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子站住!你这不要脸的东西!”

  “输了钱就跑,你这人好生无耻!”

  “抢钱!抢钱啊!抢钱……啊!”

  伙计在后面追,王小萌在前面跑,并且跑得很是欢快。

  输了的银子失而复得,而且还多出那么几两来,瞬时他的心情雀跃不已。

  从这件事中王小萌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充分表明了抢劫其实比赌博来的划算。

  王小萌记得前世有这么一段话,此时的他非常想套用一下:“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酷R匠,网“永S久e免费|看小Qr说

  耳边只听见呼呼的风声,王小萌觉得自己的现在的速度,其实能比上前世开到四十码的电瓶车……

  伙计在后面紧追不停,王小萌脚下拼命运力,加快了速度,在喧闹的大街上左闪右避,如同鱼儿入水,在人群中游得不甚欢快。

  俗话说,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估计人太无耻的时候老天也会看不下去,于是便会送与那无耻之人一个天谴。

  抢劫事情的发展,只能用“峰回路转”来形容。

  忽然间,意外发生了。

  奔跑中的王小萌只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硬生生的拽住,一双苍劲有力的黑手死死抓住了自己的胳膊,同时耳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沉稳而有力道:“这位后生,你有凶兆……”

  王小萌哭了。

  你追我跑的生死关头,却被人生生拽住,这种离天堂只有一步之遥忽然掉进地狱的感觉,自己能够品尝到委实是三生有幸。

  不用回头看王小萌都听得出声音。

  唐生,那个号称自己是“渡劫”修为的道士。

  王小萌很后悔,自己为何偏偏要认识这个老骗子,为何那天不狠下心,干脆一刀把他捅死?

  后面醉花楼的几名伙计越追越近,王小萌的耳朵已经能够听到他们错乱的脚步声。

  可偏偏自己的师父还抓着自己的胳膊死死不放,另一只手则是捋着他那仙风道骨的胡须,悠然道:“这位后生,跑得好快,不过你要信我……你当真是有凶兆!”

  王小萌转过头去,将自己这张不停抽搐着的俊脸面向唐生。

  “是的,我有凶兆,可你若是再不放手,我马上就有血光之灾。”

  唐生眯了眯眼,然后大吃一惊:“徒儿,怎么是你?”

  现在当地不是寒暄的好时机。

  追兵越来越近,王小萌有点急了,道:“你是拉生意还是见义勇为?”

  “拉生意!”唐生毫不犹豫的道,

  “那就赶紧放手,等这事完了,我请你吃饭,白请!”

  唐生闻言立马松开了手,王小萌二话不说,开足马力,像一辆四十码的人形电动车冲了出去。

  后面的伙计们已经追了上来,气喘吁吁,边跑边骂:“站住,你这……这狗东西给老子站住。”

  “没有赌品的混账,赶紧把老子的银子我们。”

  “抢钱啊!抢钱啊!抢钱……啊!”

  伙计们飞快的经过唐生身边,随着几人陆续跑过,地上卷起一阵尘烟。

  唐生愣一下,想了想,立马将手里那块“算尽天下”的幡子打横夹在腋下,然后也追了上去。

  黄山镇的大街上,几人分成三拨,互相追赶着,一时成为奇观。

  不得不说唐生的速度很快,快的有点诡异。没过多久他便追上了王小萌,然后他放慢了速度,二人开始并肩齐跑。

  王小萌奔跑中不经意的侧头一看,见唐生跑在他身边,整张俊脸顿时变得比苦瓜还要苦。

  “你又追上来干嘛?”

  唐生若无其事的跑着,跑得如同闲庭信步。

  “为师有一事不解,特来请教。”

  “别闹!没看到我这儿还有事么!”奔跑中的王小萌脸上一脸的不耐烦。

  “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跑。”

  “有人追,我当然要跑,话说……你觉得这个时候聊天何时么?”

  两句话的功夫,后面的几个伙计又追近了许多。

  王小萌急了,他觉得若是不赶快拜托自己这个倒霉师父,很有可能就真的凶兆了。

  莫看唐生年纪老,可他却有着比年轻人更为强烈的求知欲望。

  “他们为什么追你?”

  王小萌边跑边喘着粗气,道:“我……我输了很多银子。”

  “你这么说我就不明白了,你输了银子他们追你作甚?”

  “……可是后来我又把输掉的银子抢了回来。”

  唐生一脸恍然,看来这个答案充分满足了他的求知欲望。

  几人一前一后,也不知到底跑了多久,王小萌终于守得云开见明月了,因为……那几名伙计跑不动了。

  当然,王小萌自己也跑不动了,双发隔着十几丈的距离,扶着腰使劲喘着粗气,只有唐生若无其事,面不改色气不喘,仍旧捋着他那仙风道骨的胡须,一脸的高深莫测,虚无缥缈……

  那伙计追不上,又觉得心有不甘,于是喘了一会气后,隔着好远指着王小萌跳脚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

  王小萌却笑了,喘着粗气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唐生一旁看着,冷不丁问道:“这几人是什么人?”

  王小萌占了大便宜,心情愉悦的道:“他们几人都是醉花楼的伙计。”

  “那你怎么跑到醉花楼去赌钱了?”

  “因为我是醉花楼的新任掌柜……”王小萌脱口而出,紧接着,他的笑容凝固了。

  他发现事情原来没有这么简单……

  他仔细想想,自己还得回去,因为自己毕竟是醉花楼的掌柜……

  可是,掌柜抢了伙计的钱,这是闹得……

  王小萌仰天长叹:“果然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

  唐生不悦了,捋着胡须恨恨的瞪着他。

  王小萌只得改口:“跑得了道士跑不了道观啊!”

  唐生转怒为喜,点头赞许不已。

  醉花楼内,唐生懒懒的倚在大堂的一张桌子边,百无聊赖的掏着……耳屎。

  王小萌则是一脸严肃的盯着面前老老实实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分别是:追自己跑的三名伙计,一名上任的掌柜,后房厨子。

  这是醉花楼目前所有的班底。

  很难想象,一座三层楼高的酒楼,里里外外只有这么几个人打理。

  “就你们几个人?没有别人了?”王小萌忍不住问道。

  前任掌柜姓左,由于王姑爷的上任,现在已经降级为酒楼管事,老左闻言上前一步,老老实实道:“就我们五个,原本不知五个的,醉花楼最近生意不好,几乎没有客人上门,于是老东家辞退了好多人。”

  王小萌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然后他转过头,看着那三名跟自己赌钱然后又一边追一边骂的倒霉伙计。

  三名倒霉伙计目光很幽怨,王小萌眼底闪过一抹尴尬之色。

  他现在身上还揣着十几两银子,除了自己的十两本钱,还有三名伙计的几两碎银子。

  抢了人家的银子,却又不得不重新回来面对苦主,这是王小萌始料未及的,王小萌的脸皮按理说应该很厚,可这时还是不由尴尬了。

  想了想,王小萌还是认为抢钱这种行为没错,毕竟赌博是不对的。

  于是王小萌有理直气壮了。

  斜睨着三名伙计,王小萌沉声问道:“你们可知道错了么?”

  三名伙计脸上满是愁苦,齐声道:“王姑爷……”

  “叫掌柜!”

  “是,王掌柜,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不该赌钱……”

  “不对,赌钱没错,但你们不该在醉花楼赌钱,这里是工作的地方,态度决定你们的一切!”

  “是!”三名伙计乖巧的应道。

  王小萌高兴了,穿越以来,这是自己第一次有资格训别人,很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感。

  “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本大掌柜今日给大家立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准在醉花楼内赌钱,违者……罚款!”

  “法多少?”前任掌左掌柜讨好的附和,同时还回头狠狠瞪了三名伙计一眼。

  “罚?”王小萌挠了挠头,掏出钱袋,扣掉自己的十两本钱,然后才道:“也就四两三钱的样子。”

  “罚四两三钱。”王小萌一锤定音,然后面色坦然的将抢来的银子无耻的塞进了自己的钱袋。

  三名伙计立马脸色一跨,啊声叹气。

  王小萌开心的笑了,四两三钱啊!这是自己穿越以来赚的第一桶金,虽然得到的方式有些黑暗,而总的来说……它是第一桶金啊!

  现在王小萌的积蓄有了质的飞跃,由十两银子,变成了十四两三钱银子。

  转过头,见唐生仍在懒洋洋的掏耳朵,王小萌奇道:“你还在这里干嘛?”

  唐生咧咧嘴,望着王小萌道:“你是这醉花楼的掌柜?”

  王小萌点了点头,道:“对,方才刚上任。”

  唐生满脸痛惜:“你终究还是堕落了!你本是修仙的苗子,却非要做一名贾商。”

  王小萌忍不住揉起了鼻子,他实在想不懂,一个混得跟叫花子的老道……即便这个老道士自己的师父,可……可他有什么资格指着自己鼻子说自己堕落了?

  难不成非得修仙修成他那副惨不忍睹的模样才叫大成?

  王小萌忽然发现仙朝大陆的子民审美观实在是……太奇葩了。

  “你留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我堕落了?”

  “当然不是,还有别的……”

  “你还想作甚?”

  “你抢钱跑路的时候说过请为师吃饭的,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