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小天脸色变了,并且嘴唇开始哆嗦。

  他虽是纨绔子弟,但他不是白痴,旁人都羡慕修真好,可跟随在父亲耳濡目染下,才真正的知晓这修真界的凶险,清醒之后,他惊惧的发现,王小萌问的每一话实在很有道理,倘若王小萌当真和黄莫关系不浅,便不是如此,今日杀了王小萌,因背后那令黄莫都不敢找回颜面之人,恐怕很不妙啊,现在黄小天开始深深的感到后悔。

  王小萌开始叹气,望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怜悯:“你什么都不知道,居然便敢带人上门杀人行凶,黄公子,我委实好奇,你那莫名其妙的勇气哪里来的?难道当作是无知者无畏不成?”

  此时的黄公子脸部表情明显有点无助。

  王小萌对他的表情很满意,他一脸从容的走到黄小天身前,将自己脑袋朝他伸过去,道:“方才要说的都已经说了,黄公子,来,杀我吧,我让你杀。”

  黄公子吓了一跳,脸色变白了,连忙谦虚道:“不……不用了。”

  “哎呀,来嘛,别客气,杀了我,你能消了心头一口恶心,何乐不为?来,乖,听话,动手吧!用你生平最厉害的法术,狠狠的朝着我身上打,千万莫要手下留情……”王小萌不停的怂恿。

  “不……不要……今天是个误会,误会……”黄公子吓怕了,一连退了好几步,并不自觉的将双手背到身后,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王小萌,把他给碰死了一般。

  “来吧来吧,王小萌不该活着,王小萌应该死……”王小萌盛情邀请,且表情诚挚令人感动的不要不要。

  “不……不要,我不要……我真的不要……”黄公子像个被流氓堵住的美少女,一边后退,一边无力的苦苦哀求……

  一旁的老左,店伙计,以及手执剑棒,杀气腾腾的修士们皆目瞪口呆。

  不是说来杀人的么?杀人怎么杀人杀出了这幅光景?好毁人三观啊!

  “你当真不杀我了?”王小萌表情好像很失望。

  最y新I章hK节上8酷|匠网3

  “我觉得今天这事闹成这样,肯定是一场误会……”黄小天表现得很诚挚。

  他心中惊疑不定,王小萌的话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又因为敌情不明,黄小天选择了暂时退让,他要回去好好查清楚,王小萌跟黄莫到底是何关系,还有那……王小萌背后之人。

  外面的人都说陈家的姑爷是个窝囊废,但从王小萌今日的表现来看,黄晓明觉得说这话的人很明显都瞎了狗眼。

  把自己堂堂一名修士都逼得几乎走投无路的人,会是窝囊废么?

  王小萌现在的形象在黄公子心里,有点深不可测,一瞬间黄小天又想起了当初自己老爹说过的话,这一刻他认同了:看来自己父亲没有说错,王小萌跟黄莫一样,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王……王掌柜,若没什么事的话,我,我先走了……”黄小天面孔抽搐了几下,领着一群修士,神情灿然,准备走人。

  “等一下!”王小萌忽然叫住了他。

  “你当如何?”黄小天眼睛眯了起来,莫非这家伙不打算放过自己?好大的狗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一名修士,反过来若被蝼蚁一般的凡人欺负了,以后怎么抬头?

  王小萌微笑着将黄小天拉到一边,低声道:“黄公子,今日既然是一场误会,这是便这么算了。不过俗话说,这冤家宜解不宜结,今日黄公子领着这么多人打上门,若什么都没做,便这么走了,黄公子脸上岂不是太没光彩了?”

  “你是何意思?”黄小天一脸警惕。

  王小萌笑道:“常言说的好:人难定天,小人只是个凡人,当然惹不起黄公子您,更不想让黄公子丢了脸面,所以小人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让您找回脸面,小人也好给自己留一线日好相见的台阶……您说不是?”

  王小萌叹了口气道:“打人不对的,不过砸脸却没有关系,小人为了黄公子的脸面着想,您倘若实在觉得下不了台,小人给您提个意见,不如您干脆把这醉花楼给砸了,这样您的脸面不就有了,黄公子意下如何?”

  黄小天一听眼睛立马亮了,接着又警惕的看着王小萌:“你是这醉花楼的掌柜,你会这么好心,让我把你的店给砸了?说,你到底是何企图?莫不是想给我下套?”

  王小萌叹气道:“小人当然不乐意,但是我又实在不想得罪你,你倘若心里有气,我的日子也过得不安稳,这委实是无奈之中的法子……”

  黄小天想了想,觉得砸店确实是个能出气又能找回面子的好办法。

  “你……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能反悔,店是你让我砸的,将来便是闹到了黄莫大人面前,我……我也不怕,我占着理!”

  王小萌心里在笑,狠狠的笑,理!理!理啊!一名修士,堂堂的一名修士,如今在跟自己说着理呢,就是不知道方才破门而入想杀自己之时,有没有想过……那个‘理’字!

  “那是定然,小人得罪谁也万万不敢得罪您黄公子,”王小萌指了指天,指了指地,做完保准后,顺便还好心的问道:“敢问黄公子砸店可还需要工具?小人可以提供。”

  黄小天脑子转了许久,终于确定吧醉花楼砸了王小萌也不能拿自己、自己老爹怎样,于是咬了咬牙,恶声道:“不用,我们自己有!”

  王小萌立马识趣的站到一旁。

  黄小天走到那群修士面前,哼了两声,气焰顿时又恢复方才进店时候的嚣张。

  “你们这些混蛋还愣着作甚?给老子把这个破店砸了!”

  那群修士一愣,接着开始群情激奋,以扫方才黄公子哀哀退避时候的颓势。

  一名贼眉鼠眼的修士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王小萌两眼,凑到黄小天面前讨好的道:“公子,可要小人教训教训这小白脸么?”

  “啪!”黄小天一个耳光狠狠扇到他的脸上,怒道:“是否是聋了?方才本少是怎么说的?只砸店,不准打人!

  于是众人举着手中原本杀人的剑棒法宝,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砸店游戏。

  尘土喧闹,惹火朝天,气氛热闹得像是赶集,没过一会的功夫,醉花楼的大堂内顿时被砸得七零八碎,乱七八糟,桌子椅子柜台酒坛,在修士们的肆意打杂下,全部提前走向了寿终。

  众人打杂得凶狠,干劲十足,但是对一旁站立的王小萌,老左和店伙计却碰都不碰,秋毫无犯。

  老左站在王小萌的身旁,在一片打砸声中浑身瑟瑟发抖。

  “掌柜的,这……这可如何是好?他们砸得一点都不剩啊……这……”老左的脸都急绿了。

  王小萌一脸平静的看着修士们卖力的砸店,眼中居然露出了几分欣赏。

  “老左,你能否淡定一点么?”

  “掌柜的,淡定不了啊,这……怎么向老东家交代?完了,完了!醉花楼被砸烂了,我肯定会被老东家辞了……”老左一脸绝望。

  王小萌叹了口气:“老左,我尚且问你,这黄寺人使者独子带人来之前,咱们是怎么商量来的?”

  “怎……怎么商量?还有……商量什么?”老左一副懵懂模样。

  王小萌又叹了口气,耐心的道:“咱们不是说,要把醉花楼重新装修一番么?大堂里所有的一切全都要拆了重建,你想想,我I是不是这么说的?”

  “是……是啊!”

  “请人拆大堂是不是要花钱?”

  “应……应该是吧!”

  王小萌嘘嘘了一声,然后目光感激的望着正砸的热火朝天的修士们,道:“现在,有这么多热心的好心人免费帮咱们拆,给咱们节省了一笔开支,你还急什么?你应当怀着一颗懂得感恩的心才是……”

  老左闻言愣住了,焦急的面孔瞬间便恢复了平静,接着,眼中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且笑意逐渐扩散,蔓延……

  “掌柜说的在理,老汉当真应该感谢他们才是……”老左的语气带着几分压抑不住的欢快。

  同时心里不免有些笑着感叹:“这位王掌柜,委实……太坏了!哈哈!”

  修士们当然不是普通人能够盖的,很快,修士们将大堂所有一切的都给砸了,黄小天瞧着满目疮痍的大堂,其状萧然无比,他不由满足的笑了,喘着粗气走到王小萌面前,当真众修士的面,开始交代场面话。

  “王小萌,你看清楚了!倘若以后再敢得罪我,这醉花楼便是你的下场。”

  王小萌低眉顺目,唯唯诺诺:“是是是,黄公子仙威,令小人仰视畏惧不已,害怕的不要不要……”

  黄小天见王小萌一脸恭敬,心中不由对他产生了许些好感,这位王掌柜做事八面玲珑,懂得在小弟面前给自己留面子,为了自己的面子还大方的任自己把他的店给砸了。

  此人所言所行,实在令自己窝心不已。

  虚荣心得到空前满足的黄公子,领着一大群修士,扛着各种工具,像一群刚刚干完活风尘仆仆的施工大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醉花楼。

  王小萌看着黄公子得意洋洋的背影,神色欢愉的长出一口气。

  “什么叫双赢?这便叫双赢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