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琴蹦跶着跑远了,满怀大仇得报的喜悦心情,飞快的跑得不见了人影。

  王小萌愕然揉着被拍红的额头,心中好气又好笑。

  看日今日她确实受了委屈,被自己非礼在前,今晚又被自己狠狠踹了一脚,新仇旧恨,看来心中这几日憋得很难受,竟是连疯子也敢打,这得需要多么无畏的勇气啊!

  不过她……就是打人,也打的如此可爱,令王小萌愈发心动。

  回屋收拾停当,王小萌一身儒雅长衫,迈着文质彬彬的脚步走向了前院花园,赴陈家小姐的约会去了。

  花园很大,园中以奇异小石为径,蜿蜒而前,直通花园中间的一座小小凉亭。

  G看G+正4◇版#k章节上酷v匠/。网Y

  凉亭以简易的枯草原木建造,显得非常古朴,不过陈红却并未有给凉亭取个什么风雅名字,当然,他是识不得字的,若是识得,恐怕最大的可能也是“招财进宝”。

  王小萌不歧视他,真的不歧视,他只不过是暗暗撇了撇嘴罢了。

  凉亭内,一个婀娜的身影在夜色下显得分外单薄。

  王小萌心中不由一荡,月黑风高,并且伸手还不见五指,此情此景,实在是想让人xxoo啊!

  王小萌赶紧甩了甩头,甩去这个无耻的想法。

  太禽兽了,自己何时变作了这样?

  不过……难得这么好的机会,人家小姐又是主动约的自己,自己倘若不干些什么,岂不是禽兽不如?

  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王小萌不由的皱起了眉目,好纠结啊!

  犹豫了半响,王小萌终于决定了,还是先当好“王掌柜”,之后再考虑做不做“王姑爷”。

  夜凉如水。

  陈媛坐在凉亭内,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她的心跳的很快,静谧无声的夜幕下,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跳的她俏脸通红。

  今晚,她做了一件有生以来想想都会害羞的事情,当时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竟鬼使神差的叫抱琴约了王小萌来相见。

  一个尚未出阁的大姑娘,深夜主动说一个年轻的男子相会,这么出格的事都做得出来,若是让自己爹爹晓得……

  想到这儿,陈媛两腿忽然一动,几欲拔腿就跑,此时的她为自己的胆大感到害怕。

  留下来!留下来!一个声音在她心底不停的叫着,便像是魔鬼的诱惑。

  他是自己未来的夫婿,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自己与他是有名分的,未婚妻与未婚夫相见,任谁也说不了闲话……

  陈媛努力说服了自己,俏面却红的快要沁出血来。

  一阵熟悉的响动,陈媛娇躯一颤,抬眼望去,漆黑的夜幕下,一道轻灵飘逸的身影远远站立,夜风轻抚,衣诀摆曳,那么的出尘脱俗。

  那道身影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眸子黑亮有神,带着淡淡的自信,哪怕穿着破旧的长衫,他也如同身着鲜艳的盛装,气定神闲的朝着她微笑。

  他的笑容仿佛是一泓深潭,让人情不自禁迷醉于其中。

  这样的风度,这样的气度,岂是一个贫家的农户子弟能散发出来的?

  陈媛定定的看着王小萌,不知不觉竟失了神。

  当她从迷醉中回过神时,王小萌已然站在了她的面前,二人咫尺相对。

  相对却无言。

  陈媛心中完全被羞涩占据,这是她第一次约男子见面,尽管那人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夫婿,可她仍是羞不可抑。

  王小萌也无语言么,他倒是没有羞涩,只是专心的看着陈媛。这是他第一次这般仔细打量自己未婚妻。

  身材不错,肩膀瘦弱,胸部……嗯,暂时看不出大小,若是能用自己的小手测量一番那便好了……

  只可惜她的眉毛微挑,凤眼含煞,倘若由相及人,定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女子。

  想了想,王小萌又释然了,这世上根本便没有完美的女人,那种长相绝美,脾气性格又温柔怡人的女子,只要文学作品或电视电影中才会有,真正的生活里,怎么可能?

  二人各怀心思,良久无言。

  终于,陈媛仿佛受不了如此沉默且尴尬的气氛,小嘴微微张开,细声道:“王……王公子,你来了!“

  “啊?是啊,来了来了,王某见过小姐。“王小萌斯文得朝着她拱手行礼。

  陈媛一惊,急忙微微侧身,让过王小萌一礼,羞意满面道:“王公子……不必如此客气。“

  沉默且尴尬的气氛被打破,陈媛终于稍稍褪去了些羞意。

  长长睫毛轻颤,陈媛抬起美如星辰的眼睛,开始打量眼前这位与自己有着婚约的男子。

  同处一片屋檐下几年,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自己的夫婿。

  他身材高挑,眉目俊朗,一双眼睛泛着莹莹亮光,目光中带着与他这个年纪并不符合的淡然与世故。

  男人深沉的眼神,能让女人醉死在其中。

  自己父亲的眼光不差,至少从相貌上来说,父亲给自己找了一个英俊的郎君。

  并且她更明白,这位英俊的郎君为陈家消弭了一次灭光之灾,他一反之前几年的懦弱性子,忽然变得如出鞘宝剑一样锋芒比如,改变了陈家上下的命运,这样一来,自己与他的婚事在陈府上下眼里,则愈发的顺理成章。

  这个事实让陈媛芳心暗暗变得欢喜。

  望着王小萌俊朗的面孔,陈媛心中不忍轻叹:“王小萌,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王公子,前几日陈家蒙逢大难,幸得你出手相助,小女子代家父感激不尽。”陈媛收齐了心事,向王小萌轻声细道。

  王小萌有点小得意,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感激,当然是这件得意的事,更何况这女子还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男人,只有在属于自己的女人面前,男人的自尊才能得到彻底满足。

  “小姐客气,顺手而为,不值一提,当不得小姐感激。”王小萌假模假样的谦虚道。

  陈媛笑了笑,然后目注王小萌,道:“王公子可否告诉我,你是怎样说服黄莫使者?”

  这是陈媛今晚约王小萌出来见面的目的,她实在很好奇,为何陈家散尽家财都不能让黄莫使者发过陈家一马,偏偏是这个身无分文的赘婿,只不过所是几句言语罢了,却解决了陈家的危机。

  外面的传言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谁说得都不靠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