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以后我让你打谁你就打谁好不好?”

  “为什么?”

  @X酷;匠网“#首发:

  “什么为什么啊!你可是我师父啊!做师父的不应该听徒弟的话么?”

  “好像是这样,可我总感觉哪儿不对劲……”

  ……

  深夜里,月光下,两个身影一老一少偷偷摸摸在使者馆外不停徘徊。

  徘徊久了,唐生可不高心了,道:“我们到底要这样来来回回的走多少遍,道爷的鞋子都快走烂了,到时候你给我买新的?”

  闻言,王小萌总算止住了脚步,开什么玩笑,这才多久,又想着来坑自己了?

  王小萌鼓着脸,没好气道:“我说师父,您能换个人坑么?合着总抓着我一个坑很有意思对吧?真是的,再这样下去我都快有心理阴影了,到时候怎么修道、怎么成仙?万一以后一见道士就捂着钱袋像什么话?”

  唐生:“……”

  王小萌瞄着使者馆门外来来往往的巡门修士,不由心里暗自大骂,这都多久了,还不回家睡觉,不知道这样会影响自己做坏事么?

  “师父,您老可有什么办法?”王小萌眼睛一亮,自己真笨,空守着宝山不知道用,自己身边不是有一位自称“渡劫”修为的高人前辈么?

  “嗯……”

  王小萌眉目一皱,不解道:“师父,敢问这‘嗯’是何意思?”

  “这意思就是……”唐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包裹使者馆的高墙,道:“我们可以翻墙啊!为师经常干,很有经验的。”

  或许是提到了自己的老本行,唐生脸上显得格外高兴。

  王小萌不淡定了,他不淡定是有原因的,自己的师父按理说也是一名靠智慧吃饭的神棍,什么时候还得经常翻墙?看来年纪大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秘密故事。

  “师父啊……”王小萌扁了扁嘴,道:“我突然发现你好不靠谱啊!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是什么前辈高人么?就算不能光明正大的走进去,咱们也可以飞么。”

  “什么?光?那来的光?”几丈高的墙上,不知什么时候,唐生已经趴了上去。

  王小萌在心里给了唐生一个鄙视,这语气,怎么跟傻子似的?

  “哦!没事,师父,你等等我……“

  看吧,这就是没有认真选好师父的下场,说什么前辈高人,居然连飞都不会,找个人走个门的居然还得用上“翻”,多么奇葩的存在啊!

  跳下墙后,王小萌腿不由的一直发颤,擦了擦额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这才朝着使者馆的院子内走去。

  唐生估摸着这类似的活干过很多,他非常应景的猫着腰躲在王小萌的背后,仿佛王小萌就是一个很好的、可移动的、让人看不见……盾牌。

  王小萌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他觉得现在很紧张。

  走了片刻,王小萌忽然停住脚步转身对唐生道:“师父,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徒儿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去别人家拜访实在太不礼貌了,就跟做贼似的。”

  唐生眼珠子瞪得好大,一脸吃惊模样,失声道:“难道我们不是来做贼的么?”

  二人动也未动,沉默无声,一片枯黄的叶子随着风摇曳着飘落在地。

  许久,唐生终于忍不住的打破了这份沉默,尴尬道:“此情此景,实在太熟悉了,一不小心便把自己给带进去了。”

  好吧,王小萌承认,倘若不是自己实在打不过他,就算冒着欺师灭祖被人说闲话坏名声也要扇他几个大耳刮子。

  发觉王小萌脸色越来越差,唐生语气小心问道:“既然不是做贼,那我们来这到底是为何?”

  或许是唐生问话的声音太大,大的不光是王小萌听见了,便是使者馆院内的人听见了。

  “不好,有人偷闯使者馆。”

  一个声音未落,另一个声音紧接着又起:“快,关门放狗!”

  随着几声“嘎子嘎子”声,然后就是一大群“汪汪汪”声。

  这次轮到王小萌躲在唐生身后了,脸色苍白道:“师父,您可会打狗棒?”

  唐生一愣,面对已形成包围圈势的狗群根本毫无惧色,颇有一点前辈高人风范,道:“何为打狗棒?”

  “用来打狗的棍法!”说完这句王小萌都快尿了,哇!好长的爪子,哇!好锋利的牙齿,哇!好像金毛……

  谁知唐生嘴里发出一声冷笑,嘲讽道:“打狗?何须用棍?”

  狗群中,一条狗看似想要吸引母狗注意的公狗飞身、扑起,锋利的牙齿带着口水朝着唐生袭来。

  在王小萌惊愕中,唐生道袍一甩,衣袖一会,然后一拳打在了那条狗的脑袋上,“噗!”的一声,那条狗的脑袋直接被打的爆裂开来,落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王小萌忽然想起前不久自己好像说过要一拳打爆某人的狗头,并且在说的同时,心里至少还想了很多遍,王小萌很庆幸自己没有动手,若不然恐怕被爆头的就应当是自己了。

  “师父威武!”王小萌很识相的送上了一句马屁。

  唐生似乎很享受“师父威武”这个四个字,脑袋一昂,顿时又高傲的不得了,道:“区区几条畜生,能耐我何?且看为师我如何收拾它们。”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有多么多么厉害,唐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众多狗狗畏惧的目光下,禽兽般的吼了出来……“吼!”

  声音由近传远,不光把狗狗们震的口吞白沫,更是让使者馆内刚想喝茶的黄莫使者吓掉杯子。

  “这是……元婴?”

  “啪!”的一声,杯子碎了,可是黄莫没有顾及杯子摔碎的事情,而手哆嗦着思考为何会有元婴前辈光临自己的使者馆。

  做错了事被仇家寻上门来?

  没有啊!自己刚从山上下来,就算是要做错事也得有机会啊!

  走错路了?

  这就更不可能了,再怎么错也不能错到自己家来啊!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好忧愁啊!怎么也想不明白。

  其实也怪不得黄莫躲在房间里一个劲地发愁,元婴修士!那可是与六大门派掌门人同等境界的大修士。厉害的不要不要哒,好吓人哒。

  另一方。

  王小萌拍着巴掌一个劲地为自己的师父唐生拍巴掌:“师父好棒!师父好棒!师父小萌我爱……”

  嗯……其实后面最后一句完全可以忽略,毕竟自己性取向很正常。

  “敢问师父,此‘吼’可有名字?”

  唐生风骚的甩了甩头发,仰天笑道:“狮吼功!”

  在唐生甩头发的时候王小萌就已经离他很远了,开什么玩笑,鬼晓得古代人有没有头皮屑,多脏啊!

  “狮吼功?”王小萌约莫是被这个名字惊到了,问道:“师父,您莫不是姓谢?”

  唐生眼里浮现疑惑,道:“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姓唐,有什么不对的么?”

  王小萌摇了摇头:“没有,只是你刚才的名字让我想起了狮王。”

  唐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