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嫁猪嫁狗都一样

  家主失了分寸,身为下人的陈管家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见陈红星一副如如“死定了”了的模样,陈管家惶然站在前堂内,过了半响,见陈红星仍在发呆,没有任何吩咐给他,陈管家悄然朝后退了几步,走出了前堂,转身慢慢踱向大门,下人们看见他,纷纷主动向他施礼,态度恭谨且还有所畏惧,陈管家却毫无反应,板着脸轻叹了口气。

  陈家覆灭在即,家主甚至性命岌岌可危,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自己这个陈府管家还能风光多久?

  陈家得罪新任使者的消息估摸已经在陈府内传开,下人们作者各自的活计,可脸上却带着惶惶惊惧之态,仙朝大陆,凡人无论如何富裕,终究只能算是一只蝼蚁,生死只在修士的一念间。

  前堂内,陈红星看着忽明忽暗的烛光,似呜咽般长长的叹了口气,两只收捂住了肥胖的面孔,身子不停的颤抖起来。

  不知何时,一双纤细的手按住了陈红星发抖的肩膀,慢慢在他的肩膀上捏揉,似乎在平复他的情绪。

  “爹,此事当真到了不可挽救的地步么?”声音细软,却夹杂着很强烈的不安。

  陈红星闭着眼睛,无奈道:“媛儿,陈家这次……当真是大难临头了,虎儿这次闯的祸可不小。”

  陈媛咬了咬下唇,微怒道:“小弟也太不知晓事了,女儿早就告诫与他,咱们是商户人家,纵然是家财万贯也不应当在外面飞扬跋扈,这世上我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实在太多了,可他……就是不听。”

  陈红星苍白的脸上也浮现几分怒意,道:“我陈红星上辈子也不知造了什么孽,竟生下如此孽子,我……我当真恨不得活活打死才好!”

  陈媛急忙揉捏起陈红星的,柔声道:“爹您被气坏了身子,陈家还得靠您度过这次难过呢……小弟他人呢?”

  “哼!我把他狠狠打了一顿,然后将他关进了祠堂罚跪去了。”

  陈媛脸上露出微微不忍,道:“爹,这天气好冷,晚上风寒露更重,小弟若是着凉生病可是如何是好?陈家就小弟这一根独苗啊!”

  陈红星手身子一颤,思索了一会,然后叹气道:“媛儿,还是你最为懂事,你去内院收拾一下,然后叫上你娘亲,还有你弟弟,连夜出府夜逃去吧……几年前我在黄山镇外的小村庄偷偷的置办了几亩田产,使者馆应该不会查到,以后……以后这个家就要靠你操持了……”

  陈媛当即便愣住了,随即失声道:“爹,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陈红星露出绝望的惨笑:“求告无门,看来这新上任的使者是不会放过我们陈家了,你们快逃命去吧,我年岁以大,便舍了这残躯让新上任的使者出一口怨气。”

  “爹,万万不可!黄莫使者不是说过,不抓咱们的人,只需要咱们倾家荡产么?只要咱们一家人平安无事,纵将家产给了他……”

  陈红星发出一声冷笑,道:“你当真以为他嘴上说不抓人便真不抓人么?他是修士,且还是使者,我等普通凡人便像是一只蝼蚁,轻轻捏死还不是他一念间的事情?”

  陈媛俏脸苍白,落泪道:“难道便没有别的法子么?爹您平日给了谢修士,李修士他们不少银子,今日陈家遭难,爹您再去求求他们……”

  陈红星叹气道:“难,太难了,今日下午谢修士偷偷派人给我传了几句话,这位新来的黄莫使者,来头当真不小,便连同为使者多年的老使者黄寺人也不得不让他三分……”

  “这黄莫使者到底是何来头?”

  “他……他本是黄山派内门弟子,年纪轻轻便已是‘基础’修为,传闻他是黄山派最有希望百年之内结成‘金丹’的弟子。”

  陈红星长长的叹了口气,神色灰败得像个死人。

  陈媛也呆住了,“金丹”这两个字对于凡人来说的她实在是太强大太强大了,六大门派的掌门人便是“元婴”,而“金丹”与“元婴”相比,不过是低了一个境界,可哪怕是低了一个境界,也不能是自己、陈家承受得了的。

  “看来我陈家当真是走投无路了……”陈媛悲戚落泪,晶莹的泪珠湿了衣襟。

  “如今之计,我陈家只有两条路走,一是你们连夜出府逃出黄山镇,从此隐姓埋名,或能保得一世平安,我留在这里让黄莫使者出了这口气。”

  “爹!这条路万万不可走!小弟年岁还小,女儿和娘亲又是女流之辈,您是咱家的主心骨啊!少了您,这陈家怕是从此败落了。”

  陈红星叹了口气,复杂的望着陈媛,半响才道:“第二条路,黄寺人老使者的独子黄小天对你颇有情意,去年冬季,黄寺人老使者代他儿子向我求亲,我因你与王小萌早有婚约,若悔了亲事,怕于我陈家名声有碍,再则黄小天已有道侣,他……他不过是贪你一时新鲜罢了。虽说事后我又给黄寺人老使者补送千两黄金,以为歉礼,可因为此事,黄寺人老使者心中必然有了嫌隙,今日陈家遭难,若是……”

  陈红星说到这里住了口,欲言又止的看了看陈媛一眼,话中未尽之意,不言而明。

  陈媛闻言俏脸浮现丝丝痛苦之色,沉默了半响,忽然咬牙决然道:“爹,女儿愿为保陈家做何人事情,只要能保得陈家平安,哪怕……哪怕论为玩物,女儿也……亦心甘情愿!”

  老使者黄寺人儿子黄小天图得一时新鲜,便是为了这一时的新鲜必然能会保陈家平安,而那黄莫使者纵然再如何强势,毕竟也是初来乍到,毫无根据,老使者黄寺人尽力说合之下,相信陈家还是有可能平安无事的。

  这个道理陈红星懂,陈媛也懂。

  至于陈家姑爷王小萌?父女二人不约而同的把他给忘记了。

  商场之中,利益交换本就是平常之事,谁会在乎一个贫贱窝囊的农户子弟?悔亲而改嫁与使者之子,传出去故而大大有损陈家名声,可如今陈家已然生死关头,名声不名声的,早便是不重要了,先保得了陈家老小性命再说。

  陈媛已是泪流满面,少女情怀总是诗,她曾无数次幻想过,有一位风度翩翩且儒雅俊美的少年为她披上嫁衣,宠她爱她一世。可现实总归残酷,无论王小萌或黄小天。皆不是她心中期望的良人之选,但她又不得不屈服与现实,这个时代的女子,命运本便是没有选择,以身躯换取家中老小平安,早已经是注定的宿命,怨不得谁。

  “媛儿,媛儿……为父我,实在是对不起你啊……”陈红星也是老泪纵横。

  “爹,您莫要自责,女儿反正总归要嫁人的,既然都是身不由己,猪狗又有何区别?”

  昏暗摇曳的烛光下,父女二人抱头痛哭,前堂内笼罩着一片悲凉。

  回荡着哭声的前堂外,忽然幽幽的传来一声低沉的叹气。

  “唉!你们父女情深,哭得如此投入,我本不应该打断你们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分辨一下,我的优点其实蛮多的,至少嫁我要比嫁给猪狗有很大的不同。”

  陈家父女二人顿时止住了哭声,愕然望向前堂外。

  烛光照映下,一道瘦削的身影被拖得狭长,身影慢慢向他们走来,走得几步,一副带着淡淡微笑的面孔清晰的出现在他们眼中。

  王小萌,那个寄人篱下的窝囊姑爷。

  “你这话是何意思?”陈红星皱眉问道。

  陈家遭难,这个吃白食的废物莫不是要趁机落井下石嘲讽自己?

  王小萌看都未看陈媛,只是淡淡的朝着陈红星一笑,他的笑容落入陈家父女眼中,自然是可恶讨厌。

  “岳父大人!”

  c酷D匠d网@%唯一正I版◇√,z其9他#都9是#◇盗F:版

  王小萌刚一开口,陈家父女二人的眼皮同时跳了跳,这个称呼很抗拒啊!

  “此事虽说有点难办,可似乎也不用岳父将小婿的未婚妻拿去换平安吧?岳父此举置小婿何地?”王小萌脸上带笑,可语气已有些冰冷。

  陈红星闻言脸色也不禁有无奈,沉默片刻,这才不好意道:“贤侄啊……陈家如今大难临头,当年我与你父之约,恐难……贤侄,你若是不反对,我愿付你白银三百两,你与媛儿婚事,就当没……”

  “岳父大人,陈家与黄莫使者既然已成死局,莫不如让我试试,或许……小婿有办法让陈家安然度过这次大难,化解与黄莫使者的仇怨,且……也不用赔上小婿的未婚妻。”

  “什么?”

  “不如让我去试试……”

  陈家父女俩不敢置信的盯着王小萌,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王小萌苦笑,他已经习惯被人当成疯子,可仍就是不习惯别人那种看疯子的目光。

  世人愚昧,且不知天才与疯子往往都在一线之隔?

  “既然黄莫使者打定主意要收拾陈家,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若是把全部希望全放在黄寺人老使者深深,未免……太过愚蠢。”

  陈家父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