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狗狗解决以后,王小萌一改方才的畏惧之色,学习着师父唐生的坏习昂起了头领,于是,在大院内,一老一少两个人以一种很高傲的神态来到别人家里头拜访来了。

  “黄莫何在?还不速速前来接驾!”

  某个房间里的黄莫手哆嗦的更厉害,汗水如河水,慢慢湿透后背。

  “不应该啊!会不会是同名同姓?嗯……很有可能,我这才下山,根本就不可能对罪人,且还是一名大修士,对,没错,我分析得很对。”黄莫安慰的很好,或许是自我安慰取到了良好效果,便是手不哆嗦,汗也不流了。

  “黄莫使者,在下陈家王小萌深夜拜见,可否有空见上一面?”王小萌扯开嗓子喊道,喊过以后,便是连嗓子也差点冒烟了。

  A最`新I?章/节…上酷(x匠网

  不应该啊!老道就那么的张了张嘴,声音都可以震死狗了,怎么自己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还只是颇有些回音而已?难不成这就是修士与普通人的区别?真是……好大的区别啊!

  王小萌望着昂着脑袋也不嫌难受的唐生,鄙夷道:“我说师父,您老既然有如此本领,方才为何不直接走正门啊!”

  王小萌的话刚问完便被唐生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小心翼翼道:“你是不是傻,哪有做贼的走正门啊?”

  王小萌顾不得脑袋上的疼痛,咧着嘴道:“且不说是不是职业犯了,你是不是做贼做傻了,我都说了,这是上门拜访,上门拜访,你再敢跟我说做贼小爷我当真欺师灭祖了。”

  唐生脸上浮现委屈:“可是哪有人上门拜访不带礼的……”

  “上门拜访还要带‘礼’?”王小萌脸上满是惊讶,并且这个“礼”字被他咬得很重。开什么玩笑,大家都不熟好不好,或许一生就见个几次面而已,还带“礼”?礼不要钱啊!再说了,报不报销还是另一回事,总不可能自己替别人办事自己还掏腰包吧?

  王小萌红着脸,小声道道:“师父,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我们又不熟,再说了这‘礼’不要钱啊!您又不会不知道徒儿就穷人一个。”

  “我们熟啊!怎么没瞧见你给我送过礼?”

  “天啊!师父,你已经无耻的向徒弟要礼都要的这么正大光明了么?”

  唐生思考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王小萌眼睛瞥向使者馆内院的大门,喃喃道:“真是的,刚才我的声音那么大,那黄莫使者怎么还没有出来,莫非是耳朵聋了?”

  这天底下任何一件事跟钱扯上关系都不是件好事情,能躲得了,你看,一但扯上,黄莫使者的耳朵都聋了,多可怕。

  在绝望中,人们总喜欢给自己找一个希望,这是一个寄托,对灵魂层次上的寄托,精神上也会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满足。

  只是黄莫的满足感消失了,精神瞬间也差点崩溃了。

  黄莫使者?这使者馆内一共就有两名使者,一名是老使者黄寺人,人家已经差不多做了一百年的使者了,如今早已经在家抱着道侣睡觉,甚至更有可能在和道侣做一件很羞羞的事情。

  至于另一个……

  嗯……这刚找的希望也未免破的太快了,跟不上节奏啊!

  大门口,一身使者服装的黄莫弯着腰向王小萌行了一个修真界的晚辈礼,道:“前辈深夜大驾,晚辈接驾来迟,还望恕罪!”

  王小萌一愣,难不成是自己长的实在太萌了,一下只让这位黄莫使者萌坏了脑子,居然把自己错认成了“前辈”。前辈啊!一听就是那种厉害的不要不要哒的人物,从丹田之中激出一把飞剑,然后再从千里之外取他人首级的那种……

  “额……这个,咳咳!黄莫使者,在下陈家姑爷王小萌……那个,深夜来访,实有急事商量,还请莫要怪罪。”好紧张,压力好大,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晚辈说话,也不知到底对不对,毕竟前世今生都没有这样子的经验。

  “走开!”唐生一脸厌恶的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王小萌,

  王小萌怒了,哎呀,这个不懂礼貌的老道,怎么能在关键的时候拆人家的台?可等到唐生说出后面的话来,王小萌这才晓得,敢情刚才那声前辈原来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好伤心,好想要抱抱。

  “人家那声前辈是我,你受什么礼?不懂礼数。”唐生给了王小萌一个鄙视后,然后一副前辈高人的姿态对着黄莫道:“你且起来说话。”

  王小萌心里抱怨,装什么装,自己又不是没看见过你舔盘子时候的情景,跟狗似的。

  得到唐生的应许,黄莫这才在行过礼之后擦了擦额头止住的细汗。

  这一幕恰巧被一旁无所事事的王小萌给看见了,不忍道:“师父,黄莫使者好像很热的样子,你看,汗都出来了。”

  寒风一吹,王小萌抱了抱身子,场面顿时陷入了一震尴尬。

  如场面一样,黄莫笑的更显尴尬,过了半响,身为主人的黄莫打破了这份尴尬,问道:“不知……不知前辈大驾光临可有何事?”当然,黄莫心里最想问的还是……这“何事”是不是和自己有关。

  唐生捋了捋下巴上仙风道骨的胡子,道:“贫道乃是神玄门第二百四十九代门主,唐生,道友们给脸,称呼贫道为二四九门主。”

  黄莫又行了一礼:“见过二四九门主前辈。”

  王小萌不忍给黄莫一个鄙夷,自己分明在他的脸上看见了“久仰久仰”这类的表情,这家伙……好会拍马屁啊!

  唐生却仿佛很享受黄莫脸上的表情,整个人一哆嗦,说不出有多么舒服,随后他的手指了指身后的王小萌,道:“这是我徒儿!”

  王小萌眉头不由的一皱,他很不喜欢自己师父的介绍方式,仿佛这就跟主人介绍自己家的狗一样:你好,这是我家里的狗,名字叫大黄。最可气的人家哪怕介绍狗都会顺带告诉别人狗的名字,可自己呢?居然连狗都不如。

  此情此景,叫人好想欺师灭祖,一刀捅死那老王八蛋。

  别人是靠不住滴,做人还是得靠自己,既然做师父的不介绍自己,那么做自己的肯定不能委屈自己,王小萌笑道:“我乃神玄门第二百五十代门主,王小萌,道友们给脸,称呼我为二百五……”

  “久仰久仰,在下黄莫,见过二百五门主。”黄莫又讨好般朝着王小萌行了一礼,是很规矩的修士平辈之间的礼仪,性质跟前世的握手礼差不多。

  虽然说话的字数要比自己师父的说话字数多,可……怎么听就是让自己不对劲呢?

  按照规矩,人家向王小萌行了礼,作为平辈,王小萌得也行一礼,把礼给人家回过去,可王小萌正在纠结“不对劲”的重要事情,于是……很简单的选择了忽略。

  黄莫又开始尴尬了,他只能笑着给自己打气,回不回礼都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人家的师父在这,底气足。

  纠结了很久,王小萌也纠结不出个一二三来,只能说自己被前世“二百五”这个称呼毒害的太深太深了,以导致现在都不能走出来,不敢去面对。

  王小萌这副模样,落入身旁唐生的眼里便像是在发呆,唐生用手臂磕了磕王小萌的身子,小声道:“你不是想找他谈话么?现在人为师给你叫出来了,谈吧!”

  王小萌那个气呀!什么叫他给叫什么来的,自己没叫么?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不过王小萌也是个大体之人,也晓得当下不是纠结这些小事的时候,点了点头,跨步走过唐生身前,对着大门口尴尬的黄莫抱了抱拳,行了一个不规不矩的抱拳礼仪。

  正当黄莫纳闷此为何礼数之时,王小萌开口笑道:“黄莫使者,除去神玄门第二百五十……咳咳,除去神玄门的门主之位,在下还是黄山镇,陈府里的姑爷。”

  “你说的可是黄山镇首富陈红星?”

  王小萌点头道:“正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