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男子长相倒是颇为英俊,只可惜脸色太过苍白,一双眼睛细长微眯,看起来阴森森的,走路虚浮,一看便让人知晓是长期的酒色过度。

  男子望向王小萌,冷声问道:“你便是王小萌?那个陈家的窝囊女婿?”

  王小萌无奈的点了点,似乎这“窝囊”二字,已然成了他的招牌,只可惜不是人见人夸的那种。

  男子见王小萌承认,眼中闪过几分厉色,他翘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气焰无比嚣张,道:“你可知我是谁么?”

  王小萌摇头,皱眉道:“我看各位来势汹汹,阁下更是面目狰狞,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但可以肯定,你们绝非善类。”

  年轻男子俊脸顿时阴沉下来,眼中怒火万丈,冷声道:“死到临头还敢跟我耍嘴皮子,王小萌,你给我记住,本少爷叫黄小天,是黄寺人使者的独自,其本身更是一名修士。来人,给本少爷揍他!打死不论,我担着!”

  黄小天身后的修士闻言,齐齐应了一声,挽起袖子便往前凑。

  王小萌眼皮猛跳,他听过这个名字,黄小天,黄寺人使者的独自,本人也是一名炼气境界的修士,他早早便惦记着陈媛的美色,一直想把她收入府中,供自己玩乐。严格来说,自己与黄小天可以称得上情敌关系,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杀人也就很符合逻辑了。

  一念间,这群修士已经围了上来,他们手里拿着剑棒,一个个目光歹毒的盯着王小萌,嘿嘿冷笑。

  老左和店伙计们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呆站着一动也不敢动。

  正当修士们举起剑棒,朝着王小萌当头劈下时,王小萌浑身一抖,忽然开口暴声大喝道:“慢着!”

  众人一愣,只见王小萌两眼怒睁,不进反退,往前站了一步,伸手指着黄小天,冷声喝道:“黄小天,你可是想清楚,当真要杀我?”

  黄小天约是没有想到王小萌临死前会这般问,不由好笑,道:“想清楚什么?你不过只是区区凡人,杀你犹如捏死一只蝼蚁一样,有甚是大不了?莫说我爹是这黄山镇的使者,便是本少爷我……也是堂堂炼气修士,你若是死了,又能作何?”

  王小萌心中悲凉,修士的世界里,视凡人的性命如蝼蚁,更可悲的是,这偏偏是事实,黄小天一进门便欲杀自己,就是理由也都懒得找了,大家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而自己,现在就是一只苦苦挣扎着求生的可怜蝼蚁。

  一想到生存,王小萌立马冷静了,努力压抑着畏惧的心理,盯着黄小天冷笑道:“黄公子,我只是个凡人,对你来说,我死不足惜,杀便杀了,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不过,我劝你凡世都需三思而行,有些事做得太过鲁莽了,后悔也无用。”

  黄小天脸色一变,冷冷道:“笑话,杀你这一个凡人我会后悔?整个黄山镇,数不尽的凡人,死一两个又有何打紧?你们这群混蛋愣着作甚?还不给我杀了他!”

  “你们谁敢!”王小萌大喝,令修士们不由一窒,隐隐散发出的威势让众人迟疑了,一时竟吃不准这文弱年轻人到底是何来头。

  王小萌一声大吼,醉花楼内情势顿时陷入一群与一人相对持的僵持局面。

  “黄小天,你可想清楚了,你若杀了我,我敢保证,绝对会给你家老子惹火,并且还是灭族之祸,你信否?不信我王小萌伸头让你砍!“

  黄小天一呆,心中不免也有些吃不准,色厉内荏道:“你少给老子胡说八道,区区一个凡人,蝼蚁一样的存在,杀了你又怎样?“

  王小萌面如沉水,阴阴一笑,令场内剑拔弩张的气势愈发诡异。

  “当真如此?我且问你,你来这醉花楼闹事,可有经过你父亲黄寺人老使者的授意?”

  黄小天脸有点黑了,他当然是没经过老爹的授意,说白了,今日他来这醉花楼,根本就是挑衅报复,他想的简单,直接把王小萌弄死,然后去陈家逼婚,把陈媛弄到手,典型的“修二代”欺男霸女行为,他老爹去了黄山外门拜访外门第一高手黄米去了,怎么可能知道?

  王小萌剑黄小天的表情,心里终于松了口气,好了,性命算是抱住了,只要不是黄寺人使者的授意便好,至于这位“修二代”,只需吓唬吓唬他就成。

  “黄公子,我且再问你,你今日领人打上门,已经做好准备了么?”

  “什……什么准备?”

  王小萌再次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黄寺人老使者跟黄莫兄撕破脸的准备,你做好了么?你确定要杀我,完全不顾黄莫兄的面子?”

  黄小天震惊了:“黄莫……使者?你跟黄莫使者是何关系?

  震惊了,震惊了,自己在黄莫的面前都得称呼一声使者或大人,可这个王小萌,竟然直接就成了黄莫……兄!由不得不震惊啊!

  王小萌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道:“陈家得罪黄莫兄,是我居中一手调解的。黄莫兄到黄山镇的第二天,我便进了使者馆与他喝酒,你说我跟黄莫兄是何关系?”

  黄小天愣住了,黄山镇说大也大,可不小,也就这么一个地方,一点小小的风吹草动很快便被人尽皆知,他知道王小萌说的全是实话。

  听王小萌的意思,他跟黄莫的关系不浅,这下事情有点麻烦了……

  王小萌趁热打铁:“黄公子身为修士按理说也应当知道,一名修士,被凡人踹了一脚,且还不说是光明正大,这等奇耻大辱,焉能罢休?只是,你说,这黄莫却却为何不敢动我、动陈家?”

  “为……为何?”黄小天咽了一口唾沫,结巴问道。

  “除非……他不敢动!”

  “不……不……不敢动?”黄小天大吃一惊。

  王小萌点点头:“我再怎么说,也只不过是个凡人,而黄莫兄他却是名修士,且还是一名百年内结成‘金丹’的修士,纵然陈家以万贯家财恳求黄莫兄放过他们一马,可……他是修士,要这些黄白之物作何?前面我也说了,我个凡人,无论身份如何,又和资格与他相见?相商?除非……”

  “除非?”

  酷》匠l网$-唯&一(正xn版eh,ED其他都C是盗$h版◇

  “除非我背后也有一名修士,一名让黄莫兄不敢动、动陈家的修士。”

  王小萌叹了口气,又道:“在修真界行走如履薄冰,且每一步须得走得都小心翼翼,你今日之举,你知不知道会给令尊惹下多大的祸根?令尊境界乃是基础,在黄山镇也是一名只手遮天的使者,可基础便是基础,境界已然摆在那儿,至于使者这个位置,放在黄山镇或许能够遮天,可其它地方……呵呵,莫要怪我没提醒你,如今虽然是末法时代,可保不齐还有一些‘还神’、‘练虚’的大修士,便是没有,你真当基础就能呼风唤雨、草芥人命?我实话告诉你,基础修士,我王小萌背后之人还当真不放在眼里,倘若不信,你大可去问问使者馆的黄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