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愿灯的灯神开出的空白支票,估摸着有些浪费。

  陈红星脸色铁青的瞪着王小萌,他很是不解,为何天上掉下一张超级大馅饼,这小子竟然把它当成了一块可有可无的抹布。

  二钱银子?陈红星欲哭无泪,难不成自己的女儿在他的眼里,莫不是还当不得二钱银子?亦或者是自己暗示的不够明显?可倘若再明显的话,那便是自己求亲了,身为女方的父亲,他陈红星怎可这么掉价?

  深吸了一口气,陈红星拼命忍住挥拳揍人的冲的,道:“除了二钱银子,莫不是你便不想要些其它的东西?亦或者人?”

  对这个心智残缺,却意外走狗屎运能和黄莫使者攀上交情的未来女婿,陈红星决定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世上绝无仅有的最后一次机会。

  王小萌的眼睛明显有亮了几分,目光中流露出的惊喜却带着几分惴惴不安,道:“那……那能否再多给我二钱银子?”

  陈红星捂住了胸口,仿佛是受了偌大的刺激,痛苦呻吟道:“走,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王小萌失望了叹了口气。

  有钱人,果然是抠门,不过就五钱银子的事,看他那痛不欲生的模样……

  王小萌撇了撇嘴,一言不发的转身往外走去。

  “回来!”陈红星忽然又叫住了王小萌,且从怀中掏出一串铜钥匙扔给他,道:“你既然是我陈家的女婿,当然也要为我陈家出力,从即日起,城西醉花楼的产业便由你去做掌柜……”

  王小萌一愣,这……算不算打完怪的升级?

  王小萌不由开始庆幸为陈家解决危机的决定是对的,打的boss越大,得到的经验也便越多。

  “多谢岳父大人的赏识,如今小婿幸福得已然快要爆了!”王小萌很识时务的开始煽情感恩。

  陈红星喉咙眼里发出“呜”的一声,却不知是哭还是笑:“走吧走吧,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前堂。”

  王小萌是个乖宝宝,乖宝宝一向听话,于是听话的王小萌用最快的速度如陈红星心里所想一样,消失了。

  陈红星长长叹气,这小子,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送他一座金山愣是没有瞧见,给他一个包子倒是高兴的屁颠屁颠,现在的年轻人,当真不知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陈红星叹气,怒其不争时,前堂外忽然一道飘逸人影闪过,并且飞快出现在他的面前。

  陈红星抬起肉乎乎的大脑袋,一见此人,不由惊喜莫名,道:“你怎个又回来了?莫不是改了主意,想清楚了什么?”

  年轻人总有犯糊涂的时候,出门冷风一吹,立马也就醒了,陈红星老怀欣慰。

  王小萌不解的挠了挠头,脸上表情有点莫名其妙,道:“什么意思?”

  陈红星一颗脆弱如玻璃般的心瞬间又落入了谷底,肥脸顿时沉了下来,道:“那你回来作何?”

  王小萌带着几分腼腆的笑容,红着俊脸,万分不好意思的道:“就是那二钱银子,方才那二钱银子你到底保不报销啊,您还没给我个准话呢。”

  此情此景,为何会有一种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想法?

  一口逆气上升,胸中血气翻腾,陈红星忍住吐血的冲动,死死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去找胡账房要……”

  “多谢岳父大人……”王小萌满脸喜意,瞧见陈红星黑中带紫的老脸,不由关心问道:“岳父大人,你脸色不对呀,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大夫?”

  陈红星不发一语,又开始紧紧捂住胸口,像捧着心的小笼包……

  缓步走出前堂的王小萌,嘴角微笑渐渐凝固。

  王小萌不是白痴,陈红星暗示得如此露骨,他怎会不明白?不但明白,甚至连陈红星的心思都已然猜到个七八分。

  酷匠J网A唯一正+版%.,j其他都是-"盗S,版}

  陈红星想讲女儿嫁给自己,不是为了履行多年前的承诺,也不是看中了自己的人才,说到底,陈红星不过是太过忌惮黄莫使者了,他以为经过陈家危机一事,自己和黄莫使者只见产生了某种交情,为了保陈家长久平安,也为了让黄莫使者知晓陈家并未有亏待自己这个“新朋友”,陈红星才决定把女儿嫁给自己。

  简单说,陈红星嫁女儿给自己,其实是为了做给黄莫使者看。

  世上许多事皆经不起猜测,以猜测便会生出许多匪夷所思的荒诞行为。陈红星嫁女儿便是如此性质,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意思。

  商人便是商人,他懂得最大限度的利用手上的资源,来为自己谋得最大的利益,这些资源其中也包括了他的亲生女儿。

  从某个意义上来说,王小萌有点狐假虎威的嫌疑,因为只有他知道,黄莫使者其实与自己并无多少交情,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怕自己那个“渡劫”的师父。

  陈红星一想想把女儿嫁给他,身为女方的父亲,把话点到如此透彻露骨,实在已然是很不容易了,总不能由女方父亲直接向他求婚吧?王小萌却仍一味的装傻充愣,原因很简单。

  王小萌是男人,男人要成功,有的事情可以走捷径,有的事情却必须踏踏实实的做,去个富家女儿,或许能得一时之利,但若是因为陈媛的缘故,从此将自己丝丝绑在陈家的船上,这却是王小萌不愿意的。

  而且,上门女婿将来若是有了后代,后代必须要随着女方姓的,这一点,王小萌不喜欢,尤为的不喜欢,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再说,他与陈媛并没有什么一见钟情,甚至可以说不太愉快,没有丝毫的感情基础,所以王小萌打心底便排斥着这门亲事……

  王小萌低下头,看着手上一串沉甸甸的铜钥匙,不由又笑了。

  城西醉花楼的掌柜?这算是陈红星嫁女未果之下,另外给予自己的报酬,以感谢他为陈家化解危机吧。

  不知古代的掌柜当起了是何模样,王小萌有点跃跃欲试,自己前世可从未有这般威风过啊,若是搁在前世,那就是个分公司的总经理啊!

  陈家的女儿可以不娶,不过王小萌不介意在陈家赚点小钱,二钱赚得心安理得,毕竟自己当掌柜也是用勤劳的双手换取劳动的果实。

  入夜了,王小萌仍坐在卧房的红木桌前,手指无意识的在桌子上虚虚划拉着。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王小萌帮陈家解决了危机后,他待遇也被陈红星提上来了。

  不但每个月的银子涨了,而且住处也搬了地方,从那个装修程度比茅房还不如的破屋子,搬到了现在紧靠前堂侧花园旁的厢房,当然,还是属于前院范围,没有搬进内院,不过房子无论从地方位置,还是摆设,都比以前提高了不少档次。

  现在王小萌正坐在他的新卧房里发呆。

  他在感慨着几日来待遇的落差。

  他现在已是陈府的有功之臣了,从一个处处受人歧视,处处遭到冷遇的窝囊姑爷,变成如今人恩追捧,人人讨好的……姑爷。

  王小萌苦笑,怎么说来说去还是姑爷?难道便不能好好的叫自己一声“王公子”么?这种称呼总让人觉得自己不过是陈府的附属品,离开陈府就什么都不是了一样。

  王小萌很不喜欢这种称呼,不喜欢怎么办?不喜欢就要试着去改变。

  为了改变,王小萌觉得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要有一份事业,哪怕这份事业是替别人打工。

  王小萌决定明天去醉花楼视察一下,自己已被任命为掌柜,醉花楼也是自己的事业,尽管还是为了陈家打工,不过“王掌柜”总的来说,要比“王姑爷”来得好听。

  起身后躺在床上的王小萌忽然眯起了眼,素来温文尔雅的脸上,竟然飞快闪过几分色色的表情。

  “倘若陈红星够意思的话,给我送个暖床侍寝的丫鬟……呵呵……”

  毕竟正人君子也是人,也需要女同志照顾照顾生活的嘛。

  美美意淫了一番,王小萌叹了口气,正打算吹灯睡觉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为不可闻的奇怪声,因为不是夹杂着寒风的呼啸,气氛顿时显得分外诡异。

  王小萌心腔一紧,这可不是前世的21世纪,在这个人能够和飞机一样上天的世界,出现什么妖魔鬼怪貌似都很正常的不要不要的。

  定了定神,王小萌轻轻走到门前,伸手悄悄抓紧了门栓,待到门外奇怪声越来越近时,王小萌果断的将门突然打开,“哐”的一声,门外的寒风呼啸着涌灌进来,顿时王小萌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待到看清楚门外的情形后,王小萌两眼发直,心跳忽然加快。

  他看到了一副有生以来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只见一名身穿着白衣的女子,长发遮脸,一路向门廊出飘过来,速度非常快。

  对,没错,王小萌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这名女子正是“飘”过来的。没见她脚动,也没有剑她膝盖弯曲,就这么飘了过来。

  王小萌头皮一阵发麻,全是感觉冰冷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