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星眼中露出得意的光芒,然后故作惊讶道:“我陈家的先祖你都不知晓?贤婿啊,我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为人子者不可数典忘宗,记住了,陈家的先祖乃是九百年前的陈玉峰大修士,人称仙朝大陆的四大高手之一,呵呵,贤婿啊,我陈家也算是名家之后了……”

  王小萌大吃一惊:“陈玉峰是令先祖?真的么?啊!这可真是久仰久仰了……小婿能做陈家的女婿,实在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无上光荣。不知岳父大人可否将族谱借小婿一观?陈玉峰是您祖上的哪一代的先祖?”

  “这个……”陈红星肥脸一窒,然后迅速浮上一抹尴尬之色,道:“咳咳……族谱啊!族谱我忘记搁哪儿了……咳咳,反正他是我祖宗没错!嗯,对……”

  王小萌立马露出明悟的神色。

  明白了,老丈人这是盯着陈姓乱认祖宗呢,这种行为相当于往自个的脸上贴金,就和前世某个高丽棒子颇有相似之处,一样……好无耻。

  不过陈红星的心理王小萌能够理解,人有了钱就会生出很多高层次的想法,找个名人做祖宗是很正常的,名利双收嘛。

  王小萌很厚道的没去揭穿陈红星,人家哭着喊着非要认让名人做祖宗,自己也不好拦着不是。毕竟人家好这一口……

  “贤婿啊……”

  “小婿在。”

  “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好。”

  陈红星的脸变得很快,不愧是商人,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过硬,不过提起正事,他的脸上马上恢复了以往和善憨厚的笑容,看起来令人倍有安全感。

  陈家偌大的家业就是靠他这张憨厚的肥脸混来的。

  “贤婿啊,你今年多大啦?”陈红星堆着笑脸,跟王小萌拉起了家常。

  “小婿今年十九,已近弱冠了。”王小萌回答得很有礼貌。

  “十九……明年该行冠礼了,等过些时日,我便带你去陈家祠堂,请镇上的几位德高望重的儒家学士,热热闹闹的给你办一场行冠大礼。”陈红星亲热的说道,边说还边拉起了王小萌的手,不住的摩擦,摸得王小萌浑身不由的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这人什么毛病?说话就说话,干嘛非得拉着手说?还摸来摸去的,恶不恶心?

  毕竟是长辈,王小萌不能太拂他面子,只好任他吃自己的豆腐,还不得不挤出一脸难看的笑容。

  “多谢岳父大人,小婿铭感五内。”王小萌嘴上感激,眼睛却死死盯着被陈红星抓着的手,忍着恶心看着陈红星不住的摸啊摸啊……

  陈红星浑然不觉,仍亲热的道:“贤婿啊,你双亲走得早,幸好当年你父与我定下了这门亲事,否则这世上就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多么凄凉……”

  摸啊摸啊……

  陈红星越说越动情,眼眶很快泛了红,语声哽咽:“……我们都是一家人,你父亲去了,可我还在,岳父如亲父,可惜我这几年一直在外奔波,对你殊乏照料,贤婿啊,为了这个家,我对你太过疏忽,你万不可怪我才是……”

  摸啊摸啊……

  王小萌赶紧一副动情的模样,顺势抽回自己的手,行了一晚辈礼仪,道:“岳父大人严重了,陈家肯收容我,已是天大的恩情,小婿一直铭记于心,常思涌泉相报,怎敢责怪您。”

  商人果然是商人,连感情都是先见效益再投资,王小萌对这位岳父又多了几分了解。倘若不是自己帮着陈家解决了这次危机,恐怕陈红星早已好不怜悯的将自己赶出府去。

  陈红星叹息后,又一把抓过王小萌的手,摸啊摸啊……

  z7更(《新:S最zq快i/上酷{匠^$网

  “这次唱歌变化得罪了黄莫使者,多亏贤婿从中游说,这才免我陈家灭门之危难,陈家上下对你实在是感激万分……贤婿啊,我真不知该如何感激你才好,毕竟已是一家人,你不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只要陈家有的,我都愿给你!”

  看着王小萌有些呆愣的表情,陈红星又补充了一句:“……且不论是人是物,皆可以,你是我最看重的女婿啊!”

  陈红星将“女婿”二字咬得甚是音重,这样的暗示,无疑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是的,陈红星忽然想通了。

  把女儿嫁给这穷小子,其实也不错。

  陈红星这样的想法出发点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当年的承诺。

  黄莫使者虽说已放过陈家,但是他心中对陈家必然还是有些芥蒂,修士都好面子,一个低贱的普通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踹了使者一脚,这个面子丢的不可不小,尽管王小萌不知用什么办法劝住了黄莫使者,可这位黄山镇的二把手心头的火却不是一天两天能消的,此时若不赶紧以低姿态拉拢王小萌,向那位黄莫使者释放善意,万一哪天黄莫使者不爽了,又拿陈家开刀怎么办?

  一想到那位黄莫使者有着“金丹”希望,陈红星就头皮发麻。

  所以说,在陈红星的心里,陈家目前还是没有度过危险期,这个时刻,拉拢王小萌是最好的选择。

  黄莫使者能买王小萌的面子,放过陈家,这其中的过程虽然外人不知,但陈红星可以肯定,王小萌必然在黄莫使者的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与黄莫使者沟通无门的情况下,仅凭一点,说什么都得拉拢王小萌,把女儿嫁给他都无所谓……再说了,女儿本来就是他的。

  在这种心理下,陈红星坦然的开始称王小萌为“贤婿”,并且向他释放非常明显的暗示。

  只要你大胆开口,“女婿”这个称呼,可以实至名归。

  陈红星的暗示很快便起了作用。

  王小萌闻言眼睛顿时亮了,道:“什么都可以要么?”

  陈红星点头,望着王小萌欣慰的笑,目光中一道狡猾的精光飞快消逝。

  “什么都可以,只要陈家有的,不论是人是物,我绝不吝啬。”

  王小萌也高兴极了,瞧着陈红星胖乎乎的身子也不免各位顺眼起来,陈红星的形象渐渐高大,就像……就像是一盏许愿的阿拉丁神灯……

  倘若陈红星没有意见的话,王小萌真的想上前去擦一擦他那圆乎乎的肚子……

  多么可爱的胖岳父啊!

  现在这盏神灯就好像递给自己他一张盖好了章的空白支票,牛气哄哄的让自己顺便填数字,财大气粗的一塌糊涂。

  王小萌不淡定了,他有种幸福的眩晕感,这种感觉就像是买彩票中了头奖。

  该管岳父大人要些什么呢?

  家产?

  不行!估摸陈红星不但马上会反悔,甚至还会当场翻脸,王小萌已经见识过他翻脸的速度了。

  田地?房子?商铺?

  不成啊!这些貌似都是陈红星的命根子,王小萌估计他宁愿选择吧自己身上的命根子割下来送自己,也不愿意将这些跟银子有直接关系的宝贝送出去。

  想来想去,王小萌由兴奋慢慢变得颓丧,他觉得这位许愿神灯很不够意思,貌似什么都可以咬,细细一想,却什么都不能要,开出的那张空支票简直连上厕所的纸都不如。

  王小萌长长叹了口气,忽然眼睛一亮,仿佛想起了什么,接着他开始有点忸怩起来,目光中流露出一道亮晶晶的光芒。

  “岳父大人,真的什么都可以要么?”

  “当然!”

  陈红星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喜色,拢在袖中的肥手紧紧攥成拳头,说,快说啊!只要你开口,媛儿马上便能跟你成亲!

  在陈红星满怀期待的目光下王小萌舔了舔嘴唇,非常羞涩的道:“倘若岳父大人不反对的话,小婿想……”

  “你想要什么?”陈红星的声音有点发颤。

  “小婿想……能不能把上次替陈家解决危机时的二钱银子报销一下?”王小萌俊朗的脸蛋有些发红,便像是很不好意思一样。

  “啊?”陈红星傻眼了。

  没得到灯神的回应,王小萌只好耐心的解释起来:“就是上次啊,我不是去使者馆么……其实上次不是我一个人的,还有我师父,可是说那次的功劳里有一半是离不开我师父的,当然……我那老不……咳咳,我那师父自己也是这么论为的,于是临走的时候,从小婿的钱袋子里顺手拿走了二钱银子。”

  王小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陈红星一眼,又道:“这二钱银子可是小婿私人掏的腰包,我论此事多多少少还是要让岳父大人您知道一下,钱虽少……可……它总归是钱啊!最关键的是……这是小婿自己掏的腰包。岳父大人,您看,能否把这二钱银子报销了?”

  “……”

  陈红星脸色铁青,捂着胸口直喘粗气,半响说不出话来。

  王小萌纳闷了,不过几钱银子的事,至于么?看来人越有钱越抠门,这话实在很有道理。

  “您若不乐意,这事就算了,当我没提。”王小萌说这话时,暗里撇了撇嘴,紧接着又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模样,表情非常的善解人意。

  有钱人真招人鄙视,既然一毛不拔就别瞎许愿,充什么大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