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莫的卧房里点着蜡烛,昏暗的光线下,他正在喝着酒。

  可忽然一个熟悉且令他恐惧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了,也伴随着这个声音,他手中杯子中的酒洒了,不偏不巧,刚好是裆下……

  “黄莫使者,在下陈家姑爷王小萌,深夜又来拜访了!”

  也没等黄莫应答,王小萌便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开什么玩笑,今天自己可是带了礼的,勇气很足,不会再像上次一样,心虚的不要不要哒了。

  黄莫脸抽了抽了,好痛,想了想,自己最近安分的不得了,应该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这位陈家姑爷的事情。

  于是黄莫站起身行了一礼,脸上僵硬的笑道:“啊!二……二百五门主,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啊!”

  王小萌:“……”

  该死,为何又是这傻不拉几的称呼?真要命。

  “是么?小弟我也想你啊!这不,太想念,天还没亮我就来找你了。”

  随后王小萌霸气的朝着身后挥了挥手:“来人啊……”

  闻言,黄莫畏惧的退口几步,当依稀看见门外的唐生时,黄莫绝望了。

  罢了罢了!便拼个我死他活,总归不能弱了黄山派的门风……

  “还不把礼给黄大哥送上来!”王小萌一笑,送礼也不能白送,毕竟这世上吃白食的机会可不多,更不是人人都像自己一生下来就是吃白食的主。

  黄莫哭了,三十年的人生,还是第一次遇见送礼送的想灭口一般的人,心好累啊!

  “这……这是什么?”黄莫弱弱问道,

  王小萌没有答话,而是打开箱子上的铜扣,然后掀开了箱盖,整个屋子顿时满室添辉。

  整整一箱的银子!十两一锭,白乎乎,亮光光。

  且不说黄莫,反正王小萌肯定是动心了。

  “二百五门主,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您这到底要干嘛?我这人天生胆小,莫要吓我。”

  王小萌一愣:“你这人真奇怪,我方才不是说了么?送礼啊!”

  一箱的银子,粗略估计下,至少也得有一千两。

  说真的,王小萌不心疼是假的。

  黄莫傻了,自己是个修士,要这些黄白之物作甚,你若是送些灵丹妙药什么的,自己肯定来之不拒,可这样……

  好忧伤啊!这就是不会送礼的人。

  “不必了,大家都是这么熟的人了,大可免了。”黄莫道,

  这下轮到王小萌惊讶了,“这么熟的人”?我的天啊!咱们只是见过一面好吧,见过一面就这么熟了?这黄莫使者是多缺朋友啊!

  面对缺少朋友的黄莫,王小萌心中顿时考虑起要不要把这“礼”给收回来,亦或者……实在不行也可以减少一点啊!

  至于那减少的“一点”,哇哈哈!当然是落在进了自己腰包咯。

  “这……”黄莫犹豫了,收?可这些银子一堆一堆的,放在房子里也占位置不是?不收?可不收,怎么看都得罪了人,要晓得人家那高深莫测的师父还站在门口盯着自己呢。

  那感觉,就跟狗盯着包子一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既然二……二百五门主连夜给在下送礼,岂有不收之理?来人啊!还不把这木箱抬下去,”话音方落,门口又走进两名低阶修士,脸上露出讨好般笑容把银子……就这么抬了出去。

  王小萌:“……”

  心好累,累的不要不要哒,就不能坚持坚持么?好腐败。

  气氛下降的很快,至少是木箱从王小萌眼睛里消失以后。

  “既然你礼都收了,那我就说正事了。”王小萌走到一座椅子边,随意的坐下。

  “正……正事?”今天发生的一切,一切的一切,一切的一切的一切,都奇怪哟,自己完全根本就跟不上节奏哟。

  瞧见黄莫一副吃惊的表情,王小萌顿时不悦:“哎呀!我说你这个人,不会是收礼不办事吧?”

  “收礼……还得办事?”黄莫吞了一口唾沫。

  “当然了,你这话问的真是好笑,难不成你还想吃白食?”王小萌脸上露出一副很理所当然的神情。

  黄莫沉默了,真想一掌把这个畜生拍死,拍死!拍的那种稀巴烂,怎么救也救不活的那种。半响过后,黄莫面无表情的对外说道:“来人啊!赶紧把二百五门主的礼给本使者抬回来。”

  王小萌坐不住了:“你这人怎么这样,礼你都收了,怎么一听见要办事,就还回来,不厚道啊!”

  黄莫以无言以对……

  气氛陷入了再度尴尬中,为了打破这份尴尬,黄莫不得已向王小萌解释道:“二百五门主,你也莫要为难在下,在下只是这黄山镇上的一个小小使者,能帮你何忙?还不如抬着你的礼去另寻他人。”

  王小萌不高兴了,这叫什么话,要是自己认得别人干嘛还三更半夜跑到你家啊!所以,求人办事,总归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就好比现在,有些人竟然想打着只收礼不办事的旗子想吃白食,这可不是一件好风气。

  王小萌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光荣的穿越者,必须得杜绝这样的事情发成。收礼可以,人之常情,可不办事就不行了,得天诛地灭。

  灭啊灭啊,王小萌心里不知把黄莫灭了多少遍,嗯……反正很多遍。

  “小弟前来此番也不是为了别事。”

  “我管你是不是为了别事,反正就是不行。”

  王小萌郁闷了,道:“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

  “那你最后是不是要求我办事?”黄莫对着王小萌翻了一个白眼。

  “是啊!”王小萌点点头。

  一拍巴掌,黄莫痛心道:“看吧!无论怎么说,你最后的目的都是求我办事,所以说,还不如不说。”

  哇!好有智慧的话!

  王小萌脑中忽然浮现了这么一幅怪异的画面,王小萌自己深情对着黄莫说:“莫儿,你听我说!”

  然后黄莫,双手捂着耳朵,大声尖叫道:“不听!不听!不听!我不听!”

  最后,王小萌口吐鲜血,年卒十九,虚岁二十。

  嗯……王小萌陷入了沉思,怎么方才幻想的似乎有哪里不对,至于不对在哪里……王小萌暂时还没有想明白。

  “哎呀,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本就是想请你帮一个忙么,再说了,礼你都已经收了。”

  黄莫脸上一副满不在乎,大度道:“本使者可以还你。”

  王小萌哑口无言了,这人怎么这样,油盐不进啊!

  再说了,自己不是主角么?应当有那么一种微微一露,便能收复好多小弟的王霸之气,可现实……未免太残酷了!

  残酷的现实逼得王小萌不得不改变方才还在路上的想法,自己一向是个讨厌暴力的人,可自己最讨厌的,还是那种不合作的人。

  王小萌怒了,一脸气愤的用手指着黄莫道:“你什么意思,莫不是要黑吃黑?”

  黑吃黑?黄莫瞪大了眼睛,虽然不懂什么意思,可感觉……好厉害哟。

  桌子上的杯子被王小萌拿在手上,然后朝着地方狠狠的摔了下去,伴随着“啪”的一声,王小萌的声音传到了屋外唐生的耳朵里:“师父,还不动手!”

  王小萌的表现就好比拿着一根骨头扔到地方,然后大喊关门放狗一样。这霸气的气势,总算是把黄莫给吓住了。

  屋外的唐生正撸起袖子想大干一场时,黄莫开口:“等到,二百五门主,凡事都可以商量的么,我又没说不行,你这人,真是的。”

  委屈,好委屈,自己堂堂黄山派内门修士,竟然,竟然服软了,好委屈,好委屈。可不委屈的话……脸好痛!脸好痛!

  “可以商量了?”

  “可以商量了。”

  “收礼办事不?”

  “办事!”

  “那……不收礼办事不?”

  黄莫:“……”

  闲话扯了好多,王小萌觉得是时候言归正传了,重新坐下的王小萌,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好像他才是这个屋子的主人,道:“说到这忙,就离不开陈家,小弟荣幸,升得了醉花楼的掌柜。”

  黄莫:“……”

  “你不应该说恭喜么?”

  “哦!恭喜恭喜!”

  鄙视,刺裸裸的鄙视,光恭喜就可以了么?你应当送些比较实用的东西,比如银子!亦或者金子?

  王小萌定了黄莫半响,发现他貌似没有送礼的打算,于是只好长叹一口气后继续道:“几个月前,醉花楼的对面开了这家酒楼,金鱼楼,很熟悉吧?就是我小舅子踹的地方。”

  黄莫:“……”

  此人好不会说话,扇他耳刮子,扇他耳刮子。

  “其实吧!我们醉花楼的菜味道不错,真的,不信你改天抽空来尝尝,咱俩都这么熟了,不收你钱,免费。”

  黄莫:“二百五门主,还是先请说正事吧!”

  “哦!”王小萌拍了自己额头一下,笑道:“你看我,说着说着,都差点忘了。是这样的,我要说的是,自打金鱼楼开业以来,我们醉花楼的生意全没了,若是这菜的味道比不过金鱼楼我也就不说……”

  “那是为何?”黄莫问道,

  王小萌冷笑:“他们背后捅刀子,都是生意人,不地道啊!”

  黄莫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正色道:“据我所知,二百五门主的岳父,乃是黄山镇首富,倘若这些小事都解决不了,这‘首富’二字可便白叫了。”

  “聪明,普通人,我岳父当然不惧,可是倘若这背后捅刀子的不是普通人呢?”

  “你当如何?”

  王小萌继续冷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我这人有个脾气,很不好,倘若别人背后捅我一刀,我肯定黑底里捅回去。”

  黄莫眼睛一跳,看待王小萌便像是看待一位危险的妖兽,哪怕这位妖兽此时一脸的无害。

  当然,王小萌是不知道被别人看待成畜生的,若不然,也不会这般无害。

  “你找我便是为了这件事?”

  ?酷匠网,正f版q-首发ac

  “然也!”

  王小萌微笑的看着黄莫:“此事……你帮还是不帮!”

  黄莫同样报以微笑看着王小萌:“贤弟深夜来访,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