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楼今日迎来了第一桌客人,王掌柜和一名很仙风道骨,很……邋遢的道士,按理说仙风道骨与邋遢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可唐生出现以后,他很好的向众人演示什么叫一切皆有可能。

  厨子高兴的屁颠屁颠的,急忙下厨做了几样精致的小菜,掌柜亲自吃他做的才,是荣耀也是考验,厨子做得特别用心,当然,这里头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生意不好,醉花楼已经辞退好些人了,万一掌柜吃着不太满意,把他给辞就难办咯。

  菜还未上来,王小萌和唐生先喝起了酒。

  王小萌觉得当掌柜实在是一件惬意的事,简直就是为了自己这个吃白食姑爷量身打造的职业,喝酒吃饭都不要钱,上哪找这么美的事情去?

  唐生笑得满脸褶子,显得比王小萌更开心,一张黑乎乎的脏脸容光焕发,俩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王小萌在这个时代没有朋友,虽然唐生没有与自己打过几次交道,但王小萌心底还是把唐生当成了朋友,简称亦师亦朋友的存在。

  王小萌在这个时代活得很孤独,他需要朋友,哪怕这个朋友很有可能是个骗子。

  酒是一种不知名的酒,味道差不多和上辈子的饮料一样,烫好后,晶莹透彻,泛着琥珀色的粼光,二人端起小酒杯,轻轻一碰,“滋溜”一声,一杯酒下肚,浑身暖洋洋,舒坦无比。

  唐生搓着手侧头望向厨房,一副急不可待瞪着上菜的模样,天晓得饿了多少顿。

  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唐生回头问道:“对了,你不是陈家的姑爷么?怎么一下只又变成醉花楼的掌柜了?”

  王小萌苦笑,望着空荡荡的酒楼大堂,闷闷的道:“怎么说呢?这掌柜是个兼职。”

  唐生搓着手干笑道:“一心不可二用,若不然你还是专心当你的姑爷,这酒楼为师帮你打理如何?”

  王小萌瞪了唐生一眼,好么,这是打算长期吃吃白食呢,到底是师徒,居然兴趣爱好都如此相同。

  喝了口酒,王小萌将解决陈家危机的事情娓娓道了一遍。

  唐生听得两眼发直,半响才喃喃道:“就是当初我揍的那人?”

  王小萌点了点头。

  “那如此说来,这掌柜位置还……”

  王小萌虚伪的行了一礼:“全靠师父!”

  唐生很是享受的接受了王小萌的行礼,画风一转,问道:“那以后该当如何?”

  王小萌愣了:“以后?什么以后啊?”

  “修真啊!”唐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那你以后不想修真了?”

  王小萌眼睛一亮,立马毫不犹豫的道:“不想!”

  笑话,自己现在已经可以说混出个人模狗样了,修真?那得多累了,再说了,如今是末法时代,再怎么修也不能飞升做神仙,不过就是比常人活的久一点罢了。

  自己是一个很看的开的人,什么长命百岁,都是屁话,有钱就好了。

  但是唐生却不打算放弃,不打算抛弃,很有耐心的劝导:“为师可以教你呀,为师的修为那可不是吹的,当今世上,只有寥寥几人堪比为师。”

  王小萌端着酒杯斜睨着唐生,吹,你接着吹,怎么越吹还越没有边呢?这样是高手都长成这副模样,仙朝大陆的修士得有多伤心啊!

  王小萌心里开始鄙视了,他看向唐生的目光越来越不可思议,一个人怎么能没皮没脸到这种地步呢?混得都快成要饭的了,口气还跟独孤求败,高处不胜寒一样。

  唐生还在孜孜不倦的劝道:“为师可以教你缩地成寸,你方才抢银子时跑得那么快,为师觉得这类法术很适合你。”

  王小萌皱眉了,这话怎么听得好生别扭啊!

  “你看啊,倘若你会缩地成寸这类法术,根本不用跑的如此费劲,身法一转,只需心中默念几句口诀便成了,到时候你抢银子肯定愈发得心应手,顺风顺水……”

  王小萌:“……”

  哇!真是好邪恶的师父。

  “当然,其实这类法术也不是这么好学的,当年为师的师父,也就是你师公择徒之时,那是有着严格的遴选过程的,非一般资质的才能学,知道怎么遴选的么?我告诉你啊,当年师公把一群野狗发出来咬我们,让我们拼命的跑,拼命的跑,谁被狗咬到谁就落选,谁比狗跑得快,身上毫发无伤,谁变可学习这门神通。”

  王小萌忍不住问阿斗:“那么当年你师傅肯定被狗撵的挺惨吧?”

  唐生沉默了一会,然后才低声道:“自那以后,为师便开始钟爱狗肉……阿弥陀佛!”

  王小萌同情的看了自己师父一眼,没说话。

  气氛陷入了低迷。

  二人闷声喝了好几杯酒,唐生又问道:“与你说了这么多,你到底跟不跟我学法术?”

  王小萌急忙摇头:“别闹了师父,徒儿可不喜欢被狗追……”

  想想也是,都多大的人,还被狗追,要不要脸了?万一哪天有一只狗抽风了,得着自己咬不放怎么办?这里可是异世,天晓得有没有狂犬疫苗打。

  “现在不用遴选了,师父马上教你。”

  “不用了,徒儿现在活得挺好的,不需要学功夫。”王小萌拒绝得很坚定。

  唐生见王小萌拒绝,不由长长叹了口气,表情变得萧然起来。

  这是出自的菜做好端了上来,急道精致的小菜,看起来赏心悦目,令人食欲大增。

  厨子站在一旁看着王小萌,讨好的笑。

  看正!;版8H章A节:+上a酷jz匠网3

  王小萌看了看满脸寂寥的唐生,吩咐厨子道:“去,再给做一道菜。”

  “什么菜,您只管吩咐。”

  “嗯……不管什么菜,反正菜里面用狗肉就成。”

  “好的掌柜,您稍等,马上就好。”厨子又屁颠屁颠的下去了。

  唐生感激的看了一样王小萌。

  既然王小萌拒绝联系这门神通,唐生也不好多劝,毕竟这只是一门逃命的神通,类如鸡肋,用那功夫还不如御剑飞行呢!

  来日方长,唐生很坚信,只要自己肯努力,就一定能教出个好徒弟。

  于是唐生开始一味的埋头吃菜喝酒,王小萌也是夹了夹菜放入口中尝了尝,眉头轻展,点头不已。

  这味道挺不错啊,搁在前世估计都够得上五星级店厨师标准了。

  抬眼看了看唐生,王小萌问道:“师父,您老觉得味道如何?”

  唐生点头赞道:“不错,很不错!”

  王小萌两眼一亮,急忙道:“如何不错法?师父详细说来。”

  唐生捋了捋仙风道骨的胡须,想了一下,指着面前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道:“这般说吧,你看见这些盘子没有?”

  王小萌开始点头,

  “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

  仔细定了白净的盘子许久,王小萌终于死心的摇起了头。

  “你有没有发现为师吃的比第一次你请客时还要干净?”

  经唐生这么一个高人一点拨,王小萌顿时恍然大悟,道:“懂了!”

  紧接着王小萌又皱起了眉,把前任掌柜老左叫了过来,问道:“咱们酒楼的菜味道不错,为何没有客人上门?生意竟然如此清淡,没有道理呀!你可知道其中原由?”

  老左苦着脸,幽幽叹了口气,半响没有说话,随后更是念叨出了一句诗:“既有鱼,何生花?”

  王小萌和唐生顿时停了喝酒的杯子,肃然起敬。

  王小萌眼睛都直了:“老左很有文采啊……不过,你这哔哔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老左叹息,指着门外道:“掌柜请看外面,咱们醉花楼的对面,正对面,开了一家金鱼楼,看见了么?

  王小萌点头:“看见了。”

  金鱼楼楼如其名,修建的金光闪闪,豪奢大气,最关键的是……它真的好像一条鱼。

  老左怨毒的扫了对面的金鱼楼一眼,说了一句文采更甚的话:“咱们醉花楼变成这副光景,都是她害的,老子操他八辈祖宗!”

  王小萌很好奇,祖宗都操到八辈了,天下的这得多大仇啊!

  于是王小萌开口问道:“金鱼楼怎么得罪我们醉花楼了?”

  或许是勾起了老左的伤心往事,老左眼眶泛了红,有种晶莹的东西在眼眶中滚动。

  “掌柜啊,咱们醉花楼以前在黄山镇可是响当当的招牌,南来的北往的,若说请客摆席,首先便是醉花楼,那时候可是高朋满座,座无虚席……”

  王小萌拍了拍老左的肩,安慰道:“好汉都不提当年勇呢,所以说,我们不能总回忆过去,得思考未来。说重点,后来怎么了?”

  老左抽了抽鼻子,道:“后来金鱼楼便开张了,当时它的生意很差,客人们吃惯了咱们醉花楼的味道,当然不愿意换新口味,再说金鱼楼厨子做的菜,味道却是没有咱们醉花楼好,金鱼楼的掌柜急了,于是用卑鄙无耻的方法来整我们……”

  “什么卑鄙无耻的方法?”

  “金鱼楼花钱请了一些市井无赖,每日来闸门醉花楼坐着,也不吃饭,美人占了一张桌子,一壶茶七文钱,一坐就是一整天。老汉那时当掌柜,眼看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找他们的头儿去说,可那头儿许是得了金鱼楼莫大的好处,根本不买账,甚至后来愈发的变本加厉,朝着咱们大堂内仍死老鼠,放狗,放蛇,还打客人,掌柜的您说,这样下去,醉花楼怎么可能还有生意?”

  王小萌眉头皱了起来:“这些事莫不是陈老东家不知道?”

  老左苦着脸道:“怎么不知道?市井无赖闹市的当天,老汉就去禀报了老东家。”

  “那为何他不去使者馆找使者大人主持公道?”

  老左摇头道:“去不得,去不得啊……这金鱼楼是有来头的。”

  “什么来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