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竟有这般本事?”黄小天愕然道,

  随后黄小天急忙劝道:“爹,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你懂什么,按理说,一名修士被凡人踹了一脚……倘若这被踹的修士是你,你会如何?“

  黄小天眼中一丝阴狠闪过:“家破人亡!”

  黄寺人点点头,道:“黄莫当初做得也是与你一样,可是……”

  “可是什么?”黄小天连忙追问。

  “可是他最终却放过了陈家,一名修士,被一介凡夫俗子踹了一脚,这本该是奇耻大辱的事,但黄莫却这般轻飘飘的放下了,由此看来,那王姓小子很不简单。”

  “很不简单?”黄小天脸上满是疑惑。

  “愚不可及,修士只会给修士面子,凡人,无论他如何地位、财富多少,修士想杀他便像捏死蚂蚁简单,你说人会给蝼蚁面子么?”

  黄小天一瞬间恍然大悟,道:“爹,您是说那小子背后也有修士?”

  黄寺人点了点头:“虽说是猜测,可八九却不离十,只是不知这小子背后修士境界几许,竟能让黄莫这个天之骄子放下如此大辱……”

  同时黄寺人对黄小天又道:“听说子那位王姑爷现在已被陈红星安排进醉花楼当了掌柜,你最近安分一些,那黄莫与姓王的小子都不是省油的灯,你莫给老夫惹祸,听到了么?”

  黄小天急了:“爹!那黄莫在黄山派是天之骄子,那岂不是咱们要被他压的死死的,岂不是一辈子都不能抬头?孩儿不甘!”

  黄寺人瞪了他一眼:“你着急什么,哼!天之娇子又如何,其修为也不是与老夫一个境界,再说了,老夫身后未必便没有靠山。”

  “爹,您这话是何意思?”

  黄寺人眼中闪过几分得意之色:“你可听说过黄米?”

  黄小天身子一震:“黄山派外门第一人,金丹之下第一人,虚丹修士黄米?”

  黄寺人捋了捋白须,笑道:“正是,等着吧!这黄山镇域内,尚不知是谁才是真正的使者。”

  黄小天也松了口气,脸上逐渐流露出喜色,且眼中凶光一闪而逝。

  醉花楼掌柜?呵呵……

  醉花楼内。

  王小萌趴在桌上,无意识的用那个手虚画着圈圈。

  唐生捋着胡须,好奇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的岳父……”

  唐生笑道:“你应该想你岳父的女儿才是。”

  王小萌抬眼看着唐生,道:“你真的会法术?我指的是除了那天晚上的《狮吼功》以外啊!”

  唐生高深莫测的点头:“略懂,略懂。”

  王小萌忽然兴奋了,他道:“给你找个赚钱的差事怎样?“

  唐生的眼睛亮了:“是何差事?“

  “去把我岳父干掉,我可以给你十两银子。当然,若是死的让我满意,我可以多给你加一两。”

  “你……阿弥陀佛,为师是修士,不是刺客……”

  王小萌叹了口气,又趴到了桌上,他现在对自己岳父陈红星很有怨念,他委实想不通,自己明明是陈家的救命恩人,陈红星怎么还要算计自己,良心给狗吃了么?

  跟金鱼楼作对,就等于跟黄寺人使者作死,陈红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唐生看了王小萌一眼,又开始诱惑他:“不如你跟为师学习法术如何?学成之后,你可以亲自动手除掉你岳父,很是快哉!怎样?考虑考虑……”

  万恶的老道……

  以自己的聪明睿智,当然不会接受这么危险的建议。

  唐生叹了口气,正色道:“金鱼楼不好对付啊,你岳父让你来当醉花楼的掌柜,估计没安什么好心眼……”

  听了老左的介绍以后,唐生也为王小萌担心了。对普通人来说,修士便是天一般的人物,跟修士开的酒楼叫板,无疑是疯狂的自杀行为。

  王小萌想了一下,然后站起身,道:“说要对付也不难,不过我的先回陈府一趟,找我岳父说个事,没他点头这事当真办不了。”

  “你要办什么事?”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唐生不悦了。

  王小萌立马改口:“道也曰:不可说,不可说……”

  唐生转怨为喜。

  于是王小萌风风火火的回了一趟陈府,然后很快又出来了。

  见陈红星的过程很顺利,面对王小萌时,陈红星很心虚,毕竟连自己家的救命恩人都算计,陈红星心再黑,也是会感到有点尴尬的。

  王小萌挟怨念以令岳父,陈红星只好咬着牙答应了王小萌的要求,只不过他答应的时候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简直比挨刀还痛苦。

  王小萌出来时,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账本,后面还跟着两名陈府的下人,下人抬着一口沉甸甸的木箱子。

  经过前院的花园时,王小萌看见陈媛站在一株鬼晓得什么树下发呆,神情萧瑟,不知在想什么。

  王小萌是个很大度的人,他早已忘了那天晚上的不越快,出于礼貌,王小萌急忙远远的朝她挥手打招呼,可惜……被碰了一鼻子灰。

  陈媛看见他后,萧瑟的神情很快变得清淡冷漠,然后一扭头,很骄傲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抬步便走,走路的姿势像极了童话书里的丑小鸭。

  陈媛身后的抱琴同仇敌忾,当然跟着小姐一起走,走了几步抱琴忽然回过头,凶巴巴的朝王小萌挥舞了一下小拳头,又做了个鬼脸,很是可爱。

  不被人待见的王小萌只好摸着鼻子,灿灿的走出了陈府大门。

  等候在陈府外门的唐生大吃一惊,看着王小萌身后下人抬着的大木箱子,拉着王小萌的手,颤声道:“你当真吧你岳父干掉了?且还这么快变把他装进了棺材……”

  王小萌愕然:“……”

  O3酷jW匠网》永g久W免L*费看小o说)"

  唐生低头,又看见王小萌手里捧着的账本,不由愈发肃然起敬:“……岳父尸骨未寒,你已是开始接收家产了,为师果然没看错人,做是如此狠厉神速,你果然是修真的奇才,跟为师修炼法术吧!”

  王小萌无语:“……”

  自己家师傅这是逻辑?做事狠厉跟修真奇才有什么关系?

  不过王小萌还是对自己家师父疯狂的想象力表达了一定得敬佩。

  当王小萌和唐生,还有身后抬箱子的两名下人走在街上时,夜幕已经降临。

  黄山镇的冬天不太冷,夜风拂过,王小萌微微觉得有些寒意。白日喧闹的大街此时已安静下来,为生机劳碌一天的人们也已经早早睡下了。

  街道上空荡荡的,夜风吹得两旁店铺的旗幡招牌私下摇摆,不是飘过几片枯黄的树叶,满目萧然。

  月黑风高,正是王小萌办事的好时间。

  王小萌和唐生并肩走着,侧过头,见唐生正一边走一边用他那又黑又脏的手指扣挖着鼻孔,挖得一脸陶醉,王小萌皱眉,不自觉的离他远了些。

  “你跟着我作甚?你不忙么?”王小萌很奇怪的问道,

  当然,奇怪是有原因的,毕竟理论上说骗子的业务应当是很繁忙才是。

  唐生懒洋洋的道:“天黑收工了,最近人们好像变得聪明起来,都不喜欢算命测字,这真不是个好习惯。”

  “你晚上住在哪里?”王小萌有点惭愧,自己这个朋友、这个徒弟当得真不称职,便是连住处也都没问过,若是……若是将来被他骗了钱,上哪儿找他去?

  唐生伸手随便的一指:“就哪儿了!”

  “哪儿有道观?”

  “道士不一定要住道观的,为师是个很随和的人,百姓家的柴房,地主家的马房,甚至那些秃驴庙都可以……”

  王小萌点头,明白了,除了手中多了一块“算尽天下”的破幡子,自己这师父混得跟叫花子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你晚上可以睡在醉花楼,几张桌子拼起来,睡得应该比地主家的柴房舒服,而且也没有睡在和尚庙那么大的压力,虽然佛道不分家,可这样总归不好,要是道君看见你睡和尚庙,他老人家会不开心的。”

  唐生满脸感激:“徒儿果然是个好心,师父带道君多谢了……”

  “先说好,我只招待你,可不招待道君。”

  “那是,那是,……徒儿打算去哪里?”

  “去拜访黄莫使者。”

  “拜访他作甚?”

  王小萌笑了,笑得坏坏哒,道:“师父,前几日我们拜访人家的时候您说没有带礼,徒儿细细想来,这样做貌似很不礼貌,于是今日决定补上。”

  半响,王小萌忽然侧过身一脸严肃的对对唐生道:“师父,您老这次可不许打人家耳刮子啊!多不礼貌。”

  唐生一愣:“尽量,尽量!”

  王小萌不满意了:“什么叫尽量啊!是一定,告诉您,这次我们上门找人家是有求人家,态度得谦虚一点,卑躬屈膝都没问题,反正就不能打人家耳刮子……”

  唐生:“……”

  黄莫使者仍住在使者馆。

  王小萌上次混了个熟脸,且唐生打狗时用的《狮吼功》也未有过期,于是巡视的修士很痛快的就把王小萌、唐生两桶抬箱子的两名下人放了进去。

  唐生则是一脸高深莫测的跟巡视的一名修士开始忽悠起来:“这位仁兄,你有凶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