朋引伴,在藏怡红阁集了一大帮人,每人抱着个粉头狎玩。

  今日王小萌敬畏的表情让他又一次体会到修士的妙处。

  怡红阁外,街角的巷子口,王小萌看着里面热火朝天的喧闹景象,不由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然后感到一阵冬日的寒意,于是又轻轻跺了跺脚。

  “要不,咱们回去吧,明天再来找场子……”王小萌劝道。

  时间很晚了,已经习惯古代人的早睡早起,王小萌现在一阵又一阵的困意,他实在提不起精神来复仇,不论“修二代”心里怎么想的,事实上砸醉仙楼这种行为并没做错,人家累死累活忙活了一下午分文未取,现在又要去找他麻烦,王小萌觉得这种行为很禽兽……

  “不行!老子今儿跟他耗上了!我没地方睡,他也别想好过!”唐生目光灼灼的盯着怡红阁的大门,愤愤道。

  王小萌叹了口气,他觉得唐生太热心了,相比之下,自己这个真正的受害者反倒太不敬业,想了想,实在觉得应该反省一下。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躲在街角巷楼闲扯淡,目光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怡红阁的大门。

  不知过了多久,喝花酒喝得面红耳赤的黄小天终于东摇西晃的出来了,狂妄大笑着跟那群狐朋狗友挥手作别,然后独自一人往东走去。

  王小萌眼睛一亮,点子来了!

  像变戏法儿似的,王小萌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两样物事,一口二尺余长的麻袋,还有一根拳头粗的大木棍儿。

  王小萌将两样物事递到唐生面前,道:“你选哪一个?”

  唐生下意识拿过木棍儿,然后两眼发直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小萌很耐心的道:“你不是说要帮我报仇吗?”

  唐生懵然点头。

  王小萌嘿嘿一笑,指着不远处正摇摇晃晃走着路的黄小天,道:“看见那孙子了吗?今日就是他拆了咱们的醉仙楼……”

  唐生目光顿时变得炽热,眼睛仿佛快喷出火来。

  “你说吧,咱们应该怎么做?”唐生摩拳擦掌,战意盎然。

  王小萌是个谦谦君子,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君子哪怕作奸犯科,说话的时候也要文雅一点。

  于是王小萌很腼腆的道:“我是这么想的,为了让他得到教训,我打算让他双目暂时性失明,接着用钝器对他的肉体进行无差别殴打,凌辱,然后从他身上获得一些受害者该得的赔偿,最后飞快撤离殴打现场……”

  唐生呸了一声,万分鄙夷的道:“说了那么多,不就是套麻袋,敲闷棍么?”

  王小萌仰着头想了一下,最后点头道:“不错,我觉得你的概括很准确,一针见血。”

  西市青石大街上,黄小天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往家中走去,浑然不觉两个不怀好意的人已经盯上了他。

  黄小天没带随从、保镖之类的人物,不能怪他大意,他老爹是这个黄山镇的使者,黄山镇的一号人物,在黄山镇内,哪怕他学螃蟹横着走,谁敢找他麻烦,再说了他自己还是一名修士,虽然境界只有炼气,并且还是三层,可尽管如此,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了的。

  久怠必有祸。黄小天当然想不到,在这黄山镇内,居然真有人敢找他麻烦。

  祸事已经悄悄临近。

  漆黑的夜幕下,两条人影正鬼鬼祟祟摸了上来。

  一人扯着麻袋,另一人手执木棍儿,动作甚是熟练。

  黄小天仍在摇摇晃晃,嘴里哼着跑了调儿的黄色俚曲,今晚在怡红阁,黄公子玩得很嗨,除了磕药,坏人该干的事儿他都干了。

  王小萌远远跟在后面,看着黄公子这副郎当模样,说实话,自认正人君子的王掌柜都忍不住想抽他,前世无数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里,对黄公子这种人有一个统称:“人渣”。

  本来对敲他闷棍有些歉意的王小萌,现在忽然觉得,其实年轻人偶尔受点挫折和打击,还是很有必要的,也许受过这次打击后,“修二代”会培养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危机意识,更能明白“夜路走多终遇鬼”的人生道理。

  想来想去,王小萌觉得今日敲他闷棍的行为,简直是行善积德。

  于是,正人君子王小萌坦然了,甚至还有些自豪感充斥于心间。

  小时候捡到五毛钱交给警察叔叔时,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教育“修二代”,是身为正人君子必须具有的社会义务,等同于除灭四害,人人有责。

  离黄小天还有丈余距离的时候,王小萌暗暗朝唐生打了个眼色,唐生点头会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