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左的生意笑了许多,压着嗓子道:“它实际上是黄寺人老使者开的酒楼。”

  王小萌眼睛都直了:“怎么可能?修士也贪这黄白之物?不是说修士最大的心愿就是得道飞升么?按理说应该是不给世俗给打扰才是,怎会行商贾之事?”

  “这事说来也话长,黄寺人老使者虽然是个修士,可年岁已过百龄,修为固执不进,或许没几年就大限将至。但老使者还有一个儿子,名叫黄小天,黄小天虽说也是一名修士,可修为只是炼气,估摸着等老使者走后,连使者这个位置也坐不上。故此,老使者想临走之前为儿子赚上一份不菲的家产。”

  了解个大概以后,王小萌那个气啊!

  如此烂的摊子,居然落到自己身上来了。

  老左剑王小萌满脸怒色,连面孔都扭曲了,急忙安慰道:“我们只是个凡人,怎么斗的过修士?掌柜的,已经是这样了,您就别生气了,恶人迟早会遭报应的,老天会惩罚他们……”

  话还没有说话,便被王小萌打断道:“笑话,我会为这个生气么?”

  “那您气什么?”

  王小萌眼睛快喷火了。

  原以为当掌柜是报酬,谁曾想到居然是个惩罚,好你个陈红星,太卑鄙了!不就是没娶你女儿么?至于这样打击报复自己么?要自己跟背景强硬的金鱼楼斗,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么?

  王小萌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不论自己对陈红星有多大的怨念,毕竟自己是醉花楼的掌柜,这已经是必不可免的事实;当然,自己任职期间也不可能看着醉花楼倒闭,因为这简直是对穿越者活生生的侮辱。

  王小萌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个世界的侮辱很多次了。

  陈红星,这个心黑且万恶的上任,能在一二十年的功夫博出如此大的家业,确实不简单,王小萌深深有种被他算计了的感觉。

  刚当上掌柜,王小萌便遇上一个强劲对手,金鱼楼。

  这个对手有着深厚的修士背景,陈红星惹不起,自己区区一个窝囊姑爷,当然更惹不起。

  但是……不惹它却不行,醉花楼眼看就要被它挤兑得倒闭了,陈红星家大业大,或许对他来说影响不大,可自己却丢不起这个脸。

  黄寺人老使者开的酒楼,倘若换了以前,王小萌是不敢打它主意的,在黄山镇内,黄寺人老使者几乎可以算是一手遮天,惹了它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不过现在不同,王小萌拜师了,虽然拜得这个师父有时候不靠谱,可靠谱的时候他动手把使者馆内的一个使者打的面目全非,并且时隔多天,也没有报复找上门。

  有势之时,无妨强硬些,无势之时,那便只好借势了……

  于是,王小萌想试试,想再次尝尝作死的感觉。

  尽管,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

  王小萌坐在桌边,手指无意识的在桌面上画着圈圈,脑子飞快的运转。

  他同时也在猜想,陈红星把自己安排到这醉花楼当掌柜,莫非是看上了自己与黄莫使者的关系,所以故意不动声色的利用自己来挑起黄莫使者和黄寺人老使者的战争,黄莫使者赢了,醉花楼得救了,陈家得到了好处,黄莫使者输了,陈红星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这回事,甚至可以把自己推出去当个替死鬼。

  商人的心理好黑暗啊!

  陈红星的梁子可以暂且按下,无论如何,醉花楼终究倒不得,它倘若倒了,自己肯定也由陈家功臣变回了陈家的罪人,更可怕的是,也许还要再次面临被赶出陈家的危机。

  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必然会离开陈家的,但王小萌绝不希望是以被人赶走这种方式离开。

  没过多久,王小萌嘴角忽然微微勾起,眼睛也逐渐露出了亮光。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个能解决醉花楼倒闭危机,同时还可以让他陈红星吃个闷亏,肉疼的不要不要晚上睡不着觉的办法……

  “爹,陈家竟然没事,您可得帮孩儿再想个办法才是……”一阵急匆匆的脚步走来,厅内光线一暗,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花厅门口。

  黄寺人勃然变色:“孽子闭嘴!没见老夫这里有客人么?”

  黄莫目光闪动,扭头朝门口看去,却见一个年约而是来岁,面目阴沉,身子虚浮,显然是酒色过度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正一脸尴尬之色的瞧着自己。

  黄寺人狠狠瞪了年轻男子一眼,然后朝着黄莫强笑道:“老夫管家不严,孽子轻浮无状,让莫大人见笑了。”

  说着黄寺人沉下脸,朝着年轻男子怒声道:“无规矩的东西,还不快见过黄莫大人!”

  年轻男子沉着脸,随意扫了黄莫一眼,敷衍般拱手道:“在下黄小天,见过黄莫大人。”

  黄莫没回礼,而是一长辈姿态点了点头,然后笑道:“令郎年轻俊朗,一表人才,寺人兄好福气啊!呵呵。”

  黄寺人苦笑摇头:“莫大人谬赞了,孽子殊乏管教,不学无术,终日只晓得惹是生非,老夫实在拿他头痛不已啊!去年黄山派招收弟子,老夫托关系让他上山修行,本指望给祖上留下个好名声,可谁知他根本便是修真这块料,唉……”

  “炼气三层?呵呵!倒也真不是符合修真……”黄莫脸上露出丝毫不遮掩的嘲讽,他今年不过三十,可已然是基础后期。

  而与他相等境界的黄寺人,虽说也是基础,可毕竟已是年过一百,早已经没有几天的好日可活,相比之下,黄莫明显有些傲气。

  黄寺人当然也傲,在黄莫还未来黄山镇,他便是只手遮天的主,同一时间,同一地方,两个人都傲了。

  于是……明显有些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意思。

  见黄寺人久久未有回话,尴尬冷清下,黄莫只得起身拱手道:“竟然令郎找寺人兄有事,那在下便不打扰了,在下告辞。”

  笑话,自己身处黄山派内门,今日来此走动,以是给足了外门的脸,想不到居然还是这么不知礼数。

  有人的地方就要江湖,没错,黄寺人与黄莫虽然同属一个门派,可一个门派当中明显也有高低之分,恰巧,黄莫的身处的内门便比黄寺人的外门要高。

  则外门的黄寺人却不是这般心想,他看见的无非是一脸傲气,上门也拜访也不知道带礼的黄莫。

  黄寺人起身回礼笑道:“莫大人客气,闲暇之余,不妨多来走动走动,莫大人慢走,老夫不远送了。”

  黄莫走到门口,黄小天急忙侧过身子,躬身让开。

  黄莫忽然在黄小天身前停下脚步。

  “你方才说陈家,是不是说陈红星?”

  “啊?黄莫大人,是的。”黄小天低头回道,然后又很快的抬起头,试探道:“听说黄莫大人刚来黄山镇时,陈红星的肚子陈虎便得罪了您?不知可有此事?”

  黄莫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哈哈大笑道:“在下是个粗人,不打不相识的事情是经常有的,陈家与在下只是一场误会,呵呵,过去了,都过去了……”

  黄莫瞧着黄小天,笑得颇有些意味深长:“有道是得饶人处且饶人,黄公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哈哈,寺人兄,在下告辞。”

  黄小天与黄寺人斧子闻言,眉梢一齐跳了跳。

  黄莫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花厅外。

  王小天这才挑起来,气道:“爹,那家伙方才最后一句话是何意思?阴阳怪气的……”

  “你给老夫闭嘴!不知深浅的东西!”黄寺人怒道,

  黄寺人哼了一声,道:“这么明显的话,你都听不出来么?他这是暗中提醒咱们,莫要拿他和陈家的恩怨做文章,哼!狂妄!狂妄之极!”

  黄小天一窒,立马闭嘴,随即他又想正事,急忙道:“爹,陈家竟然没事了,爹您帮孩儿想想办法,孩儿一定要得到陈媛……”

  “混账东西!老夫早在几年前便给你寻得道侣,再说,那陈媛姿色再如何也总归是个凡人,对你无半点好处。”

  黄小天急道:“我……我不敢,反正孩儿得到她以后养在外宅便好,您是咱们黄山镇的使者,什么话不是您说的算……”

  看-正版章S节F、上酷Y《匠G/网

  “你……孽畜,你简直要活活气死老夫!”黄寺人气得浑身直哆嗦,怒道:“炼气三层!炼气三层!你可知当时老夫托了多大的关系把你弄上山么?可你倒好,竟然给我修出个炼气三层,老夫本想指望着有朝一日你能够进入内门,以好扬眉吐气一番,可你倒好,整日的心思全都放在美色当前……你……畜生!且不说陈媛是个凡人对你无半点好处,便是她早已许配人家,这是黄山镇内人尽皆知的事,你若是娶了她,不怕被骂,老夫还怕丢了脸面!”

  黄小天撇嘴道:“孩儿知道,陈媛许配给一个农家子弟,真不知陈红星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听说许配的那小子姓王,镇里都知道他是个窝囊玩意,孩儿去吓唬他几句,他肯定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的让我得到陈媛……”

  黄寺人怒道:“你只知道他姓王,老夫却知道得比你多,你可知陈家这次撞到在黄莫手里,本来是家破人亡的下场,最后为何却平安无事了么?”

  “为何?”

  “全因你嘴里说的那个窝囊玩意,哪位姓王的姑爷夜上使者馆,详细内容老夫也不知,只是听说,那人回来以后,陈家这才逃过一劫!这样的人,你敢说他窝囊?你有何资格说他窝囊?”

  黄小天愣了,急忙问道:“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寺人捋了捋下巴上的白白须,慢慢道:“陈家得罪黄莫之事,老夫当晚便知道了,原本老夫打算等陈家家破之后,陈家将陈媛带出来,充入府里当个使唤丫头,那时他无依无靠,你还不是想对她怎样便怎样,可万万没想到啊,那天深夜,陈家那位王姑爷竟然连夜进入了使者馆,在里面呆了一个多时辰才出来,他出来以后,陈家的危机便已化解,连老夫读不知道那姓王的小子到底是如何做到让黄莫放过陈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