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萌忽然对修真有了一丝渴望,如果,倘若自己也有这一种一言定人生死的权利……

  这个世界当真与前世不懂,毫无法律可言,或许也会有相应的法律,可那些法律束缚的也不过是自己这样的普通,至于修士……那便是天大的笑话。

  唐生走了,在与王小萌出了使者馆大门的时候便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如何云彩,带着的不过是王小萌口袋的二钱银子。

  对于唐生来说,这二钱银子是今晚的报酬。

  对于王小萌来说,今日用这二钱银子解救了陈家一家人的性命,按理来说,很值。可王小萌不这么论为,无论到底多值,这钱总归是自己出来。

  于是,王小萌……心巴拉巴拉的痛。

  二钱银子啊!那得买多少包子啊!

  陈家的危机解除了。

  王小萌回到陈府,当着陈红星的面,将这事随意的说了几句,整个陈府立马沸腾起来。王小萌受到了如同凯旋英雄般的厚待。

  心理上的恐惧最令人煎熬,就在陈府上下几乎绝望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窝囊懦弱的疯子姑爷却孤身一人进了使者馆,为陈家求情。

  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黄莫使者放过陈家,可结果却是显而易见,陈家终于平安无事了。

  破一个死局其实并不像想象当中的那么难,只要有一个打过别的师父,这个局自然就破了。

  这世上很多事情银子搞不定,偏偏几句话便可以。王小萌的运气不错,他在适当的时机,问出了适当的话,于是陈家无事了。

  王小萌在前堂,用一贯淡淡的语调,告之了事情的结果后,无视陈家父女或惊愕或感激的目光,云淡风轻的转身走了出去。

  前堂外,陈管家的腮帮子仍旧高高的肿着,不过望向王小萌的目光明显多了几分敬畏,王小萌走过他身边时,向来对王小萌没有好脸色的陈管家,破天方的向王小萌弯下腰,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毕恭毕敬的送王小萌回了卧房。

  一脸淡然的王小萌其实心里还是很得意的。

  这不由让王小萌回想起前世的一首古诗,此情此景,吟来甚好:“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嗯……王小萌忽然想起了手拿大砍刀的聂风……

  这是王小萌对自己的评价,很客观,且又很现实,自己等的,无非便是一个机遇,一个能让自己“化龙”的机遇。

  王小萌回到卧房后,陈府马上在大门口放了一串又长又响,类似炮仗的玩意,其中的含义不言而明。自然是庆祝陈府上下死里逃生,避过了一劫。

  至于陈府的那位窝囊姑爷……

  如今在没有人敢用“窝囊”二字去形容他了。孤身一人前去使者馆,在黄莫使者面前为陈家求情,终于令黄莫使者改变了主意,放了陈家一马,可以说是“力挽狂澜”的英雄人物,这样有勇有谋的事情,窝囊的人能干得出来么?

  所以,陈家的姑爷是个有本事的姑爷,有事实为证。

  以此几日,王小萌忽然发现自己在陈家的地方莫名其妙高了起来。

  人都是势利动物,有本事的人不论在哪里都能得到别人的尊敬和追捧。王小萌生活无声无息间发生了变化。

  看到鄙夷的目光少了,看到崇拜讨好的笑容多了,每日的饭菜肉多了,每月的银子也由五钱涨到了一两。

  就连平日里不拿正眼瞧他的丫鬟们,如今也惊喜的发现,原来咱家姑爷竟是如此英俊秀朗,于是丫鬟们看到王小萌后,面色羞涩,眼泛春情的也越来越多了……

  倘若吃白食也算是一种事业的话,王小萌无疑迎来了事业的上升期。

  王小萌面无愧色的接受了这种变化,他觉得自己是个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享受高待遇,自然是无可厚非的。

  而王小萌到底是如何说服黄莫使者放过陈家,陈府的下人们众说纷纷,莫衷一是。

  讨论得多了,各种各样版本的传言也多了。

  有的说王小萌其实是黄莫使者八大姨家的七舅姑的表妹的媳妇旁边邻居的亲戚,所以,说到底在黄莫使者面前还是沾了那么一点点亲情,靠着情面,放过陈家自然顺理成章。

  也有的说王小萌见了黄莫使者后突然发了疯病,拿着刀子抵着黄莫使者的脖子,倘若黄莫使者不答应,便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

  ……

  听到这些传言,王小萌只好苦笑,同时对陈府下人们疯狂的想象力表示出一定程度的敬佩。

  不过王小萌知道,必须出来辟谣,不然若任由别人猜来猜去,传言只会越穿越疯狂,若传到黄莫使者耳中,恐怕那位面目全非的黄莫使者会忍不住抄刀上门宰了自己。

  所以陈家姑爷开始说书,他把自己如何如何说服黄莫使者的过程编成了段子,分出了章回,开始在陈府的前院侧花园内赚起了外快。

  想听陈家姑爷说书的下人们,只需要花上五文钱,就可以在花园内占个位置,听姑爷娓娓而道说服黄莫使者的惊心动魄的过程。

  这笔生意实在是个双赢的好主意。

  下人满足了好奇心,王小萌赚了银子,皆大欢喜。

  “啪!”惊堂木大拍,今日说书已经开始了。

  “……上回说到,王姑爷智闯使者馆,黄莫使出门迎交。”

  M最4新章节上8j酷#匠%网F

  “……好一个黄莫使者,只见他身高七尺,腰围七尺……”

  “正所谓,‘识遍天下使者,不识黄莫使者,非英雄也’……”

  “二人一见,顿时惺惺相惜,激动之下,稀里哗啦就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异性兄弟……”

  “哇……”下人们哔然,悠然神往。

  一番胡编乱造的鬼话说完,王小萌擦了擦嘴角的唾沫星子,望着周围密密麻麻张了大嘴的下人们,斯文的笑道:“好听么?”

  下人们猛然点头。

  “意犹未尽对吧?”

  下人们继续猛然点头。

  王小萌高兴的笑了,笑容且有点坏坏的味道:“以上内容纯属胡扯,故事讲完了,该干嘛干嘛去,散会。”

  别人纷纷猜测他是如何说服黄莫使者的,王小萌当然不能明说,有些话稍微说深一点,就必然会涉及到颜面问题,这个话题太敏感要命,稍稍触及都不成。

  王小萌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区区一介草根小民,有些事情就算知道了也绝对不能说,会要命的。

  穿越时间久了,王小萌渐渐发现,原来穿越者的有时并未有太明显,哪怕自己很可能是修真界的天才,未来一定能发飞升仙界,称王称帝,可是……现在的他还是没资格去玩这个属于修士之间的游戏。

  还是做个观众为好,王小萌美美的打算着,或许有点不思上进,可这种态度是最安全的。

  王小萌愿意做个默默无闻的小人,至少目前这个阶段,他还没产生什么很过分的想法。

  商人一直信奉的便是“无利不起早”,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可若是别人将天大的回报预先付给了陈红星,陈红星未免更加心惊肉跳。

  这是自己付出多高的风险才能对得起这样的高回报啊?

  陈家的危机解除四天了,陈红星也失眠四天了,早起照镜子,陈红星颓丧的发现,自己居然廋了,以前富态得像个肉球的丰满身材,竟然无声无意的瘪下去了。

  这简直是个悲剧。

  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陈红星一直认为这话太夸张了,倘若泉都给王小萌了,自己还剩什么?那还不如被黄莫使者灭门得了。

  可不给又不行,身为精明的商人,虽然不知王小萌用了什么法子说服了黄莫使者放过陈家,但陈红星隐约觉得,那位心来的黄莫使者也许对王小萌的印象不错,印象差的话王小萌肯定说不出了他。

  王小萌救了陈家,若是自己对他一点表示都没有,传到黄莫使者耳中,陈家会有好果子吃么?

  于是,问题又再度绕了回来。到底该给王小萌一个什么样的回报?这个度可不好拿捏呀。

  把女儿嫁给他?

  嗯……这个可以考虑考虑。

  分他一半家产?

  这个……倘若他不提,自己便假装不知道,年轻人还是上进一点为好,不能坐享其成。

  每月的银子多给他一点?

  这个可倒是可以有。

  陈红星望着镜中日渐消瘦的自己,终于咬了咬牙。

  “来人,叫王……王贤婿来前堂见我。”

  当王小萌一脸淡然的走进前堂时,陈红星早已恢复了以为笑眯眯的憨厚模样,肥肥的身子被太师椅的红木扶手挤压得变了形,一圈又一圈。

  陈红星正眯着眼睛欣赏一副字画,不时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仿佛深陷字画的意境中不能自拔。

  王小萌皱了皱眉,他很讨厌陈红星这副模样。

  因为他碰巧知道,陈红星其实是个文盲,除了账本上的数字外,其它的字一概不识。

  文盲摆出这副附庸风雅的模样,这就有点恶心了。

  陈红星猛然睁开眼,好像刚看到王小萌进来,于是笑吟吟的招手道:“贤……婿快来看,呵呵,我刚从花墨阁买来一副先祖的真迹,这是我陈家的传家宝啊,身为陈氏后人,怎能让它流落外人之首?祖宗保佑,终于让我买到了……他奶奶的!花了一白两银子,一点折都没打,花墨阁的老板当真是个黑心老王八……”

  最后一句话充分暴露了陈红星商人本质。

  不过陈红星这种守孝的精神却是为人子者的典范。

  王小萌闻言不由肃然起敬,道:“不知岳父大人的先祖是哪位高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